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专访《有完没完》主演范伟: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演技与名气的反差是市场造成的 观众明智的掌声更重要

今年的四月清明档期,《有完没完》是唯一的喜剧电影,而该片也是范伟以男主角身份出演的为数不多的商业电影。

范伟和新人导演王啸坤

今年的四月清明档期,《有完没完》是唯一的喜剧电影,而该片也是范伟以男主角身份出演的为数不多的商业电影。这位早年因春晚小品而家喻户晓,去年凭《不成问题的问题》更拿到华语电影含金量最高的奖项——金马奖的老演员,在55岁时,才能在一部新人导演的商业片中担任男一号,更多的时候,他只充当商业片中的绿叶。

范伟在《有完没完》中担当男一号

虽然从2003年《看车人的七月》起,他已经在《耳朵大有福》《不成问题的问题》等多部文艺片担当主演,并获得业界肯定;甚至也通过在《非诚勿扰》《一九四二》《南京南京》《道士下山》《私人订制》等多部商业片中对小人物的传神演绎而身体力行的印证了著名剧作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所说那句名言——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但受年龄、长相等客观条件所限,他依然很难在一部需要票房回报的商业片中挑大梁。

对于这样的境况,他一直表示是市场本身决定,只能顺应。他曾对媒体坦言,“中年演员很难演主角,不光是中国电影市场,全世界的电影市场都这样,罗伯特·德尼罗都演配角,我们更没话说。年轻人爱看年轻人的故事,资本市场就要做到利益最大化,它就要讨好它的消费者,这是一种市场需求,没办法。”

所以,当从歌手转型做导演的王啸坤邀请范伟来主演自己的电影处女作《有完没完》时,范伟欣然接受了邀请。

这部借鉴了经典电影《土拨鼠之日》设定的喜剧片,有着一个让范伟感同身受的内核,即如何面对无法避免的中年危机,和由中年危机带来的父子关系紧张。这也是范伟接下该片最主要的原因,他说,“作为父亲,我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有完没完》中父子戏份

这一次,范伟是主角,虽然角色本身仍然是底层草根,但他并不介意在银幕上继续塑造小人物,“生活中大人物就那么几个,小人物真是性格各异、千奇百态。去塑造各式各样的小人物,对我来说是特别期待的事儿”。

目前该片的豆瓣评分只有5.7分,远不及范伟作为主角出演的那些文艺片口碑,但网友和影评人却仍对片中范伟的表演给予褒奖,称他的演技“拯救了这部时空穿梭的电影”。

去年,范伟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拿到了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导演梅峰这样评价范伟,他说在这部改编自老舍先生1943年小说的电影中,范伟用特别日常的方式来营造出全片的民国感,“通俗的说法就是他的气场特别大,他在那里,你就相信这场戏是真的。”

导演梅峰与范伟

虽然这部电影至今还没有在院线公映的机会,还没有观众能看到范伟那“静水深流”般(金马奖评委会评语)的演技,但他却并不太为自己得不到更大的关注而感到遗憾。

他也明白,如今的电影市场,资本看重的是明星的脸、是颜值所带来的商业价值,没有太多人看演技。但他并不纠结于此,“演技与名气的反差是市场造成的,不是某个小鲜肉造成的”,他的成就感更多的来自出演一个好剧本、好角色,“当然,如果能收获观众的掌声也好,但大家很尊重我们表演的那种明智的掌声更重要。”

对于范伟来说,去年的金马奖正好坚定了他这些年的所思所想和所选择的方向,“过去我还怀疑我这么来行不行?总会有不同的声音,会有人说,老范,你是个最有商业价值的演员,为什么老去玩文艺片。我不去考虑外在因素,就考虑自己内心的感受,这样行不行?结果这是对的,起码这一次获得了认可。”

【记者对话范伟】 人生和电影都是以余味定输赢的

记者:为什么会接王啸坤导演这部处女作?

