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界者 / 正文

传统艺人的跨次元化 二次元艺人经纪涉足影视领域

在日本,由于艺人经纪的产业链完善,留有足够的上升空间,且偶像、俳优、声优等职业之间素有泾渭分明的传统,因此很少发生跨界演艺活动。

说起当下艺人经纪市场的新动向,除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热播带火了嘉行传媒旗下的迪丽热巴、张彬彬外,另一大趋势莫过于传统艺人的跨次元化了。

凭借“跨次元段子手”的新版人设,薛之谦接下了腾讯动漫的代言人,神奇H5曾经一度引发刷屏热潮;而以有着“漫改真人剧”标配男主之称的郑业成为例,在出演了《微微一笑很倾城》、《画江湖之不良人》、《王牌御史》三部跨次元剧之后,目前其在新浪微博拥有252万粉丝,这个数据已经超过了出道10年的一线coser小梦的105万粉丝。

跨次元艺人经纪背后蕴藏着亟待开发的巨大商业价值,正是基于这种判断,二次元艺人经纪公司也纷纷涉足影视领域。早在2016年上半年,处于头部位置的两家二次元经纪公司成都天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即黑天视觉)和杭州次元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次元文化)便已经先后完成了影视化布局。

2017年3月7日,一部新的由知名coser天诛焱主演的系列网大《魔游纪》在京举办了定档发布会,宣布将于3月17日在腾讯视频上线播出。《魔游纪》由北京红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龙文化)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属于S+级网络大电影。与之同时宣布的是,公司完成A轮千万融资。

和黑天视觉和次元文化一样,红龙娱乐同样把影视化当作了孵化二次元艺人的跳板。

以戏捧人已是艺人经纪的惯常手法。那么,在争相踏入影视圈之后,二次元艺人能够借此火到圈外吗?

1、从二次元明星到演员的企图

对于纷纷涉足影视的二次元艺人经纪公司而言,从二次元走向大众明星身价。

早在2015年,红龙文化便开始布局二次元选秀综艺《超级变身》和《舞动次元》,前者目的在于选拔合适的可签约coser,后者则是一档宅舞真人秀。上述两档节目构成了红龙文化的艺人选拔机制。事实上,此次《魔游纪》的女一号天诛焱便是《终极变身》第一季的冠军。

红龙文化CEO丁宇告诉数娱梦工厂,在过去的两年中,红龙文化已经先后搭建起影视板块(拥有COSPLAY主题真人秀《超级变身》、ACG舞蹈竞技类真人秀《舞动次元》两档网综),线下漫展板块(拥有漫展品牌NCE)和自媒体板块三大业务线,从而为二次元精准流量获取打好了基础。

“我们今后做的其实是一个二次元影业的织网模式。第一步,利用综艺,培养和选拨人才;第二步,引入合作资源方,提高知名度;第三步,投入网剧,给予加乘;第四步,打造院线电影,打造名望;第五步,回归综艺,提升价值。这样,在自己内部形成这样一个闭环,即自己孵化人,用作品去打造他们,然后回到自己出发的综艺来提升自己的品牌价值。”丁宇说。

据悉,《魔游纪》计划拍摄6部,总投资近2000万,单部成本300万,采取“保底+分成”的收入分账。其中,腾讯视频保底数百万,付费点击部分采取五五分账的模式。

相比于红龙文化,发展超过10年,早已手握成熟二次元明星的黑天视觉和次元文化就显得容易得多,只需在原有艺人经纪的业务之上组建新的影视版块即可。其影视化业务的逻辑在于,以旗下成熟coser为流量热点,对定向人群进行宣发和转化。例如黑天视觉与腾讯视频联合出品的《我的吸血鬼男友》,主演阵容均为coser和声优,目前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为1.2亿。

2、资本和产业升级推动的影视化

在这波影视化浪潮背后,是资本和产业升级的双重推动。

通过上述案例不难发现,除黑天工作室之外,次元文化和红龙文化的影视化进程均启动于大规模融资完成之后。其中,次元文化成立次元影业的时间点是在2016年4月,正是在其3月获得复星昆仲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之后;而红龙文化则在发布会上同步公开了《魔游记》项目和自身获得A轮融资的信息。

