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奥斯卡最佳男配角Jared Leto:我一直不止是个演员

这个第71届金球奖得主、2014年新晋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在过去几年里创办了演唱会直播和互动网站VyRT、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 Hive、让粉丝直接找到明星的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Jared Leto穿着一件硅谷码农同款的红格子 T 恤出现在记者面前,一头金发散开,像极美剧Silicon Valley里的那个孵化器房东 Erlich Backman(据说这个角色的设定某种程度上是隐射 Jobs)。

尽管在那个时刻我内心还并不确定给他的才华打几分,但心里已默默给这哥们儿贴上颜值加演技爆棚的标签,工程狮范儿竟然给驾驭得如此有型!

他其实安静当一个美男子就很好,然后画外音响起这句话——

有些人太讨厌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还非要和我们拼才华。(附上创业前喷血侧颜照...)

对,这是 Leto 第一次接受来自中国的独家专访,他自己都万万没想到是以一个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身份作为打开方式。这个第71届金球奖得主、2014年新晋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在过去几年里创办了演唱会直播和互动网站VyRT、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 Hive、让粉丝直接找到明星的Adventures in Wonderland。都没听说过?那还有他投资的Nest、Wish、Zenefits、Surf Air、Radius等,总有一款你听过。

“其实,我一直不止是个演员”

“相比起投资人,我更喜欢创业者这个角色。这也是我在作为演员、歌手、艺术家、投资人、一个创业的人,这所有角色中最喜欢的一个了。我爱死了把一个东西从无到有创造出来,分享出去。细节的东西我也会很敏感,比如我会非常在意产品的设计和 UX,要好看。”

根本上讲,我还是想定义他为一个艺术家,虽然他刚刚说出了 UX 这样一个互联网用词。好吧,采访刚开始,我并不能判断他在科技这个角色设定中的才华指数,但看他拿出自己的 iPhone 6、上面满屏的 app 后,我心里默默把他划为圈内人了。

“我非常好奇科技如何创新地解决问题,好奇科技会如何改变艺术和人们的生活。”

我于是知道了他在纽约戴大墨镜低调出行被雨困住时会自己去叫一辆 Uber,跟朋友联系喜欢用 Viber,他跟我们一样是狂热的 Yelper,与公司同事们都是 Slack 的 fans,更不要说 Instagram 这种标配 app。Leto 说不能想象没有 Instagram 的生活,因为“实时分享对一个明星和搞艺术的人来说太重要了,这种方式快速又容易,酷!”

Nest Mobile 是 Jared 手机上常年存在的 app,也是他最得意的投资之一,今年年初以32亿美金被Google收购。为什么投?“因为我喜欢用它。”

他忙起来有时会几个月都没空回 LA,但只要回家,车还在半山腰时就会用手机来遥控家里的温度,然后回家时,家里是暖的。Leto 觉得这玩意像它名字“巢”一样,带给人温暖居家的感觉。“我这么喜欢这种感觉,那为什么不投?”

所以我知道了,说了这么多,其实三个字——“凭感觉”。“另外,它(Nest)长得好看。”好吧,和一开始说的在意设计和 UX 一样,一个演员以及艺术工作者的本质,又暴露了。

他还是Zenefits最早的投资人之一,当时 Zenefits 只有 15 名个人,后来这笔投资呈现出一年 1300% 的增长率,目前 Zenefits 有 130 名员工,获B轮融资6650万美元。

他接着说,投创业公司主要投的,是人。

或许是 Leto 演技太好,从他口中说出来这些话一点不像在忽悠,也不像是在打广告。可以说他是有基本的产品和投资感觉的,虽然看上去这感觉还要加一个颜值参数帮助他确定。

我从一个演员那里得到这些讯息,但基本确定这人不仅仅是个演员。很想知道这个有着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和金色长发的男人,是怎么穿着这一身码农装走到我面前,并且对科技有着这样深的一种...... 用他的话来讲,“非常好奇”的感情。

科技在改变好莱坞和一切

如今的洛杉矶是创业者的另一个天堂。好莱坞咫尺之间,沿着 Venice Beach 的海岸线,Google 已入驻了它的南加办公地点,和气质高冷的 Snapchat、Oculus、Beats 等一起,打造了硅谷外的另一个创业生态圈,规模已居世界第三。

Leto 转动着海水一样的蓝色眼珠,告诉说他知道这些。22 年前从纽约搬来 LA 后他再没离开这片土地,清楚知道这里的每一个变化。“以前在好莱坞的街头巷尾遍布着怀抱着音乐梦想来的少年们,跟我一样。现在走在好莱坞,还很有可能会有人过来告诉你,他有一个项目在寻求融资。”

