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电影《长城》主演马特·达蒙:这是我拍过最宏大的电影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遇见一场真正值得投入的战争”,这句台词无比精准地描述了达蒙戏里戏外的状态。

马特·达蒙接受记者专访

坐在采访间的马特·达蒙特别疲惫,当记者走进房间等候时,他打着哈欠,不停地揉着眼睛。这已经是他一年之内第三次来中国进行电影宣传(前两次分别是《火星救援》和《谍影重重5》),按理说他应该早已习惯中国式的高强度宣传节奏,不过这次《长城》连续三天的车轮战宣传还是让这位见惯了大场面的好莱坞巨星有些招架不住。

从被困在上亿公里之外火星的马克·沃特尼,到躲避追杀走遍欧美的杰森·伯恩,这一次,马特·达蒙又回到了中世纪,饰演一名来到了中国的雇佣兵威廉。一向等待别人救援的达蒙,这次在《长城》中却承担起了拯救世界的重任。雇佣兵威廉,历经了和饕餮战斗的生死考验,转变成勇于牺牲、注重大局的英雄。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遇见一场真正值得投入的战争”,这句台词无比精准地描述了达蒙戏里戏外的状态。戏中的威廉被神秘东方古国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五军所征服,培养出了”Trust”;戏外的达蒙,也是头一回加入这样一部东方色彩浓厚的怪兽大片。接受采访时,他不断地对记者表达着对张艺谋的仰慕之情,甚至还表示《长城》是自己参与过最宏大的电影,超过了《星际穿越》和《火星救援》。

马特·达蒙出演《长城》中的雇佣兵

加上在中国甘肃等地拍摄《长城》的时间,马特·达蒙最近可能真的把家安在了北京通州的某处,安心当了一名“通州艺人”。经达蒙自己补充,自己最近一年多还去欧洲拍了《谍影重重5》,在布达佩斯和约旦拍了《火星救援》,是真的没有怎么回过在洛杉矶的家。

为了《长城》,达蒙梳起了小辫子,学习射箭,而这一切都让第一次拍古装电影——尤其还是一部中国古装电影——的达蒙十分困扰。

700根假发,洗头要洗到天荒地老,到底是有多不情愿才会让达蒙直接喊出“受够了”三个字,他还因此无奈自嘲道,“我现在能够更加理解和尊重女性了”。小辫子还能忍受,对于弓箭,达蒙真的是完全放弃了,他形容自己学习射箭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会使用弓箭,虽然电影中三箭连发击碗的镜头看起来很酷,但达蒙老实承认,那是CGI特效的功劳,因为自己光是把箭搭到弦上就已经费了老大劲了。

结缘《长城》:给我个电话簿,我一定会打给张艺谋

记者:为何选择《长城》作为自己第一部魔幻电影?

马特·达蒙:我非常想加入《长城》,这主要是因为张艺谋,如果你给我个电话簿,我一定会打给张艺谋。我不仅仅是想跟他合作,而且我还想学习他是如何拍摄这样一部鸿篇巨制的,这是我参与过的最宏大的影片,所以我想观察他如何导演这么高规格的电影。

《长城》规模宏大

记者:比《星际穿越》、《火星救援》还要宏大吗?

马特·达蒙:就拍摄来说,《长城》比我之前演过的任何影片都宏大。比如说五百或上千个身披战袍的演员同时参与战斗的场景,这种规模是近几年罕见的。

记者:看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会吗?

马特·达蒙:嗯,当然了,我看过08年北京奥运会张艺谋导演的开幕式。(记者:据说《金陵十三钗》时张艺谋就联系过你?)我当时在拍其他一部电影,所以没能参演《金陵十三钗》。

拍摄细节:受够了700根假发,实在学不会射箭

记者:编剧托尼·吉尔罗伊是你的老熟人了,它为《长城》带来了什么?

马特·达蒙:他是个很棒的编剧,擅长写一些让人欲罢不能的故事,让人一看就停不下来,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写了一些很有趣但又很刺激的东西。

记者:第一次拍古装戏,还是部中国的古装戏,感受如何?

马特·达蒙:对,这是我第一次拍古装电影。其实盔甲并没有那么重,大部分武器都是由一个新西兰设计师制作的,他很擅长创造一些极为逼真但又很实用的道具,以供演员使用。

《谍影重重1》中的马特·达蒙

记者:《长城》的动作戏和《谍影重重》系列有什么区别?

