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新闻 / 正文

电影《米花之味》于北京举办“在场”沙龙

电影《米花之味》是今年唯一一部入围了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的华语片,并获得“特别提及奖”。

电影《米花之味》是今年唯一一部入围了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的华语片,并获得“特别提及奖”。在前几日刚刚结束的平遥国际影展上,该片还获得中国新生代单元观众票选“最受欢迎影片”奖项,颁奖词这样写到:“明亮艳丽的画面,镜头后蕴含的是人文主义的关怀,让我们看见了这个时代最珍贵的东西”。

11月8日,《米花之味》在FIRST青年电影展于北京举办的“在场”沙龙进行了放映交流活动,本片导演鹏飞,导演张扬和知名影评人周黎明在映后和现场观众进行了讨论。

从左至右:张扬、周黎明、鹏飞

《米花之味》讲述了一个傣族山寨留守儿童的故事。英泽扮演的叶喃从上海回到云南边陲的家乡,但女儿喃杭不仅和她有心理上的隔阂,还染上了偷东西等恶习。在逐渐的相处之中,女儿和母亲终于慢慢走向和解。

除了留守儿童问题,影片也反应了现代城市文明和古老村寨文化之间的冲突和奇妙的共存,比如孩子们会在寺庙门口的台阶上聚坐玩手机游戏,因为这里有Wi-Fi。喃杭也会偷供奉给佛祖的香火钱去网吧玩游戏。现代文明已经侵蚀了古老的信仰,但他们仍然会在村里有人生了重病是求告巫医与山神,会在佛前虔诚的舞蹈祈福。

虽然故事和要表现达内容听起来苦情,但导演的表现手法轻快活泼的,眼光也不带批判。影片色调清新明亮,富有很多非常贴近生活的幽默,整个观影体验是舒适的。选择这种处理方式,导演鹏飞的理由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害怕煽情,甚至会本能地逃避煽情的人,而且他认为,有些社会问题不能依靠一两部电影就给出答案。

《米花之味》是鹏飞的第二部长片,也是他和英泽的第二次合作。英泽不仅是女主角的扮演者,两人还共同完成了本片的剧本创作。鹏飞曾在法国学习导演专业,英泽也曾留学英法,两个人都在北京长大,和云南傣族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为了该片他们在当地生活了一年。周黎明和张扬都肯定了他们体察当地生活的深度。周黎明说他这一年看了不下十部云南题材的影片,《米花之味》完全摆脱了游客视角。台词非常生活化,虽然很散,但是很有回味。张扬觉得导演对影片的质感把握非常到位,和鹏飞类似,为了拍《冈仁波齐》,他也在西藏呆了一年的时间。

《米花之味》和《冈仁波齐》的另一个共同点是,片中几乎全部是非职业演员,除了英泽之外,其他演员就是当地生活的老百姓。周黎明也肯定了扮演喃杭的小女孩的表现,认为非常自然,张扬觉得他还是能看出表演的生涩。

虽然演员都是非职业的,但《米花之味》的制作班底非常专业。作曲铃木庆一是日本导演岩井俊二和北野武的御用配乐师。

此外,摄影师廖本榕获得过台湾金马奖最佳摄影和年度最佳电影专家,声音指导杜笃之曾获第54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技术大奖,同时多次获得台湾金马奖、香港金像奖最佳音效奖,这两位都多次和蔡明亮导演合作,而鹏飞也做过蔡明亮的副导演,他坦言自己的电影审美深受蔡导影响,映后两位嘉宾和鹏飞也多次谈到《米花之味》有甩脱不掉的蔡明亮导演的影子。

鹏飞举例说,比如他喜欢克制的表演,片中很多幽默的地方也正来自于这种“克制”。当村民们盛装跋涉来到一个已经开发成旅游景区的石佛,准备在佛前跳舞为生病的孩子祈福,却发现门口挂着一个简陋的木牌,上面用黑色墨水写着“今日休息”,村民们全都呆滞了几秒。还有一场戏,村寨里的大妈不想按照社工的安排跳民族舞,她们当时身上穿着不合体的民族服装,说话的人语调毫无波澜,其他大妈也呆若木鸡。鹏飞说,这里也是他压抑住了大妈们想要表现自己的冲动。

除了表演偏爱“克制”、没有太多表情,《米花之味》最“蔡明亮”的地方还是大量的固定机位长镜头,这可能和该片摄影指导是廖本榕有一定关系,他和蔡明亮合作过11部电影。张扬认为,《米花之味》的镜头语言如果再极致一点会更好。鹏飞也认为自己还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最后主持人还看玩笑祝鹏飞“早日摆脱蔡明亮导演的‘阴影’”。

此次放映是FIRST青年电影展在北京举办的“在场”沙龙的最后一场。该沙龙连续放映了五天本届影展的获奖影片,希望能让更多无法来到青海参加电影节的观众有机会看到优秀青年导演的作品。FIRST首席执行官李子为在最后一场表示,《米花之味》为“在场”沙龙做了一个温和的结尾,但她本人更喜欢能够颠覆她试听体验的作品,并鼓励青年人导演“再向前一步,再大胆一点”,“你们就是来书写影史的。”

关键词: 电影 米花之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