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产业 / 正文

梳理电影审查的6大标准

十一撤档的电影《芳华》宣布重新定档于12月15日,自去年冯小刚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从国庆档推至11月18日上映,到今年国庆档的多部影片撤档,无疑挑动了“审查”这一敏感神经。

一部电影从拍摄到发行,始终与一个词汇紧密相连——电影审查。

十一撤档的电影《芳华》宣布重新定档于12月15日,自去年冯小刚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从国庆档推至11月18日上映,到今年国庆档的多部影片撤档,无疑挑动了“审查”这一敏感神经。

而“推档”“延期”早已是平常事。只是公开说辞总因其简明扼要“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可能意涵引发一番揣测,这些揣测时常头头是道以至于传到后来愈发离奇。审查方作为“永恒的对立面”也总被区隔对待。

随着电影的发展,电影审查的束缚渐渐超过了它出于保护人民思想的初衷。那么到底哪些镜头通不过审查呢?导演和制片方又是怎样在拍摄时把握这个标准呢?笔者接下来一一梳理电影审查的6大标准。

1、主题:不可偏离国情

标准:一部影片的主题应该宣扬正确的价值观导向,不能跟国情脱离太远。即便是商业电影必然涉及的正反对立元素,也绝不能有邪能胜正的主题。

实例:审片委员会成员赵葆华点名评价《气喘吁吁》《无人驾驶》《无人区》等片有违此原则。

导演尔冬升的《窃听风云》原本想讲几个警察窃听到金融情报贪污腐败的故事,但内地投资商没有一个敢投,后来在剧本里加入廉政公署这条线,成功把主旨扭转成反贪腐,结果影片成功上映。

2、血腥:不能拍特写

标准:什么样的血腥场面才叫尺度范围内?电影局在审查时也会犯难,但会有一些模糊的标准,比如最好拍全景,不要有血淋淋的特写镜头。

实例:冯超的《绝命岛》里做了很多机关,比如地上全是高度旋转的风扇,演员被吊在半空,但是电影本身没有正面展示肢体的残缺、大量的血浆等画面。

导演:高群书在《风声》里设置了很多酷刑和血腥场面,不过他通过情节设置规避了风险,“这是为了表现英雄人物的意志”。很多香港或好莱坞B级片在中国受难是因为没有把场面的精神提升,仅仅是在做技术化的展示或视觉的展示。

3、鬼戏:只可心中有鬼

标准:其实无鬼已经成了所有内地恐怖片的共识,但“鬼”又是制造恐怖氛围的绝佳工具。于是,所有惊悚恐怖片导演都掌握了一个套路——只在心中有鬼。

实例:《画皮》是传统聊斋鬼故事,但最后搬上了大银幕,鬼就变成了狐妖。《京城81号》等一切号称有鬼的电影,其实最后都是源于主角的精神有问题,而鬼怪只是一场幻影。

导演:《荒村公寓》导演罗志良表示自己的电影都没有真正的鬼,只是相信寂寞的人内心是最恐怖的,一个人在家里面听到一些东西是最恐怖的,但你真正见到就不恐怖了。

4、涉警:须模糊作案细节

标准:我国的涉警作品,在电影局审查前,还需要获得公安部的批文方可拍摄和上映。涉警戏的审查则会细致到案件在哪一个地区、哪一个时间段发生,甚至办案手段是否符合国内情况等等。

实例:中国电影理论工作委员会委员赵宁宇曾爆料,“某电影准备立项了,结果题材涉及地区的几个人进京了,到××委抗议,这么拍就是侮辱我们。”

