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美国两起特技演员死亡事件狠狠地打击了特技圈

如果要问21世纪最卖座的电影的共同特点是什么,那么应该是电影里面经过精心设计的大量动作戏。有《加勒比海盗》里面令人震撼的沉船场景,有迈克尔·贝《变形金刚》里面的爆炸镜头,还有《黑暗骑士》里面的街头自行车、碎玻璃穿插以及在十八轮卡车下的翻转场面。

《速度与激情6》的一个飞身场景。

如果要问21世纪最卖座的电影的共同特点是什么,那么应该是电影里面经过精心设计的大量动作戏。有《加勒比海盗》里面令人震撼的沉船场景,有迈克尔·贝《变形金刚》里面的爆炸镜头,还有《黑暗骑士》里面的街头自行车、碎玻璃穿插以及在十八轮卡车下的翻转场面。

这些镜头一年比一年震撼、猛烈、烧钱。因此这带来的无可避免的影响是,特技表演危险指数越来越高。而那些把特技呈现给观众的人——那些不受重视、鲜被提及的好莱坞战士,正是每天都活在撞车、火烧、玩命跳跃里的特技演员。

上个月,两起特技演员死亡事件狠狠地打击了特技圈。

替身演员贝内克(图中间,作疲劳状)

第一起发生在7月份,《行尸走肉》的拍摄片场。一个叫约翰·贝内克的33岁特技演员在从30英尺高的地方跌下后死于钝性冲击。约翰在排练一个常规打斗的场面时,本该从阳台上下来的他,失去平衡掉了下去;此后不久,美国劳工部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对事故展开了调查。

一名警察在《死侍2》事故现场。

上周,在《死侍2》拍摄时,名叫Joi Harris的女特技演员在一场摩托车事故中去世;她是一名专业的越野赛运动员,并且是该运动首位黑人女性先锋。而这是她首次参与电影特技拍摄。

约翰事件是美国自2002年以来首例与特技表演相关的死亡事故,也是自2014年以来唯一一起发生在片场的死亡事故。2014年,一位名叫Sarah Jones的摄影助理在铁路拍摄夭折的剧集《午夜骑士》时被一辆货车撞倒身亡。

导演兰道·米勒因过失杀人被判刑

对该事故的调查导致导演兰道·米勒被控过失杀人罪而服刑一年,助理导演希拉里·施瓦兹被判十年缓刑。而从1980年到1990年,美国发生了40起与特技相关的死亡事件;其中一些事故夺走了特技演员的性命,而另一些被夺走性命的则是演员、特技协调员和普通人。

在这些悲剧发生之后,一个由追求刺激的特技高手组成的特技社区集体进行了哀悼,并且开始思考他们的职业可以存在的保护性政策。例如对事故进行透彻的分析,采取更多预防措施一一测试机械和人力会产生的所有大大小小的错误。但是,随后他们依然正常回归工作:毕竟还有很多电影里撞车、爬楼以及打斗的场景等着他们。

多年来,影视团队对特技工作的知识积累使这个行业变得更加安全。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对的:电脑合成技术的出现可以在打斗时将桌子用垫子盖住,然后在后期里把这种用于保护人体的垫子去掉。之前对于特技演员来说是家常便饭的擦伤和骨折,现在可以很轻易地避免,至少伤口小了很多。

但仍然有固有的危险,对那些在摩天大楼进行高空拍摄和在SUV上近距离打斗的人来说,一个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死亡。

在《超凡蜘蛛侠》现场的安迪和安德鲁·加菲尔德

“在保障安全的问题上,情况是非常微妙的,因为现实是,没有任何保障,”参与过《超凡蜘蛛侠》、《人猿星球》以及《全面回忆》特技指导的安迪·阿姆斯特朗这样说道。“如果特技太普通,你不会想看。因此你总是不停地想做出新的尝试,这就是为什么特技行业这么难规范。”

安迪认为,正如短跑者越来越快,篮球运动员越来越高,电影特技在范围和难度上也必须不断扩展和提高,这是一个依靠新颖和不断创新获利的行业所必须面临的压力。而且像汤姆·克鲁斯这些为了真实感坚决不用替身的演员也让这个行业压力更甚。

