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节 / 正文

FIRST青年电影展如何在电影市场泛起涟漪?

对影迷来说,FIRST青年电影展并不陌生。这个影展是由2006年启动的大学生影像展映节演变而来,于2011年因西宁市政府提供的政府补助,以及会务、宣传、场地支持,正式落户西宁。今年是第11届。

对影迷来说,FIRST青年电影展并不陌生。这个影展是由2006年启动的大学生影像展映节演变而来,于2011年因西宁市政府提供的政府补助,以及会务、宣传、场地支持,正式落户西宁。今年是第11届。

“今年是FIRST青年电影展举办的第11年,但我们遇到的困难,是前10年问题的总和。”影展首席执行官李子为在影展开幕现场,面对座无虚席的开幕片《猎杀风河谷》的观众这么说道。

开幕式上的李子为

舞台上的她一如既往地亢奋地描述着今年即将展映的电影盛况,很难归纳她所说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只能从多方面角度进行猜测。可能是因为主竞赛片当中绝大部分没有拿到广电总局的“龙标”、可能是因为从2014年之后西宁市政府不再进行每年100万左右的补助、可能是某些事先定下展映的影片因为临时的变动无法放映……

这场展映持续10天。相比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西宁的迷影环境几乎能用“真空”来形容。影展的观众,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外地的从业者、媒体、影评人,以及前来周边旅游的影迷。在西宁当地,除了展映院线附近,并没有太多关于FIRST青年电影展的宣传。

虽然从2011年起,FIRST青年电影展都是在每年7月21日到7月30日举办,不过许多出租车司机都并不清楚,“有个跟电影有关系的什么会吧”,是他们对这场盛会的基本认识,直到听说周迅住在刚刚停靠的酒店,才会问“周迅来的那个什么会好玩吗?”

好在今年的展映并没有出现去年上座率较低的问题。除了开、闭幕影片“一票难求”外,诸如《小寡妇成仙记》、《笨鸟》等片的导演见面场次都完全售罄,其他的影片展映场,也几乎都有不少八成的上座率。

《小寡妇成仙记》的第一场展映在FIRST影展开幕前就销售一空

不过,在资金上需要市场化运营的FIRST影展,并不能通过展映的票房赚到钱。颁奖之前,每部影片基本上只会安排两场放映机会,它们分属“惊人首作”、“入围影片”、“西宁镜像”、“鹿特丹星球”、“意向再造”、“FIRST X ONE NIGHT大使策展”、“学院精神”等不同单元,通过策展人的规划表达不同的主题。由于安排的场次,大多是在容纳200到300人左右的中厅里进行,当中还有不少票“送”给了电影人、媒体,最终每场可能只有几千的票房收入,或许还不如不少影片的版权费用。策展人王一舒表示,“我们做展映的成本很高,靠票房根本收不回来”。

即便如此“入不敷出”,展映依然是FIRST影展最被看重的一个部分。其中,“惊人首作”和“入围影片”只能在投递参赛的影片当中进行选取,相对有所束缚,“竞赛是为电影做服务的事情”,王一舒认为。“展映可能更能代表我们影展自己的表达。”当然,这样的表达是建立在同一个单元好几部影片的连续观影之上的,能感受到的观众不多,可解读性也极强。

FIRST青年电影展的主要执行类的工作,都是由100多名志愿者分担,影展的全职员工只有8名,其中策展人只有4位。他们不仅承担整个影展的内容部分的工作,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四人的喜好取向,能够代表了整个影展的风格。

部分受到表彰的志愿者与第十一届FIRST青年电影展大使周迅

策展人对影展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展映的部分,而间接的影响,在于主竞赛奖项的部分。虽然最终的结果是由评委挑选,但评委人选是由他们决定,通过对评委们的喜好的了解,他们甚至可以大概预测到最终结果。事实上,他们对FIRST影展的气质的认识都只是在一个大方向彼此认同,在更加细节的气质上,也会有各自不同的想法。不过,对这样一个年轻的影展来说,并没有其他知名电影节几十年历史积淀,也就没有束缚,反而更容易在灵活多变的电影环境中,找到符合自己的定位,“甚至明天换了一个同事,这个影展的气质就会发生微小的变化”,王一舒开玩笑地说。

放在对人才极度渴求的电影界,这句玩笑却尤为现实。FIRST影展创始人宋文说过,他们在2015年时,有过因为和赞助商之间的沟通发生问题,自己难以接受某些资方强势的冠名需求,最难的情况下曾发不出工资。李子为也在今年5月举办的“第十一届FIRST青年电影展新闻发布会”上开玩笑表示,今年赞助的腾讯影业给钱十分痛快,终于可以在过年时给员工们多发一个月的工资了。

腾讯影业在今年除了冠名一场论坛、一场酒会,还在创投环节设立了腾讯影业“NEXT IDEA计划”剧本发展金奖项,提供1万美元。很显然,腾讯影业来这里是为了找到好的项目、好的青年电影人,去年的低成本国产恐怖片《中邪》令其看到了希望。虽然这部挂着腾讯影业出品、邀请编剧王红卫和专业剪辑师进行“润色”的影片,目前仍然没有明确的定档日期。

以伪纪录片形式讲述恐怖故事的《中邪》是上一届FIRST影展最受关注的影片

正是看到了《心迷宫》、《八月》、《中邪》等影片的潜力,以及这些影片的导演在未来的创作上的潜力,今年FIRST青年电影节的创投单元吸引来的资方比往年都多,在影展开始前,已有26家公司预约参加首次举办的产业场放映,也有116家投资方报名参与创投单元。

