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评论 / 正文

《付岩洞复仇者》:女权的表皮之下是阶级

最近进入了韩剧的丰收期,除了小言《当你沉睡时》,其他几部同档期作品也很有看头。其中之一就是《付岩洞复仇者们》。名字听起来很美剧,讲的是三个各自面临不同中年危机的女子凑在一起组了个局,利用彼此的优点结成的“复仇者联盟”。

最近进入了韩剧的丰收期,除了小言《当你沉睡时》,其他几部同档期作品也很有看头。其中之一就是《付岩洞复仇者们》。名字听起来很美剧,讲的是三个各自面临不同中年危机的女子凑在一起组了个局,利用彼此的优点结成的“复仇者联盟”。只不过,她们的复仇对象没那么高大上,就在身边。

三姐妹里面,老大是海鲜市场卖鱼的洪度熙,她的复仇对象是欺负自己儿子的贵妇一家,诉求是不被纠缠;老二是外表看似完美无缺的家庭主妇美淑,她想对家暴和对家庭漠不关心的丈夫复仇;老三金正惠是建筑财阀家的女儿,联姻嫁给了同为豪门的丈夫,但因为不能生育,眼睁睁看着丈夫带了私生子登堂入室。

女性复仇故事,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女权,但仔细斟酌起来的话,《付岩洞复仇者们》其实并没有直击女权的那几项常见议题(教育、生育、就业等),反倒是展现了不同阶级的女性面貌。事实上,阶级这个命题也是韩剧一直以来的政治正确之一。

三个中年女子身上对应的显然是韩国不同的社会阶级。洪度熙代表的是底层,美淑代表的是中产,而金正惠是食物链最高级的富人。这部剧一开始,就向人们刻意展现了不同阶级的女性在处理问题时的差异:洪度熙因为家中贫穷,即使知道面对的贵妇一家是敲诈,也不敢拿儿子的前程打赌,选择的是下跪、乞讨对方的原谅。自尊?在生活面前,不存在的。

美淑是中产家庭的典型代表,她渴望复仇,但希望用的是隐秘的、轻微的、不被法律发现的手段,她比谁都害怕生活的体面被拆穿。中产阶级害怕层次的下堕,所以大部分时间喜欢伪装。而财阀家的女儿虽然对丈夫领私生子进门不满,但作为豪门联姻的“牺牲品”,她太清楚脾气发作是无效抗争,谋求的是静时不动声色,动时一击即中——复仇者联盟就是她提出来的。

这种差异性也体现在思维路径的长度上,剧中卖鱼的洪度熙虽然亲和力强,能够跟邻里打成一片,但是面对贵妇一家的恶行,她想到的永远只有一步,一步不成便会感觉沮丧,而正惠告诉她,一步棋下完之后还有下一步,生活的棋局步步紧逼。电视剧的展现当然有刻意夸张的成分,但是这种思维路径确实是社会无形之手区分阶级的界线。不管在哪个国家,底层人民总是要被驯化成吃苦耐劳,不做抗争的秉性。至于决策,那好像是中产以上才有的特权。

当然,《付岩洞复仇者们》绝不是一部完全严肃的电视作品,相反,它的本质更像是一部浪漫喜剧。这种浪漫之处在于,真实生活里,三姐妹是几乎不可能坐在一起插花、喝酒、聊天的。但是剧中,来自三个不同层次家庭的女子反而结成了紧密的联盟,互相帮助对方度过困境,这种中年失意“互助小组”很像日剧《东京白日梦女》。

由此可见,不管哪国女性,爱讨论的总是那么几类话题:孩子、爱情、家庭。而现实世界里,因为阶级的区分而不太可能在一起上学的孩子们,在这部剧里也被放到了一个学校,并且交情匪浅。把故事讲成这样,是彻头彻尾的浪漫了。

不过,说到底,不管哪个阶层都是人类,人类在短暂的历史中面对的困境总是相似的。而女性的中年危机又比男性好猜得多:丈夫外遇、家暴、父母或子女关系不和睦。这倒不是给女性贴标签,只是社会赋予她们的丰富性实在不公平。所以,即便土豪似正惠,也要面对来自娘家人的白眼,因为不能生育,在豪门婚姻中的她像一枚弃子。而表面光鲜如美淑,还是要可怜巴巴地去拧青春期女儿房门的把手。

大概是这些生活命题都太难解了,所以编剧也给了我们更浪漫的天马行空:最大大咧咧的洪度熙偶遇了一位英俊男士,并且这位男士还是个暖男。虽然本人是不太相信这种玛丽苏的发生,但是,在这一部剧里糊涂着甜一甜也挺好的。毕竟,阶级已经是苦涩的鸿沟了。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