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刘德华:王晶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刘德华不久前刚刚过完自己56岁的生日,在这样的年纪和天王级的地位之下,他依然保持着演艺圈劳模的风范。

刘德华不久前刚刚过完自己56岁的生日,在这样的年纪和天王级的地位之下,他依然保持着演艺圈劳模的风范。仔细关注最近三年的院线电影,即使不算他在《澳门风云2》、《我的少女时代》里的客串演出,光是由他担纲主演的作品就有九部,每年至少能有三次在大银幕上见到刘德华的机会,论高产或许只有成龙能与他一较高低,国庆档上映的《追龙》便是他今年继《拆弹专家》和《侠盗联盟》之后的第三部作品。

若不是年初意外坠马受伤,刘德华或许很难获得超过半年的休息机会,尽管如此他也仅仅缺席了四月《拆弹专家》的宣传。八月初刘德华便现身《侠盗联盟》的宣传活动,正式复出开始工作,而由于《追龙》临时加入了国庆档的激烈竞争,作为主演之一的刘德华也全程参与了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宣传活动,在采访中他也表示自己身体状态恢复的很不错,应付连轴转的采访活动完全没有问题。

 

当《追龙》突然宣布杀入国庆档时,尽管拥有刘德华和甄子丹这等级别的主演阵容,但“王晶导演作品”几个字还是让人瞬间对这部电影放低了期待。既因为王晶近几年的作品口碑一部不如一部,又因为其中最近两部被网友公认的“烂片”《澳门风云3》和《王牌逗王牌》主演都是刘德华,网上甚至出现了:“为什么刘德华老是跟王晶拍烂片?”这样的问题。所以当《追龙》再次端出王晶和刘德华的组合时,即使不再是传统港式喜剧也难免让人产生敬而远之的感觉。

显然对于二人合作所带来的负面评价,刘德华自己也有所了解,他坦言在过去的两部喜剧之前,他已经有近十年没有与王晶合作过。而刘德华不仅对那两部口碑不佳的作品感到失望,同时也认为王晶不再像过去一样认真。但今年的《追龙》重新让刘德华看到了过去王晶的影子,他甚至很直接的说这是王晶拍的最认真的一部电影。如同戏里雷洛和跛豪一般的挚友,刘德华也说不论王晶拍的好或不好,他都会陪着导演一起。

26年前刘德华便饰演过雷洛

《追龙》中的雷洛一角,对于刘德华和王晶都不陌生。26年前三十岁的刘德华连续出演了两部关于原型雷洛的传记电影——《五亿探长雷洛传:雷老虎》和《五亿探长雷洛传II之父子情仇》,前者也让刘德华第二次提名了金像奖最佳男主角,这两部电影的监制之一正是王晶。时隔多年再次出演这个角色,刘德华认为自己当年尽管饰演的时间跨度很大,但对于角色他更多的还停留在外形上的表现,如今则有了灵魂,他也更能体会当时人物的心境与状态。

从业三十几年刘德华一直保持着高产的状态,不断出现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另一方面他很早便开始参与到了电影的幕后工作,不论是投资还是监制,他似乎都做的游刃有余。1997刘德华投资并监制的独立电影《香港制造》便拿到了当年香港金像奖最佳影片,2011由他参与投资、监制并担任主演的《桃姐》,更是在金马奖和金像奖上均收获了多项大奖。最近不少由他主演、内地投资的电影他也开始担任监制,谈起更多的参与到监制的工作,刘德华也坦言是因为之前两次与王晶合作得到的教训,希望自己能够通过做监制,来保持自己主演的影片保持较高的水准。

 

而刘德华对一些小成本香港电影的投资不仅表现出他具有挑选好剧本的眼光,同时也是他作为一位香港电影人,对有关香港题材的电影能够继续出现在大银幕上所做出的不懈努力。正如他自己所言:“因为我在香港长大,总希望香港的电影可以被内地关注,如果三年五年后再没人拍港片,我就回去拍”。 

以下为界面娱乐对话刘德华:

界面娱乐:三十多年第一次跟甄子丹合作,对你来说和他合作是什么感觉?

