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评论 / 正文

许多优秀影视作品 配音演员们都在幕后默默地耕耘着

昨天,《冰雪奇缘》中Anna公主的配音演员Kristen Bell装扮成Elsa女王的消息,引起了部分网友的关注,如果不是为了满足女儿万圣节的小要求,恐怕大部分网友还不知道她就是安娜公主的配音,更不会知道她还是《绯闻女孩》里的旁白,《疯狂动物城》中的树懒。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昨天,《冰雪奇缘》中Anna公主的配音演员Kristen Bell装扮成Elsa女王的消息,引起了部分网友的关注,如果不是为了满足女儿万圣节的小要求,恐怕大部分网友还不知道她就是安娜公主的配音,更不会知道她还是《绯闻女孩》里的旁白,《疯狂动物城》中的树懒。

《冰雪奇缘》Anna公主的配音演员 Kristen Bell

不仅观众不熟悉这群配音演员,各大电影节、颁奖礼似乎也将他们遗忘。闪电君翻遍了国际A类电影节以及国内电视奖项的设置情况,都没能找到一个为配音演员而设立的奖项,相反,许多电影节却有着不成文的规定,使用了配音的演员不能参与最佳男女主角的角逐。

而国内近些年来使用配音演员的现象越来越频繁。2009年,偶像剧《一起来看流星雨》便启用了大量资深配音演员。比如男主慕容云海的配音演员姜广涛,曾为《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配音。《一起来看流星雨》热播后,《快乐大本营》还特地邀请了这些资深配音演员上节目。

配音演员 姜广涛

去年国内一些主流奖项也开始妥协,2016年赵丽颖凭《花千骨》获得金鹰奖观众最喜爱的女演员,尽管赵丽颖的演技在85后小花中已算佼佼者,但这樽金鹰奖奖杯是不是应该分给为“小骨”配音的演员陈奕雯一半呢?

同样的事情不只发生在《花千骨》一部剧上。当下的电视剧只听不看的话,你是不是以为《三生三世》电视剧和《孤芳不自赏》是一个人演的?因为声音都来自同一个配音演员。当你喜欢这个角色的时候,其实也有配音演员的一份功劳。

既然电影有最佳配乐奖,为什么不能给配音演员们颁发一个最佳配音奖?

早年译制成经典

在日本,人们更习惯将配音演员称作声优,追声优也是追星的一门种类。

曾几何时,中国也是有“声优”圈的,并且声优们还有大批粉丝。你能想象的到吗?这批粉丝有可能就来自于你的爸爸妈妈,三姑六姨。上个世纪60-70年代,父辈们其实也像我们一样,接受来自各国的影视熏陶,甚至比我们看的更广。不仅有美剧、日剧还有来自前南斯拉夫、埃及、墨西哥各个国家各类影视作品。

墨西哥电影《叶塞尼亚》

这些作品会经过国家制片厂进行翻译和重新配音然后在电视上给观众播放,这就是所谓的“译制片”。而这些“译制片”也成为了那个年代最美好的回忆。译制片的语言模式和语音语调,甚至形成一个独特的“译制腔”审美体系。比如说“你好”,用译制腔来说就是,“嘿,老伙计!”

译制片主要由两大品牌把控,分别是上海电影译制厂和长春电影译制厂。父母们的年代回忆几乎都存在于他们的声音里。如果你打开74年版的《佐罗》,保证后面收衣服的老妈会插一句,是童自荣吧。

来自上译厂的童自荣老师,是译制片“声优”的代表人物。华丽的音腔和独特的声线,让阿兰·德龙所扮演的佐罗,既有贵族总督的轻浮,也有神秘侠客的桀骜不驯。甚至连阿兰·德龙本人听过后都承认,比自己原音好听,并希望一直由他为自己引进中国的每一部作品配音。

阿兰·德龙

还有邱岳峰,译制片历程上的殿堂级人物。他用声音出演了《简·爱》的罗彻斯特、《大独裁者》的理发师和希特勒、《红菱艳》的莱蒙托夫等等。即使只是声音出演,他都可以演绎出形象之间明显的区别。

邱岳峰

《简·爱》

《大独裁者》

类似经典的声音是在太多,乔榛、丁建华、刘广宁、苏秀等等,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化自由度逐渐增高,人们现在已经习惯于原声电影的形式,曾经的译制浪潮也随着一批老配音大家的消失而默默褪去。

