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电影《麻烦家族》导演黄磊:我最关心的是这个时代

现在处处以家庭为重的黄磊,这次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也选择以家庭为主题,作为人生赢家,这次他还能手到擒来吗?

《麻烦家族》正是改编自日本著名导演山田洋次去年的作品《家族之苦》,讲述了一家三代人之中,因为家中的老母亲亲突然向老父亲提出离婚,从而引发家里一系列事件

《爸爸去哪》、《极限挑战》和《向往的生活》几档热门真人秀,让人到中年的黄磊的高情商顾家好男人形象深入人心。但黄磊所扮演的角色远不止这些,影视戏三栖演员、电视剧导演兼制片人、大学老师、歌手、编剧甚至是作家,到了《麻烦家族》,他又多了电影导演的身份。

《麻烦家族》海报

在黄磊看来,自己从来都没有转型过,只是一直的在多个身份中转换,戏一直在演,书始终在教,真人秀不断在上。似乎每一个演员或歌手跨界当导演时,总会提到做电影导演完全是机缘巧合。这套说法在黄磊这里也不例外,不过对于黄磊而言,导演电影原本就在他的计划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做了多年准备之后,真正的导演电影处女作却用了别人的故事。

《麻烦家族》正是改编自日本著名导演山田洋次去年的作品《家族之苦》,讲述了一家三代人之中,因为家中的老母亲亲突然向老父亲提出离婚,从而引发家里一系列事件,嬉笑怒骂的平凡生活却透出了家庭生活的淡淡苦涩。

《麻烦家族》导演黄磊

对于能够将这个电影翻拍中国版,黄磊觉得这是山田洋次导演送给中国电影的一个礼物:“去年上海电影节的时候,他看到很多的观众就很喜欢这个电影,他很惊讶,因为他写的完全是一个日本故事,而且是日本家庭故事。他没想到中国的观众这么熟悉或者这么懂这个电影,它在影院的反应非常好。他就决定把这个故事送给中国的观众,而且把它变成一个中国的故事。”

最终将这个电影变成中国故事的任务,则是由黄磊来完成的。就像山田洋次导演自己所说,《家族之苦》这部电影,完全是讲述一个日本家庭的故事,个中细节与滋味也完全是基于日本社会来建构的。将这样的故事搬到中国,能否做好本土化是关键,作为导演和编剧之一的黄磊,也在采访中重点谈到了如何去做本土化的改编,他提到在改编《麻烦家族》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是用了他故事的壳子,剩下的都不是家族之苦。”在这个壳子之中,黄磊说他想要呈现的是中国家庭的焦虑感,他认为这是这个时代和整个民族现在的核心特征。

“麻烦家族”全家福

或许也正是因为黄磊的多重身份,让他在思考如何去拍一部电影时,会考虑的更多,包括在当下这股电影热潮中如何自处,怎么去看待电影与时代的关系等。从各行各业跨界做导演的例子太多,就连黄磊自己也说这其实是泥沙俱下的一种表现,他也曾在这股激流到来之前退缩过。但这一次重新加入这股洪流,黄磊觉得还是这部电影的中那些真挚的情感打动了他,所以他希望用一种简单真诚的方式拍一部电影。

这一次,自编自导自演的完成这样一部电影,黄磊也从一个纯粹的创作者的角度,分享了他对当下观众的一个观察。特别对于年轻观众,他认为这个群体:“我觉得80,尤其85后,越来越有独立思考,反而社会的责任和担当和思考更多,因为他们跟这个时代同步,他应该关心的会更多,我相信他们在作品中的期待会更多。”

以下为记者对话黄磊全文:

记者:首次转型做电影导演,这背后有什么契机驱动你做这件事呢?

黄磊:首先,没转型。我只是拍了个电影而已。马上后面开始还是要再拍电视剧,还要演电视剧。我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没有一个工作我是转型。我只是做的工作类型比较多。也没有什么契机驱动,就是碰到一个故事,我觉得不错,然后我也觉得有感而发,所以我就把它拍了。至于说未来我自己个人规划,电影这件事情没有太多的计划。如果有合适的题材,有合适的剧本,那我就会拍。如果没有合适的,那就不拍。

黄磊与日本导演山田洋次

记者:您是怎么认识山田洋次导演,之前的发布会,他也有来,是什么原因让他能够把这个剧本交给你这样的电影导演新人?

