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新闻 / 正文

电影《爱乐之城》赢得奥斯卡奖项的把握有多大?

《爱乐之城》今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的成员Brent Simon,对打破了金球奖纪录的《爱乐之城》深入剖析,进行了奥斯卡赢面的分析。

《爱乐之城》赢奥斯卡有多大?剖析奥斯卡赢面

《爱乐之城》今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FPA)的成员Brent Simon,对打破了金球奖纪录的《爱乐之城》深入剖析,进行了奥斯卡赢面的分析。

几周前,导演达米恩·查泽雷的《爱乐之城》在第74届金球奖上,赢得了打破纪录的7座奖杯,囊括了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男主(瑞恩·高斯林)与最佳女主(艾玛·斯通)在内的奖项。它获得的7项提名全部得奖,这对于得到了这么多提名的电影来说,绝对是首次。

《爱乐之城》赢奥斯卡有多大?剖析奥斯卡赢面

在那之后,《爱乐之城》在已经堆积如山的赞美和奖项上再接再厉,获得了14项奥斯卡提名,与《泰坦尼克号》和《彗星美人》持平,它们都是单部电影获得最多提名的纪录保持者。2月26日,奥斯卡奖的结果就要在洛杉矶正式揭晓了,但圈中还有一些声音对于电影的成就和魅力有所质疑。《爱乐之城》是关于两个白人主角的爵士题材电影,而爵士这种音乐形式,却是从黑人中诞生,也主要是与黑人产生联系的。其它有些评论集中在高斯林和斯通并非专业水平的歌手这一点上,或者认为(这个转折有点儿讽刺)《爱乐之城》是一部“不那么音乐片”的音乐片。

所以这些言论会破坏《爱乐之城》想要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计划么?也许并不会。说实话,这些都是奖项预言家和专家最近几周为了有东西可写而写出来的。

这种说法都是所谓的空话,《爱乐之城》还是绝对优秀的,从去年9月在威尼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背靠背首映后,它还是那个同样有趣、充满活力情绪的人道主义之作。它将新鲜的生命力带入了“音乐片”这个好莱坞早已抛弃了的电影类型,通过让人印象深刻的歌舞片段,同样缜密设计的剧情,以及丰富呈现的传统角色演进,传递着幽默和忧郁的洞察力。

《爱乐之城》赢奥斯卡有多大?剖析奥斯卡赢面

此时此刻,《爱乐之城》的主线故事已经广为人知了,集中在历史悠久的华纳兄弟片场咖啡厅中挣扎打工的女演员米娅(斯通),和一位有热情且同样努力、想要自己开个音乐俱乐部的爵士音乐家塞巴斯汀(高斯林)身上。经过几次都没有呈现出双方最佳状态的偶遇后,两位主角终于相爱,但依然在为好像把两人引向了不同方向的梦想而奋斗。

《爱乐之城》持平纪录的14项奥斯卡提名,数量比同类别差距最小的竞争对手《降临》和《月光男孩》都分别多了6项,让它很明显成为了学院奖的宠儿。其它仅有的两部有希望争夺一下“最佳影片”奖杯的电影,要数剧情片《海边的曼彻斯特》和《月光男孩》。往年,这两部电影的严肃调性会是巨大的优势,虽然《爱乐之城》不是纯喜剧,但它确实有喜剧元素在内,而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为奥斯卡投票的近6700名成员更倾向于剧情片,而不是喜剧或音乐电影。

然而,《爱乐之城》通过一众评论家奖,把自己和其它影片分割开来。此外,它获得的“最佳音效剪辑”、“最佳音响效果”和“最佳服装设计”的提名都还挺重要的。这个声音类奖项以往都喜欢把提名送给肌肉发达的动作巨制,而服装设计奖通常是与古装题材的剧情片相关的,所以《爱乐之城》能出现在这些奖项的提名名单中,更加说明了它受到的热爱和支持在学院成员中基础广泛。虽然17个不同分支的成员,会在与各自专业相关的亚奖项中投票,但所有人对于最后一轮2月13至21日“最佳影片”的选择,都可以投出自己的一票。

《爱乐之城》赢奥斯卡有多大?剖析奥斯卡赢面

商业上来看,《海边的曼彻斯特》作为一部主题充满挑战性的独立影片,在美国本土影院中,目前获得的4400万美元票房表现还不错。相似的是,《月光男孩》也超越了它艺术电影死忠赞助商的粉丝基础,在二、三线城市都有上映,目前票房为不到2000万美元。《爱乐之城》这个方面来讲要更宏大一些,在美国拿到了1.2亿美元的票房,海外拿到了1.5亿,而且有些国家还没开画呢(比如我朝今天才 开画)。这样在奥斯卡获奖方面,它也有了额外的优势。

唯一会给《爱乐之城》真正带来波澜的恐怕只有《月光男孩》,紧接着去年因奥斯卡提名者缺乏种族多样性而针对学院的“奥斯卡全白”(#OscarsSoWhite)抗议之后,巴里·杰金斯的《月光男孩》讲述了敏感又让人心碎的男孩儿成年故事,男主角是所谓的“双料少数派”,也就是说,他同时身为黑人和同性恋。鉴于目前面对新上任川普总统的移民政策,美国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社会抗议浪潮,有些奥斯卡投票者可能会考虑通过把“最佳影片”的一票投给《月光男孩》,当作是做出自己的政治声明。如果真的会产生波澜,可能性大概是15%吧,那也许是因为《月光男孩》被看做是更具有社会包容性,也算是对当权政府充满争议的行为与态度的一种斥责。

《爱乐之城》赢奥斯卡有多大?剖析奥斯卡赢面

不过奥斯卡投票者还是更爱故事,不管是银幕上的还是银幕下的,而《爱乐之城》两者兼顾。在银幕上,电影带来的感觉和挣扎是广泛适用的,只要是在一段感情中、在离开家乡时、在期冀着生活是否会有更大的赐予时挣扎过的人们,都可以感同身受。这也是为什么《爱乐之城》能够到金球奖认可的原因之一,为其投票的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是由来自全世界45个国家的记者们组成的。在银幕下,这部电影背后也有一个故事,《爱乐之城》的结构好到让人心痛,标志着它32岁的创作者是一位真正的电影风格导演。这很明显是查泽雷的愿景,对于这么年轻的导演来说,在大制片厂内部获得这样的成就通常是很难的。

最最重要的是,《爱乐之城》真的很有意思,充满了能让全世界的影迷们都热爱的丰厚感情。本片不光是关于激情,和追求创作性努力(音乐和表演方面都是)的代价。一部小电影拥有着一颗巨大的心,它将内在的乐观、艺术的价值和追随梦想与观众联系在一起,这让《爱乐之城》成为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者中的重中之重。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