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营销 / 正文

埃德加·赖特导演酝酿反类型之作《极盗车神》

继2013年的《世界尽头》之后,埃德加·赖特导演终于正式告别“血与冰激凌三部曲”,开始酝酿他的新作。四年后,尽管我们无缘得见埃德加·赖特版的《蚁人》,却终于迎来了又一部反类型之作《极盗车神》。

继2013年的《世界尽头》之后,埃德加·赖特导演终于正式告别“血与冰激凌三部曲”,开始酝酿他的新作。四年后,尽管我们无缘得见埃德加·赖特版的《蚁人》,却终于迎来了又一部反类型之作《极盗车神》。

这部关于偷盗和飙车的电影,看似稀松平常,却因为埃德加·赖特独特的导演风格,而散发出别具一格的作者气质。作为来自英伦的鬼才导演,埃德加·赖特每三到四年才拍一部电影;对他来说,拍电影更像心存热爱的玩票之举,而非谋名求利的生存之道。

正如他所言,恰恰是因为天性热衷偷盗和飙车这两个题材,他才尝试着将它们结合起来,拍成这一部《极盗车神》。而即便是在“带着镣铐跳舞”的好莱坞拍电影,他的拍法依然如此不妥协,带着鲜明的埃德加·赖特的烙印;这从他因创作理念不合而拒拍《蚁人》的事件中便可见一斑,即便摆在他眼前的是漫威这样的香饽饽。

有人说,《极盗车神》贡献了年度最好看的飙车戏;即便会有很多“速激党”表示不服,但不得不说,埃德加·赖特赋予了飙车另一种自由不羁的灵魂,不仅仅是远离主流审美趣味,而是另辟蹊径地对我们习以为常的传统飙车电影发起挑战。

或许是因为贯穿全片的音乐在起作用,《极盗车神》中的每场飙车戏,都呈现出一种非常迷幻酷炫的气息。比如男主角Baby在最后一次偷盗行动中的飙车追逃;比如即便情况如何危急,他都必须选好一首歌,才肯踩下油门;再比如他载着女友拼命摆脱“雌雄大盗”的追杀。

在我看来,真正一流的导演,才有能力将一个看似简单的故事拍出繁复之美,而不至于在汹涌的商业浪潮中沦入平庸境地;埃德加·赖特无疑深谙这一点。

纵观全片,《极盗车神》的故事主线其实很明朗。男主角Baby由于儿时遭遇严重车祸,导致永久性耳鸣,必须无时无刻都戴着耳机听音乐来覆盖耳鸣声;寡言少语的他,更愿意通过读唇语来与人交流。

而Baby平时最擅长的便是开车,其出神入化的车技成为了偷盗团伙的逃跑利器;然而,女主角的出现,让Baby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决心离开犯罪团伙,寻求更美好的未来。

对于绝大部分导演而言,这样的故事或许终究太过千篇一律;但在埃德加·赖特导演的掌勺下,经由绝妙细节包裹的《极盗车神》便涌现出不一样的颜色。

从影片拉开帷幕后的第一个长镜头开始,你便会不由惊叹,埃德加·赖特果然是不折不扣的特效视觉系达人,他既可以在主角的日常言行中随时随地玩致敬梗,又可以将自成一派的英伦冷幽默穿插在紧张又刺激的飙车戏码中。换句话说,这个鬼才导演几乎就是“反类型”的代名词,开拓了很多全新的创作思维。

回溯埃德加·赖特的电影创作生涯,始终以“反类型”的作者姿态孑然独立。2004年的《僵尸肖恩》让我们深陷僵尸末日,2007年的《热血警探》将我们抛进恶性谋杀案现场,2010年的《歪小子斯科特对抗全世界》以宅男的中二恋爱史著称,2013年的《世界末日》则别出心裁地讲述了中老年重走青春路的故事。

2004《僵尸肖恩》剧照

2007《热血警探》剧照

2010《歪小子斯科特对抗全世界》剧照

2013《世界末日》剧照

在《极盗车神》出炉之前,很多影迷其实都曾深表担心,拍完“血与冰激凌三部曲”之后的埃德加·赖特会否黔驴技穷。但事实证明,《极盗车神》依然一如既往地秉承了导演独有的反类型格调,依然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埃德加·赖特专属电影。本片不仅在烂番茄好评高达94%、IMDB评分高达8.6,无疑也将成为今年暑期档票房口碑双丰收的黑马。

再来说说本片年仅23岁的男主角安塞尔·艾尔高特,出身纽约的他,自从四年前在翻拍版恐怖片《魔女嘉莉》中经历了大银幕首秀后,这些年来一直都星路坦荡,出演了催泪爱情片《星运里的错》,以及科幻电影《分歧者》系列等等。

相比之下,埃德加·赖特的《极盗车神》无疑真正发掘出了安塞尔·艾尔高特的表演特质,无论是沉默寡言的性格设定,谈恋爱时的举手投足,还是飙车奔逃的动作场面,他都完成得尽善尽美,将更多源自内心的理解赋予给角色,未来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而安塞尔·艾尔高特那张青春洋溢的娃娃脸,着实也非常映衬Baby这个可爱的标志性的名字;也正因此,影片还有另一个译名叫“娃娃脸司机”。

而莉莉·詹姆斯饰演的餐厅女招待,作为Baby偶然邂逅的甜蜜恋人,同样有着迷人的一面。尤其那两场幻想中的黑白复古戏,当莉莉·詹姆斯手扶跑车出现在Baby面前,我们能切身感受到爱情带给主角的梦幻感。

更梦幻的是,选角刁钻的埃德加·赖特,还特意集结一帮资深演技派为男主角配戏,包括两位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杰米·福克斯,以及曾凭借美剧《广告狂人》荣获艾美视帝的乔恩·哈姆。对于安塞尔·艾尔高特来说,与老戏骨们飙戏,无疑是提升自身演技的绝佳方式。

埃德加·赖特曾经列过10场他最喜欢的飙车戏,包括《虎口拔牙》《逝点》《谍影重重2》《金刚不坏》《疯狂麦克斯4》等;还一并列了他最爱的10部偷盗电影,其中包括库布里克的《杀手》、昆汀的《落水狗》以及迈克尔·曼的《盗火线》等。

对埃德加·赖特导演而言,他既从这些经典作品中汲取创作灵感,又试图通过自身的努力缔造独属于埃德加·赖特的电影风景。对于有艺术追求的导演来说,真正的创作往往便是如此。而我相信,《极盗车神》中独一无二的飙车戏也将影响很多未来的创作者。

回想影片中,Baby爱听音乐的这个喜好设定,并非靠简单堆砌歌曲便可以完成的,其实非常考验创作者对于不同音乐的熟稔程度,以及由此牵涉到的叙事节奏感。夸张点说,恐怕只有埃德加·赖特敢如此义无反顾地用音乐塞满整部电影,看似是沾了男主“耳鸣必须听歌”这个设定的光,但无疑更多是埃德加·赖特自己的音乐私藏。

而《极盗车神》中最打动我的一场戏,同样与“听音乐”这个设定有关。当Baby试图从餐厅中带走女主时,乔恩·哈姆饰演的巴迪拦住了他,还恶意摘掉了他赖以生存的耳机,赤裸裸地对他说:“Baby,该回到现实了。”

关键词: 埃德加 赖特 导演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