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评论 / 正文

电影《麻烦家族》:相比日本原版 “黄小厨”把浓汤熬成了白水

《麻烦家族》投放了黄磊的“爱情哲学”,无论当初多深的感情,多高的格调,日子过到最后还是柴米油盐与日常琐事。

5月11日,黄磊执导的首部电影《麻烦家族》在全国上映。这部作品改编自日本国宝级导演山田洋次的电影《家族之苦》,讲述了一个普通大家庭温馨而搞笑的故事。

5月12日,黄磊在个人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满怀心声与涉及大量剧透的长微博《生活需要我们理解和阅读他,才能活得幸福》。

黄磊微博截图

一位导演,在电影上映的第二天,就把作品的创作理念和剧情设计“掰开揉碎”地摊给观众,看来首映日839.1万的票房,让这位综艺里的“神算子”着急了。

从市场角度来说,《麻烦家族》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水花,首周票房2885.3万,实时票房排名一直在四到六位区间浮动,很多年轻的朋友并没有像喜欢“黄小厨”那样喜欢这个电影,看来这部家庭喜剧的节奏还是“太平了”。

故事简单平实,直指“大人也有小毛病”,婚姻问题不分年龄

《麻烦家族》的故事从一个戏剧性的节点开始:在一对老夫妇结婚50周年前夕,丈夫文锦辉(李立群饰演)问妻子潘素(张伟欣饰演)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得到的答案却是“离婚协议书”。

片中离婚的双方,不是七年之痒的夫妇,也不是思维活跃的新时代夫妻,而是一对“七老八十”、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俩口。老夫妻要离婚,是这个家族的“大麻烦”,但是儿女们的“小麻烦”也源源不断。

大儿子文远(黄磊饰演)的事业正逢上升期,每天陪客户喝酒打球跑关系,对家里的事情无暇顾及。大儿媳丁雁(孙莉饰演)上面要伺候好公婆,下面要管好两个儿子,性格懦弱的她要面临一大家子的琐事。女儿文静(海清饰演)事业上是一个成功的会计师,家庭里却乱成一团,与“吃软饭”的老公(王迅饰演)天天闹离婚。小儿子文聪(魏大勋饰演)是个钢琴维修师,与女朋友(任容萱饰演)正在热恋中,面临买房的压力。

至此,“麻烦家族”的大幕由此拉开。

追求“诗和远方”的妻子和退休后只会抽烟喝酒、打嗝放屁的“直男癌”丈夫过不下去了。年轻时的海誓山盟,一语定终生,终于被日后“柴米油盐”的生活细节磨干净了。这对老夫老妻的婚姻出了问题。

所有成员在面对这场家庭危机都抒发了自己内心的不满。大儿子担心居住问题;二女儿怕人指指点点说自己不孝顺;大儿媳妇担心孩子学习成绩和进入私立学校受影响,没有人真正关心老人家的心情。

电影并没有用刻意的桥段或是夸张的表演让人发笑,而是用情节推进内容。故事走得很慢,你需要耐着性子观看。在这些“絮絮叨叨”的对话里,你可以看见生活本身。它是最丰富、最长久的一件事情,你会在这场“家庭闹剧”中回忆起身边的亲朋好友,甚至对应到日常生活中的自己。影片氛围还好,笑点不密集但还算过得去,大团圆结局很适合“合家欢”。这部平实简单的电影,有一些令人感怀的温暖和欢乐。

最后,一度面临“被离婚”窘境的爷爷终于说出了“谢谢你,照顾我一辈子”的真挚情话。在经历了一系列“麻烦”后,他领悟到对最亲密的人也需要表达感恩和爱意,才能让这份相守相伴的幸福长久地持续下去。

温情主题透过老戏骨的口传达出,“恩情,先念恩,再有情”,这份老夫老妻的情谊在电影中探讨,慢慢品味,总还是让人有些触动。一辈子遇到对的那个人不容易,这部电影可以让你提炼生活的“真”,切身地感受到“家”既有争执、矛盾,也有相爱、关心,从吵闹再到和好,有份踏实的幸福。

《麻烦家族》让黄磊的“爱情哲学”得以在“电影”中安放

“家庭类”作品多是采用“电视剧”的方式与观众见面,用长篇幅去描写“家长里短”与“悲欢离合”可以确保故事的完整性。当这类作品出现在大银幕上,如何用90分钟的时长去描述一个老的老,小的小,一家几口的故事,十分考验导演的功力。

黄磊在努力为大家呈现:一个普通人该如何过出自己幸福的小日子。

直击容易被日常掩盖和忽略的生活真相,去检视寻常人生的真味,是《麻烦家族》想传递的生活感悟。影片中的一个“家族”,成员横跨三代,价值观、爱情观、婚姻观存在巨大落差,如何让每个人都在家庭内找到满意的答案,是黄磊将自己对“家庭”和“婚姻”的深刻理解展现给观众的过程。

多年来,黄磊一直致力于教学和话剧事业,再到大热综艺《爸爸去哪儿2》,让全国人民记住了“黄小厨”。随后,他在《极限挑战》因为缜密的逻辑推理被大家称为“神算子”、“老狐狸”。近几年,他又出演了《小别离》等作品,专注于对家庭和社会的观察和揭示,聚焦小格局,但总是意味深长。

