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新闻 / 正文

中国第六代导演张杨新作《冈仁波齐》6月20全国上映

张杨导演执导的新片《冈仁波齐》定档6月20日内地上映,冈仁波齐在藏语里是神山的意思,剧组用一年的时间,跟着一组真实朝圣的队伍拍摄,行程长达2000公里,整部影片的气质平静至极。

电影《冈仁波齐》定档海报

朝圣路上沿途错落的村庄

朝圣者在深夜的拉萨街道磕长头

风雪并不能阻挡朝圣者们继续前行

虔诚的叩拜,用身体丈量朝圣之路的每一寸土地

一行11人的朝圣队伍一路磕长头前往神山冈仁波齐

中国电影第六代导演张杨新片《冈仁波齐》,宣布定档6月20日正式上映,这一次,张杨把目光投向了遥远神秘的西藏:“冈仁波齐在藏语里就是神山的意思,2014年是冈仁波齐的本命年,我想尝试围绕着它同时拍摄两部截然不同的电影,它们应该是电影的两个极端,而我,正希望在这两极之间探索。” 张杨花费一年时间,在同一条路上,用同一个团队,同时完成了两部风格截然相反的独特作品:《冈仁波齐》 与《掌纹地·皮绳上的魂》。

 1个剧组与11个素人的奇遇——朝圣,是因缘前定        

在张杨看来,“《冈仁波齐》没有程式化剧本的概念,就是用一年的时间,跟着一组真实朝圣的队伍拍摄。用苦行僧的方式跟他们朝夕相处,从他们本身的生活里挖掘故事和人物,虽然这个电影没有剧本,但大概的故事走向和人物设定我已经想了很久。”        

“首先要有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他(她)可能会死在路上;要有个孕妇,她的小孩会在路上出生;还要有个屠夫,因为杀生过多想通过朝圣赎罪;要有个七八岁的孩子,这样会增加很多趣味性和不确定性;有孩子就要有他(她)的父母;还要有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他可能是个小流氓,也可能就是一个青春期敏感害羞的男孩,一路上他会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还要有一个50来岁、成熟稳健、类似于掌舵者身份的一个人,他会是整个朝圣队伍的头领。”张杨说。          

神奇的是,这一切预设居然全部应验了——在地处川、滇、藏三省区交汇处的芒康县普拉村,11个普通的村民愿意跟剧组一起踏上这次冒险的朝拜之旅。

《冈仁波齐》行程2000公里 经历100万次匍伏穿越4季           

从13年11月到14年11月底,《冈仁波齐》拍摄团队一整年都待在高原上。 冈仁波齐最高处6656米,平均海拔非常高,这里夏天的氧气量只有内地的70%,而冬天又只有夏天的70%,加之气温又非常寒冷,都是在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拍摄。          

整个电影通片使用有源声音,从头至尾没有添加任何主观音乐,唯有朝圣队伍的真实地行走:石头掉下来就拍石头;垭口下雪,就捕捉下雪;赶上雨季就拍雨戏,吃饭、睡觉、磕头、念经……在一步一趋的重复中,11个平凡的生命历经生、死、成长、蜕变,而在镜头之外,张杨们则通过镜头平静地观察着这一切……          

11月底,电影在冈仁波齐杀青,张杨导演终于可以抽身,带着演员索朗尼玛和两个剪辑师,踏踏实实地转一次山—— “虽然已经在高原上待了一年,但转山对我们依然非常艰难,五十多公里的路程走下来,体力像是被掏空。从5000米的高度往5700米的卓玛拉山垭口攀爬时,每走个几步路就要停下来喘气,休息一会儿后再往前走。大家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一步步往前挪动。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谁,只能心无旁骛,靠着自己的意志坚持下来。。”          

《冈仁波齐》像“朝圣”,平静至极,而《掌纹地·皮绳上的魂》则如“降魔”,兼具“西部公路”与“魔幻现实主义”气质,神秘、悬疑、时空交错,人物环环相扣,爱恨交织,相生相杀,如入天堂,如堕地狱。          

张杨透露:“这两部作品创作形式虽大相径庭,但内在有着极强的关联性,它们探讨的都是在路上和寻找的主题。大家都在按各自的方法修行,包括我自己,这一年的拍摄正是我的电影修行,而这两部看似风格迥异的电影,实际上是我同时朝着两个方向出发,朝着自己的电影神山进行的一次完整的修行:放弃已知的技巧,跳出创作和市场的安全区,像第一次拍摄电影那样,用纯真的眼光去发现,用最笨的方法去寻找,没有完美的电影,但能在艺术上给自己设定一座冈仁波齐,走在朝圣的路上,坚定地去寻找自己心中的电影神山,已经足够幸福了。”          

电影《冈仁波齐》此前曾入围多伦多电影节,并获得第 7 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评委会特别表彰,6月20日《冈仁波齐》将在内地影院正式上映。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