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新闻 / 正文

刘德华主演《侠盗联盟》今日上映 喊话吴京要演《战狼3》

刘德华谈吴京:“一个人的成功,你可能说那是命,但不努力,就算有机会人家也看不到你。我们当演员的,撑那么久,不知道下一部会怎样,或者有没有人找我演《战狼3》,但要把最基本的做好”。

在《战狼2》票房冲破40亿的“严峻”形势下,刘德华主演的《侠盗联盟》今日公映,伤后复工的天王“说说笑笑,蹦蹦跳跳”,还向吴京喊话要演《战狼3》。

华仔这次是为冯德伦“拔刀相助”。去年5月,离《侠盗联盟》开拍还有一个月,原定男主角冯绍峰因胸椎骨折辞演,拍摄计划被意外打乱,冯德伦愁的“一夜白头”。后来接触的男演员不是档期不调,就是片酬谈不妥,在开机前十天,剧组才找到刘德华,他毫不犹豫就答应出演,用短短几天调整档期,也未坐地起价,直接进组开拍,主演同时还兼任电影监制。

华仔说,在《美少年之恋》时就认识了冯德伦,两人有个共同的兴趣爱好——表演魔术,十几年前鼓捣过一部关于魔术的电影,后来因为剧本、资金问题流产。之后又有一次机会重拍《英雄本色》,但由于版权问题,大家都不敢动,老板们也不敢投。再后来刘德华开公司了,两人又做了一部叫《无所不能》的电影,到处求老板,还是没人投钱……刘德华也奇怪,为什么他和冯德伦的合作如此波折?事实上,这次进组前,他连同组演员是谁都不清楚就一口答应,只知道有个杨祐宁。

刘德华早在拍摄“炸中环”的《风暴》时就表示要助推香港重要的类型片——警匪片迈入新高度,为此剧组采用3D拍摄、1:1搭建中环实景,《风暴》也成为他从影以来最玩命的一次挑战。后来他又跟邱礼涛合作拍了一部《拆弹专家》,时光网记者前往香港探班时,同样身兼主演与监制的刘德华还忍不住“炫耀”说:“上次拍《风暴》我们搭出了一个中环,这一次我们是搭出了2/3的红磡隧道,然后炸掉。”用他的话讲,如果《风暴》里的中环是香港的心脏,那么《拆弹专家》里的红隧就似香港的动脉,“红隧崩塌,震颤香港”,玩就玩大的。

《侠盗联盟》则是一部横跨欧洲的盗宝片,在法国戛纳、捷克布拉格、乌克兰基辅三地取景。华仔说这次想做一个在风格上比较洋化的电影,因为做监制的出发点跟做演员不同,还是希望每次都有“一点点改变”,“我不是选择一些成功的类型,而是选择一些可以改变的题材。就像做一个艺术品,如果每次都一样,它可能就变成工艺品了”。

冯德伦此前执导的两部《太极》口碑争议颇大,市场表现也不如预期,导致系列第三部至今难产,不过华仔却看好他。他直言:“我对他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但是市场能不能了解,很难说。如果在技术性的层面,业内的人会同意或者欣赏《侠盗联盟》的。”

15年过去了,《无间道》还是华语警匪片的标杆

有趣的是,这次在《侠盗联盟》里曾志伟又演了一个之于刘德华像“教父”的角色,让人想起15年前的《无间道》。刘德华听完这个问题得意洋洋地说:“对啊,结局也回到《无间道》,我再一次把他干掉了!”本来曾志伟演的BOSS还有诸多前史,“会有一些人性方面的展现,但是电影没有太多时间展开了”。

华仔也谈到,为何15年过去了,华语警匪片《无间道》仍是难以企及的高度:“《无间道》的时候不是合拍片,所以故事可以写到比较人性一点,但是现在拍电影会有一些要求或是规矩,我们要小心。每一次我们都会挑战一些大家的神经,因为那些事情真的猜不到,但在生活上真的会出现,这些才叫新的高度。现在更多是在视觉或者技术上做改变,但是我觉得可以等,我们把基本的撑着,一直等到有一天可以写了。其实现在一些反贪题材还是可以写的很精彩,只是我们能写到什么程度。”

虽然转做幕后多年,华仔仍然摆手说“真的不懂市场”,尤其是今年内地市场的低迷以及《战狼2》的爆发。事实上,2013年的《风暴》由于江志强的把控,才是刘德华从1991年投资电影以来,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没有超支的电影。华仔调侃自己“视金钱如粪土”,但让江志强多拿一块钱“就像要爸妈命一样”。江老板掌控预算是出了名的,拍《风暴》他会想同类型的《寒战》花了多少钱?赚了多少钱?再拍《风暴》要多少钱?不同类型的电影都有票房上限。但刘德华不同,决定拍哪部戏完全是自己有多少钱可以投。“以前我可以用最多时间、花足够钱把事做完,在电影上做一个艺术家”。但现在他也清楚,“你是电影的艺术家还是电影的大亨,概念不一样。就算我把家里的钱全搬来拍戏江老板也不会同意,要跟着游戏规则玩,一部戏要花10块钱,你自己又拿100块来慢慢补,这不是拍电影”。

《战狼2》成为现象级影片

但有一点他笃定,吴京的成功一定是“努力”、“肯撑”的结果。当年一位香港经纪人带吴京,把他的电视剧资料拿给刘德华看,说“他就是第二个李连杰”,“我看到他打,看到他一直很拼,看他很多电影很用心,直到后来在《新少林寺》跟他一起演出。一个人的成功,你可能会说那是命,但如果你不努力的话,就算有机会人家也看不到你。我们当演员的,我们撑那么久,不知道下一部会怎么样,或者以后有没有人找我去演《战狼3》,但是要把自己最基本的做好”。

休息短短半年,再次回到公众视线,华仔的劳模形象更加深入人心,这当然也是他每次受访的必谈话题。华仔笑着说,其实自己也常常“偷懒”,好像一个好学生,有一两天没念书,影响不会很大。“我觉得勤奋是一个人必须具备的,但偷懒是错吗?只是你要把时间分配好。比如我每天要运动一个小时,可能我突然有一个月都不想运动;比如还有三个月就要用英文表演了,但第一个月我完全不看。偷懒跟勤奋都应该在一个人身上出现”。

华仔并不厌烦大家叫他“偶像”、“劳模”、“励志典范”,他曾经跟时光网记者说:“我做一辈子偶像和劳模又怎样?重要的在于你有没有因为这个标准而改变自己。”“比如一个人说要减肥,不能吃东西,那是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态度和习惯。而我呢,根本就不喜欢吃。就好像大家觉得我每天就吃酸奶和麦片,觉得好惨哦,但是我喜欢。所以我觉得需要改变的话那是痛苦,因为要坚持的时间很长,如果我是为了偶像那两个字而改变了生活态度跟生活程序,那我撑不了这么多年,但是我本来就这样。比如我不喜欢去disco,我不爱喝酒就不喝酒,我的生活就是那样的”。

其实不仅是吴京,近两年“军事动作+爱国情怀”的主旋律电影在内地市场受到追捧,刘伟强、林超贤、许鞍华等香港导演纷纷试水,这些电影很大程度上点燃了民族自信,一度有人调侃:“这么正能量的事情应该找刘德华呀。”华仔听完笑答:“我觉得还是要导演相信,观众相信,就像我演《失孤》,大家相不相信我可以演一个农民,只要你们相信我就可以试试看。”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hello王小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