演员总是非常敏感,他说五年前就嗅到了。

究竟怎么嗅到?可能仅仅是伴随着上述的天然直觉,可能是他那些硅谷的朋友给到的信息。Leto 和硅谷一票 CEO 都保持着——按他的话来说“哥们一样”的关系,他目前在好莱坞硅谷往返飞的频率是每月一次。

世界在变平。点与点之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能产生如此剧烈的化学反应;不同形态的物体间,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在无论多么遥远的空间里都可以彼此连接。从 Leto 本人的身份跨界,从硅谷和好莱坞厘不清的暧昧里,我们都会惊呼:“Wow,世界已经如此之平。”

“这些变化和化学反应的催化剂都是科技。”Leto 自己说出了这句话。这有点接近真相,解释了为什么新晋奥斯卡最佳男配角、Thirty Seconds To Mars 主唱 Jared Leto 会坐在我面前,而我采访的是创业者和投资人 Jared Leto。

他话锋也跳转的厉害,突然说到了优酷。对,用中文,然后狡黠一笑。原来优酷、YouTube 这样的音乐分享平台,正是影响到 Jared 并让他踏进科技这条船的那个源。

“还有 iTunes,Spotify,这些平台彻底改变了音乐分享的方式,改变了人们的消费方式,也改变了音乐人分享音乐的方式。”他最早接触到这类网站时一下就激动了。是不是觉得可能影响到自己作为音乐人的收入,我没好意思直接就问。他说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科技,这可能是最炫酷疯狂的事了。它简直可以改变一切!”

Leto 也想到了关于与此带来的收入问题。音乐和视频变得无形和随时随地都可获取,获取和分享它们的障碍越来越少,新的问题就此产生,例如剽窃,和商品化过程中的版权问题。“要是其它商品也像音乐和影视这样贬值的这么厉害的话,我们现在恐怕就处于贫穷状态下了。我担心科技真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

思考再深入下去,Leto 发现,在信息爆炸的当下,音乐和影视还将面临:更难找到受众的时间,难以挖掘新的艺术家,难以获取真正有价值的内容。看到这些问题和挑战,他也看到了投身科技的绝佳的时间。

他开始从好莱坞飞去硅谷,然后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投了四十来家公司,并自创了三家。

Oh man西海岸离中国如此近!

确实,不仅是好莱坞,越来越多华尔街的人也开始往硅谷迁徙。华尔街的银行家纷纷脱下西装革履,走出高楼林立,走进山林和阳光。这从一个侧面体现出,跨界融合的现象,已经极为普遍。从另一个侧面来看,如果说美东的多年繁荣某种程度有赖于这是全美最靠近欧洲大陆的区域。那西海岸呢?毫无疑问,最靠近的,是中国。

我刚开口说,以上一切正是互联网精神的衍生。Jared Leto 接话,It’s also about China.

他要了一个真正的广告时间,想 pitch 一下自己创办的第一家公司VyRT,这是一个连接全世界歌手和歌迷的演唱会直播平台。我说:“OK,Jared 你用一句话来形容一下 VyRT 吧。”他的回答真像一个真正搞产品的——

“VyRT 是一家纯技术公司,通过社交化的方式记录和分享实况转播,为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包括演唱会本身、后续访谈、周边内容在内的持续的市场平台,也保证他们可从中盈利。”

网站属性、方法论、结果、盈利点,每一个因素他都说到了。现场打开 VyRT,跟我想的一样,页面非常漂亮,直播过程中实时聊天功能能收到表演者的回复。

但是关于直播网站本身怎么给表演者带来反流,怎么增加直播效果的不可预期性,怎么在直播前期用平台来给演唱会做预热等,Jared 现在还给不出回答。但他明白,美国和欧洲有很多歌手想去中国巡演,但并非每一个都具备条件和能力;中国的歌迷也不能总跑来好莱坞或纽约看演出,那这个网站或许能帮上那么一点忙。

看,再一次证明世界被科技碾平。

关于未来,Leto 说他能想到的一点是,艺术制造,比如唱片,可能都将不存在,或者存在形态仅仅是纪念品。但是电视的出现没有扼杀了电台,也没有让电影消失。所以在他的世界观里,时下的科技也不会完全抹杀之前的技术。

“今天许多人仍然会戴手表,虽然可以从手机上查看时间。让我们等着看吧,可以确定的是,科技还将创造一个更有意思的未来。”

他未来的心愿,Leto 想了想,说:“拍一部和中国有关的电影。”

是否会有科技元素?可能性,大。

关键词: 奥斯卡 配角 演员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