重新逆袭道路长

现代的配音工作,主要是在电视剧、动画等电视播出范围。

随着国家对动画产业更加严格的管控,以及电视剧产量上升,配音的工作内容逐渐向电视剧倾斜。一位专业配音演员的订单中,电视剧可能达到70%以上。但是配音的价值也被轻视很多,一部电视剧几千万的制作预算,留给配音的部分不到1%,有些电视剧甚至在鸣谢名单上都不会加上配音演员的名字。

在经历一段低谷后,《甄嬛传》的播出,让配音这个职业又重回大众视野。随着《甄嬛传》的大热,更多幕后也相继曝光。观众惊讶的发现,原来孙俪在《甄嬛传》中所用不是原声,竟然是配音。于是人们都纷纷关注这位既和孙俪本人音质相似,并且感情演绎如此贴切的配音工作者——季冠霖。

季冠霖曾在一档节目中透露自己配音过的作品,《倚天屠龙记》的赵敏和周芷若竟然都是她一人,《笑傲江湖》的东方不败也是她。这几年,季冠霖几乎包揽了各种热门古偶的女一配音。从《三生三世》的白浅到《锦绣未央》的未央。现在,网上甚至讨论说,这部古偶红不红,就看是不是季冠霖主配的说法。

而她的走红也让更多实力兼具的配音演员走到台前。比如张杰,既是《古剑奇谭》的百里屠苏,又是《甄嬛传》的温实初。

配音演员 张杰

尽管没有任何一个国际A类电影节以及国内的电视奖会为配音演员留一个奖项,配音演员们依然在幕后默默地耕耘着。

和歌手录歌时一样,为了保证配音效果,配音演员们所处的录音棚里是不能安装空调或电扇的。如果在燥热的夏天,可想而知,配音演员们需要遭受的煎熬。

除此之外,配音演员在工作时还要避免大幅度的动作,否则会产生杂音,影响录制。曾为《美人心计》、《复仇者联盟》配音的吴凌云在一次采访中提到,配音时穿的衣服,都会尽量选择纯棉材质的,因为这种材质的衣服没有声音。

虽然配音演员要收敛自己的动作,但感情又要饱满,这样一来,配音演员的工作反而比演员更难。演员在拍哭戏的时候可以放肆地哭,但配音演员不能,一旦流了眼泪,可能就看不清显示器上角色的口型。

季冠霖在配甄嬛的第一个孩子夭折那场戏时,因为太投入而真哭了出来,“眼泪太多了,看显示屏是虚的,看不见显示器上的角色,也看不清剧本上的字。这时候虽然情绪很好,但必须停,因为我看不清演员的口型,也不知道说到哪一句了。”

这样的辛苦,大多数在电视机前、电脑前的观众是不知道的。不过因为2011年《甄嬛传》和季冠霖的意外走红,配音这一行开始得到大众的认识,加之越来越多的网剧、电视剧依赖着这些优质配音演员,配音演员的职业方向也开始变化,一部分人开始尝试模仿日本的“声优偶像化”,把自己推向台前。

国内比较成功地完成“声优偶像化”道路的人,山新一定要算一位,2012年,中国第一部固定更新周期的原创网络动画《十万个冷笑话》诞生,配音演员山新以其魔性的笑声斩获了百万粉丝。

配音演员 山新 皇贞季

后来,配音演员皇贞季和山新联合其他在配音行业工作的配音演员如藤新、图特哈蒙、宝木中阳等,组成了北斗企鹅工作室。

闪电娱乐采访了北斗企鹅联合创始人郝祥海slayerboom,谈及成立时的初衷他说道:从2012年的全网只有寥寥几部动画到2014年几乎百花齐放、优秀动画IP层出不穷,我们看到了国产动画的潜力,为了让团队系统化,正规化,便于和更多客户有机合作,我们于2014年4月1日,将北斗企鹅工作室正式注册为声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现改名为北斗企鹅(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北斗企鹅旗下拥有签约艺人20余名,据郝祥海slayerboom介绍,北斗企鹅组建了运营团队,用于艺人的管理和宣传推广。除了之前的极地电台之外还制作了北斗猫咪咖啡馆、北斗小剧场、北斗音乐电台、个人读书频道图叔馆等声音电台,在喜马拉雅、网易云音乐等平台投放。同时,也会根据作品制作相关宣传视频、歌曲、广播剧等。

日本造物“声优文化”

声优这个概念源于日本,是对用声音演绎各种艺术作品的演员的统称,属于演员的一种。作为日本奠基文化之一的动漫文化,因为配音的需求,催生出了声优概念,并且让声优职业化、专业化。日本还有众多专门培训声优的学校,专业等等。

