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有完没完》导演王啸坤:歌手怎么当上导演了

喜剧电影《有完没完》讲述了生于愚人节的老范在他生日这天,遭遇了一系列奇葩人物、经历了一连串悲催事件,让他的人生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的故事。

跨界做导演早已经不是新闻了,不过,当王啸坤真正发现有一个当导演的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是觉得很不真实:“可能没有一个人不想做导演,但是这个也不算一个梦想,因为它不切实际。现在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有人找我来当导演。”

喜剧电影《有完没完》讲述了生于愚人节的老范在他生日这天,遭遇了一系列奇葩人物、经历了一连串悲催事件,让他的人生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的故事。王啸坤,拿过一次选秀冠军、出过四张专辑、演过三部电影的演员、一部自传,是这部影片的导演。

坐在自己电影处女作的发布会的舞台上,这位“我型我秀”的冠军选手用“缘分”来形容眼前的这一切。在百度百科上,他的词条上还特别注明了他是一位内地男歌手。说一句题外话,如果你是一位看过“我型我秀”节目的读者,那么大概你已经是一位中年人了。

尽管对于导演这个身份,他并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但是在接过剧本的那一刻开始,他对于这份责任,哪怕用最俗套的语言来形容——他都称得上是尽心尽力。从剧本的打磨、演员选择、现场拍摄,每一个环节都让这位新人导演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创作冲动。

这并非虚言,在采访过程中,他的真挚和坦诚都透过他的回答,展现在你的面前。如果之前你只是通过他的歌声或者他零星的新闻曝光了解到他,那么,通过这部电影和这段采访,你也许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一个歌手是怎么当上导演的?

记者:电影的故事梗概听起来有点像《土拨鼠之日》,为什么想要拿这个故事来拍自己的第一个电影呢?

王啸坤:一开始制片人找到我的时候,问我的意见,我说问他这是中国的《土拨鼠之日》吗?他说是,可是还得改改。一开始我觉得还行,因为没有人干过这个事,国内也没有拍过类似的题材。

具体怎么改?首先我们想把主角设计成一个快递员。因为快递这个职业在影视剧里也很少以主角的形式出现。而且我觉得这个戏本身不能只是一个喜剧,在过程中其实最主要的是解决父子之间关系的一个问题。

其实剧本从一开始到开机之前,就出了几十版。我都有参与一些。不过,最后实际拍的那个版本基本上就是我们重写。开机之前有三天三夜,就是没睡觉,自己重写。

记者:为什么在开机之前才推到重写呢?是哪儿出了问题?

王啸坤:其实我一开始想,这个东西必须它是建立在一个小人物的基础之上,是讲一个普通大众都会经历一个事情。这就是中年危机。这其中包括我加入了自己跟父亲之间关系的思考。

我小时候18岁、19岁跟父亲的关系,之后这么多年我一直漂泊在外,其实现在我和父亲的关系,可能当时没有区别,没有发展。我们见面每次还是争吵。

包括我现在自己做了父亲,我对于孩子的未来怎么去想,怎么去规划?这些问题也很吸引我。因此我们这个戏里大部分都是关于这些问题的探讨,核心问题是去解决父子之间的关系。其实电影之间讲述的方式只是一个载体,一天的时间重置,我们是希望他去尝试不一样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最后不仅解决了父子之间的问题,还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他从一个懦弱的一个小人物变成了偶尔也露一下峥嵘的一个英雄,一天的赢家。但其实最终我们还是希望他回到一个小人物的角色,就像他做过的英雄,生活还会继续照常,他第二天还是要去送快递,生活不会因为我们做了一天英雄而去改变,也许有点悲观,但这就是现实,没有办法。

记者:想当导演,是从小以来的愿望呢还是各方面都刚好有这么一个机会,给了你一个当导演的机会呢?

王啸坤:和大家一样,我小的时候就喜欢看电影,喜欢听音乐。我的本职工作是一个歌手,我觉得喜欢听音乐的孩子,最后玩过乐队的,没有一个人是没有想过自己去做导演,他们都会有这个梦想。但是这个也不算一个梦想,因为它不切实际,但是就是有人找我,我也觉得这可能是冤大头吧,上辈子欠我点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找我,现在我也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这一切都是缘分。

除了缘分,我们无法解释他为什么来找我做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既然给我,让我去做了,我一定把它做好,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把它做好。

记者:之前你自己也当过演员。当演员应该也算是你的计划之外吧?