黄磊:我们作为学习电影的人或者说观众来讲,有很多人都很熟悉山田洋次导演的。当然他对我一定是很陌生,因为我没有导过电影。但是他也没有专门把这个电影给我,他只是把这个电影给了中国的电影,他想把这个电影送给中国电影,因为他去年在上海电影节的时候,就是他来放他的电影,然后很多的观众就很喜欢,他很惊讶,因为他写的完全是一个日本故事,而且是日本家庭故事。他没想到中国的观众这么熟悉或者这么懂得这个电影,它在影院的反应非常好。他就决定把这个故事送给中国的观众,而且把它变成一个中国的故事。

之后山田导演将这个剧本交给一个中国公司,正好那个公司的人认识我,觉得我合适,就让我试试。其实在电影这件事情上做了很多年的准备,甚至是有一些规划,也弄了一些电影故事,也一直有电影拍摄的愿望。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做了那么多年的准备,弄了那么多故事,最后突然决定拍了一个别人的故事,很突然,非常突然。

《麻烦家族》剧照

记者:做了那么多准备,最后为何会选择一个别人的故事来作为自己的导演处女作呢?

黄磊:因为这个故事,因为我们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会受很多东西的影响,尤其会受外部的影响,你比如说中国电影这些年的发展,非常的高速。尤其是在商业化的进程当中非常高速,甚至在资本的涌入当中,使这个电影的发展会变得更加的高速而疯狂,当然当中也带着一些畸形,大家想也能想到的一些电影,比如票房的兑水,资本在幕后的操作啊,电影的虚张声势,这些东西其实在去年的时候已经开始,观众已经开始有很强的反感,就觉得我为什么要被你骗,你不是忽悠我嘛。

包括大家会说,怎么谁都导电影啊?你看,黄磊是个演员,他也导电影了,我也被卷在里面,反正泥沙俱下,大家会这么评价。在2015年到2016年的过程当中,我那时候其实在筹备一部电影,大家都知道叫做《初恋爱》,那是我弄了很久这个故事。我再早一部的电影叫《巧克力》是一个文艺片,但是第一批泥沙俱下早就冲掉了,因为它是一个文艺片。于是大家开始要拍偶像的,或者是青春的,然后动作的,鬼怪的,和打鬼怪的,都有。后来我就在这个洪流当中我就决定不拍了。

记者:所以这是选择了激流勇退,不去掺和?

黄磊:就看到有激流,就没有进去。所以看到这个山田洋次导演的《家族之苦》的时候很惊讶,我当时想,一个导演86岁了,这么朴实,他一辈子就围绕着家庭,这么朴实,用了这么简单的故事,而且演员也不都是什么大牌。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居然会感动你,会让你笑,会让你哭,靠的是什么?我觉得还是真诚吧,对电影的赤子之心,然后他在日本的票房也非常好。只是因为有着一股洪流,大家心知肚明,羞于启齿的原因,就往前冲。然后行业内的人谁也不说,行业外的人就积极的网上开始骂,反正跟我没关系,傻X你拍的是啥。尤其这两年,被推到傻X位置的电影简直太多了。

希望我认为我们是在用一种简单真诚的方式拍一部电影。没有那些个不可告人的目的。电影呢,我也是投资方,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愧疚感说对不起投资方,我就大不了对我自己任性而已,就这样。

记者:这个在改编这个剧本,拍摄过程中,山田导演,因为我看编剧的署名只有你和他两个人,他会给你一些建议吗?

黄磊:我们其实在过程中,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跟我提了一次,他说他希望就是一个中国的故事。我是用了他的故事的壳子,剩下的都不是家族之苦。所以编剧,我们在第一稿的时候,其实框架没有变。那我们在第一稿做完之后,又把这个剧本翻译回日本,给他看。他给了一些意见。他其实不是意见,他只是提了一些问题,他提的问题我们也没有做修改,因为回答了他为什么。

其实在日本的电影里,他比较多的是家庭内部的不理解。而我们在中国的关系里多了一层,就是有人与人之间的不理解。我们还有更大的一块,就是整个家庭的焦虑感,这个焦虑感不是来自于彼此之间,他是来自于人和社会之间,这个在中国当下社会里是比日本要严重的多的,这个很普遍的。焦虑其实是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民族的一个核心的特征,你不觉得中国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焦虑感。

记者:所以这个电影中的焦虑其实还是为房,为钱?

黄磊:反正各种吧,或者坦白讲,就是对未来的不确定带来的一种焦虑,不管你是记者,还是我是导演,还是他是化妆师,他都有焦虑。这个焦虑来自于几个东西,房子、医疗、教育,整个经济发展,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宏观的东西,但是就是这些宏观的东西带来的家庭之间的问题,所以那个老人当时住问题的时候也会有一个挺核心的问题,他说老了没意思,老了很烦恼。他提的这些东西其实很典型,他提到的这些问题是非常标准的,其实这个焦虑不是个人的焦虑,而是他跟社会之间的问题。

我想大家到影院的时候,除了看到一个家庭的问题,也会看到一个特有的中国家庭问题,也会看到特有的家庭在中国今天这个社会发生的状况。所以他除了有本土化,还有他要跟时代有联结。我所有戏的特点就是今天这个事情,这个时代的事情,我最关心的是这个时代,我也不躲避,但是我只是表达方式会选择,但我态度还是很清楚的,我看到这些焦虑在。

记者:所以在这部电影里,你其实想要透过一个家庭故事去反映一些社会现实问题?