“电脑特效刚刚出来的时候,特技演员认为,‘我们这个行业走到尽头了,每个人都将被电脑代替’,”安迪说。“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因为真人还是有一定的真实性的。”

去年出版书籍《动作电影制作人手册》(Action Movie Maker's Handbook)的安德森把这称为五足马综合症:“即使你从没见过马,当你看见一匹在田野上奔跑的五足马时,也会知道这看起来不妥。”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也有很多危险场景

电影特技演员大卫·福尔摩斯是其中一个受害者。他是《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的替身。2009年,在赫特福德郡的华纳兄弟工作室里,大卫有一场爆炸戏,在拍摄时他被猛烈地拉倒在墙上,随后掉到地上。他的四肢以及胸部以下因此瘫痪。

“我仍然热爱特技行业。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大卫表示。“这是最刺激人心的工作,最具挑战性的工作。但是某些导演和制作者把我们看成炮灰,这简直是耻辱。”

大卫认为这个行业完全不理解特技演员所作的牺牲。包括工作室和大多数颁奖典礼的监管部门,他们几乎从不认可特技团队,尽管冒着生命危险的特技演员通常是电影制作里代价最高和最危险的那一部分。

被问道这种认可是否会带来更多的监管从而减少死亡人数时,大卫充满希望:“当你知道原来电影故事叙述背后需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你会觉得不好受,如果这个行业真的珍视我们多一点,这会是件好事。”盖尔·加朵和埃尔莎·帕塔奇的特技替身伊丽莎白·达维多维奇是约翰发生事故时所在的《行尸走肉》里一名普通演员,她也在《速度与激情》和《饥饿游戏》中工作过。她认为更重要的是承认这个工作的性质和它会带来的危险,而不仅仅是认可。

伊丽莎白在AMC剧集《行尸走肉》里扮演一个丧尸

“我研究装备组里面每个人,部门领导、掌握着我生命的每一个组员,”作为一名具有竞争力的前体操运动员(她的原话是,“我是一个受虐狂”),伊丽莎白说她尝试去弄懂“设备的机械原理,因为有时候一个小小动作,就可以避免伤亡。”

当被问到是否考虑过为了安全离开特技行业,伊丽莎白表示不会。

“事实上,我还没想离开。我在等待,特别是在约翰去世后,因为这对我打击真的很大,”她说。“我在等待那种恐惧的感觉,比如‘我还要继续做下去吗?’但是这种感觉从没有出现在我脑海里。唯一一直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是,怎样才能让这种悲剧不再发生。”

安迪举办了一场关于动作电影创作和特技协调的研讨会,他认为代表逾10万名电影及电视演员的美国演员工会对片场准入的限制太少。

“工会大大地低估了特技指导员的必须技能,耐人寻味的是,特技指导员没有任何资质认证系统,”安迪解释道,“卖你早餐的服务员也许还是美国演员工会会员。因此周五还在端咖啡和煎饼的人,周一就可能在你的电影里担任特技协调员。”

归根结底,好莱坞不仅低估了从事特技演员这一行需要具备的特殊技能——左右脑分工、艺术和动作的结合,而且,正如伊丽莎白提及到的,好莱坞看不到这些演员把自己每天置身于危险,只为让电影更好呈现的无私付出。

《速度与激情》强烈视觉冲击效果离不开特技和特技演员

“某种程度上,我们的成功源于我们甘于籍籍无名,”伊丽莎白说。“如果自我膨胀了,在社交媒体上到处炫耀,‘看,《速度与激情5》里面骑摩托的是我,’那么现实会狠狠给你一盆冷水。”

她说:“我会对拍摄的‘好角色’心满意足,如果你想要的是名声,那这一行并不适合你。”

自然,在看到自己的特技朋友遭遇不幸时,总会有痛苦和悔恨随之笼罩心头。但是特技演员说得最多的却是对这个行业的不悔。

“我每天就这样坐着,我瘫痪了,每天承受巨大的痛苦,”大卫告诉我。“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说很艰难;我有好日子,也有坏日子。”他补充道:“在糟糕的日子里,我当然会诅咒电影行业。但是,你知道事实上我做了什么吗?我放了一部好看的电影。”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