如今,黄磊已是娱乐圈里“好父亲”、“好丈夫”的典范。关于爱情与婚姻,他总是金句一箩筐,比如“婚姻就是该摸摸,该抱抱,没事就得么么哒”等。2015年,他与孙莉两人相爱20周年纪念时,拍摄了纪录片《我们相爱时·20年》,送给太太作为纪念日礼物。

《麻烦家族》投放了黄磊的“爱情哲学”,无论当初多深的感情,多高的格调,日子过到最后还是柴米油盐与日常琐事。如果没有倾诉和沟通,日积月累下就会变成无可挽回的憾事。婚姻需要沟通,爱意需要表达,为了家和最重要的人,我们要学会做出改变。这部贴近现实的家庭喜剧在化解危机中所展现出的温热真情,相信会让一部分观众感同身受,直击内心最柔软的感情,让人们懂得珍视自己的爱人。

“浓汤”变“白水”,黄磊的电影首秀失了原作的味道

看原版前,我认为《麻烦家族》剧情中规中矩,有种细察生活后琐碎的美。

看原版后,我认为《麻烦家族》缺少原版打动人心的人文情怀,在艺术层面上,发力不够。

《麻烦家族》在结构上非常忠实于原作,所以有不少网友指出,片中桥段与台词甚至都能一一找到对应。这部片子的问题不在于改编,而在于没有消除文化隔膜。中日两国虽同属于汉字文化圈,但内在气质与社会形态有着巨大的差别。很多日本社会里的“真问题”,在中国社会往往是不存在的。因此,如果只是将日本电影和日剧里的人设和情节原封不动地移植过来,注定是不会成功的。

电影《家族之苦》

故事的起始点,是一起过了50年的老夫妻要离婚,引发了一场风波。这事搁日本叫“退休离婚”,是日本特有的社会现象,指步入老年的夫妇在子女成人、男方退休后选择离婚。因为日本法律规定,2007年4月后离婚的夫妇,只要双方达成协议或经过法院裁决,都可以得到一半的养老金领取权。被“大男子主义”奴役已久的日本家庭主妇,极希望在晚年也拥有自己的精彩人生。原版电影中暴露的,是日本“男尊女卑”的社会现实。

原版《家族之苦》中的老奶奶,为丈夫活,为儿女活,兢兢业业奉献了自己的大半辈子,在上完写作课后,她终于有了一种“实现自我”的改变,这让电影中的“离婚情节”变得合情合理。

电影《家族之苦》

山田洋次导演选择在日本的一个小城市拍摄这部电影,黄磊则将《麻烦家族》的背景定在了北京,这个全中国最热闹的城市。一个退休公务员在北京五环外住着环境优雅的别墅,每天晚上跑到二环里一家爆肚小馆夜夜笙歌,两个孙子去的是五个人里才能要一个的名牌私立学校,次子做着普通的调音师工作却要为女友在地铁附近买房。

那些原版中生活里的“真焦虑”,在《麻烦家族》中似乎变成了,“日子好了,就可以矫情了”,也让提出离婚的奶奶给人“作”的感觉。

原版中的小儿子看似木讷,但对家庭关系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虽为钢琴调音师,但实则是在调节家庭中的不和谐因素。而他的未婚妻作为家庭的新成员,弱弱地用自己父母离婚时的冷漠,反衬出这个家庭的温暖。当老头子病倒时,她饰演的护士看似是在抢救病人,实则也挽回了家庭。

但《麻烦家族》中的小儿子,没有成为“家里的润滑剂”,反而将“早晚得离婚”这样的台词硬生生地说出来。一个本应文艺气十足的钢琴调音师,却被演出了几分“富二代”的玩世不恭,那设定“调音师”这个职业又有什么必要?小儿子的女朋友是护士,即缝合伤痕,她的话最终促使两位老人和解,但是电影里“软糯糯”的台湾腔,怎么演绎得这么虚假?

王迅饰演的女婿比较成功,自带喜感,反男性气质,和二女儿海清饰演的女强人组成一对“欢喜冤家”,是影片里最出彩的角色。

山田洋次是拍家庭剧的大师,即便室内剧也有着电影感。《麻烦家族》里视听语言的运用实在过于单一。镜头被切得很碎,关系镜头也运用得很少。剧中每个人发表意见时,几乎都被拆分成单人的镜头,导演太过于刻意去强调每个角色的观点,反而破坏了电影的整体感。

电影《家族之苦》

《家族之苦》的剧作本身就能带来很多思考,但《麻烦家族》更多的是停留在“麻烦”上。这个原本充满人情冷暖的家族故事,在本土化的过程中只反映了北京上学、郊区住宅和交通拥堵等问题,“中国式焦虑”的内核还深挖不够。

原版中家庭会议因为老头的突然晕倒而中断,留守家中的妻子等来了事前预定的鳗鱼饭,讨厌的是价格又涨了,好像暗示着伤感的情绪总会被新的小烦恼所打断。但在《麻烦家族》中变成了“百度外卖”的广告植入,令人遗憾。

《家族之苦》并没有刻意营造一些意识视角,没有硬性批判社会现实,只是记录一个平凡家族的故事与生活。影片有一种时代和环境被还原的现实质感,体现了创作者的一种艺术态度。黄磊这次几乎照搬了原作的故事情节,但却没让原版中的“精神内核”落地,让原本一碗浓郁的骨汤,变成了白水。“翻拍”意味着要对作品有深入的本土化处理,重新架构“精神内核”,这也是大多数日本作品翻拍遇到的最大困难。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