产业升级带来的影响则在于,二次元流量的大头正在由平面硬照向视频内容过渡。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下唱见和舞见的艺人孵化速率已经超过了coser。而影视作为更高品质的视频内容,在圈粉效率上又进一步高于UGC内容。因此,转战影视成为了各家二次元艺人经纪公司持续孵化的必然选择。

但这还不是一种二次元明星发展的普适路径。某种程度上,这是尚处发展初期的二次元市场叠加野蛮生长的影视产业下的一种中国特色的“造星”模式。

在日本,由于艺人经纪的产业链完善,留有足够的上升空间,且偶像、俳优、声优等职业之间素有泾渭分明的传统,因此很少发生跨界演艺活动。

与日本不同,现阶段的中国经纪市场呈现出的现象仍是江湖未分,各产业链下的职业成长路径也尚未成熟,经纪公司们可自由选择最赚钱的艺人成长路径切入。因此,演员往往成为了二次元艺人转型的首选路径。

然而,与由影视公司推动的漫改真人项目不同,这波二次元经纪公司影视化浪潮的背后依旧保留着浓郁的粉丝经济色彩,中小成本网剧和网大成为了行业布局的首选。由此形成了“传统明星二次元化吸粉泛人群,coser、声优转型演员主打核心圈层”的市场格局。

3、二次元艺人能火到圈外吗?

随着歌手薛之谦凭借“二次元段子手”的人设二度走红,“漫改真人剧”标配男主郑业成圈粉百万,兴趣为cosplay的汪东城拿下网剧《镇魂街》的男一号,一个崭新的跨次元艺人经纪市场正在展开。

这在无形中加速了二次元艺人与传统艺人经纪的碰撞与融合。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象是,二次元艺人与演员同台竞技的现象正在变得普遍。例如在2016年播出的漫改网剧《男神执事团》中,次元文化气旗下艺人黄靖翔便担任了男四号,与郑业成、张若昀同台飙戏;而在即将上映的《魔游纪》中,在coser天诛焱之外,也邀请了演员余浩瑞和于磊加盟。这不禁引发了外界的猜测和思考,即二次元艺人经纪将走向何方,与凭借漫改真人剧杀入二次元文化圈的传统艺人经纪又将如何相处。

对此,黑天视觉CEO丁伦对数娱梦工厂表示,二次元经纪与传统艺人经纪从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个文化体系,因此走向融合的可能性不大,但会出现一定程度的融合和互相借鉴的情况。

“比如cosplay平面照片一直是我们的重点,很多二次元的内容还是更适合用平面来表现。此外,喜欢二次元的人群也表现得更为单纯有爱。”丁伦说。例如黑天工作室旗下艺人小梦,微博粉丝数为105万,在每次更新cosplay图之后的转发点赞数都能轻易破万,这个数据已经不逊色于一些粉丝量达千万级别的大V。在这背后折射出的是,是黑天视觉在专属渠道中的影响力,以及该渠道所赋予的远高于传统艺人经纪的忠诚度与高黏性。

(图为黑天视觉与腾讯视频联合出品的《我的吸血鬼男友》)

红龙文化CEO丁宇则认为,现阶段二次元艺人依旧属于小众文化的范畴,当其知名度上升至一定高度,需要向更高层级发展时,则会走向与传统艺人经纪的融合,而这种融合必定是以小身份融入大身份为前提的。

“例如汪东城经常cosplay,但你并不会把他当成一个coser,而是一个演员。cosplay只是他的兴趣而已。未来这些唱见、舞见、coser,也会逐步形成新的更符合大众文化的身份符号。”丁宇说。

回到“二次元艺人能火到圈外吗?”问题本身,显然,对于当下的二次元艺人经纪行业而言,破壁之旅才刚刚开始。正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热播带动迪丽热巴和张彬彬的人气上升一样,除了在模式和资本上的准备之外,二次元艺人的火爆与否还需要一些爆款的助攻。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