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新闻 / 正文

奥斯卡“最佳影片”在中国的23年历程:从《亡命天涯》到《爱乐之城》

2017年奥斯卡颁奖在即,今年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9部作品已经有三部登陆中国的大银幕——2月14日在中国内地起映的《爱乐之城》截至21日累积票房已达1.82亿

2017年奥斯卡颁奖在即,今年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9部作品已经有三部登陆中国的大银幕——2月14日在中国内地起映的《爱乐之城》截至21日累积票房已达1.82亿,2016年末开画的《血战钢锯岭》和2017年初开画的《降临》分别拿下4.26亿和1.09亿。目前《爱乐之城》、《降临》和《血战钢锯岭》的全球票房也在提名的9部影片当中位列三甲,其中《爱乐之城》随着内地成绩的节节走高,有望冲击4亿美元的全球总票房大关,若如金球奖一样最终在奥斯卡颁奖礼上大丰收,则无疑将成为名利双收的最大赢家。

事实上,奥斯卡奖和内地市场的联系正变得日益紧密:一方面,提名当年最佳影片的作品愈来愈频繁地被引进到国内,观众的欣赏水平也在与国际接轨;另外,资本层面上的连接在近年来持续加强,多部佳作的背后显现中国公司的身影,开拓出中美影视合作的新支流。

下面,让我们从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一系列作品入手,探寻奥斯卡奖“登陆”中国的缘起和未来。

《亡命天涯》开启好莱坞中国征途,“最佳影片”连续11年被引进

奥斯卡奖的正式名称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第一届颁奖礼在1929年举行,迄今已有近90年的历史。

在每年颁出的所有奖项中,“最佳影片”被认为代表了该年度电影工业的最高水准,其中尤以好莱坞出品的英语片为主;但由于价值观的差异和文化政策的限制,早期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基本都被隔绝在外。

直到1994年,在经历长期的市场低迷后,电影主管部门终于决定打开国门,启动了“十部进口大片”的新政。

据传在挑选第一部登陆的影片时,斩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辛德勒的名单》和全球席卷逾9亿美元的《侏罗纪公园》在竞争中被刷下(均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最终胜出的是由哈里森·福特主演的《亡命天涯》。而该片也是1994年提名“最佳影片”的5强之一,由此成为奥斯卡与内地市场的首次官方接触。

时隔一年,《阿甘正传》携“最佳影片”等6项大奖在全国公映,票房为1960万人民币。到了1998年,《泰坦尼克号》在时任国家领导人的亲自指示下得以驶入内地,不仅以3.6亿的成绩一举刷新影史记录,更成为世纪之交重大的文化事件之一。随后上映的《拯救大兵瑞恩》也拿下8230万,位居年度排行榜次席;该片与《伊丽莎白》和《美丽人生》均入选次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终选名单,创下中国市场单届奥斯卡引进数量的新高。

进入新千年,奥斯卡登陆的步伐趋于稳健:从同期获得“最佳影片”的《角斗士》和“最佳外语片”的《卧虎藏龙》,到连续3年引进的《指环王》三部曲;虽然中间又经历两年的断档,但从2007年至今每年都至少有一部“最佳影片”提名作品进入内地院线。

从2010年开始,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入选名额扩大10部(两年后又调整为9部),同时伴随着国内市场容量的急剧膨胀,出现连续4年引进三部“最佳影片”的热潮,其中《阿凡达》、《盗梦空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等片都是叫好又叫座。

截至2016年,共有33部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作品被引进内地,再加上今年已经上映的《爱乐之城》、《降临》和《血战钢锯岭》等3部影片,累计总票房接近58亿人民币。

剧情片数量占优,科幻类型最受中国市场亲睐

奥斯卡奖历来注重表彰人文上的艺术成就,因而剧情片的提名数量一直领先于其他类型,这一比例也在引进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中得到体现:截至目前,共有11部提名或获奖的剧情片亮相内地银幕,接近总数的1/3。