相比北京、上海电影节的那些在商业上更加成熟的创投项目,参加FIRST影展的电影人相对缺乏与资方、片方打交道的经验。这也是FIRST影展举办产业场放映的原因。在产业场中,《老兽》、《西流湾》、《睡沙发的人》、《我要参选》、《小寡妇成仙记》、《何日君再来》和《上海1948》七部影片在三天内集中放映完成。策展人段炼表示,希望可以“借助这个平台,在资方与片方之间搭建一道桥梁,提供规范、准确、有效的约谈空间,为他们后续的合作提供便利”。

入围第65届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的《何日君再来》也是2015年FIRST影展创投会中的项目

已经举办6年的创投单元,更是引来697个电影项目报名。最终,12个项目进入终审提案环节,第二天的312个约谈时段全都排满。不过,据其中几位资方代表透露,当天约谈项目的不少,但考虑到这些影片项目几乎都是导演的处女作,作者性相对较强,更多的是表达出与主创的合作意向,立刻签约的极少。

通过FIRST影展建立的桥梁,2016年在创投中获得阿里影业A计划剧本发展金的《老混蛋》,也在改名《老兽》后获得今年FIRST影展主竞赛单元“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演员”三项提名,最终主演涂们凭借饰演老杨,获得了“最佳演员”。

导演周子阳也表示,在参加创投会之前,项目已筹备大半年,但在投资上没有什么实质的推进。直到参加了创投会,当天颁奖后的酒会上,王小帅导演就主动表示最喜欢的就是《老兽》的剧本,并表示不光要做监制,他的冬春影业还会投资。回到北京后,周子阳很快就和冬春确定合作,电影项目才进入正常的轨道开始推进。“我们先改了几稿剧本,觉得改的差不多了,完全满意了,才开始正式筹备。”周子阳说。

《老兽》让涂们第二次获得FIRST影展主竞赛“最佳表演”提名,上一部是2015年的《告别》

不过,通过FIRST影展出来的影片,与市场如何对接,是否真的能直接与市场对接,还是一个问号。或许在前几年,《心迷宫》、《中邪》这样少数几部类型片,让大家看到了这些年轻导演打造优质商业影片的能力,但更多的影片,都还是将个人表达作为重点,浓厚的艺术性与作者性,这与当下前去西宁追逐他们的资方、片方所设想的并不完全一致。对资方、片方来说,在市场上得到投资回报,是极为必要的。

十分可惜,除了在豆瓣电影获得8.6分的《心迷宫》在2015年收获了1066万票房之外,另外的提名、获奖影片,诸如《八月》、《黑处有什么》、《我心雀跃》、《美姐》等,都只有几十万、几百万的票房成绩。虽然其制片成本可能只有几万、几十万,但考虑到登上院线的宣发成本,这样的成绩只能说不尽人意。

而在今年FIRST影展主竞赛上,提名的影片中几乎没有类型片的身影,作者电影居多。这样的选择,可以看做是FIRST影展对导演表达的尊重,但也意味着,当下其实很难找到能够拍摄优秀类型片的新导演。比如在2012年就凭借类型片《目击者》获得第七届FIRST青年影展主竞赛“最佳剪辑”和“评委会大奖”的导演高则豪,今年获得“一种立场”的新片《杀瓜》,主演的董永、刘桦知名度挺高,反倒是一出意义表达明显高于故事复杂性的作品。

帮助新导演平衡创作与电影产业的“并驰Lab”计划应运而生。这是FIRST影展与并驰影业联合发起的一项计划,目的是为了让已经有过优秀新作的导演,在并不熟悉资本的情况下,能够“接近产业的同时,保留自己的创作风格”。在2016年,该计划第一期与忻钰坤、周钜宏、邵攀和王一淳这四位在FIRST影展凭借处女作取得优秀成绩的导演签约,分别打造他们的四部作品《暴裂无声》、《上帝之城》、《恬静的人》和《生疏人的糖》。本届闭幕影片《暴裂无声》,正是这个计划中第一部亮相的影片。能够明显发现,这部影片在制作品质上,比忻钰坤导演的前作《心迷宫》提升许多,同时也保持了导演一贯的风格。

而《暴裂无声》的制片人高一天,正是FIRST影展的4名策展人之一,算是践行了这一计划中“为导演尽量提供一个健康的生态,用完整的工业配置,去支持导演的创作”的承诺。

包括谢飞、曹保平、陶虹、王红卫在内的电影人都在闭幕现场观看了《暴裂无声》

不过,从2016年1月签约到现在,“并驰Lab”目前真正产出的影片只有这一部,另外几部还在前期剧本写作阶段。据王一舒介绍,“这是一个私人订制一样的活儿,非常精细,不追求产出,没有签约之后必须马上出片子的规定”,类似于再给刚从FIRST影展“毕业”的新导演一个“实习”的机会。

其实,对FIRST青年电影展来说,“并驰Lab”到底只能算是一种额外延伸,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提供帮助,真正帮助新导演展现能力并找到继续支持自己创作的资金的,还是影展中的产业场放映和创投单元。

然而内地电影市场目前并没有形成具有可持续性的独立电影制片生态,通过FIRST青年电影展为人所知的作品和年轻的电影人,其中只有一小部分能够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在未来还能拿出第二部、第三部更加优秀作品的导演更是少之又少。更何况,这些具有才华的电影作者,有不少与当下电影市场急需的商业片人才并不完全对接,FIRST青年电影展如何在当下这个略显浮躁的电影市场上表达自己态度的同时获得更多商业上的支持,如何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都是需要解决的难题。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