导演:高群书的《西风烈》讲述的是四个警探深入无人区抓捕外逃重犯的故事。不能暴露太多作案手段、不能过细展示杀人过程、还要尽量展示光明的东西,这些都是要注意的点。

5、情色:只拍脸部表情

标准:阖家观赏的电影三点不露是基本,这是国内导演都懂得一点。此外,就是不要把激情戏当成动作戏来拍,少展现过程,或以朦胧的手法呈现结果就可以了。

实例:尔冬升在《门徒》中,拍情色场面就是用两台固定机位,只拍男女演员的脸部特写。引起争议的《色戒》里的情色画面,在内地上映时也被剪得一点不剩。

导演:罗志良认为:电影里的情色场面不是为了露而露,我很赞同冯小刚对《非诚勿扰》里舒淇那场洗温泉戏的解释,就是一个身体象征,赎罪式的洗去过去的罪孽。

6、爆炸:不是哪里都能炸

标准:在动作片里,爆炸场面从来都是卖点之一。然而华语电影总是无法像好莱坞电影那样炸得血脉贲张、酣畅淋漓。除了投资所限外,国内影片并不是想炸哪里就炸哪里。

实例:《谍中谍3》引进到内地时,上海南京路上的飞车追逐场面均被删减,《变形金刚2》中同样在上海打斗的场面,引进后将涉及东方明珠的镜头全部剪掉。

导演:《全城戒备》导演陈木胜说:“在香港实拍比较困难是因为很多街道出借困难,但并没有对具体的爆破地点限制。而在内地,有些地方是不可以拍爆炸场面的,那些地标性建筑有特殊含义。”

那些被删改的镜头

《大搜查》——张国立扮演的其实是整个绑架事件的幕后主导,修改后在剧情中段反转,摇身一变成为帮助警方破案的警察。陈奕迅饰演的黑帮大佬成功逃脱了警方追捕,继续干着走私生意,删改后变成被警方逮捕。

《深海寻人》——红色绣花鞋鬼的故事完全被剪掉。因为不可以出现真正的鬼。

《画皮》——删除了王生与狐妖的真实激情戏,以及狐妖捧着高大哥血淋淋人心的画面。

《南京!南京!》——刘烨扮演的爱国士兵跪在地上,被活生生砍下头颅被删掉,以免刺激部分观众的敏感情绪。

《志明与春娇》——志明前女友被发现出轨的原因,原本是她手镯间不小心夹了一根不是中国人的毛发,删减后变成“她的手镯是志明买不起的”;春娇去体检的原因本来是吃避孕药,剪后变成前男友不肯戒烟。

电影审查的重点其实并非龙标

1990年,中国电影审查制度逐渐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电影审查制度,电影审查许可的标志是片头的龙标和片尾的技术审查合格证,一头一尾将整个电影卡住,只有两证齐全才能上映。因为大多数观众不会坐到影片结尾字幕走完,所以对龙标的印象更强,对结尾技审则不太了解。

技术审查合格证

片方将电影送审后,一般会进行两轮审查。

第一轮审查一般只审查内容,在大关节上予以把控。由于整个流程非常之长,很多想要在国内同步上映的外国大片,经常后期还没做好,就会先去送审,审查者看得也是绿幕蓝幕威亚没有去掉的毛剪片。

第一轮审查完,基本就可以拿到龙标了,也就意味着这部影片“原则上”没有问题。片方可以拿着龙标和“技审证”(实际上还未经过技术审查,只是先贴个证再说)去制作数字放映介质(DCP)的母盘。

接着就是二轮审查,所谓技审。技审所要面对的就是影片的最后版本,没有威亚、没有绿幕,跟观众看到的片子一模一样。只有等技审通过之后,影片才能最终上映。

很多技审一般都拖到影片上映之前才完成,但如果技审通不过,就直接影响影片的最后档期,片方提前制作的上千块的影片硬盘将会造成巨大物质损失。

之前的《一步之遥》和《我不是潘金莲》都是在技审遭遇滑铁卢。前者只能临时修改,制作组重新赶制出上千块母盘,人肉快递到几百个城市的上千家影院,才确保电影准时上映。而《我不是潘金莲》则没有这么好运,最后只能无奈宣布延档。

前几年,一部二战题材的外国电影准备在中国上映。影片内容非常主旋律,但有几处裸露镜头,片方想借主旋律保护伞保留裸戏。但卡在了技审这一关,只能剪去裸露镜头,最后以至于全国人民观看这部电影时,看到了支离破碎的奇葩段落。

由此可见,虽然龙标是中国境内电影上映最具标志性的通行证,但在真正的电影审查过程中,第一轮龙标审查只是确认电影在内容的大方向上没有问题,更为细致和严格的审查,则隐藏在第二轮的技术审查中!

关键词: 标准 电影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