不过在市场反响上,虽然剧情片的口碑基本都处于中上水平,但票房号召力明显不足,单片平均仅有1572万的收成,在所有类型中居于末位。其中表现最好的是2015年上映的《模仿游戏》,但其时距离颁奖礼已过数月,又深处竞争火热的暑期档,5256万的成绩已殊为不易。另外诸如《国王的演讲》、《艺术家》、《钢琴师》和《女王》等均未能过千万,年代较久远的《伊丽莎白》和《美丽人生》甚至没有票房统计,剧情片的弱势可见一斑。

最为符合国内观众口味的无疑是科幻片:从斩获13.4亿人民币的《阿凡达》,到《火星救援》、《盗梦空间》和《地心引力》等卖座大片,唯有今年刚上映的《降临》是近期引进的科幻片里的票房最低。这五部提名“最佳影片”的科幻片累计接近30亿元,可谓在中国市场名利双收的产品典范。

唯一能在单片成绩上相抗衡的是冒险题材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和《荒野猎人》,两片分别在11月和3月的淡季登场,合计拿下9.5亿元的票房,成绩相当傲人。

另外,战争片和爱情片的数量都是4部,累计票房分别为6.48亿和6.17亿,可谓伯仲之间:前者由年初热卖逾4亿的《血战钢锯岭》打头阵,同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战马》和《拯救大兵瑞恩》分列之后,排名最末的是拉塞尔·克劳主演的《怒海争锋》。爱情片则由《泰坦尼克号》和《爱乐之城》领衔,两片时隔近20年且同时斩获14项提名,浪漫经典永流传;另外两部则是带有歌舞元素的《悲惨世界》和《红磨坊》(后者引进时定名《梦断花都》)。随着《爱乐之城》持续热映,爱情片的排名还将继续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提名“最佳影片”的动画片《飞屋环游记》和《玩具总动员3》均来自迪斯尼旗下的皮克斯工作室,而《指环王》三部曲则构成奇幻片的方阵,这两个类型的数量和票房都相对靠后。

最后是引进5部但累计未过亿的动作片:由于《亡命天涯》、《卧虎藏龙》和《角斗士》的上映年份较早,彼时市场容量比较有限;而近年引进的《第九区》和《被解救的姜戈》也仅有1272万和1789万的收成,后者还爆出镜头删减问题而被迫“二次上映”,让痞导昆丁·塔伦蒂诺的内地首演不幸成为哑炮。

中国资本迈入好莱坞,奥斯卡佳作陷“罗生门”

说到中国资本与奥斯卡奖的关联,首先映入脑海的案例可能是“TCL中国剧院”:该剧院落成于1927年,曾在上世纪40年代作为奥斯卡奖的颁奖地点,同时也举办了多部好莱坞经典影片的首映式。在2013年,国内知名厂商TCL和中国剧院签订冠名协议,由此这座洛杉矶的地标建筑便在名称之外和中国产生了实质的连接。

TCL中国剧院的星光大道上已经留下了很多中国明星的手印

近年随着内地市场在全球版图中的权重稳步上升,中国资本介入好莱坞的步伐由浅入深逐渐加码:前有万达收购AMC院线和传奇影业,随后阿里影业参投派拉蒙作品、复星入股Studio 8、万达牵手索尼影业等纷至沓来,显现中国影响力正从渠道端渗透到创作层面。

而今年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爱乐之城》和《血战钢锯岭》背后均有中国资本的身影:2015年,电广传媒和狮门影业敲定3年15亿美元的合作事宜,而《爱乐之城》正是由狮门旗下的顶峰娱乐出品;《血战钢锯岭》的中国地区发行公司熙颐影业和联合出品方麒麟影业更是陷入了“中国版本署名权”的纠纷争议中,目前双方已经在中美两地影院都提起了法律诉讼,具体案情仍未明朗。

可以期待,在未来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中,中国元素将不仅仅停留在剧情的转捩点上(《地心引力》《火星救援》《降临》),而是深入到影视创作的更多面向中,让奥斯卡的多元传统与古老的东方文化交相辉映。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