刘德华:首先我觉得这个年代的电影,26年前我拍过一次。然后26年再拍一次,我觉得这个是蛮可爱,或者是蛮值得自己去经历的一个尝试。我知道是子丹哥去拍的时候,大家认为他只会打,他接受了一个那么大改变的角色,就跟我当年一模一样,大家就觉得我只是帅,不会演戏。那我接受了雷洛这个角色,我觉得看到了有另外的一个人又出现做同样的事情,为自己,证明自己能做到什么的那个。跟他一起去创作了《追龙》,我觉得整个效果出来不错。而且会让大家再感受,就是新的观众可能90后、00后,会再一次感受一下像我们70年代、80年代香港的一种情怀。

界面娱乐:之前甄子丹说片中很多的台词,之前是跟你即兴创作出来的?

刘德华:那个有,因为剧情是已经在那里了,每个人表达讲话的方式会不一样。就比如说跛豪可能会选择讲脏话,那我会选择不会讲脏话。就是两个角色在有脾气我们什么时候发出来,我们面对女人的面前我们应该怎么样,面对有小孩的环境我们应该怎么样表达。这个是每次我们讲话的方法都不一样,我们有一个基础在那边,但是我们选择一种随性的表演。就是从他的反应去,我用我不同的对白去演绎一个不同的场景。

 

界面娱乐:您第一次拍的时候是有做一个年龄上的很大的跨度,这次您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演这次的这个角色?

刘德华:我以前是从十几岁演到老。这一次少了十几岁的阶段,从20几岁开始到老。但是以前可能就是一个形象,现在就多了灵魂。因为以前可能我也年轻,就是没感觉到他是在掌控整个年代的一个动荡,怎么样做平衡一个时代的平衡者。

界面娱乐:您说这次多了灵魂的部分,是说剧本本身的角色的演绎方式,还是您自己加入自己更多内心的感受呢?

刘德华:他是同一个角色嘛,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因为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对一个角色的表达,可能就只有一个外壳,或者是一个形象。然后这一次,我可以从他的行为,心态上面想多一点点。然后你所以透过他的演出,或者是他的感觉,他的眼神,感觉到其实每一次他内心有另外的一层,他嘴巴说不行、可以、好。但是他内心是澎湃的。

界面娱乐:这次的角色与跛豪多了一种江湖兄弟的情谊,怎么看王晶的这种改编?

刘德华:他本来剧本就是这样,都是王晶他们创作出来的一个。因为他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他两个人真的是那个年代的一对朋友,然后现在他的故事,可能会有一些创作在底下,但是他骨子里都是两个讲情谊的一对朋友。

界面娱乐:所以还有什么类型的角色是你觉得好像还没有挑战过,很想挑战一下的?

刘德华:没有啊,我觉得最重要是有没有人相信我能演什么,或者做什么,这样。什么角色我都可以,除了脱衣服以外我都可以。我害羞,我也是人啊,也不是大牌不大牌的问题,这是一个人的习惯。不习惯这样演戏而已。

 

界面娱乐:相比之前和王晶合作的喜剧,您觉得这次有没有什么新的火花碰撞出来呢?

刘德华:我觉得真的要跟王晶说一句,真的希望他坚持他现在的那种态度就最好。因为不管怎么样,作品好和不好,大家都要看到认真,这是他最认真的一部。每一次,我觉得跟王晶一起,我还是那句话,王晶就好像跛豪一样,他是我一辈子的朋友。那他如果中间有什么差池,我还是要陪着他一直走,经过那个高高低低。

界面娱乐:所以只要是他的邀约,您都会来者不拒。

刘德华:其实我停了一段时间,我从《赌神风云》之前几乎有快十年没跟他合作了。我经过了之前两次,我觉得他没以前认真了。

界面娱乐:没有以前认真?

刘德华:对,就是我前面的那个《澳门风云3》跟《王牌逗王牌》,因为那两个我真的觉得失望了。因为没办法,演员他不能选择,但是我选择了做,所以我陪他一起,好不好没关系,但是我还是失望的一件事情是,你真的要认真地去做,你面对每一样事情。无论他前面有什么不好,人家怎么样对他,如果活在人家的批评或者评价底下,就选择放弃,也是不行的。

界面娱乐:你觉得他这样不认真,你会直接告诉他吗?

