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才培养 / 正文

打造男团不是打造手机 “线下剧场+影视综艺”双管齐下

2017年,男团大战风起云涌,而市场也逐渐从盲目跟风、同质化的1.0时代,走向追求个性化、差异化的2.0时代。二次元元素、线下剧场、养成系……模式之争,似乎一触即发。

男团经济正处于风口,男团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虽然TFBOYS以一骑绝尘的姿态,仍然保持着对市场和粉丝的绝对垄断,但这丝毫没能阻挡资本入场,以及偶像男团们前赴后继闯入跑道的热情。2017年,男团大战风起云涌,而市场也逐渐从盲目跟风、同质化的1.0时代,走向追求个性化、差异化的2.0时代。二次元元素、线下剧场、养成系……模式之争,似乎一触即发。

4月19日,在上海举行的“ZERO-G 2.0战略发布会”,白色系传媒创始人和董事长吴平公布了ZERO-G男团在未来的一系列的战略新动作:将团体分拆成五个小组分头出击、成立影业购买IP、和潮牌跨界大步进军时尚圈……

“我的目标是,ZERO-G必须要成为中国第一男团,如果成维不了第一,我们将要退出这个市场。”接受记者采访时,吴平的这番宣言,可谓掷地有声。

ZERO-G出道时,曾经一口气推出了多达24名成员。在吴平的设想中,ZERO-G从成立伊始就要以一种前所未见得,主打规模化、产业化的互联网大型男团模式,出现在公众眼前。

风乍起,男团市场会因此而被颠覆吗?

男团市场的三个痛点

在泛娱乐和粉丝经济的大潮下,本土偶像男团的市场价值被普遍看好。据不完全统计,去年2016年初至今,宣布或即将出道的国内本土男团多达十几个,其中不乏曾打造TFBOYS和SNH48的创业团队入局,令这场遍地开花的“男团大战”一触即发。

在白色系文化COO徐黎敏看来,“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偶像男团就进入了资本的窗口期。但从产业角度分析,有些还是传统的娱乐组合模式,但真正有潜质的,还是走互联网发展模式的男团。”

出于对粉丝经济的看好,成立于2015年的白色系一开始就瞄准了男团市场,并于2016年初推出ZERO-G男团。数据显示,目前ZERO-G已有出道成员36人,练习生90人,训练生30人,官方粉丝已经超过500万。在过去一年半时间中,ZERO-G曾多次登上过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等一线卫视的舞台,出演多部剧集和综艺。

推出ZERO-G之前,徐黎敏曾做过一次测算:截止2016年底,国内娱乐粉丝人群的总数已突破5亿大关,在年龄分布中,0-30岁的人群占比高达93.4%,而16至25岁的粉丝人群占总群体近七成。她们热衷“小鲜肉”,主要特质以帅气、阳光、高颜值、正能量为关键词。此外,54.6%的粉丝会愿意主动为偶像付出,消费力极强。

这些数字让他确信在市场体量前,任何一家公司都有大把空间:“从吴亦凡、鹿晗、张艺兴,20多岁的偶像艺人其实市场一直在容纳,”

而对于所有男团而言,终极目标也许是如何打破目前TFBOYS对市场的垄断。对此,徐黎敏认为至少要解决三大痛点:第一,艺人和粉丝的距离。第二,它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和曝光的规模。第三,如何要读懂粉丝的心。

从本质上,徐黎敏并不认为ZERO-G和TFBOYS构成竞争。在粉丝定位和商业模式上,TFBOYS主打的是偶像养成,而ZERO-G走的则是彻底的互联网产品模式。而对于包括X玖少年团、SWIN-S等在内的多数男团,则更不存在竞争关系。“对我们来说,和其他产品间形成的壁垒就是互联网基因。粉丝解读也是我们的强项,而别的男团,我认为更多是娱乐产品。”

吴平也告诉记者,相对传统娱乐经纪公司,白色系有着更深的互联网烙印:“我们是在2016年1月的秒拍盛典上出道,为什么选择这个场合,就是因为大家都是互联网基因。”

“线下剧场+影视综艺”双管齐下

成军第一年,ZERO-G把精力主要放在建设完善艺人的培训体系和养成体系,并通过商演、代言等途径积极提升曝光度。来到第二年,为艺人量身打造音乐、综艺和影视作品,同时落实好变现渠道,让商业模式更有持续性,是摆在白色系面前的当务之急。

“内容是承载艺人的唯一途径。”徐黎敏告诉记者,无论是重金打造的剧场、音乐作品,还是成立影业,自制综艺、影视节目,内容会是今年发力的重点。

白色系主攻的内容分为两块。首先是剧场公演。作为国内最早试水男团公演的公司,ZERO-G的线下剧场前期投资上千万,将于今年下半年开业。除了能容纳400人左右的座位,在内容上也将不再是单一歌舞秀,而是以舞台剧、音乐剧等主题剧为主。