黄磊:我会觉得中国电影其实应该多一点对当下的现实生活的关照,这也是艺术家的责任和勇气,他同时也是一个作品的担当,电影也不能纯粹就是一乐一逗就把钱弄了。现在观众,尤其我认为年轻的一代观众不满足,因为我认为年轻的思想其实更成熟,而且更丰富,其实今天的年轻人不是大家想象说年轻人看了打怪兽就满足,真的不是。我觉得80,尤其85后,越来越有独立思考,反而社会的责任和担当和思考更多,因为他们跟这个时代同步,他应该关心的会更多,我相信他们在作品中的期待会更多。

记者:其实您选择这么一部改编作品来作为导演处女作,现在作品已经出来了,您自己回头去看,怎么评价这部处女作?

黄磊:我认为这个电影拍得还不错,当然它题材有它题材的特殊性,所以可能他不是一个会过分笑闹的电影,但是他的笑声很真实,闹也闹的很真实,感动也很真实。

我在这个电影里很节制,它跟我在电视中的做法不一样,电视剧里我们可能会把一个情感,或者一个东西会嚼的很碎,然后吐的满墙都是。我在这个电影当中对情感的处理是节制的,可能到了6分,7分我就会把它拿回来。所以我想大家进影院一定会有一些东西带走,就是我没有放进去那3分和4分,我会留在你心里。

饰演老一辈的张伟欣与李立群

记者:会有遗憾吗?完成之后回头去看这个过程。

黄磊:也一定会有,一些小遗憾,比如我在剪的时候觉得有几个地方演员的表演,我觉得当时的选择不够有趣,不够好玩儿,不够准确。当然还有一个,如果重新拍,一定每个电影都还有新的想法,一定有新的想法。

记者:因为这个故事最开始他其实完全是基于日本家庭文化这么一部电影,在本土化改编上你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黄磊:它首先是一个大前提,一个大前提是说一家人住在一起这件事情。这种在国内不是太多,北方可能比较多,南方会少一点。但是我就说日本这个住在一起是个民俗,他就是这样,国家就这样,民族就这样。在中国呢,我刚刚讲了,焦虑,他会因为一些东西连着把他们聚在一起。

但是他们住在一起并不是因为这个传统的家庭观念,民俗,不是,他们是没办法就住到一起。他们住在一起并没有,像日本家庭一家人其乐融融,开始在一起生活的,这家不是,感觉是合租了一个房子。我们在紧的环境里也是,这家里面,客厅里面有这样的东西,那样的东西,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有自己的区域,就很典型的中国式家庭。

三位主演黄磊与海清、王迅

记者:你首次作为电影导演,在选择演员上其实选了不少熟人,这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黄磊:我这几个熟人吧,刚好都是特别好的演员,他们都是演技非常棒的演员。这里面比较典型的你像李立群,我们在生活中本来就是好朋友,所以当我想到这个戏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他,而且他有一个最大的优势,他的台词是完全没有口音的。妈妈那个角色比较难找到,因为我很希望那个妈妈是很仙的,就是一看就跟李立群不配套的,所以转来转去就找到了一个很生僻的一个演员,就是张伟欣,她可能最有名的就是甜心的姥姥。

然后大儿子是我自己演的,第一我觉得我有想法,能演得好。第二呢,这个角色戏很少,场景很集中,只有几场戏。我其实拍摄我的戏没拍两天,这样不影响我做导演的工作。然后海清,王迅这俩都是我熟的。但是这俩确实是好演员,而且这俩人还特别适合这个角色,我当时看了就想到海清王迅,我看日本那个版本就想到他们俩,所以就这样凑在一块了。

记者:因为之前也谈到原作,它虽然是个喜剧,但是大家到最后有很多感动的地方。到了《麻烦家族》是怎么平衡这种搞笑幽默和感人?

黄磊:其实这是一个喜剧,但是它其实是一个悲伤的喜剧。或者这么讲,真正的喜剧都有悲伤的内核,所有的笑的后面都应该会有泪水,所有的荒唐的后面都有悲观主义的思考,我认为这是一个逻辑。所以这个电影我们在拍摄,其实我们对悲情,或者对悲观的看法,对温暖的看法会比喜剧的看法还要清楚。我不知道你的朋友跟你们描述电影是怎么描述的,应该电影到后面的时候会让大家很多思考,也会很感动。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