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基特·哈灵顿:成就你的,或许也遮蔽你

“你坐在台阶上,拿着咖啡和脚本,一身黑色,自以为了解这个世界,觉得自己关注的事情无比重要……”回忆起自己在戏剧学校的时光,基特·哈灵顿笑了起来。

哈灵顿在《火药阴谋》中饰演罗伯特·盖茨比。摄影:Robert Viglaski/BBC

“你坐在台阶上,拿着咖啡和脚本,一身黑色,自以为了解这个世界,觉得自己关注的事情无比重要……”回忆起自己在戏剧学校的时光,基特·哈灵顿笑了起来。

但他将手臂充满防御意味地在胸前交叠,偶尔伸出一只手捻玩胡须——严肃的线框眼镜,一身黑色,他低头一看:“我现在也是一身黑色,而且我也在谈论一些重要的事情,”他笑了起来,“我没有变,不是吗?”

基特·哈灵顿 摄像:Paul Farrell/卫报

“改变”与否并不重要,无论如何,30岁的哈灵顿正过着与19岁时截然不同的生活。

离开戏剧学校不久后,他得到的第一个荧屏角色是《权力的游戏》中的北方青年琼恩·雪诺(Jon Snow,即囧雪),这部前途无限的奇幻剧集让全世界认识了哈灵顿。 “我们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他解释说,“但这是HBO,而且会在美国播出,所以它听起来像是件大事。”

尽管如此,《权力的游戏》初战并不顺利,试播片最后变成了一枚哑弹。

在试播片中,早期的琼恩·雪诺戴着假发,胡须剃净,露出了哈灵顿平时用胡子遮掩的娃娃脸。他声称包括他本人在内,几乎没有人看过这个片子。只有这个剧集的创作者DB·威斯(DB Weiss)和大卫·贝尼奥夫(David Benioff)有视频存档,而他们开玩笑说这是“要挟”哈灵顿的把柄。

“他们说,如果我惹毛了他们,就会在YouTube上公开这个视频。这两人隔三差五就给我发截图,搞得像威胁一样。”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

初战未捷后,剧集重新开始制作。当时23岁的哈灵顿开始蓄起长发,在脸上涂了些泥土。整个剧集变得越来越污,也越来越有韧性、越来越成熟。数百万观众曾经不屑这些刀剑和咒语,但当第一季结束,性和暴力的元素融为一体后,人们对这个奇幻系列的续订翘首以盼。今天,《权力的游戏》已经成长为贝希摩斯般的庞然大物,雪诺也被推到了故事的核心位置。

在哈灵顿出演的第八季最终季里,当雪诺发现自己爱上的龙妈(Daenerys Targaryen,丹妮莉丝·塔格利安)竟然是自己的姑姑时,他要怎么办?

“我真的希望他慢慢点头,说一句‘该死,好吧’,就行了,”他边说边演,抛出一个斜睨的眼神,“有些事情真的非常不得宜,你会发现琼恩的想法从头到尾都很病态。这是我喜欢的表演方式。无论如何,我会尝试用长镜头表现他。”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

他和龙妈的扮演者艾米莉亚·克拉克(Emilia Clarke)私下关系很好,但由于这个系列的叙事地域相当辽阔,所以在第七季结束以前两个人从没在一起同场拍戏。“我们在激情戏之前,已经是非常好的朋友了,”哈林顿笑着扭动了身子,“当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不要笑场。我们一笑起来就停不住,好像永远无法完成这个场景,所以我们必须做尽快通过这个镜头,然后才可以在场外笑个尽兴。”

“五百个粉丝每天在宾馆外扎营露宿,你必须从他们中间穿过去。感觉就像成为比伯或者什么人。”

出于私人和职业方面的种种原因,哈灵顿认为这个系列将在最完美的时刻结束。作为少数几个参演《权力的游戏》这么久的演员,他期间也曾为雪诺的死亡和复活而与各方协调沟通。“我不想再来一年了。但如果去年就是最终季,好像又有点仓促。也许最特别的一年是第一季那年,我们没有被那么多人认可,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段非常棒的时光。”

