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王牌特工》导演是星爷粉 下一部会是中国特工吗?

2014年,由马修·沃恩导演的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以其浓郁的英伦绅士范和别致的暴力美学赢得无数粉丝的拥趸,在全球收获4亿美元票房。由原班人马打造的续集《王牌特工:黄金圈》即将于10月20日登陆院线。

“梅林”马克·斯特朗,塔伦·埃格顿和导演马修·沃恩

2014年,由马修·沃恩导演的电影《王牌特工:特工学院》以其浓郁的英伦绅士范和别致的暴力美学赢得无数粉丝的拥趸,在全球收获4亿美元票房。由原班人马打造的续集《王牌特工:黄金圈》即将于10月20日登陆院线。日前,影片主创来中国宣传造势,导演马修·沃恩与主演之一马克·斯特朗接受了影视工业网的采访,分享他们的创作心得。

马修·沃恩曾执导《X战警:第一战》、《海扁王》等电影,他的作品通常兼具大场面、动作戏和幽默感,具有很高的娱乐性。制片人出身的马导深谙前制筹备的重要性,在他那些行云流水、节奏精准的动作戏的幕后,是细致到每个镜头的周密计划。

作为一个动作大片导演,在访谈中他始终强调故事和人物的重要性,认为动作戏是锦上添花;他总是喜欢用各种方式带给观众惊喜;他还是中国动作喜剧的资深观众,对成龙、周星驰的电影赞誉有加,还看过周润发的《赌神》系列。反观他的作品,不难发现这些影片对其风格的影响。

对于两部《王牌特工》中的争议性情节,导演也给出了他的解答。被粉丝们亲切称呼为马强的马克·斯特朗从演员的角度再次印证了拍摄计划的重要性。关于英美演员的差异,不妨来听听他的独到见解。

(以下访谈含轻微剧透)

影视工业网:在您看来《王牌特工》系列的精华是什么?这是您第一次接拍电影续集,什么原因让您作出这样的决定?

马修·沃恩:《王牌特工》系列的精华在于英式幽默,既有精彩的动作场面,又富有情绪感染力,兼具娱乐性和走心的一面。我决定接拍这次的续集,纯粹是因为我太爱《王牌特工》了,无法想象让其他人来替我做这件事。我创造了这个系列,自己也特别喜欢,何乐而不为呢。

影视工业网:为什么在故事里加入“美国牛仔”的元素?

马修·沃恩:同样的笑话讲第二遍就不好笑了。我认为续集里很重要的一点是将原来的世界进行拓展,我们看到主人公Eggsy踏上新的旅程,遇见新的人物,当然也将再次见到哈利,这也很重要。美国牛仔是新加入的风味,这是一个附加元素,并不是主要元素。在赞颂英国文化的同时也一样赞颂美国文化,这样做很有乐趣。

开场动作戏片段+拍摄现场

影视工业网:能谈谈开场这一段10分钟的动作戏是怎么拍摄的吗?

马修·沃恩:我琢磨着以一场激烈的戏作为电影开场会很不错。我希望观众在影院坐下之后一看,觉得“我的天呐!”,彻底被震住,一下子就醒了。为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想了个点子,就是把平凡、无聊的英国出租车变成一个终极驾驶机器,然后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做一场打斗戏,这并不容易。

我们花精力把这辆出租车实物做了出来,这辆车是真的,之后又经历了大量的汗水和艰辛完成整个拍摄。幸而最后观众是享受这场戏的,这一切都值了。拍这场戏花了很多很多时间,超出你的想象,我比刚想到这个点子的时候老很多了。具体来说,大概花了10周时间筹备,4周来拍摄。

影视工业网:听说您对于动作戏在拍摄前的设计是非常详细的,几乎到了每个镜头的地步?

马修·沃恩:是的,这是必须的,动作戏没法凭空编造。你不能到了片场说今天我有个点子,我们弄辆出租车来漂移一下,让几个人去后面打斗,接着跳上屋顶……这没法瞎编的,所以在拍之前我会竭尽可能地详细计划。

影视工业网:相较于动作戏,拍文戏的时候您反而愿意给演员自由去做一些临场发挥?您如何在计划和灵活性之间做平衡?

