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乌鸦嘴 / 正文

永远的巨星,永远的女神!中国影坛长青树李丽华逝世

香港资深男演员翁午今天稍早时在脸书留言:“李丽华今日离去,小咪姐,一路走好!”随后,新加坡城市频道电台在脸书发布:“中国影坛长青树李丽华逝世,享年93岁。

编者按:香港资深男演员翁午今天稍早时在脸书留言:“李丽华今日离去,小咪姐,一路走好!”随后,新加坡城市频道电台在脸书发布:“中国影坛长青树李丽华逝世,享年93岁。资深媒体人管雪梅证实了这个消息。”

李丽华上一次公开露面是前年台湾金马奖,获颁终身成就奖。当时她因长途飞行身体劳累,坐在轮椅上由助理推着上台,她一现身,全场嘉宾都起身鼓掌,她也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曾在电影《秦香莲》中演她儿子的成龙特地来台湾担任颁奖嘉宾,他感性地说:“这个‘妈妈’一叫就叫了50多年”,并称赞她是“永远的巨星,也是永远的女神”。

在她众多的崇拜者中,香港作家沈西城就是其中一位,本次选取他写于2015年的文章,款款深情溢于词间笔端。

李丽华

1924.7.17-2017.3.20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往事难胜数,秃笔写不了。九十二岁的李丽华获颁金马影展“终身成就奖”,我感慨至深。五十多年前,翁灵文伯伯带我看《雪里红》,有感而说:“关琦!这是翰祥的杰作,可若没小咪,成绩难显!”少不更事,看不懂小咪姐的表现,只觉这女人泼辣厉害,犹如家母。李丽华在电影里唱《雪里红》,姚敏曲,李隽青词,轻快佻脱。(姚敏大名鼎鼎,李隽青知道的不多,词圣蝶老曾说:“李大哥是我前辈,写词比我早!”《雪里红》并非李隽青最佳作品,他的《三年》方是绝唱——“左三年,右三年,这一生见面有几天……”听得人柔肠寸断,眼泪涟涟。)自此李丽华长在心间,看《明灯》日报,也会留意她的消息。五六年李丽华结婚了,对象是“千面小生”严俊,为重其事,注册当日在中环“金城”酒家设宴二席,广请友朋,父亲因老朋友邓树勋(注:女星丁宁之父)出任介绍人,有缘列席,回来说银幕下的李丽华,双睛稍转已传意,入耳京片浓不化。

李丽华与李翰祥合作的古装宫闱电影《武则天》剧照

李丽华好戏连场,最教人留恋的莫如六十年代李翰祥导演的古装宫闱电影《武则天》《杨贵妃》,前者不怒自威,旷代无传人;后者呈朱唇,缓歌妖丽,侍儿扶起无力,李丽华演来得心应手。七十年代中,小咪姐淡出影圈,我以《大任》周刊编辑身份往访李翰祥于“松园”,讲起李丽华,翰祥大哥道:“小咪姐是我前辈,能导她的戏,乃我毕生荣幸,女明星中论风采、演技,无人能及她。”他构思拍《垂帘听政》,欲找李丽华演不果,角色落入刘晓庆手。

艺华画报的《三笑》特刊

李丽华出道早,四零年十六岁入上海“艺华”,即任《三笑》女主角,一炮而红。《三笑》我未看过,倒是早年拍摄的《新茶花女》,迄今还留印象,非电影好,而是插曲《天上人间》悦耳动听——“树上小鸟啼,江畔帆影移,片片云霞,停留在天空间……”李丽华用清脆响亮的歌声唱来,我如沐春风。

李丽华的签名照片

大抵是九十年代吧,李丽华访台出席《龙兄虎弟》节目,主持张菲、费玉清特意邀伊合唱《天上人间》,比诸费玉清的天籁之声,花甲李丽华唱来了无逊色,事后费玉清对人说“姜真是老的辣。”(《天上人间》有人说是姚敏撰曲,其实不然,撰曲者是严个凡,也有说是黎锦光。)

李丽华与严俊的婚礼盛况登报。

回说李严婚事,两人都是再婚,李丽华前夫张绪谱,乃山东葡萄酒大王张裕之子,婚后有一女曰小宝;严俊前妻梅村,是话剧演员,后复与林黛同栖,可能同经婚姻不如意,婚后恩爱逾恒,形影不离。八零年严俊客死美国,李丽华痛不欲生,自此避隐人世。影坛前辈刘亚佛兄,乃《银色画报》创办人,戏称严俊为“犹太王子”(粤语即“孤寒”),如何孤寒法?且听刘兄道来。刘兄曾数访严俊于大酒店咖啡室,言谈毕,账单来,必系刘兄结账,“严王子”从不掏腰包。刘兄实不知此乃过往大牌明星习性,接受你访问是看得你起,干嘛要我付钞,神经病!

克拉克·盖博(左)与李丽华

《香港放弃了李丽华》一文刊出后,有读者说:“李丽华因域陀·米曹(维克多·迈彻)口腔有洋葱味拒与接吻。”此非事实,李丽华有东方女性矜持,坚持不能“kiss”,此在合约中早有注明,非洋葱味而拒吻。在“艺华”耽了两年后,十八岁进“华影”当基本演员,却险些儿毁了大好前途。“华影”是日伪电影公司,主政者川喜多长政,为求平抑影艺人士反日情绪,邀上海闻人张善琨出任总经理。四四年,为振日军士气,开拍《春江遗恨》,余友“华影”厂长黄天始告我,《春》片乃大製作,导演三人:岳枫、稻垣浩、胡心灵,演员有李丽华、梅熹、王丹凤、严俊和坂东妻三郎(名演员田村正和之父)。电影宣扬“中日提携,共存共荣”,是一部美化日本的反动影片。胜利后,张善琨、李丽华、严俊等被目为“汉奸”,幸赖张之另一重身分——重庆地下工作人员,方弭大难。

小咪姐!长居寂寞,云破月来花弄影,明日落红应满径,你可是?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