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莫妮卡·贝鲁奇在罗马被授予维尔娜·丽丝奖

近日,莫妮卡·贝鲁奇飞抵罗马接受了罗马电影基金会(Fondazione Cinema per Roma)授予的维尔娜·丽丝奖(Virna Lisi Award),该奖项嘉奖了贝鲁奇在意大利和全球电影界中产生的影响。

莫妮卡·贝鲁奇

近日,莫妮卡·贝鲁奇飞抵罗马接受了罗马电影基金会(Fondazione Cinema per Roma)授予的维尔娜·丽丝奖(Virna Lisi Award),该奖项嘉奖了贝鲁奇在意大利和全球电影界中产生的影响。

贝鲁奇接受了《好莱坞报道者》的采访,谈及了她到目前为止的职业生涯、关于她在《007:幽灵党》中扮演的邦女郎的年龄讨论,以及为什么她认为现在女性是时候为受到的性骚扰和攻击挺身而出。

关于接受这个奖项,贝鲁奇表示,“它意义非凡,因为维尔娜·丽丝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女演员,她是意大利的国际偶像。对我来说,她是楷模,因她的智慧,她的美丽和她的优雅。所以获得这个奖我真的很荣幸、很感动。”贝鲁奇的职业生涯和丽丝在很多方面非常相似。同样作为蜚声全球的意大利女演员,她们都努力通过塑造复杂的角色来摆脱被单纯地定型为一个“性感尤物”。

贝鲁奇接下来的行程是飞往澳大利亚,拍摄Kiah和Tristan Roache-Turner兄弟的电影《Nekromancer》,“这是我头一次扮演一个非常卑鄙、可怕的女人的角色,”她笑着谈到这个角色。“我经常会对跨洋导演的选角考量感到惊讶。”

明年,她将赴美国为埃米尔·库斯图里卡执导的电影《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On the Milky Road)宣传造势,为了这部电影她曾自学塞尔维亚语。

《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

贝鲁奇同时也在美国电视上掀起了一波浪潮,从《丛林中的莫扎特》中扮演歌剧歌手到《双峰:回归》中的客串演出。当她在一幕戏中进入戈登·科尔一角的内心世界后,她表示这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和大卫·林奇一起,一切都变得很神奇。在这瞬间置身其中,交流何为梦想。”

“我想对我来说这也许很重要,因为演员就是我的梦想,当我是一个小女孩时,就梦想着演电影,我想成为一个演员,而现在我正以此为生。所以我自然已经准备好谈论何为梦想了。”

现在,贝鲁奇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培育两个女儿上,每年仅接一部电影,她表示是凭直觉来挑这部电影的。虽然她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制作电影,但并不想去导演。年过五十的她因出演《007:幽灵党》再度成为热点,但关于她是否想重返邦德的世界,她只是简单地表示:“我对此无话可说。”

她继续道,“加入邦德是一个奇妙的经历,我很热爱和丹尼尔·克雷格共事,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伙伴,很受人尊敬。”

她认同这样的说法,一个50多岁的女性还能出演《007:幽灵党》成为邦女郎,对这个行业的女性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在今天,女性在50、60、70甚至是80岁后还能出演一些伟大的、强大的女性角色。电影界终于真实反映了社会。”她认为,“这表示一切真的在发生改变。”

《007:幽灵党》

贝鲁奇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工作,第一份工作是模特,然后成为演员,对目前女性在好莱坞掀起反抗性侵犯和性骚扰的浪潮很有话语权。“我可以说,我很高兴我的两个女儿出生在这个时候,”她表示,“女性站出来,鼓起勇气开口,克服内心恐惧,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恐惧根植于我们的DNA当中。”

她补充说,她反感哈维·韦恩斯的原告因为没有提前公开而受到的侮辱和指责,“人们都在问,‘为什么这些女人之前不站出来?为什么当时不马上把事情说出来?’当一只鸟在笼子里关久了,即使你打开笼子,它也不会出去。”她说。“要从‘笼子’里面走出来,笼子里头的本质需要改变。女性站出来并勇敢地谈论这些事情花了很长的时间。”

关于在她的职业生涯中是否经历过性骚扰,她回答,“当然有过。我想世界上每个女性都经历过一定程度的骚扰。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女性,你从小时候就知道如何处理他们对你的态度,但有些时候,你觉得这是正常的,因为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但它其实是不正常的。我们必须告诉我们的小孩,这是不正常的。”

“作为一个母亲,我们要教会孩子在这种事情可能发生之前,该如何看待以及如何去面对,不要感觉自己是有罪的。”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有时候大人们并没有充分跟我们解释这不是我们的错,因为他们只会教我们怎样的穿着打扮和行为举止不会刺激男性。但我们必须告诉男性的是,你们不能这么做。”她继续说,“重点不在于女性必须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或者小心避免激起男性的兽欲,而是男人必须学习如何管好自己。”

贝鲁奇多年来曾出演多部米拉麦克斯影业的电影,包括《格林兄弟》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关于她和哈维·韦恩斯坦相处的经历,她表示,“我不需要面对这类情况,因为我那时候就已经知道如何处理。如果你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并且这种漂亮本身就是工作的一部分时,自然能学会如何去应对。”

“我曾经和一个非常著名的心理学家交谈过,他告诉我,拥有权势的男人体内住着两种个性,一个完全正常,甚至很睿智,另一个则不正常,带有动物般的兽性。”她表示,“所以当你遇到这类人时,必须试着去处理他不正常的一面。我想有时候当男性拥有权利的时候,他会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没有什么能限制他的行为。”

贝鲁奇表示她感觉这些事情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我想在几个月内,事情已经有了改变。我不了解你是否是有这样的感觉,但是作为女人,我出去的时候能感觉到周围的态度有了变化,”她说。“也许这些态度是……认知度。改变正在发生。当我去机场,去餐馆,我开始感受到更多尊重……人们更彬彬有礼了。”

“他们的态度现在更像是,‘我们必须小心。’我能感觉出正在变好,”她说。但她同时也承认,如果说电影业这种情况已经彻底改观还为时过早,“但是,我们当然也要看到什么在变,什么其实没变。我们必须纵览全局。”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