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反黑》导演宋本中:山鸡没有家庭但陈小春是好男人

《反黑》的导演是宋本中,相对于导演这个名头,其本人更像是香港片场活体的咖喱啡(指临时或戏份不多的演员),在90年代的各种黑帮题材里饰演过琳琅满目的不良少年。

宋本中在片场。

距离香港警匪片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20年,大陆警匪片的格局已经出现了新的变化:一半被美剧如《犯罪现场调查》占据,一半被新犯罪题材如《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引领,尽管老港片的观众们仍会不时想起《陀枪师姐》、《刑事侦缉档案》等经典,但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那个时代的印迹正在逐渐淡化。

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反黑》的出现难免令人觉得有些突然。同时段播出的《使徒行者》好歹在2014年赶上了TVB最后一个制造爆款的时机,第二部的出现也相对顺理成章。但是讲真,在2017年,正儿八经地来讲香港反黑组的故事,用的亦不是彭浩翔黑色喜剧的手法,第一眼看过去,总是有不入流的嫌疑。

《反黑》剧照

但是打开之后,基本上对港片有点儿情结的观众都会被它击中:倒不是说有多么精良,但是那一排的香港演员码在那里,怀旧的情绪还是会使人心头微微一热。陈小春、陈国坤、李灿森、梁烈唯、柯有伦、吴岱融、陈惠敏、吴志雄、吴孟达......你简直不知道导演是从哪儿搞来这么多老熟人。

《反黑》的导演是宋本中,相对于导演这个名头,其本人更像是香港片场活体的咖喱啡(指临时或戏份不多的演员),在90年代的各种黑帮题材里饰演过琳琅满目的不良少年。他跟界面娱乐聊起了当年在周星驰片场当擦桌小弟的生涯,90年代熠熠生光的香港电影史在他口中更像是跟老朋友们的一种日常。

 

宋本中在1995年《小飞侠》

宋本中在1999《三五成群》

为何要拍《反黑》?对于宋本中本人而言,意义相对复杂:有他多年在片场沉淀的千头万绪,有他对柯受良致敬的心思,也有要帮山鸡陈小春“转型”的野心。相比一般工业化出品的电视剧,这部《反黑》确实了糅合了非常多复杂的元素:香港归回、O记日常、古惑仔从良。因此,对它的评价也很难用评分来一句话概括,倘若你对90年代的香港还有一些牵挂,不妨可以打开看一看。

以下是界面对话宋本中,有经过编辑调整:

山鸡是平民,凤凰是官

界面娱乐:因为您本人是一个演员,那其实这两年这种港片的黑帮题材也没有特别火,所以想问您为什么要做这样一部港剧?

宋本中:这个也是怎么说刚好吧,就是好像上天安排一样。2016年农历年的时候,我刚好去小春家去拜年,然后我突然之间就看见他们几个古惑仔,就问小春,我想导一个东西,如果你们一帮古惑仔都放在警察局,蛮好笑了。我是从这个点开启。你想想看,如果一到警察局,警察局长是陈惠敏,然后反黑组组长是吴志雄,然后他们几个跟着大B哥…然后他们觉得,诶有趣。然后我就问小春,你搞不搞,你演我才去叫人写出来,他说好啊你去吧。

然后一个星期不到,我就已经想,这个可以当正剧去拍,慢慢做成现在的。大概写到十集以后,我查香港历史,查这个叫反黑组的东西,就发现里面有很多原来当初香港为什么给英国拿走的历史,我越查就越生气,然后就觉得我必须要写这个东西,就是一帮反黑组在查黑帮的时候发现黑帮背后原来是跟英国贵族是有勾结的。这个是真实事实。

界面娱乐:那整个剧有这么多香港老戏骨过来,大家是比较想重温一下古惑仔吗,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宋本中:重点还是整个故事吸引到他们,现在你看见为什么他们都会过来,就是每个角色,我都有为他们想,他们最开心的是这个。

吴孟达

界面娱乐:刚才说到想要那些古惑仔到反黑组去演一些角色,但是好像最后只有陈小春变成了一个警察,这个是为什么呢?

宋本中:这个重点当然是钱的问题啦,这个你让他们几个结合起来拍天价啦,他们本身就在拍一个叫《岁月友情》的电影嘛,那个电影已经拍这么贵,人家怎么可能会过来拍我们这个网剧,拍这么多天(笑)。

界面娱乐:那为什么《反黑》的时间线开始要放在1987年呢?是回归的整数年吗?

宋本中:不是,我一开头是1986年,因为把小春的角色从一个卧底变成一个正常警察还需要一段时间,不会立马转过来。还有就是隔几年,他的女友才能把孩子带回来。其实最后你看到小春从头到尾只喜欢一个人就是韩彬(注:陈小春在剧中卧底时的老大),我们必须解决韩彬这个东西。

《反黑》剧照

界面娱乐:对,我知道。像陈小春他卧底之后的名字就叫凤凰哥应该是故意的吧?从山鸡到凤凰的一个转变?

