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新闻 / 正文

拉尔森新片《玻璃城堡》改编真实故事 受访谈回忆童年

采访中,拉尔森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以及谈到了她如何在社交媒体上保持自我、对婚姻的看法、当然还有大家都很感兴趣的漫威新片《惊奇队长》。

《玻璃城堡》海报

可能很多人知晓布丽·拉尔森这个名字,是在她凭借《房间》中杰出表现夺下奥斯卡最佳女演员大奖之时。而就当《房间》在特柳赖德和多伦多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时候,拉尔森也开始转战像《金刚:骷髅岛》这样的高成本商业大作,这部影片在今年春天创下全球超过5亿660万美元票房。   

拉尔森的新片《玻璃城堡》改编自真实回忆录,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身处混乱年代的年轻女孩Jeannette Walls,影片讲述了女主角长大成人后,必续学习如何接受自己的过往和父母的所作所为的故事。片中的父母由伍迪·哈里森和娜奥米·沃茨饰演。         

上周末在阳光普照的洛杉矶,时光网有幸在比佛利山庄酒店对拉尔森进行了专访,在聊到新片《玻璃城堡》时,拉尔森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以及谈到了她如何在社交媒体上保持自我、对婚姻的看法、当然还有大家都很感兴趣的漫威新片《惊奇队长》。该片马上将于8月底正式开拍。  

时光网:你在《玻璃城堡》中的角色对父亲又爱又恨。扮演这个角色是否让你重新检视自己和亲友的关系?你觉得本片想传达给观众的主要信息是什么?  

拉尔森:首先,我必须澄清这部电影虽然讲述的是一个真实故事,但它仍旧是一部电影。Jeannette认为这部电影成功的讲述了她的故事,但因为Jeannette是一个真正存在的人,所以在谈论Jeannette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些奇怪。但我想这部电影是关于回忆的,例如童年回忆、或是一些一开始我们并不了解的事物。当我们逐渐成长,对过往的回忆也会有新的看法和理解。例如在片讲到了做父母的为难。从《房间》以后,我时常思考这个问题,跟我妈妈讨论养育儿女有多不容易。

《玻璃城堡》预告片

时光网:你认为自己身上有哪些来自父母亲的人格特质?

拉尔森:我一直都想像着在成长的过程中,父母教给你的一些应变人生的工具,就像是一个工具箱一样。然后到一个程度时,你就带着工具箱走进成人世界。但我发现这些工具都是给小朋友的玩具,我们必须自己学习如何将小玩具升级到大人用的工具,并随时改善它们,帮助我们游走在大人世界里。但这是需要非常努力才能达到。  

时光网:《玻璃城堡》除了讨论父母教育,也讨论经营婚姻的困难。就你小时候看着父母的婚姻状况,你对婚姻有什么看法?长大成人后是否有改变?  

拉尔森:这非常有趣,我好像没有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对我而言,因为我们身处在一个过度分析一字一句的时代,不论是婚姻或是性别差异,人人都想找出自己想要的定位。随着时间我逐渐发现生活与恋爱有许多不同的方式。而且我们不必受任何定义拘束,我认为这个想法是一种解放,依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不论是否在婚姻之中。  

时光网:但你自己已经订婚了对吧?你对自己的婚姻有什么样的憧憬?

拉尔森: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我们订婚很久了,但我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结婚的计划,所以实际上我根本不太常思考婚姻这件事。  

时光网:这是你继《少年收容所》之后再次和导演Destin Daniel Cretton合作,你从他身上学到什么?  

拉尔森:我学到很多。我一直以来都会仔细观察合作的导演。《玻璃城堡》特殊的一点在于,我不只和Destin再次合作,也和其他《少年收容所》的剧组成员,包含Brett Pawlak、服装师Mirren Gordon-Crozier与Joy Cretton、以及编剧Nat Sanders再次合作。这个核心团队在另一个不同的环境中再次合作,我觉得拍摄与制片过程中大家都很愉快,看到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我们更互相提升了彼此。         

《少年收容所》的预算很低,我们大家当时都很穷,靠零嘴过活。午餐吃不完的打包晚餐继续吃。由于预算真的很低,大家看到最后一幕是很唯美的拉远效果,其实是Brett一个人肩膀扛着相机,坐在Destin卡车后面,利用卡车开远拍摄的效果。而《玻璃城堡》甚至还有服装预算,我不必再穿自己的衣服上镜。一样的拉远效果,《玻璃城堡》有超专业的器材拍摄。这些都让我不禁热泪盈眶,看着大家一路走来的成长蜕变,不受时间与拍片经费限制,仍旧将自己的技能发挥到极致。这是我们之间特别的回忆,我非常感谢能有机会再次和大家合作。

《玻璃城堡》片场照

时光网:你刚才提到这部片与回忆的关联,在拍片过程中你最常想到的儿时回忆是什么?  