马特·达蒙:确实,《长城》的动作戏跟《谍影重重》系列非常不同,特别是在节奏和武器方面。我扮演的角色使用弓箭作为武器,他是个快箭手,射箭速度非常快,所以我得学习射箭,或者说起码去学习如何看起来像是会射箭的样子。我接受了世界上最好的快箭手的特训,他的名字叫卡塞尔,他对射箭非常精通,几乎让这项艺术形式重新复活了。

记者:不再用枪,改用弓箭做武器感觉怎么样?

马特·达蒙:我学会了如何让自己看上去会使用弓箭,这花了我很长时间。教我弓箭的人跟我说,如果想要提速一秒,你需要练上一年的时间。他射箭时,会拿三支箭在手里,嗖嗖嗖地箭就射出去了,特别快。而如果我想射箭,光把箭放到弓弦上都很费劲,要花很长时间。所以电影里我射出去的箭基本上都是CGI特效。

马特·达蒙片中箭术精良

记者:和筷子比呢,哪个更难?

马特·达蒙:我当然会用筷子吃饭了,还是射箭更难。

记者:你在电影中的造型有借鉴什么角色吗?

马特·达蒙:没有,我看了一些图,发现自己想要的是一个头发凌乱的大胡子形象。他踏上这段旅程已经很多个月,而且一直在战斗,所以电影开始时他基本就是一个脏兮兮的野人,我特别想尝试一个之前从未扮演过的造型。

记者:以后会想念这一撮小辫子吗?

马特·达蒙:当然不会!电影拍完的时候我已经受够了长头发了。作为一个男人,我现在能够更加理解和尊重女性了。当时我的头发里接了有700根假发,想想看吧,假发那么重,我还要一直戴着到处走,洗澡的时候感觉头发要洗到天荒地老,真是让人难受。我很开心现在终于不用再戴那玩意了。(记者:很好奇洗头究竟要花多久呢?)洗头大约要花上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还要梳,那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记者:那你留了多久的辫子呢?8月《谍影重重5》来华宣传时候你还留着。)我回来之后又继续拍了几天,就是我为了《谍影重重5》宣传的那次,这也是为什么我那时还留着那个发型的原因,我大概一年之前把假发拿了下来,后来又重新戴上了。

无间合作:给张艺谋提很多建议,他引领我为当导演做准备

记者:据说你在现场会和张艺谋一起商量台词,讨论剧本?

马特·达蒙:是的,我们会一起讨论台词,但是这也很正常啦。在电影拍摄时你总是可以提很多建议。我的工作之一就是每天提出一些建议,有些有用有些没用,这得由导演来决定。如同所有伟大的导演一样,他非常乐意聆听别人的建议,有着自己的方案和想法,但他也期待各部门的头儿和演员能够贡献他们的创意,而且他会确保最好的想法会得到采用。

张艺谋片场工作照

记者:这都是为你自己当导演做准备吗?

马特·达蒙:所有我拍过的电影、与我合作过的人都是在引领我,为我当导演做准备。

记者:你知道自己和刘德华演过同一个角色吧?

马特·达蒙:也许是命运让我们最终能够一起拍戏,但是我在《无间道风云》里演得绝对比他在《无间道》里演得好,你可以去告诉他这一点,哈哈。刚才是开玩笑的,当然,我在演《无间道风云》之前,就看过《无间道》三部曲,他演得超级棒。两部电影差别其实还挺大的,他后面还拍了两部续集,而我在《无间道风云》最后就挂掉了,所以还是挺不一样的。

文化差异:饕餮不难理解,长城让人觉得自己很渺小

记者:像饕餮这样中国神话里的怪兽,理解起来会有难度吗?

马特·达蒙:一旦我知道了这个怪兽,就没什么难理解的了。我们的历史上都有一些神秘的怪兽,我相信国际观众一定都很想了解饕餮。

饕餮

记者:你如何去弥合这种东西方文化间的差异?

马特·达蒙:我觉得《长城》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它是一部老少皆宜、风趣幽默、场面壮观的爆米花大片,而不是历史和文化教育片,这就跟为什么许多外国电影在中国受到影迷追捧是一样的道理。我觉得国际观众肯定会很喜欢这个故事。

记者:去了真正的长城了吗?有什么感受?

马特·达蒙:当然去过。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来看看长城,站在长城上的感觉太棒了,让人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想想看当年建造长城所花费的时间和人力,真的是眼见为实,非常了不起。

记者:这应该是你一年内第四次来中国了,今年在中国呆的时间是不是比美国还长?

马特·达蒙:过去一年的话,我来了中国有四到五次吧。我在中国呆时间可能是要比在美国长。(记者:会想家吗?)当然想啦,我先是在布达佩斯和约旦拍了《火星救援》,然后来中国待了半年,之后又去欧洲拍了《谍影重重5》,过去一年都没怎么在家。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