他认为《权力的游戏》的风靡是“奇怪且不可思议的”。

《权力的游戏》剧照

“比如,在西班牙时,有五百甚至六百个粉丝每天在宾馆外扎营露宿,你必须从他们中间穿过去。感觉就像比伯或者什么人。”在雪诺成为《权游》世界里的万人迷后,哈灵顿开始像那些男团偶像,被印在海报上。“是的,”他叹了口气,“我不是特别喜欢。”但当他意识到什么后马上收声。“我很高兴我体验过这些,但这和我说的‘历时八年最终完成的’意思一样: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否则这段历程有点儿绵绵无期。”

他承认,名气的暴增让他变得情绪化,他怀疑它带来的的一切。但与此同时,他也为能够带兄弟参加意大利大奖赛(Italian Grand Prix)而感到十分激动。

当说起“名人”这个词时,他做出引号的手势。“它让我觉得时髦,但也很不舒服。”主要的问题在“与拍照相关的事情”。他示范了自己如何拒绝合影这类请求:彬彬有礼,充满歉意,但仍会把人赶走。“但你只能这么做,否则你会觉得自己像一个人体模型。特别是我和萝斯,我们自己从来没有合照。因为那让我们的关系感觉就像……木偶戏。”他在挑选准确的措辞,“就好像我们在走秀。”

哈灵顿和未婚妻萝斯在今年的奥利佛奖现场。摄像:Smiejkowska / REX / Shutterstock

萝斯是指萝斯·莱斯利(Rose Leslie),也曾在《权力的游戏》担任联合主演,2012到2014年间扮演雪诺的挚爱、女野人耶哥蕊特(Ygritte)。他们的爱情始于极寒的冰岛,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双方对外都隐藏了这段关系。讲到之前回避谈论萝丝的原因时,他明显有些磕磕巴巴,但还是友善地做出了回应:“我现在也不会谈论太多关于她的事,这是我们的私人生活。”

但在Buzzfeed上仍有很多关于他们恋爱撒糖的段子,YouTube也有许多他们秀恩爱的视频合集。他笑了:“是吗?”记者开玩笑称那些片段非常可爱。“她喜欢那些可爱的部分,”他微笑着说,但这就是他能说的全部。在这次对话的两天过后,他们公布了订婚的消息。

《火药》剧照

哈灵顿还谈到了题材沉重的历史新片《火药》(Gunpowder),他在其中扮演1605年英国议会大厦火药阴谋事件的策划者,罗伯特·盖茨比(Robert Catesby)。哈灵顿全名的中名为盖茨比(Catesby),这是他母亲的婚前姓,这意味着罗伯特是他的祖先。“所有人都觉得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是火药阴谋的策划者,但谁会想到你自己的祖先才是那个领导人?”哈灵顿迷上了这个故事。

他和戏剧学院时结识的最佳搭档成立了制作公司Thriker Films,《火药》是该公司的第一个项目。

2014年时,哈灵顿对经纪人说,演完了雪诺,他想换个新形象:“不要再有剑了,不要再有马——也许我还可以剪头发。”然而在《火药》中,他仍然在挥剑骑马,且还是蓄着长发的暴脾气青年。“是啊。哈哈哈。我好像总是在立flag。但我还是希望,不要一直和刀剑、马匹绑在一起。”

《权力的游戏》里的哈灵顿和萝丝。来源:HBO

在离开《权力的游戏》的那段时间里,他出演了好几部新剧,包括英剧《军情五处》的衍生作品《军情五处:利益之争》(MI-5)和历史题材的动作片《庞贝末日》(Pompeii),但即将上映的《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John F. Donovan)看起来最有潜力。

哈灵顿还担心自己在各种采访中表现不佳,他担心自己贫乏的幽默感听起来 “真是见鬼的傲慢”。因此在采访中,他呈现出既开放又谨慎的状态。他会给出一个答案,接着就说“我不知道”,好像在警告你不要拿他的话当真。