宋本中:对,山鸡是平民,凤凰是官。还有小春这一块,为什么他会喜欢这个角色?你不能永远当古惑仔,你砍人也不能砍到60岁,我觉得还是要改变一下,不然大家对他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山鸡,但他已经长大,已经变成爸爸了,怎么可能还是山鸡呢?山鸡没有家庭的嘛。你看他是很努力在这个角色里面改变大家对他的印象。

界面娱乐:所以陈小春在这部剧拿的片酬怎么样?

宋本中:他已经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有好多天是谈了20几个小时,其实他从影这么久都没有拍过20多个小时,我们是第一个。还有就是我们很早就已经定下这帮演员,我们自己有一个群,然后整个群里面,他们每天都在催我们出剧本,我要剧本,我要剧本,这个也是蛮好笑的。

宋本中 致敬柯受良

界面娱乐:除了陈小春这样的一个经典的元素,之后还有没有这种致敬的地方,可以先剧透一下?

宋本中:可以啊,致敬的地方很快就已经有的,柯受良,黑哥(在《古惑仔》中饰演山鸡的表哥)的故事。因为黑哥跟我是很有缘份,为什么我一直找柯有伦,因为我从小就认识他。应该是我14、15岁的时候有一部香港电影《老泥妹》,就说一些小女孩,在尖沙咀不想回家的故事。电影是柯受良做的,那个时候我刚刚演戏不久,还小。小时候第一个看见的剧组就是柯受良跟莫少聪在拍戏,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了柯有伦。

到一部叫《童党2001》的电影,我是主演,柯受良也是,所以我一直跟黑哥是很有缘份的。到他发生意外的时候,在台湾搞丧礼,有一个他的特辑是我剪辑的,我跟柯有伦说,我们往后必须搞个电影,搞完电影就去你老家台东去玩。我这句话就一直在做。我们《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已经拍完了,之后就去了台东。你现在可以去优酷里面看这些弹幕,弹幕里面大量的都说,特别感动。柯有伦演小黑嘛,其实就是演他爸爸。

因为黑哥是影响我人生的人,特别是当导演这一块,他去世前跟我妈妈说了几句话,这个我不方便说,但这几句话改变了我一生。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我必须拍他这个故事,没有想到刚好就给我这个机会,重新说一遍黑哥,这个意义很大。我打给柯有伦说,你必须快点看剧本,第二天他哭着打给我,叫我中兄,说很感动。我跟他都觉得我们欠他爸爸一点东西,你懂吗?这10年多后我们终于有机会做这个事情,然后我也约了柯有伦上个月去他爸爸坟前烧香。

界面娱乐:《反黑》这部剧对您来说是不是一个梦想呢?有跟小春一样的古惑仔情节,有纪念柯受良的一些想法在里面,是算个人的梦想实现了?

宋本中:对,这个本身我没有想到是梦想,但是在这个制作的过程,其实你们也可以去我朋友圈看一看,我拍摄的时候说,确实很感恩。有遇到过很多的问题,但是一直都能解决,每次都好像是神在帮我。几个月里面我都可以感受到你刚刚问的这个问题。

我的名字叫宋本中,我爷爷改的,这个名字意思是本来是中国人。我妈妈是法国人,爸爸是香港人,然后我爸爸是在法国跟我妈妈生我的,但是我是在香港长大,从1岁以后我就没有见过我妈妈。我明年会跟陈国坤(《反黑》中饰演反黑组高级督察张少均)拍一个纪录片,一直在找我妈妈。

10来岁拍戏的时候,领养我的妈妈说你要不要改个艺名?有一个师傅是很厉害的易经师傅,他把我的名字起了一个卦,用我的名字得出一句话,是终身不遇伯乐,就是终身没有人帮你。这个易经里面是有一个图的,就是一棵树,然后有一个绳子把这个马绑住了,旁边有一个老人,图上就是这样子。我一看这个图就吓到自己了,我是属马的,终身不遇伯乐。但是名字又不能改,因为我爷爷去世了。

其实我做幕后已经有12年了,我被这句话弄到一生都在改变,以前我很多干爹爹干妈妈,陈惠敏在我11岁的时候领养我,黄秋生也领养过我,这帮人里面李兆基,就是《食神》里面的基哥,他也是我干爹爹。

基本上这些人在电影圈都是很有地位的,但是没有人能帮到我。我终于明白宋本中这个名字,终身不遇伯乐的概念是什么?你别去求人,你自己做不就行了吗?你本身就是千里马,还要人家去骑你吗?不用的。

