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那些事 / 正文

王健林挥“手术刀”万达文化产业盈利支柱

两年前,王健林首次提出“轻资产”转型大计。两年后,当浮现旅游收入锐减、影视产业暗淡危机时,老王不得不再次挥出手术刀。

8月2日,先后有媒体消息称,近日万达集团内部下发了一份组织架构及人事安排调整的文件。按照文件,在万达现有四大产业集团(万达商业、万达文化、万达网络、万达金融)之外,新成了万达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除了从“四轮驱动”升级为“五轮驱动”外,王健林还对自己百分百持股的万达文化做出了“一拆三”的决定。

万达文化下设的三个业务集团中,包括新成立的万达文化旅游创意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文旅集团)、万达影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影视集团),以及从体育控股公司更名而来的万达体育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体育集团)。

伴随着组织架构的重新排列组合,王健林挥出去的“手术刀”还投向了管理人员架构的大换血。其中,文旅集团、影视集团及体育集团的总裁分别为张霖、曾茂军及杨恒明。

从王健林的调整步调中不难看出,在完成了与融创、富力的世纪大交易后,文化产业已经成为其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对文化集团业务的细分,则是为了能够更“精确”完成向轻资产转型之目标。

然而,这次大地震能够带来的效果无遗是个未知数。但外界更想知道的是,在“一拆三”之前,万达文化的盈利能力究竟如何?完成拆分后,其还有哪些绕不开的坎?

  王健林挥出的“手术刀”

据相关消息了解,在万达文化的最新版图中,文旅集团下辖文旅规划院、文旅项目建设中心、酒店管理公司、主题娱乐公司、儿童娱乐公司、IP产品公司。

影视集团下辖国际事业部、万达电影、影视公司、五洲发行、青岛东方影都管理公司、AMC、传奇影业、圣汐游艇。

另外,体育集团下辖瑞士盈方、世界铁人公司、万达体育中国公司。

 万达集团组织架构变动情况(图片来源:头条君 资料来源:公开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调整中,文旅规划院、商业规划院升格,由文旅集团分管副总裁兼任院长。具体变动如下:

将商业规划院与文旅项目相关的建筑、酒店、景观等专业人员并入文旅规划院,对文化旅游城全业态(含医疗、体育)进行设计管理。同时,文旅规划院编制不超过420人,领导职数不超过1正15副。

商业规划院架构调整,将设计中心、技术研发部并入商业规划院,对商业项目持有物业(含独立万达茂)、销售物业进行设计管理。商业规划院编制不超过150人,领导职数不超过1正11副。

可以看到,升格后的文旅规划院、商业规划院各自面对的业务内容有了更为清晰的划分,前者专注的是万达“代管”项目,后者则聚焦自持物业。

为了体现万达的“文化”特色,王健林分别派出了张霖、曾茂军及杨恒明来掌舵万达文化“新三角”——文旅集团、影视集团及体育集团。

其中,备受瞩目的人物当属在万达履职十七年之久的“元老”张霖。头条君查阅相关资料获悉,张霖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中央财经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并于2000年加入万达集团。

此后,其历任过万达集团南京公司总经理、沈阳公司总经理和成都公司总经理,主持开发了南京、沈阳、成都等城市的万达广场项目,开发建设了上百万平方米的住宅、商业、酒店项目。

2008年起,张霖陆续担任集团总裁助理、副总裁、董事,全面负责万达集团的财务、成本管理,跨房地产、酒店、商业管理、电影院线、百货、报业等6大行业。

除了张霖、曾茂军及杨恒明外,出现在此次人事变动名单的高管还有:

胡章鸿为万达文化旅游创意集团常务副总裁兼文旅规划院院长

宁奇峰为万达文化旅游创意集团常务副总裁兼万达酒店管理公司总裁

金民豪为万达文化旅游创意集团副总裁兼万达主题娱乐总裁

沈嘉颖为万达文化旅游创意集团副总裁兼万达主题娱乐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刘晓彬为万达影视集团副总裁兼万达电影院线股份邮箱公司执行总裁

王顺成为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万达大健康产业集团总裁

刘玮为万达大健康产业集团副总裁

 万达文化盈利能力几何?

实际上,这已不是王健林(专题阅读)为了“轻资产”大计首次挥出调整的手术刀。时间回到2015年7月11日,在万达(专题阅读)集团2015年上半年工作会议上,王健林首次吹响公司全面转型的号角。

会上,他强调称,万达未来将转为服务型企业,要做到万达商业、文化产业、金融产业、电子商务四大产业基本相当。“万达严格来说明年(2016年)就不再是房地产企业,到2020年服务业收入和净利润占比超过65%。”

于是乎,在地产异常火热的2016年,万达集团大胆调减600亿元地产收入目标,基本实现企业转型。“2016年集团服务业收入占比55%,历史上首次超过地产;服务业净利润(未经审计)占比超过60%,也大于地产开发利润,万达提前一年实现了转型阶段目标。”

头条君从万达公布的2016年报中了解,这一年,万达商业收入1430.2亿元,完成计划的100.4%,同比减少25%;但万达商业净利润同比仍实现增长。网络集团收入41.9亿元,完成计划的103%;金融集团收入213.5亿元,完成计划的127.7%。

在这场年终总结会上,“文化产业”也是第一加入到万达集团业务“支柱”行列,因为其“收入占万达集团整体收入比重超过四分之一”。

具体看,文化集团2016年共实现收入641.1亿元,完成计划的103.3%,同比增长25%。其中:

电影产业收入391.9亿元,完成计划的105.8%,同比增长31.4%;

旅游产业收入174.3亿元,完成计划的100%,同比增长37.1%;

体育产业收入64亿元,完成计划的98%,同比增长9%;

儿童娱乐收入5.2亿元,完成计划的103.4%,同比增长137.8%。

或正是考虑到文化产业的“高增长潜力”,王健林提出“持续做大文化产业”军令状,并要求文化集团2017年的收入要达到699.3亿元,包括影视产业收入589亿元、体育产业收入69亿元、旅游产业收入20亿元及儿童娱乐收入15.3亿元。

然而,现实情况发生的剧变会让上述目标成了一个颇具挑战性的任务。毕竟,随着13个文旅城项目甩手给融创后,未来万达文化来自旅游产业的收入不可避免会大幅减少。

此外,影视产业方面,虽然万达电影作为中国第一大院线,国内票房市场占有率可高达 13.6%。但公司2012年收购的美国第二大院线AMC今年在运营情况亦不见乐观,预计将出现2013年上市后首次年度亏损。

近日,AMC宣布2017年第二季度预计至少亏损1.745亿美元,并计划在2017年年底之前裁员3200人,降低管理费用。

如此看来,虽然文化产业已经成为万达的盈利支柱,但如果不对原先的架构做出调整无疑很难让其成为稳定的掘金库,这也就有了王健林第二次挥出的“手术刀”。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