马修·沃恩:是的,我一直都在寻求突破。我鼓励演员们去做一些新的尝试,有时候他们会做得非常出色,有时候则是大灾难,这些剪掉就行了,所以这样挺好。关于计划,在计划好每一件事的同时,你知道计划总是会出问题的,但如果你的计划足够充分,它会帮助你撑过电影制作过程中的各种混乱。

影视工业网:在正式开拍之前,整个剧组包括剪辑在内已经准备了20周,能谈谈你们具体做了哪些准备吗?

马修·沃恩:有时候可能会需要比20周更长的筹备时间。作为一个制片人出身的导演,前期筹备对我来讲是很自然的事,准备工作主要集中在故事版。《王牌特工》大概有一千五百人参与,只要有一两个人方向不对出了岔子,整部电影就可能会出问题。准备的核心就是要让每个人都理解这个电影是什么样的,大家如何协作来把这个电影做好。也有导演不做准备的,有时候他们能混过去,有时候就不行了。

影视工业网:制片人出身对您的导演之路有什么影响?

马修·沃恩:制片人和导演是一种左右互搏的关系。作为导演,不需要为预算、日程担心,而是专注在如何做出最好的艺术创作上,而制片人则需要紧盯预算和进度,两者的冲突是很直接的。在导演我的头几部电影的时候,我身上制片人的一面经常会胜过导演的一面,有时我会把有些场景拍得短一些,因为我知道应该这样做。在《王牌特工:黄金圈》中,我身上导演的一面胜过了制片人的一面。我把场面做得很大,预算也超了一点,日程也拖了一点,更追求艺术层面的东西。最终的结果,观众可能会喜欢,我的银行经理可就不喜欢了。

影视工业网:听说《王牌特工:黄金圈》在第一版粗剪有三个多小时,精彩场景很多,您是如何取舍的?

马修·沃恩:第一版有3小时40分钟,确实有太多精彩场景,删减的过程很艰难也很痛苦。顺便一提,这就是我说的,我制片人的一面这次没做好,我不该放纵自己拍了这么多。这是一个做平衡的过程,删减太多,剧情就不通,留下太多,观众又会感到乏味,时间也太长。这就跟做菜一样,你需要加入适量的配料,加点盐,加点糖,直到这一组合尝起来非常美味。

影视工业网:那么您对于最终的成片是否满意?听说Merlin的感情戏被删掉了?

马修·沃恩:我会说,这是值得品尝的一道盛宴。Merlin的感情戏被删了,它们非常棒,但很无奈。也许之后会出一个导演剪辑版。

影视工业网:您似乎喜欢让演员饰演与他们银幕形象反差强烈的角色,例如让绅士科林·费尔斯饰演顶尖特工、让艾尔顿·约翰出演动作戏,您是有意为之的吗?

马修·沃恩:完全是有意的。我的工作就是给观众带来惊喜和娱乐。如果只让科林·费尔斯演一个绅士、弹弹钢琴,那就太无聊了,没有新的东西。我的工作就是让观众踏上一段他们从没想过的旅程,我也很享受(制造惊喜)这一过程。

(前方剧透预警,介意的读者可跳过下一题)

影视工业网:这是否也是您设置一些争议性桥段的原因?例如在第一部的结尾,让提儿蒂公主对Eggsy献菊花,在这一部中让Eggsy面临一个职业与道德的两难——是否要把定位追踪器放入Clara的私处。

马修·沃恩:这要看如何定义“争议性”了。很有趣的一个事实是,第一部的这个情节,有些人认为有争议性,但他们并没有深入去想这个问题,因为每一部007电影的结尾都带有强烈仇女(直男癌)倾向的设定。而在《王牌特工》第一部里,这个要求不是特工提出的,而是女性角色主动提出,公主是主导者,这恰恰显示了她的力量,很多人没有想到这一层。这没关系,促使人们思考也是我的职责。