在徐黎敏看来,这正折射了男团女团在运营思维上的差别:“女团在内容上相对要求没那么高,可能卖个萌就行。但男团不行,女粉丝更挑剔,对演出本身的质量和精度要求更高,除了颜值,一定要主打精品内容。”

线下的剧场公演模式,让人自然联想到国内女团市场上的SNH48。相比SNH48目前全国布点,广开分团的发展路线,ZERO-G更多是把线上APP当成主线来推进,而剧场只是对线上产品进一步辅助,以此增加艺人和粉丝近距离接触的手段。

除了推出剧场公演,白色系还宣布牵手著名制作人李涛,共同成立白色系影业,发力影视内容制作。吴平透露,白色系影业的首部作品,是改编自橙光游戏上的殿堂级IP《末生》,将于今年10月在视频平台和电视台上共同播出。目前,白色系影业已买下《十年清风》、《官居几品》和《末生》等IP,计划在3年里推出8部影视作品。

而在综艺上,白色系正在全力研发定位女性粉丝向的周播网综,主打魔幻团队对抗,增强粉丝代入感。“今年对ZERO-G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把内容做好。通过综艺、影视、音乐内容,把艺人衬托出来。”

徐黎敏还透露,随着男团越做越多,公司间的“抢人大战”也普遍存在。

“很多公司根本不对旗下艺人做声乐、舞蹈等基础培训、还有些选秀出来的,签完就拼命用,用个一到两年,发现你没有商业价值了就直接解约。”

如何真正留住艺人?在他看来关键在于通过商业模式,逐渐改变经纪公司和艺人间的生产关系。“一方面,我们这个平台确实有很多内容输出。另一方面,我们对艺人,不管是工资待遇还是培训都不错。”而在分成比例上,白色系也在考虑做出一定让步,“甚至几年后,等互联网模式打通,粉丝经济做起来了,商务这块的收入全部给到艺人也是有可能的。”

打造男团不是打造手机

徐黎敏告诉记者,白色系宣布已于今年1月获得由头头是道文化基金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目前公司估值在5个亿左右,下一轮融资计划也已正式启动。

在去年初拿到微影资本领投的Pre-A轮千万融资后,白色系将其主要投入到艺人培训、内容产出以及线上线下商业模式的试验上。虽然一路烧钱,但回到商业模式上,徐黎敏自认白色系还是相对“节制”的。

“举个例子,我们硬广是基本不投的,更多是通过业界合作来提高曝光。艺人产品的特殊性,在于做商业代言的同时也在宣传自己,而我们的内容又是承接粉丝的平台”,这种做法让白色系在互联网娱乐行业里更为节省成本,“绝对不是一年砸几个亿。”

在徐黎敏看来,偶像男团很难摆脱重资产运营,无论是艺人、内容、平台还是第三方资源,“分拆出任何一个都不是简单的事情。”但重资产的优势,在于前期大规模的投入下,一旦若干年后产品成熟,便可以实现爆发式增长。

对于更依赖第三方自媒体或垂直平台运营的男团而言,一大痛点在于变现渠道单一,“只能从商家收钱,无法直接从粉丝变现”。而ZERO-G由于拥有自己专属的APP,从某种意义上讲,支付通道已经打通。“今年下半年是ZERO-G的内容集中输出期,但在上半年的封闭训练期,我们APP上每天还是能通过粉丝打赏、投票或购买周边,获得足够的现金流。”

在盈利模式上,白色系规划是分两步走。前三年,主要通过商务收入养互联网粉丝收入。目前,白色系的主要营收来自商业代言、品牌合作,以及一些影视综艺通告,在吴平看来,这基本足以养活公司日常的运营。

“我们是希望规模化、产业化地去做这个项目,因此现阶段,还在投入期,需要投入更多公演、核心的音乐产品和影视产品。”

而在徐黎敏看来,从长远来看,商务通告的“天花板”取决于艺人的时间。“就算最后招到1000个人,头部艺人还是那么20-30个人,能接的代言是有限的。”

但如果两到三年后,粉丝基数达到一定量级,同样成本的内容产出,只要粉丝数翻五倍,收入至少会翻三到四倍,“这时天花板就在粉丝人数上,而不是艺人时间了。我们做互联网模式最核心的逻辑和目的,也正在于此。”

显然对白色系而言,当务之急是将微博上的500万粉丝通过内容快速沉淀到的APP产品上,最终实现变现。而这或许将是一场与时间、资本的长跑。

“在第三年或第四年,但粉丝收入超过商务收入和影视剧收入时,我们就会有盈利的可能性。”对此徐黎敏充满信心。

吴平也说,自己和所有股东都已达成共识:“从产品属性上来讲,打造男团不是打造手机,我们的团队是人,所以绝对不能做拔苗助长的事情。”

关键词: 剧场 偶像 时代 影视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