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百里挑一的20对导演和摄影师组合

电影大咖们都拥有的一个能力,就是能够讲述一个紧扣心弦、值得回味的故事,能够创造一个以假乱真的世界。

电影大咖们都拥有的一个能力,就是能够讲述一个紧扣心弦、值得回味的故事,能够创造一个以假乱真的世界。其实很多导演都会有偏爱的摄影师,比如科恩兄弟和罗杰·狄金斯;比如诺兰和瓦利·菲斯特(现在掰了,瓦利·菲斯特转行做导演了);比如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和罗伯特·艾斯威特;比如贾樟柯和余力为;比如张艺谋和赵小丁;等等。

只要导演和摄影师一来电,就会有奇妙的化学反应。只有摄影指导发光了,电影和导演才能大放异彩。有些摄影师在他们每部片里都展现了独树一帜的独特风格,有些摄影师会先聚焦于人物,再渲染氛围。另一些则相反。但每位摄影师观察世界的视角都千差万别,今天罗列的这些,不是在鉴定当代最好看的电影(虽然很多确实是),更多的是关于这些著名人物的合作,这些优秀的电影人在大银幕上通过他们的工作来完整地表达自己。

好的导演离不开好的摄影师助力,摄影师解锁、加强、提升了导演的工作。今天就来介绍一下这些百里挑一的组合。

1、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摄影师:罗伯特·艾斯威特

《血色将至》

当艾斯威特没法为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新片《魅影缝匠》担任摄影时,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决定自己担任摄影指导一职。这可能是因为在拍摄和表演方面,安德森对画面要求非常精准,对拍摄丝毫妥协。换句话说,安德森对摄影指导的要求非常苛刻——他在拍摄现场会一直做出改动,对移动摄影机的锐度和细节有着近乎强迫的要求。他拒绝后期调色和其他数码操作,这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不会轻易和新的摄影师合作。

归根结底,这都因为艾斯威特一直以来都是安德森独特拍摄风格的完美呈现者,他在帮助这个曾经年轻的导演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不仅建立起了他的电影风格,高质量地表达出了安德森眼中的世界。每当讨论到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惊人的电影作品,特别值得注意的就是,艾斯威特在他们的创作中所扮演真正决定性的角色。

合作电影:《血色将至》、《私恋失调》、《性本恶》、《木兰花》、《不羁夜》

2、导:安德里亚·阿诺德,摄:罗比·瑞恩

《美国甜心》

安德里亚·阿诺德的诗化写实主义总是与美国其它独立电影同行不同,尤其是他们使用手持摄影机的方式和剪辑方式。阿诺德的电影可能感觉比较即兴,但是她的工作有一种固化的结构,为阿诺德拍片成为了一种将自发性注入工作的过程,因为她和剧组的工作是为了寻找情绪写实主义,这经常通过给予他们活动的自由来实现。这个过程离不开罗比·瑞恩的拍摄能力。他最擅长通过灯光控制和构图表达来创造完美结构和展现阿诺德创作的多样电影世界。

电影:《美国甜心》、《鱼缸》、《红色之路》、《呼啸山庄》

3、导:达伦·阿伦诺夫斯基,摄:马修·利巴提克

摄影指导马修·利巴提克在《母亲!》片场

一些特定的元素能够定义一部阿伦诺夫斯基的电影,手持摄影机和带有颗粒感的16mm胶片所拍摄出的图像,都与一种跑轰式的拍摄方法有着最普遍的联系。事实上,从他们第一次合作的《死亡密码π》开始,利巴提克和阿伦诺夫斯基就一起制作了许多精雕细琢的电影,有时候甚至会故意丑化。利巴提克知道如何去达到那种粗砂质电影的本质,那是阿罗诺夫斯基要求的精确视觉语言。这位摄影指导也时刻准备好了去接受导演给他们的任何新挑战。最好的例子可能是他们最近合作的作品《母亲!》,在这部电影里,这对组合细致地安排了持续运动的主观镜头,拍摄詹尼佛·劳伦斯,她的角色从一个房子里移动进入一个混乱而又有毁灭性的狂热之梦。

电影:《母亲!》、《黑天鹅》、《梦之安魂曲》、《诺亚方舟:创世之旅》、《死亡密码》

4、导:朴赞郁,摄:丁正勋

《小姐》

丁正勋这位摄影指导在黑暗中寻找和创造色彩与温暖的能力,总是与朴赞郁令人玩味的邪恶电影相得益彰。在过去的15年里,这个韩国组合一起创造了一些最独特和最令人兴奋的电影,而在去年的电影《小姐》中,丁正勋的工作得以完整展现。华丽的灯光配合情色意味的画面,隐藏在阴影中的坏男人充满了危险气息。在这些丰富的电影画面中,朴赞郁能够在许多不同的方向上毫不费力地展开另一个出人意料的故事。