第二部中植入追踪器等情节确实引起了一些争议,但同样,这里的情形与007模式完全不同,首先Eggsy并不想做这件事,他担心会影响和女友的关系,有其他特工这么把自己女友放在心上吗,并没有。他征得了女友的允许,但决定不这样做,最后又被逼无奈必须要这么做,因为他要拯救世界。其次,你细想一下的话,他要这么做的对象本身就做派豪放,她基本上已经扑到男主身上了,Eggsy并不喜欢这样,他完成任务的下一秒就离开了,并没有享受这一过程,换做其他特工可能会在之后再爽一下。所以我发现挺疯狂的一点是,人们并不会抱怨007邦德直男癌,他睡了女人之后在她脑中打入铅,杀了她们,有些人觉得这没问题,但我不这么认为。

影视工业网:这也是使得《王牌特工》系列如此特别的原因之一,人性化的元素?

马修·沃恩:对,这非常重要,(与观众的)情感联结。

影视工业网:您的许多电影都是基于动作,对于你来说,动作戏的设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马修·沃恩:不能说是基于动作,准确来讲是基于人物和故事,动作是在这之上锦上添花。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哦不,事实上,第一件事是选角,然后是动作戏。前制工作中选角色至关重要,演员没选对,电影就成不了。而动作戏,你没法瞎编,所以筹备时我们的主要精力会集中在这两件事上。

影视工业网:如何让动作参与叙事?在拍摄前你会编排到什么程度?

马修·沃恩:如果看我们的电影,你会发现每个镜头都在推动故事,你会清楚知道在发生什么,谁在跟谁打,为什么跟他打。在动作戏中让故事继续发展,这就像音乐剧中通过舞蹈编排来推动故事一样。这也是为什么事先设计很重要,这没办法临场现编。

影视工业网:您近几年的电影很多都是大场面、大制作,并且娱乐性非常高,这是您刻意保持的风格吗?近几年好莱坞许多影片也是这种风格,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马修·沃恩:我认为我的导演风格是两点,第一,永远着眼于故事,第二,拒绝无聊。这将把我带向何方,我不知道。我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疑问,这一情况有可能会改变。我会继续讲娱乐性强、不无聊的故事,但这不一定意味着必须是大制作大场面,许多小成本的影片也非常棒。

现在有些大片做得很无聊,没有故事,没有角色发展,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对动作大片开始审美疲劳。现在观众的观影方式改变了,有许多的渠道可以观看电影,不一定要去电影院。但基本上视觉冲击做得越强,就越有理由去大银幕上看。现在的影片越来越大制作,就是因为大家觉得这样就能说服观众走进电影院。问题在于,许多人认为制作越大电影就越好,而事实上,大制作电影好的先决条件是要有个好故事,故事应当是大制作的通行证。

影视工业网:听说您也很喜欢香港动作片的风格?

马修·沃恩:我很喜欢成龙。我第一次在《炮弹飞车》(The Cannonball Run)里看到成龙的时候心想,这家伙到底是谁这么厉害,我那时从没听说过他。于是我去看成龙的电影,周星驰我也觉得很好,我看了他的《功夫》。那时候我在圣丹斯电影节做《夹心蛋糕》的首映,反响很不错,然后周星驰走进来放映了他的《功夫》,我当时就想,哇哦,这可比我刚刚做得好多了。我跟他聊了聊,他非常棒。中国动作电影,就像舞蹈一样,有幽默感,风格化,对我的影响很大。此外我还看过周润发《赌神》系列,大爱,还有李安,吴宇森,还有很多,中国电影让人印象深刻。

影视工业网:创作《王牌特工》的灵感来源?

马修·沃恩:灵感来源很多。我是看着007系列长大的,谁不是呢?从小到大我看了各种间谍电影,《纨绔双侠》(The Persuaders),《复仇者联盟》,Harry Palmer系列,《史迈利的人马 》(Smiley's People),近些年的有《谍影重重》,Austen Parros的电影,汤姆·克兰西 Tom Clancy电影等等。同时我也很着迷于真实世界中的间谍活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是如何建立的?英国秘密情报局(SIS)是怎么变成英国军情五处(MI5)、又怎么变成英国陆军情报六局(MI6)的?冷战,克格勃……间谍世界非常有意思,我把这些都看了,然后不知怎么的《王牌特工》就出来了。

影视工业网:在这次的续集中,您饰演的Merlin这个人物发生了怎样的转变?是不是多了一些人性化的元素?