王啸坤:确实是计划之外。之前几部戏其实都还是搞音乐的人,他们拍电影了,然后想到我来找我。我觉得都是巧合,都是缘分。而且我拍的戏,几部戏导演都是年轻导演,我的角色也都属于比较搞笑的。我演的角色就都是那种2B。他们没见过什么是真正的2B,所以也没有给我什么表演的局限。这好办啊,我就是2B啊!我就自己演自己。没什么难度可言。

但是在拍摄过程中我是一直,因为我自己喜欢摄影,我会更多的关注摄影的概念,我喜欢摄影,喜欢看看摄影师他在干嘛,这还真是缘分。之前累积一些东西在自己的戏上用了。

记者:所以这回当你变成了导演,你又把你的朋友都叫来帮忙。薛之谦啊、林更新啊什么的。

王啸坤:对,他们都听我的。

记者:我们都清楚,当导演压力还是很大的。有没有一些突发的事情让你接近崩溃,或者遇到一些突发状况,自己始料不及的呢?

王啸坤:很多很多,几乎每天都在遇到。比如场地第二天要去拍物流中心,前一天晚上告诉我们不能用,怎么办?我们要去拍一些夜店,范老师在花天酒地的一些戏,夜店不让用,怎么办?

而且我们拍摄周期不是很长,但是我们镜头量上其实还很大。因为时间重置,虽然看似场景固定,人物固定,服装也固定,但是需要大量的镜头往里堆砌,而且对于演员的表演其实要求也很严格。时间非常非常之紧张,这个还得感谢范伟老师。我们之前如果按照我们原来的周期是拍不完的。因为场景的问题,我是坚持不想去搭景,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搭景搭好看的,一定要实景去拍。结果楼下修路,根本就没法儿拍了,接不上戏。

然后,范老师有一天突然跟我说,王啸坤你别着急,我知道你特别烦这事儿,没事儿,你要觉得行,你要是有时间,我再多给你五天,没问题的,之后再多给五天,不要管这个合同了。再给你五天,真的是要感谢,那五天我补了很多很多,要不然根本拍不完了。

记者:我当时去过一次你们剧组的探班,就是范老师在天台上的一段拍摄。

王啸坤:那会儿应该是第一部分已经结束了,后来范老师给了五天时间又是之后的事情。

记者:那天现场看起来所有人就特别紧张。

王啸坤:那天我心情也糟糕到极点。

记者:我们就看到薛之谦在跑上跑下的。听说薛之谦只来了半天时间?

王啸坤:两天。他那时候说肯定给我时间,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按照他的时间来安排。我说行啊,可以啊。确实老薛现在真的太火了。

记者:大家都会好奇,怎么这个角色会想邀请范伟来演,这是你的想法么?

王啸坤:一开始我们定这个戏的时候,不是范伟老师,是一个年轻的演员,大概28岁到35岁的这么一个年龄段。因为快递员,一般都是这个年龄段。但是这帮艺人,演员是真不好敲啊。

有一些号召力有一些演技的演员吧就……不多说了,反正就是真的太难了。最后还是林更新跟我聊出来的。有一天我跟他聊天,刚好看电视看到范伟老师,然后我就说演员也找不到,范伟老师也很合适啊?林更新说这行啊!一开始我也没当回事,可是听他这么一说,我觉得真的行。因为我真的很爱范伟老师,特别特别爱他。

我说那没问题,之前可能是很多的老戏骨去衬托几个小鲜肉,那么现在反过来,小鲜肉来衬着我们范伟老师。那么范伟老师表演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这是一点儿问题没有。当时我甚至都没有想过备选,制片也会问我说,那谁谁行吗?我说不行,那谁谁行吗?不行,说怎么谁都不行,周润发行吗?周润发也不行。我就要范伟老师,那个角色如果范伟老师来演,画面感会很强。

记者:邀请的时候顺利么?

王啸坤:也是通过一些关系找到范伟老师的经纪人,正常流程了。也是范伟老师看见我们的诚意,因为美版的故事大纲和人物小传如果他有一些修改意见我们都会跟他去沟通改变。因为范伟老师演男一的喜剧其实很少很少。这也可能是我们向他致敬的一个方式。当时他还没有拿金马影帝,不过他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影帝。

记者:作为导演来说,有范伟老师这样的主演是很幸福的。不过,反过来他会不会让你在执导上有些压力呢?