刘德华:讲了,讲了很多。因为他可能在整个过程里面还没有意识到。但是经过那两个喜剧之后,他意识到了,所以也是一个可喜的,刚刚来的正是时候这个作品。

界面娱乐:你给他提这些意见,会发生一些比如争执或者不同的意见吗?

刘德华:我不会,我不是那种人,我讲了就讲了,不听就不听,我不会有反应。因为我觉得每个人尽了自己的责任,我说了就说了,就这一次说了,他觉得这个不错,这样这样不错,那就看结果吧。

界面娱乐:那在片场会直接提意见吗?

刘德华:我不会在现场。因为我是监制,我是从剧本开始就介入了。在现场真的是少,如果当一个演员的话,在现场少说话会比较好,因为会影响很大。

界面娱乐:对于许多内地大投资口碑却不好的电影,你只是在完成一个自己演员的本份吗?

刘德华:没有,因为那个你没办法去掌控,所以在监制上面我们真的要做更多,为什么我监制了那个《拆弹专家》、《侠盗联盟》,为什么?就是因为经过了两个喜剧,不只是我,可能导演,包括其他演员都没有办法去掌控那个结果。所以从那个开始,我就很希望往后的日子我都可以在我的电影里面做制作。就是做那个监制。然后这样才会保持一定的水准。其实是从《王牌逗王牌》之后,大家之后看到几乎每一个我演的,我都希望我能监制。

界面娱乐:这样算是对于品质的,一定要亲自把控这样。

刘德华:负责任。所以不是我监制的,大家可以想一想嘛。哈哈。

界面娱乐:之前您说过想当导演,会拍一个什么样类型的片子?

刘德华:007啊,有人愿意投,我就拍大的,不愿意投我就拍小的。不过我不是那种有计划的人,但是有梦想而已。

界面娱乐:不知道你怎么看待香港电影这几年的日渐衰微?

刘德华:我觉得没什么特别的,生态就变了,它就这样啊。那我们看到的,就比如说只有一些香港题材的电影,基本上在投资上面也已经蛮困难了。所以我们只可以,就比如好像《拆弹专家》那些,真的三年五年自己去弄一部,保持一点点香港味道的电影。这一次其实刚刚开始《追龙》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拍一部港味很浓的一个电影,所以出现了《追龙》。

界面娱乐:你在两边也都拍戏,会觉得两边的环境有没有什么差异?

刘德华:没有啊,我觉得没有。只是因为,我希望保持香港题材,只要我北上,我来内地拍,那我就可以。因为我在香港长大,总希望香港的电影可以被内地关注,如果三年五年后再没人拍港片,我就回去拍。

界面娱乐:所以您做监制是不是也有肩负着这样对于香港电影的?

刘德华:监制不是,其实香港的反而是投资,因为前期的那段时间你很难找到一些大的投资。所以在香港,如果香港类型味道的电影,可能前期投入的钱都要用自己的。那监制不是,监制完全是希望可以很早就进入整个戏的品质上的管理。

界面娱乐:对于这个品质的把控,会有类似肩负着要让香港电影再恢复往日荣光的想法吗?

刘德华:这个不是我们能做到的,这个没有人能做到,只是我觉得我们要坚持,我们要保持它活着。如果真正死了,怎么救也救不了。让它活下去,先活下去,不要想那么多。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真正的说“嗯,我们这样是可以,那样可以”。

界面娱乐:那要怎么保持这种几十年不变的热情,对电影的热爱呢?

刘德华:可能我是那种一爱就要爱到底的那种人,我真的,我真的爱电影。没话说。

界面娱乐:会想要去过那种普通人的生活吗?

刘德华:首先我觉得我们能吗?我可以吗?不可能,今天我们也影响人家的生活。我真的试过,十几年前我真的以为我要做普通人,我去买衣服。结果大家就叫“你不要来了,你现在在前面都乱了,我们怎么做生意啊”。然后我也试过用证件自己过关去深圳。结果就被警察说,你不能在这里,这里秩序很乱,用警车送我回来。

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是你跟着自己的改变,感到很幸福很自然。我现在非常好啊,可能大家只是看到我一面。如果感受的话,到我歌迷会,我告诉你,你会觉得,哇刘德华原来是一个那么懂,享受生活的人。

关键词: 刘德华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