《约翰·多诺万的死与生》剧照

“被物化会不会让我觉得不适?会。我是不是认为我的处境就和女性在社会中的处境一样?不是。”

去年,他曾经对“被物化”一事进行评论,且谈到在电影行业,性别歧视同时存在于男性女性的境地。“我确实认为男性也会被物化。我觉得自己过去就被物化了,那些描写我的文章有时还带有性意味,当时看到自己觉得很不舒服。我会不会认为自己的处境就和女性的社会处境一样?不。这是不同的情况,我应该区别说明。”

哈灵顿在伦敦西部的阿克顿(Acton)长大,母亲黛博拉(Deborah)是位剧作家,父亲大卫·哈灵顿(David Harington)是位商人,兄长在IT业上班。哈灵顿11岁时,他们搬到了乌斯特郡(Worcestershire)。“那里有一所非常好的综合性学校,所以我们搬家了。我也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做一样的选择——当我有孩子的时候。”

他已经在考虑如何抚养孩子了。“嗯,我希望他们在伦敦长大,看到一个非常多元化的社会,进入一所国立院校上学,可以在11岁前感受我深爱的这座城市,接着感受乡间的美好,新鲜的空气,充分的空间,拥有和我一样平静美好(halcyon)的美丽回忆。这些年来,我的思考和情绪都受益于对广阔空间和辽阔天空的感知能力。”

基特·哈灵顿 摄像:Paul Farrell/卫报

“平静美好”(halcyon)这个词让人感到好奇。他在青少年时期是不是写了很多蹩脚的诗?“哦,是的。”他自豪地说,放开了交叠的双臂,“对,我那时是个可怕到一定程度的浪漫主义创造家,我有很多关于未来做什么的想法。表演,新闻业……”

“我现在仍然在读很多诗歌。最近读过杰克·安德伍德(Jack Underwood)的一个作品,叫《幸福》(Happiness),我愿意推荐所有人去读它。这首诗描写了家庭生活中发现的幸福,写得很美。这种探索幸福的过程是深刻的。”

哈灵顿的父亲是一位男爵,而他本人不仅是罗伯特·盖茨比的后代,也是查尔斯二世(Charles II)和约翰·哈灵顿(John Harington)的昆裔,后者曾经为伊丽莎白一世发明了第一款抽水马桶。世人惊讶于他的教育是在公立学校完成的。

“母亲和父亲没有钱送我们到私立学院,这是原因之一。但主要原因是他们不愿意这么做。他们相信国家公立院校,相信国家教育,并且把这些观念灌输给我。一个人的家族历史很重要,我为自己的家族史感到自豪,但这些不能定义我本人。”

哈灵顿在《火药阴谋》中饰演罗伯特·盖茨比。摄影:Robert Viglaski/BBC

哈灵顿敏锐地意识到,劳动阶级进入艺术和表演的门槛问题仍然有许多争议,人们常常批评伊顿公学的演员们,但其实影视删减往往才是更糟糕的部分。“我们需要在教育层面做出更多的努力。公认的,埃迪·雷德梅尼(Eddie Redmayne),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他们都是非常好的演员,理应受到盛誉。而他们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和他们教育体系里对表演才华的认可密不可分。国家院校里也应该进一步提升艺术和表演的地位。”

去年,他和Cate Blanchett和Chiwetel Ejiofor为支持联合国难民组织而一起朗读了诗歌。几个月前,伦敦西区上演《浮士德游地狱》(Doctor Faustus)时,有人批评一些年轻戏迷拍照,哈灵顿为这些年轻人挺身而出。(“如果剧院要是死了,就是因为这种刻板印象和傲慢。”)。

是什么让他坚持为弱者发声?“为大佬发声对社会没有意义。我不是败犬,我手握机会,我得到了一些“特权”。而把这特权分享给更多人,是我们的责任。”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