王啸坤:我这个执导谈不上。我只会说范伟老师,我希望什么什么是那个样子……这些范伟老师完完全全都可以达得到,而且因为我们前期保持一个特别好的沟通,在剧本阶段一直有沟通。所以范伟老师对这个人物跟我们已经非常高的一个契合度了。所以拍摄的时候相对来说更轻松,每一条每一场戏其实我们在之前都是对过的。这等于就是一个研读剧本的过程,等于我跟范伟老师一直在研读了很长时间。所以拍的时间就挺顺利的。

记者:人家都说当一次导演白头发都长出来了。你呢?

王啸坤:瘦了12斤,这个戏。经常一天也顾不上不吃饭。但是这个正常,不累,再累也没什么。如果要是挂个名那种,何必呢,多没意思。

记者:相比之前做音乐呢?当然做音乐也很累,但是精力上体力上不会像做导演这么辛苦。

王啸坤:体力上我没问题。我这个人很喜欢喝酒,但是拍这个戏,我一口酒没喝,一定要保持高度的清醒。你说做音乐也很累,但是确实没有做导演累。可是这是你自己找的,自己活该。别人都睡觉了,我说不行,我要看看人家服装是怎么弄的?我看看你们是怎么搞的?我看你们的单子是怎么写?服化道,我看你们是怎么操作的都。我不只要看到他们最后呈现出来的东西,他们在前期这些从一开始采购我都希望去参与到,因为我希望能学的都学点。

记者:其实这个过程很有意思,尤其这次算是赶鸭子上架,第一次当导演还是很让人兴奋的。

王啸坤:非常兴奋。万一之后就没人再找我导戏了怎么办?抓紧机会多学学。

记者:说完开心的,谈些不足的地方吧。哪些方面自己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好呢?

王啸坤:自己作为第一次做导演的人,头脑还是不够清楚,准备还是不足,很多镜头不用那么复杂的。反而是返璞归真,越简单越好,同样的调度,同样的机位就够了,不需要很花哨的。其实那个并不是加分项,自己也会检讨这个。遗憾的话,刚刚更有了,因为这部戏音乐不是我做的。

记者:我刚刚还想问你。

王啸坤:主题曲也不是我做的,可能我比较贵吧。我做导演的价格便宜。哈哈哈。有些可惜。包括整个后期我也想去盯着,我们找的两个剪辑师都是很不错的剪辑师,都是业内比较一流的剪辑师,我就本着学习的态度去看。我这个人比较轴,最终你还得坚持我那个。

记者:有的导演上映之后会担心评价怎么样,天天默默刷豆瓣?看大家会怎么说我。你会这样吗?

王啸坤:我不会。我从开始做艺人的时候就不会。好的坏的我都接受。有坏的批评我觉得再正常不过了,第一部戏人不骂你,我又不是天才,我又不是意见领袖,这很正常。如果这部戏唯一的预期如果有一些能看到它,我希望大家开心一笑,如果有一些年轻的小朋友去看这个戏,试着去了解一下自己的父亲他在做什么,有一些中年人,我们在看到很多中年人还在打拼,拼死拼活很累去挣钱,想想家更重要,搏他一笑就好了。

记者:你现在是成家了之后,尤其是当了父亲之后,感受更深刻。

王啸坤:对,我在想,我以后怎么处理我跟女儿的关系,这些都是摆在自己面前的事情。

记者:比如,你现在带她去上课了吗?报个音乐兴趣班。

王啸坤:这能讲一天,一岁十个月就开始做幼儿园的报名工作,还得面试我,还得面试孩子。我的天,真的什么事都不能干了。为了她,你必须抛弃所有的工作。

记者:就像比尔·莫瑞的那句台词:当你孩子出生那一刻开始,你的生活就消失了,就再也没有了。

王啸坤:其实老范跟他的儿子就是两个人沟通,我们沟通有障碍,其实两个人心都是好的,但是为什么就无法沟通呢?父与子之间。

记者:看完之后会跟自己的父亲关系好一点吗?

王啸坤:我爸可能挺有感触的,他可能不会想到我会拍这么一部戏,讲父亲的这么一部戏。

记者:你会跟他汇报你最近在干嘛么?

王啸坤:他不太关心,他觉得我做的音乐也都是很难听的,应该唱一些军旅歌曲,因为我爸是一个军人,他对我们的艺术创作还是完全不屑一顾的。

记者:这回可以让他看一看。

王啸坤:一定会让他看的。

关键词: 导演 歌手 王啸坤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