马克·斯特朗:是的,做一个续集的时候,你需要进一步去挖掘人物,要给观众多一点东西。在第一部你已经认识这个人物了,现在想要了解更多。在这一部中,你在影片的开头会发现Merlin展现出他幽默的一面,他和Eggsy一起欢笑,我们也会看到他深受哈利贝瑞饰演的Ginger吸引,于是我们发现他也会陷入爱情。事实上我们拍了一整段戏是他们俩的感情线,虽然很可惜在最终版本中被剪了,但这个感觉还是在的。在影片的结尾,我们还会发现他是个英雄。

马修导演一直知道,续集需要有更多角色私人面向的展现,他把动作场面拍得跟第一部一样精彩,而下一步就是要让观众更关心人物。

影视工业网:这部电影中您最喜欢和最难拍的分别是哪场戏?

马克·斯特朗:我最喜欢的应该是动作戏,出租车的戏和雪山上的戏,都很精彩。最难拍的可能是Merlin的最后一场戏,因为我不认为自己是个很会唱歌的人,在这场戏里我不仅要唱,还唱得大动干戈,我唱到几乎失声,所以没有办法拍很多条。我没有经过声乐训练,这场戏几乎把我唱哑了。我曾经尝试过去一个音乐剧的试唱,表现很糟,所以就只有那么一次。

影视工业网:您和马修·沃恩导演这样明确知道自己想要拍什么、也热衷于在拍摄前详尽计划的人合作过,也曾体验过另一种极端,例如在《王牌间谍》中,你们需要在拍摄现场做很多即兴发挥。对于这两种拍摄方式有何感受,哪种更适合你?

马克·斯特朗:你说得没错,马修非常注重细节,我想正是这种对细节的重视才使他的电影这么棒。而萨莎(《王牌间谍》主演)更像一个搜集者,他喜欢让摄像机运转着,做各种即兴发挥,所有这一切都拍下来,几乎有点像纪录片,然后再通过剪辑,挑选出那些精华片段。我们拍下来的东西95%是没有进入成片的,这就是一个淘金的过程,而马修在拍之前就尽量去找到这些金子。

就我个人而言,即兴发挥的这种方式很累人。我更习惯于传统的电影工业模式,你有个剧本,有拍摄日程,到片场拍摄,你心里大致有数可能需要几条才能拍好,然后就转到下一场的拍摄。我比较喜欢这样工作,因为以前我们用胶片拍摄,为了确保不浪费胶片,要求会非常明确,当然现在有数字拍摄了,一直拍下去也没问题。但如果你拍了一整天不知道最终会被使用的是哪些内容,这是很让人疲惫的。

影视工业网:在《王牌特工:黄金圈》中,您和第一部中的几位英国演员再次合作,同时也有新的美国演员加入你们,在您看来英国演员和美国演员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马克·斯特朗:差异并没有那么大。不过英国演员通常来自剧场,他们接受戏剧表演训练。别误会,美国也有剧场表演,不过在英国,演员接受的训练是专门针对剧场表演的,然后他们在去演电影,而在美国,演员们直接就去演电影。美国演员很擅长情绪调动、道具的运用,他们擅长营造可信的真实感,而英国演员则更注重文本的诠释。

影视工业网:您经常扮演硬汉、大反派,也尝探索过喜剧表演,还有什么新的角色类型想要尝试吗?

马克·斯特朗:这是个有趣的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我喜欢让角色来找我,然后我从中选择。常有人问我你想演什么样的角色,下一个想演什么,说实话我不知道。我没有特别想尝试做导演,也不具备做编剧的才华,作为一个演员,我把自己看作一个诠释者,所以当有角色来找我的时候,我看过之后会有想法,好我想试试这个,我不想演那个。如果我刚刚演过一个轻松搞笑的角色,可能下一个就会想做严肃一点的。

关键词: 王牌 特工 导演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