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评论 / 正文

《博物馆奇妙夜3》很好笑,但罗宾·威廉姆斯没发挥

对于一部爆米花电影来说,《博物馆奇妙夜3》其实不需要什么影评,反正好笑,不难看。只是当你读到《博物馆奇妙夜3》的相关新闻,却总有些笑不起来的感觉。

《博物馆奇妙夜3》电影海报

对于一部爆米花电影来说,《博物馆奇妙夜3》其实不需要什么影评,反正好笑,不难看。

只是当你读到《博物馆奇妙夜3》的相关新闻,却总有些笑不起来的感觉。

现在,所有媒体都在说,这是喜剧大师罗宾·威廉姆斯的遗作,但实际上,这部电影打出的字幕是向片中的两位演员致敬,除了威廉姆斯,另一位叫米奇·鲁尼(Mickey Rooney)。

I’m so so so sorry,Mic。对不起,米大爷,在写这稿子之前,我实在不记得您在电影里演了谁?!

鲁尼,1920年生,2014年4月6日因病去世,而影片是在他走后一个月后才杀青的。当然他演出部分就那么几个镜头,早就拍完了。

来说下鲁尼在影片中的角色吧,请仔细回忆本系列的第一部,本·斯蒂勒扮演的男主角拉里去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应征守夜人之职,迪克·范戴克扮演老守夜人塞西尔,巴拉巴拉地对拉里说了一通,镜头一摇,塞西尔的两个同事加斯与雷吉纳尔德最后补了一句,“记住要多开几盏灯,还有千万不要让什么东西出去。”

是的,鲁尼扮演的就是那个加斯。原本本系列第二集中,还有加斯的戏份,但在成片中被删除了。系列的大结局,作为导演的本·斯蒂勒希望把所有演员都叫回来,于是加斯就又在电影里晃了一下身影。

如上所述,影片是去年5月杀青的,而罗宾·威廉姆斯则是在当年8月自杀的,也就是说,并不存在一些宣传中所说的,需要电脑特技给他扮演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补镜头,不过这话本就两说,因为在这部电影里,本就需要给罗斯福这个角色做电脑特技,而这些特效通常就是在影片常规摄制结束后,后期特效阶段的必要工作。

OK,没必要打出这种悲情牌。但真的,罗宾·威廉姆斯在第三集中好难令人发笑,这可能和情节设置有关,他在本集中没有太多可发挥的余地,还不如上一集分身扮演个没有手的罗斯福半身铜像,关于鼻毛痒那段来的令人发噱。

还有一个戏外吐槽点是拉里的儿子尼克,在一二两集中,饰演该角色的都是杰克·切瑞,他以童星出道,《博物馆奇妙夜》系列显然是他最出名的电影,可他在成年后却拒绝再次饰演青春期的尼克,或许他是想摆脱尼克给他带来的光环与桎梏。

片方找来了斯盖勒·基森多,与切瑞一样,两人都是1996年生,只是前者比后者早出生两个月。但问题在佛州男孩取代了新泽西男孩,他的颜值下降的太多了(不过,本·斯蒂勒就长得不帅,他需要令父子相貌接近)。

对于系列电影,或者多季电视剧来说,有一个困扰编剧多年的老问题,那就是如何描写孩子的成长,尤其是从童年写到青春期,这方面的基本套路似乎都是刻意强调童真与青春期叛逆,而如何在事实上协调两者关系、令观众看得不心烦,个人觉得编剧们没有什么好办法。

本片碰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情况,你需要去挖坑解释一个10岁时特别少年老成懂事的孩子,过了几年居然开始变得有些不懂事了,嚷着不想上大学,就想玩。

好了,关于“大表哥”就没有什么可多吐槽的,他向来饰演的就是那种有点小作的角色,这次也不例外。

另说一句大英博物馆里出现的XIANGLIU,网上说,所谓“相柳”又称相繇,上古时代汉族神话传说中的凶神,出自《山海经·大荒北经》。蛇身九头,食人无数,所到之处,尽成泽国。它喷出来的水比洪水还历害,又苦又辣,喝了就会送命,因此,连禽兽也不能在这样的水泽中生存。禹见相柳如此猖獗,就运用神力杀了相柳,为民除害。相柳身上流出的血,一沾土地就五谷不生,把大片地方污染了。禹尝试用泥土陉塞,但三陉三陷,禹只好把这片土地劈为池子,各方天神在池畔筑起一座高台,镇压妖魔。

如此说来,20世纪福克斯是专门有人研究了中国古籍,并针对中国市场开发了这一形象,只是照《山海经》的说法,影片呈现出来的相柳弱爆了,他最多就是古希腊雕塑《拉奥孔》的复制,完全没有展现出相柳吐毒液的神奇。

最后来表扬一下片方没有把电影拍到烂的良心。从本系列电影的结构上来说,第一集讲的是一块板可以令一定范围内的历史人物在夜间复活,第二集讲的是这块板去了另外一家博物馆,于是复活了更多历史人物。理论上后面每一集都可以出现在某个博物馆,故事总能拍下去,但本片共同编剧托马斯·列侬在2010年宣布要拍第三集时就宣布,他们准备只再拍一集了,直接解释那块板的来历。所以观看第三集时,你时时能注意到,编剧在有意将所有可能的续集支线都做了结局。两位片中演员的离世更增添了那种决绝感。

如果你真的对本系列电影故事有兴趣,不妨先去看下同名儿童插画读物(1993年),以及为配合电影的第一部上映,在2006年出版的同名小说。那两本纸质作品都是比较开放式的结局。

哦,还有一个可能的槽点就是,本片有IMAX版、巨幕版,但它是2D的。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