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票房动态 / 正文

浙江江西成偷票房重灾区 东部反比西部地区更猖獗

从南北划分上来看,南方比北方更严重,东部发达地区反而比西部欠发达地区更严重。在呈现的榜单中,新疆、西藏、青海、宁夏、辽宁、重庆六个地区没有上榜。

3月21日,电影主管部门突如其来的通报了326家偷漏瞒报票房的影院名单,并公布了停业整顿、罚金等处罚政策。这是自《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以来,电影主管部门开出的第一张罚单。

据测算,这326家影院所偷票房总额高达1.6亿。向相关管理部门征询后得知,违法影院必须限期向片方返还截留票款,加之停业整顿的损失,偷票房的确得不偿失。

浙江江西成重灾区  东部反比西部地区更猖獗

纵览这一份长长的名单可以发现,五六线城市成为偷票房重灾区。浙江有高达50家影院偷漏瞒报,为众省份之首,占偷瞒票房10万以上影院总数的21%。其中仅温州市偷瞒票房影院数量就高达14家,比大多数省份全省还多。名单上上榜超过20家影院的还有江西和湖南。

从南北划分上来看,南方比北方更严重,东部发达地区反而比西部欠发达地区更严重。在呈现的榜单中,新疆、西藏、青海、宁夏、辽宁、重庆六个地区没有上榜。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信息较为透明、各方面监管较严的一线城市居然也有上榜,其中北京上海各2家,广州一家,但是深圳居然有10家。北京上榜的两家影院都位于朝阳区,一家是垡头地区文化中心影院,另一家是米瑞酷影城日坛店。后者去年10月13日才开业,属于中影星美院线,6个厅、512个座位,去年票房一共才37.5万。

上海的其中一家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去年7月16日开业,去年总票房为471.8万。

广州的是位于天河区的龙影国际影城棠下店,同样是去年开业,去年总票房才81.95万。这几家一线城市违规影院的共同特点是开业时间不长,票房非常低。

偷票房数额高达1.6亿

按照各个区间的均值计算(开口组平均值按照开口组组限+临组组距的一半计),此次通报的这326家票房,合计偷瞒的票房总额高达1.6亿,相当于2016年影院票房排名最高的五棵松耀莱和深圳橙天嘉禾影城的全年票房总和。

停业3个月损失百万票房 违法成本高

按照规定,中影桐乡嘉博影剧院等63家影院瞒报票房超过100万元,情节特别严重,责令其自3月27日起停业整顿不少于90日,而浙江杭州塘栖新世界影城等63家影院瞒报票房在50万元至100万元之间,情节严重,责令其自3月27日起停业整顿不少于60日。

在偷票房数额高于100万的榜单上,昆山新世界影城排名第二,这家影院与2013年开业,2016年总票房为602万。由于不可知的原因,这家影院2016年票房相比2015年票房大幅下跌57%,也就是说2015年其票房曾高达1400万,也种异常下跌或许跟偷票房有关。

按照2016年其4-6月份的票房产出计算,此次停业,昆山新世界影城至少损失110万,与去年其所偷票房数额相差无几。

再看另一个区间——50-100万,排名第一的是杭州塘栖新世界影城,这家影城去年总票房为193万,如果停业两个月,按照去年4、5两个月的票房测算,其损失约为33万。虽然并不营业,影城依然要承担房租、水电甚至一部分员工的工资,这对于一个小体量的影城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为了区区小利走上违法道路,最后不仅要把之前吃的都吐出来,还面临数月的停业整顿,这样的获利方式未免过于短视和得不偿失。

偷票房手段多样 双系统、加价、结构票

艺恩采访了一位曾在江西省(上榜影院数量各省排名第二)某影院工作过的管理人员,他表示,五六线城市偷票房的原因很多,首先是因为地区偏远,监察力度不够;其次,小地方有很多影院是私人老板所有,获取利润的主观能动性更高,而偷票房来钱快,自然会偷,这是很多五六线城市的影院偷票房的主要动因;另外就是模仿,因为此前也很少有惩罚措施,就有更多的人大胆的伸出手,别人偷我也偷。

偷票房的方法也是多种多样,最常见的就是用双系统:一套系统与国家票房监控系统联网,,而另一套票房系统则是影院私下设置的,虽然也能出机打电影票,但票房不上报,就可以却被影院私吞;其次是按最低票价出票,但是要求消费者加钱换3D票、特殊厅等,加价部分不计入票房;第三类是结构票,买卖品,送票,卖品收入不分帐,自然都落入影院口袋。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