今年是我入行26、快27年了。从11岁开始就在现场跑来跑去,一年365天,我有364天都在现场的,因为领养我的干妈妈是群众演员,80年代的电影都是我妈妈他们当群众演员,可以说有8成的香港电影都是被他们垄断的,我到现场跟过的电影超过1000部。你能说出来的香港导演我都见过,也看过他怎么拍戏。所以我是看到香港90年代的精英他们怎么样拍戏,我也看到刘伟强从《古惑仔1》到《无间道》再到《建军大业》,也看着杜琪峰怎么把银河变到现在这么大的公司。所以我特别理解他们是怎么样成功。

重点在哪里?他们成功有几个元素,第一要大家都很有默契,制作团队,包括演员也好,制作幕后所有人都一条心。电影是团体的东西,我现在就有这个天时地利人和。我到今天才明白为什么小时候爸爸妈妈不在身边,我才有这个机会进入电影圈,因为是这帮人,吸收了他们的经验,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学到他们的东西,然后我才有能力操作《反黑》这些。

我以前没有看见过有一个香港导演可以控制这么多演员,在同一个场景是很困难的。这个大哥说不行,那个大哥说一句,你根本控制不了他们。就是因为我从小到大跟他们的关系,所以他们才听我的。

但是我也有我的挑战,他们永远都觉得我是小孩,所以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会对我没有信心。但是经过这些以后我已经打通他们所有人。

“不要当坏人

界面娱乐:像你自己本人也在里面演了一个太子鸡,为什么演这个角色呢?

宋本中:因为里面一场戏我很早就想到了,里面有一个唯一演过山鸡媳妇的人,我是在《古惑仔1》里面演小春的童年的,然后小春不用说了,他是山鸡的总代表,李灿森是校园片里面的山鸡,梁烈唯就是江湖新秩序里的山鸡,4个山鸡坐在一起,再打4个山鸡所以是8个山鸡。然后今年是鸡年,8个鸡肯定是发到红了嘛。

梁烈唯和罗仲谦参演《古惑仔之江湖新秩序》

界面娱乐:您刚刚说到的在片场的那些,刘伟强,周星弛,那个应该算是香港电影比较辉煌的时代了,所以这个剧也是怀旧吗?

宋本中:为什么我们要挑90年代?你要有一个大背景才有大英雄的出现,这个拍这些故事永远都要找一个乱世,乱世出英雄,然后你说香港最乱的时候肯定是回归前。我希望大家别忘记以前我们香港人精神,就是我们不怕,我们团结,我们做的快,香港这个地方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大的挑战,各方面的挑战都有。

界面娱乐:我们看到有一些观众会把《反黑》当成是古惑仔的一个续集。

宋本中:一个改变嘛,就好象是我们来一句山鸡变凤凰的概念,然后优酷做的蛮不错,怀旧新港剧。大丈夫那个年代是超级火的一个警察故事的电视剧,然后大丈夫这首歌在当年也是超级火,到现在的警察训练学校他们还是唱大丈夫,所以这个大丈夫对警察是影响很大。就是之前彭浩翔拍大丈夫是有买春的情节嘛,就把这个贬下来了,其实一直以来大丈夫都是警察自己内部唱的歌。

彭浩翔《大丈夫》

界面娱乐:那您觉得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古惑仔这个片子还会有什么意义吗?

宋本中:有,就是不要当坏人。历史上真实的九几年古惑仔去哪了?死掉了,都没有好下场的。这个也是我后加上去的,因为我拍的东西,不说脏话,不吸烟,我不希望教坏下一代,所以里面死掉的人还有一个独白,就是要把这个说清楚。有时候当黑社会不是自己(主动)去当的,是时代和环境逼他的,可能那个时候的电影和他身边的朋友,还有他的环境,成长的地方都会影响。以前的那个古惑仔确实是影响了内地很多孩子,这个小春以前访问也有说过,他确实有一点后悔,以前没有把关山鸡的东西,让有一帮年轻人模仿他,这个我们当媒体的是有责任的。

界面娱乐:是的。

宋本中:像习主席也说了我们文艺界的最大的东西是给人民灌输好的思想嘛,不要误导这些小孩子,吸烟好帅,说脏话很牛逼,千万不要做。特别是现在网络很难去管理小孩子看什么东西的情况下,还是不要乱拍东西。有一些没有念过书的人以为出去砍人没事,这个是很危险的。

我刚刚说大丈夫在40年前的电视剧里火起来,令整个香港的年轻人都希望当警察,一九七几年之后,一九八几年是香港去当警察超级高峰的年代,就是可能以前只有2000人去当警察,后来都是超过一万人当警察,你懂那个分别吗?这个正能量的东西,所以我也是觉得香港的气氛,回归20年了。

我还是希望这个概念能延续下去,小时候我确实是看到香港街坊都很爱警察,以前的警察是特别照顾我们,因为给英国人管、欺负的时候就只有自己人爱自己人。中国人很奇怪,中国人是什么类型?就是给人家欺负的时候才会团结,我希望把这个中国人的精神展现出来,齐心团结就能成事。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