范伟:角色首先是打动了我,剧本呢,大家都知道是一个很经典的电影设定(编者注:《土拨鼠之日》),我觉得把它本土化后,主角变成了一个小人物,一个父亲,对孩子刚开始只是物质层面满足,钱挣的差不多,给孩子送一好学校就行了。其实孩子对爸爸还是有更多的要求,精神层面的,比如有责任心、有正义感、有点原则,这个故事能打动我,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对这样的角色有感觉。

记者:在银幕上,您似乎一直演小人物,是形象所限还是您挑的时候会有意选择?

范伟:都有。首先导演有小人物,觉得我长的像小人物,适合我,来找我。再一个,我喜欢小人物。生活中大人物就那么几个。小人物真是性格各异、千奇百态。去塑造各式各样的小人物,对我来说是特别期待的事儿。

记者:演了这么多小人物,是不是特别得心应手呢?每次还需要做很多准备吗?

范伟:我还没太相信这个人物,但又喜欢这个人物的时候,我就会背地了使暗劲,就会像挖井一样,一点点把挖这个人物的前史,尽可能让这个人物丰满一点、立体一点。

比如我演《芳香之旅》的老崔,他是被毛主席接见的劳动模范,他那么坚守这份信仰。我这个年龄的人还有一点怀疑,他就如此高尚吗?我为了说服自己,看了很多劳模的故事,我要看这样的人落地不落地?靠不靠谱儿?可信不可信?然后我又结合我爸那一代人,他对那个时代那种信仰的坚守、坚定。

我把这个人琢磨到具体什么程度呢?我说老崔是60年代,66、67年从北方到南方三线建设,他应该是33年左右生人,跟我爸年龄差不多,我把他反过来推到我爸身上,这样的事这样的人可不可信?直到我相信他了,把他演出来。

范伟在《芳香之旅》中的表演

记者:很多跟您合作过的导演、演员都说您气场强大,气场是怎么来的?

范伟:不是气场,我没考虑气场这个事儿。你把人物研究透了,琢磨透了,自然就对了,就自信了,可能气场来自于自信吧。这其实是一个渐进、渐变的过程。过去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过去说相声演小品,相声是语言的艺术,小品开始塑造人物了,但都是放大的、夸张的。影视就比较生活。

我自己特别知道我什么时候演的戏不能看。我头两天在网上看当年演的,看两句话就想关了。就是演得外化,在演状态。比如我演的人物是个厨师,我的一举一动说话就要像厨师,全是从外边往里走,从皮上往里走的。其实现在一想,厨师多着呢,各式各样的厨师,各种性格的厨师,对不对?那你怎么能从一个厨师的概念往人物上想呢。你应该想一想他是什么人,什么样的性格。我也是一点一点开的窍,明白了这种创作方式。

记者:您认为自己在表演上有天赋吗?

范伟:天赋是性格所致,不是说我有超人的天才,这种天赋来源我的敏感。敏感的人就善于观察周边的人,我有点表演强迫症,老去观察生活当中的各色人等,然后把它储存到脑子里,面对不同人物的时候把他调度出来,这就特别落地了。

记者:您觉得什么样的喜剧是好的喜剧?好的喜剧人物?

范伟:小津安二郎导演不是说过嘛,人生和电影都是以余味定输赢的。就是一部电影要让大家看完后觉得还挺有味道,琢磨琢磨,咂摸咂摸。这是一点。另外一点,好的喜剧一定是有悲剧做底色,如果就是胡来,显然不是好喜剧。好的喜剧演员,演的人物都是悲剧人物。有的人在塑造喜剧角色的时候,就是往死了挖苦,往死了踹。其实不然,一定要心疼这个人物、同情这个人物。你不能说他就是坏人。其实他有他自己的逻辑,他有他自己的生存方式。你要同情他,你这个人物才会丰富。

记者:很多人说喜剧演员在戏里和生活中完全不同,您也是这样吗?

范伟:其实生活是现场直播,现场的内容就是跟你的性格有关系。我这个人性格里就是不会绕弯、就是直,话深一句浅一句的、好一句坏一句的,全会说出来了,那就不是情商高的人,不是在生活当中游刃有余的人。我这种人就是大家也不会讨厌我,我在生活当中也不会说多么光彩照人啊,多么魅力四射。就是真味乃淡,这是最真实的。而演戏的魅力就在这儿,我会琢磨这个人物,我回去好好想明白了再出来演,就不是现场直播了。

观众明智的掌声更重要

记者:这阵子很多观众都开始质疑流量小生小花,用文替武替来演戏,您用替身吗?