在日本的动漫产业中,声优属于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主题的表达、人物塑造、故事情节都需要依靠一个实力强劲的声优去展现。甚至随着一部分由极高辨识度,有深厚功力的声优走红,有的动漫直接以声优为卖点。

去年开始火遍中国的手游《阴阳师》,就完美的印证了声优产业的市场号召力。《阴阳师》的故事背景以古日本平安时代为背景,因此主打就是玄幻的二次元风。制作方网易十分懂行,将日本一半的一线声优都请来为游戏角色配音。比如《火影》的“佐助”杉山纪彰、《银魂》的“神乐“钉宫理惠(还和游戏角色同名,会玩梗)、《蔷薇少女》“真红”泽城美雪、“皮卡丘”大谷育江、“鲁路修”福山润等等。此举果然虏获大批声优粉丝和二次元粉,并且无障碍的进入日本市场。毕竟这些声优们,在日本也算爱豆啊!

《阴阳师》豪华声优阵容

在日本,声优早就走上了偶像化的路线。声优们和艺人一样,有事务所规划工作。他们不仅能依靠作品吸引粉丝,还需要规划演艺路线,比如通过写真、杂志、演唱会等积攒人气。粉丝们也就认自家声优爱豆的声音,管他是主角还是配角,管他内容感不感兴趣,统统买单。

比如常年盘踞最受欢迎声优第一位的神谷浩史,就被媒体评价为“演技派男性偶像声优路线”。发售过写真集,开过粉丝见面会。而今年被曝光隐婚和生子,一度登上日推热搜。可见其影响力

 

人气声优神谷浩史被杂志拍到隐婚生子

疯狂粉丝刷爆日推

日本完备的声优产业,不仅让声优能够参与各个领域的工作,声优们的人气又可以拉动需求,反哺作品。

看到了日本声优行业发展的如此壮大,中国也开始了声优事业独立,实体偶像化的道路。今年以来,国产动漫也红火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声优选择进军动漫,在国产二次元圈打开市场。

比如突破15亿播放量的《全职高手》就让为叶修配音的张杰人气再次暴涨。

《全职高手》 叶修 人前风光收入堪忧

声优偶像,配音演员,听起来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工作。可是实际上,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做声优真不是那么好混的。

声优起源地的日本,虽然整体产业是如火如荼,但其中艰辛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即使声优的收入不对外公布,从部分声优的采访中也可以知道,在日本从事声优活动的压力不亚于在艺能界摸爬滚打。

2013年,著名声优浪川大辅做客综艺节目就说,声优一万人,就300人能靠配音养活自己。

而很多刚入行的新人,憧憬着像一线声优一样的曝光和人气进入声优圈。进圈才会发现,不打工根本无法养活自己。动漫《白箱》中,坂木静香就是刚入行的新声优,除了努力参加选拔以外,还在居酒屋打工贴补生活。

《白箱》 坂木静香

在日本,声优收入的基准是1.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75)一集动画,也就是说实际收入和台词的多少并没有很大关系,而是和业内等级紧密相关。等级的制定和相关酬劳划分,由“日本演职人员联合会”的组织负责。

这就导致了收入差距极其悬殊,一线声优可能一集就啊了一声,也可以怒领4-5万日元,可能等于担任主役的新人收入总和。

转到中国本土来看,收入则是个更加复杂的话题。有体制内外的区别,也有不同工种的区别。比如广告配音会比电视节目解说赚的更多。据了解,电视剧主要按照集数付薪,而其他作品收取时薪。但是收入也不并可观,普遍情况一集可能50-70元不等,高级别的配音演员则可达到一分钟几万。

相对于日本的等级划分,中国可能还多了一个评定标签就是平台的重要性。比如在赚取外快时,央视会比普通机构要价更高。不过随着时代发展,知名度已经成为收入评定的最大标准。观众认识这个声音,有人需要这个声音,这个声优工作自然就多,收入自然就高。

这也是国内开始效仿日本声优偶像化路线的原因之一,希望通过宣传和经营,为配音工作者争取更广的工作机遇和更大的话语权。

说到底,配音还是一项居于幕后的艺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记住每一个声优的声音,记住他们的名字,或许就是对这份工作最大的认可和尊重。

那么你心目中的最佳声优list有人选了吗?闪电君作为银魂饭想说,真人版不是那些声优看起来还真是不得劲啊!岂可修!

关键词: 配音演员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