拉尔森:(停顿思考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我记得人生赚到的第一笔钱是20元美金,但我不记得怎么赚到的。我当时大概六岁,住在萨克拉门托,《狮子王》刚上映,麦当劳推出许多周边玩具,但娜娜只有两个。我们学校所有的小女生都想要玩娜娜玩具,但只有两个,所以我们只能轮流,竞争超激烈,就像赛跑一样。刀疤的玩偶则是时常被丢在一旁,因为没人想要玩刀疤。所以我很想要娜娜玩具,我记得我妈妈带着六岁的我到商场,拿着我的20元钱,当时我想要买一个可以永久保存的东西。但是商场都是洋装、和其他我不想要的东西。我最后找到一个娜娜的陶瓷玩偶,立马买下。但我从来没把玩偶拿出包装盒,因为他对我来讲是无价珍宝。后来我们一家搬到洛杉矶,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带着娜娜玩偶一起。大概半年以前,我开始感觉对没有娜娜玩偶非常懊悔。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一直有个想法,我需要找回娜娜玩偶。所以我上eBay花10元又买了一个,感觉超级满足,因为我内心的小朋友无法接受生命中缺乏这个重要的东西,现在我长大了可以不靠父母而满足自己的需求。  

时光网:大预算和小预算的电影你都拍。以后会继续这个习惯吗?还是你有其他选片的标准?  

拉尔森:也没有,我试着不要太专注在成果。因为电影成功与否牵涉太多细节,对我个人而言,我最大的满足来自于在片场表演,所以我只在乎这部分。我选片的时候只会问自己,“我在拍片的过程中会有什么样的体验?”因为只有这件事是在我的掌控范围内的。所以我喜不喜欢剧组人员?我是否在意这个角色,以致愿意天天为他奋战?电影的题材是否吸引我,以致我愿意一辈子聊这部电影?这些就是我选片的时候会思考的问题。其他都不是我能控制的。

圣地亚哥漫展上曝光的惊奇队长概念图

时光网:我刚参加了圣地亚哥动漫展,《惊奇队长》受到高度关注。你为什么会加入这部片?是否受到了你的“内在小宅女”的感招?  

拉尔森:我内心当然有个小宅女魂,我想外在也是个宅女。公开剧服时的经验非常特别,我很久没有这么激动兴奋了。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散播欢乐,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天赋,我很幸运可以参与其中。我加入《惊奇队长》的原因是他集结了所有我爱的东西,像是女性主义电影、讨论女性的自我挣扎、但仍旧抱着一股正义感。我感觉和角色有很深刻的连结,我在《房间》和《玻璃城堡》也有类似的经验,只不过在《惊奇队长》中要戴上面具演出。我甚至看过小女生穿着《惊奇队长》的服装,非常感动。看到这个角色被大家模范,我感觉非常强大有力。我不能透露太多剧情,但是训练非常辛苦。  

时光网:你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也透过不同方式清楚表达自己对社会或是政治议题的看法。但当网民攻击你时,会不会影响你继续和民众分享看法。   拉尔森:我是个蛮复杂的人,但我必须忠于自我。我认为不断突破前进很重要,我也想要成为这方面的典范。我们都只需要忠于自我,不为了谁而活。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我的要求会更高,我必须不断修正如何达到最佳的自我,并照顾我自己的需求。

布丽拉尔森

我想《惊奇队长》是另一个表达我忠于自我的方式。但我不会因为担心别人对我的攻击,而停止表达我的看法。我在Instagramg上放了一张和平旗帜,也可以招来仇恨言语。不论我怎么做,总是有人不满意。我记得有一次我说我很爱任天堂的游戏,但有人因为我没有说PlayStation的好话而生气。但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事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可以透过社交媒体舒缓紧张气氛,但这就是现实世界。  

时光网:最后问一个小问题,当表演工作者替自己取一个艺名(拉尔森本名是Brianne Desaulniers),对现实生活或是旅行时有什么影响?  

拉尔森:每个情况不同。有些人会正式把真实姓名改成艺名,有些人不会。我蛮喜欢有两个不同名字,让我可以分开公众和私底下的我,拉尔森是公众人物,Brianne则很没有安全感、只想放纵在iPad上玩Smurfs游戏。  

时光网:所以在经过海关的时候,他们会问你“所以拉尔森本名是Brianne Desaulnier?”吗?

拉尔森:不会。唯一一个让我感觉有点糗的事,是经过海关的时候要填写到访目的。我会回答:“我是个演员,要来参加电影节”之类的,海关都会问我演过哪些片,我会回答:“《房间》”,他们会说:“我没看过,还有别的吗?”“呃,那《龙虎少年队》?”“也没看过”“那《歪小子斯科特》呢?”他们还是会没听过继续问。我只能很糗的说,我不是想要念出我的履历,是你逼我的!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水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