范伟:用呀,我觉得特别科学的是光替,科学在什么地方呢?导演可不是让你回家睡大觉去,你是在现场的,看着光替给你走位。导演跟光替说“你快点走过去啊”,然后你就判断,导演让快点走,那我是用一个什么样的速度最合适,其实也是在创作,你看着别人给你走位的时候也是在创作。

那种我是不希望的,就是我把我正脸拍完了,我回家睡觉去了,然后剩下他们拍了。这个咱不能来。因为人的姿态是别人装不出来的,对你表演是打折扣的。

记者:如果是拍对手戏,只拍对手,您也会陪在现场吗?

范伟:当然,一定是那样。互相是一个刺激,如果我不在现场,我不知道对于说话声高声低啊,对方一个喃喃细语,我来一个高门大嗓的,显然一搭上戏就完全不对了,我们自己都对自己有要求。

其实你们好多人都说现在替身、抠图这种现象特别严重,我个人真没见过,你看我也跟鲜肉拍戏。我倒听跟我合作过多次的年轻演员说过,因为我事先把词全背下了,我不带着剧本到现场。他们刚开始可能拿着剧本跟我对,他一看,我不带着剧本,他也就不太好意思不背词了,就会也把词背完,剧本一摔,咱俩对词。这我觉得就挺好的,很礼貌。

范伟在《不成问题的问题》片场看监视器回放中自己的表演

记者:您怎么看现在大部分明星名气与演技的不对等?

范伟:我们圈里这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那不是一个人造成的,是整个资本市场,各个方面造成的。你问他没那么高演技,为什么那么火呀?但目前就这么个市场,人家看的是脸,看的是商业价值,没有太多人看演技。如果按演技来判断这个人的价值,那我们中国现在没火的男演员女演员太多了,很多都被人忘记了,这能说是小鲜肉造成的吗?不是人造成的,是整个生态造成的。

记者:目前这个状态,是存在即合理?还是应该努力去扭转?

范伟:存在即合理,在合理的情况下能改尽量改。真的,真得改!我们电影也算是文化,文化需要引领,不能全放到市场上去了。有放的,有保护的。你比如我一直说我们京剧国粹,咱们政府就比较保护。你要对文艺电影也像保护国粹京剧那么保护,那干文艺电影的人会特别多,风起云涌。我光知道很多特别好的文艺导演都在家待着呢,他们就经常跟我说,老范,现在不是20年前的时候了,咱们都没戏了,咱们在家都待着了。你想,这不也是一种悲凉吗?

记者:既然观众都看脸了,还有必要对自己的表演精益求精吗?

范伟:那太有必要了,反正我是个人行为,我觉得特别必要。凡是精益求精的人,他永远要精益求精。你就看吧,现在那些好演员们,我们这些耳熟能详的好演员们,他绝对没丢掉他自己的本色,他每部戏还那么好,每个角色还那么精彩。他只是出来的机会少了。

范伟去年凭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拿下金马影帝

记者:演出的机会少、没人看,心里会很失落?

范伟:如果有人要是长期被这种失落遗憾占据内心的话,他就不会那么做了,他觉得自己还是挺美的,一定是这样。你说现在,我们那个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有几个人知道?但我们自己想起来还是挺美的。这个剧本太好了,好到了不同年龄的人、不同文化的人看,可能对片中这个农场,对丁武元这个人物,对社会生态都有不同的理解。没准年轻人看《不成问题的问题》,会把它看成是一个职场戏,年龄大一点的人看到的是社会生态,我觉得这就是好电影。

记者:所以您的成就感更多来自演个好电影好角色,而不是观众的掌声?

范伟:如果说要选择的话,我觉得前者占多数,当然也离不开观众的掌声,也让我们觉得挺美的。如果两个都有,那最好了。但是我觉得明智的掌声更重要,就是大家很尊重我们表演的那种掌声特别重要。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