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视野 / 正文

这是个意外!奥斯卡主办方换领导 摄影师约翰·贝利当选学院新主席

在女演员劳拉·邓恩(Laura Dern)拒绝提名后,在1996年进入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资深电影摄影师约翰·贝利(John Bailey)战胜了选角导演大卫·鲁宾(David Rubin),成功当选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主席。

约翰·贝利

在女演员劳拉·邓恩(Laura Dern)拒绝提名后,在1996年进入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资深电影摄影师约翰·贝利(John Bailey)战胜了选角导演大卫·鲁宾(David Rubin),成功当选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主席。

在学院主管委员会(Board of Governors)会议上,约翰·贝利经过选举成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第34任主席,该一选举结果会使许多得知该消息的人震惊,因为此前约翰·贝利并未被视作该职位的有力竞争者。那么他是怎么获得成功的呢?

在威西尔大街的学院总部办公楼七楼的会议室里,这位稳操胜券的候选人劳拉·邓恩拒绝了提名,理由是无暇抽身,并转而支持导演大卫·鲁宾。如果将纪录片制片人罗瑞·肯尼迪(Rory Kennedy)排除的话,大卫·鲁宾曾被认为是劳拉唯一的竞争对手。

大卫·鲁宾

最后,只有鲁宾和贝利获得提名,后者是一位资深摄影导演,他的作品包括1980年的《普通人》(Ordinary People)、1983年的《山水又相逢》(The Big Chill)和1993年的《土拨鼠日》(Groundhog Day)。两人都接受了提名,并接受该学院总法律顾问昆鹰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 Sullivan)的监督。

贝利获得选举胜利的事实,被一些人视为包含54名成员的学院主管委员会中保守派的胜利,这些人认为委员会近年来变得过于激进。

对贝利的投票也可以被解读为学院主管委员会更看重候选人的经验。鲁宾在2013年当选为主管委员会成员,并在2016年再次当选,而肯尼迪在2015年首次当选主管委员会成员,劳拉·邓恩则是在2016年首次当选,后两人都仍处于自己的第一届任期内。

对于主管委员会的其他成员来说,并不希望他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如此迅速地登上主席宝座。相比之下,贝利在1996年便当选为主管委员会成员,1999年再次当选,任期至2002年。此后,他在2010年、2013年和2016年又三度当选为主管委员会成员。(目前距离贝利任期期满还有两年的时间,两年后根据任期限制,他需要离开委员会至少一年的时间。)

劳拉·邓恩

如果贝利面对的竞争者是邓恩,而不是鲁宾,该结果更应被视为主管委员会中“相对弱势的”行会代表的胜利。近年来,他们倾向于联合起来保护自己的共同利益,包括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电视直播中保留各自奖项的颁奖环节。

而纵观学院90年的历史,虽有许多演员曾当选为学院主席,但其中最近的一个是已故的卡尔·马尔登(Karl Malden),他在25年前曾担任这一职位。

贝利的选举很可能不会受到奥斯卡首席执行官道恩·哈德森(Dawn Hudson)的欢迎。哈德森在今年上半年时延长了自己的任期,他曾希望能获得一位强力盟友,继而登上学院主席的位置,成为谢丽尔·布恩·艾萨克斯(Cheryl Boone Isaacs)的接班人。

哈德森在过去的四年里一直与谢丽尔意见相左,邓恩是哈德森的老朋友,她作为明星的影响力将帮助学院博物馆(Academy Museum of Motion Pictures)获得筹款。同时,作为一个女人,邓恩将会体现哈德森对于学院包容性的推动,而鲁宾也是此举中关键的合作伙伴。

谢丽尔·布恩·艾萨克斯

然而,至少在未来一年,甚至两年内,哈德森将不得不与贝利合作(学院主席的任期为一年,而贝利在第二年离开学院之前还可能再次当选为学院主席)。

而贝利作为一名年长的白人男性,给人以典型学院成员的刻板印象(他于8月10日年满75岁),他也可能不会像哈德森那样对于学院向何处发展充满热情。

贝利在选举前正担任学院的保存及历史委员会主席,他未来的工作重点很可能会是优先考虑学院的影片管理和播映项目,而非继续关注那些富有争议的发展方向。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