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吕雪凤:为了最后一个镜头 灌了3大杯78度的烈酒

吕雪凤在同意接《醉·生梦死》里“妈妈”这个角色时,没有问戏份多少、没有问片酬多少,甚至还没看到剧本就一口答应了,一切源于对导演张作骥的信任。然而整部片子,导演给她剪得只剩下四个镜头。

吕雪凤在同意接《醉·生梦死》里“妈妈”这个角色时,没有问戏份多少、没有问片酬多少,甚至还没看到剧本就一口答应了,一切源于对导演张作骥的信任。然而整部片子,导演给她剪得只剩下四个镜头。

就凭这四个镜头,她拿到了第十六届华语电影传媒盛典最佳女配角奖。

四个镜头中,有一个镜头她要扮演尸体,蛆虫在尸体的伤口上钻来钻去。

吕雪凤对蠕动的小虫子一直有心理阴影,因为怕虫她甚至连荔枝都不敢剥。但在拍的时候,她身上被倒了三大桶蛆。

为了麻醉自己,她灌下了3大杯78度的烈酒。

南都记者 余亚莲 实习生 王旻彦

吕雪凤对蠕动的虫子有心理阴影,连吃水果见到蠕动的小虫子都会受不了。

导演一开始说:“雪凤啊,我们要拍一个死掉的镜头,有蛆在你身上爬可以吗?”

吕雪凤一听就“疯了”:“不行,你来蛇、来蜜蜂,什么的我都可以,就是蛆不行,我对那个东西有阴影。”导演满口答应找替身,之后在拍摄过程中也完全没有再提这件事了。

到了最后一天、最后一场戏,导演突然告诉她:“我们要拍尸体的镜头了,要在你身上放蛆,你行不行?”

吕雪凤惊呆了:“不是找替身吗?不行!我真的有阴影,你叫我被车撞,叫我跳楼都可以,就是那个不行。”

导演说:“找不到合适的替身。如果你拍,这个镜头就留下,如果你不愿意拍,这个镜头就不拍了。我不用替身拍。”

吕雪凤一个人激烈斗争了很久,她想,导演明明知道她有心理阴影,明明知道她不能接受这个,还再次提出来要拍,这说明导演很重视这一幕戏,这个镜头对于导演来说真的很重要。如果自己不拍,整部戏在导演心中可能就缺少了一块。

吕雪凤硬着头皮答应了。

拍摄之前,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为了麻痹自己,她接连喝下三杯78度的烈酒。

化妆的时候,她喝下第一杯,完全没有效果。

她要第二杯烈酒。大家怕她会“不省人事”,她说:“那你把我抬过去,反正我演死人。”

第二杯下肚,吕雪凤发现,她太紧张了,在她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下,酒还是没有效果。

她要第三杯烈酒。旁人吓坏了,“第三杯下去,我们要叫救护车了”。

吕雪凤回答:“你看我现在有醉吗,完全没有啊。那想必不会死。”

三杯烈酒下肚。

导演准备了三大铁桶的蛆,蛆虫要聚集在身体的“伤口”上,为了做出在伤口上爬来爬去的效果,还要不停地摆。

面对那些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东西,吕雪凤用耳塞、棉条塞住了身上所有有洞的地方,然而,由于拍摄角度的需要,鼻子没有办法,蛆虫就快爬进鼻子了。

拍完这个镜头,她连续病了十天、发烧一个礼拜。她说:“真的是一种惊吓。”

吕雪凤在回忆时依旧心有余悸,但她觉得这样的牺牲是值得的。整部片子,她只有四幕戏,其中两幕还没有台词。但她完成了这个镜头,帮助导演完成了他想要的东西,才让电影没有遗憾。

她说:“能够凭四个镜头获奖,这是沾了张作骥的光,是导演拍的好,不是我演的好。”

获奖感言:

听说这个奖很酷,是媒体独立创办的奖。听说评审团更酷,评奖的时候会争得面红耳赤。缘分很奇妙,第一部电影《当爱来的时候》就入围了,第二次来,就拿奖了。得奖是一时,人生是现实,演员还是要演才有饭吃。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