电影:《小姐》、《斯托克》、《老男孩》、《亲切的金子》、《蝙蝠》

5、导:科恩兄弟,摄:罗杰·迪金斯

《大地惊雷》

从很多方面来说,娴熟灵巧的摄影师巴里·索南菲尔德——他后来也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喜剧导演——曾经作为科恩兄弟的最佳摄影指导拍摄了他们最初的三部低成本影片。后来迪金斯与科恩兄弟一起拍的电影《巴顿·芬克》引起了国际电影界对这对天才兄弟的重视(《巴顿·芬克》获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在迪金斯掌镜下,科恩兄弟的镜头选择变得更严格,语言变得更尖锐,因为他们很快就能够把剧本中呈现的故事用同样有层次的方法来进行视觉讲述。迪金斯帮助他们快速找到自己的风格,好莱坞会在交谈中引用他们的电影,不是谈论一个眼色和点头, 而是谈论他们自己独特的外观和风格。当著名影评人罗杰·伊伯特去参加一个伟大的电影节,观看了《冰血暴》这部电影,这部电影让这个三人组能够转换工作方式,混合不同的风格,以一种有机的方式使幽默和悲剧共存。

电影:《凯撒万岁》,《老无所依》,《大地惊雷》,《严肃的男人》,《缺席的人》,《逃狱三王》,《谋杀绿脚趾》,《冰血暴》,《影子大亨》,《巴顿·芬克》

6、导:阿方索·卡隆,摄:艾曼努尔·卢贝兹基

《人类之子》

艾曼努尔·卢贝兹基可能是当今最有天赋的摄影师,他能三次上榜这个名单,并非是单纯靠他的天赋。无论是在他与伊纳里图一起全心投入完成的所有作品中,还是在他与马利克共同用手持摄影机捕捉的光影中,他工作的核心都离不开娴熟的技巧。这一点在他与他多年老友卡隆的合作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他们合作的电影有着不可思议的优雅与准确。看看桑德拉·布洛克通过CGI技术漂浮在那有着惊人灯光的太空中(《地心引力》),或是为在大银幕上精确展现最真实的反而完美设计的镜头(《人类之子》),显然没有卢贝兹基做不到的。更重要的是,如今没有哪个摄影指导比他更善于把工作融入合作导演的感情世界。

电影:《人类之子》,《地心引力》,《你妈妈也一样》

7、导:克莱尔·德尼,摄:阿涅丝 戈达尔

《军中禁恋》

克莱尔·德尼的电影充满了灵感和任性的爆发,但是它们也是难以置信精雕细琢的工艺。与导演的工作分不开的,还有伟大的阿涅丝 戈达尔同样精致有力的镜头。跟她的导演一样,戈达尔避免一种巴洛克风格,但是通过灯光和色彩的密切配合创造了引人注目的画面。德尼和戈达尔的合作有一种诗意,对镜头的使用几乎催人欲睡——对这种镜头最接近的模仿是巴里·詹金斯和詹姆斯·莱克斯顿的《月光》——这在观众和角色之间建立起了一种近乎诗意和情绪化的关系。

电影:《军中禁恋》,《日烦夜烦》,《35杯朗姆酒》,《心灵暖阳》

8、导:安德鲁·多萨姆,摄:布拉福德·杨

《乔治的母亲》

看过《降临》之后,很容易想象布拉福德·杨可以和任何导演完美合作,因为在他职业生涯的这个时间点上,他唯一明确的特点就是完美契合项目的惊人想象力。随着杨成为好莱坞最受欢迎的摄影师之一,他在独立电影(《他们非圣人》、《贱民》)中的出色技艺仍旧作为他最好的作品而出类拔萃。有关这一点的最好例子是他与安德鲁·多萨姆的合作,特别是在电影《乔治的母亲》之中。在这部电影里,杨创造了一个高对比度的灯光布局,使得黑暗填满画面,并创造了一个有着不祥气息的城市景观,同时又有着丰富的色彩,用温暖和敬意来展现人物。在这个讲述一对生活在布鲁克林的尼日利亚夫妻的故事中,杨并没有在使用灯光和展现他们黑皮肤色调时小心翼翼,而是用一种相当强烈的定向光源来塑造他们的面孔,这样更强化了他们的宏伟世界。

电影:《乔治的母亲》,《不安之城》,《凯拉在哪里》

9、导:大卫·芬奇,摄:杰夫·克隆威斯

《搏击俱乐部》

大卫·芬奇与他所有摄影指导合作的电影看起来都相当具有一致性,但是一路走来总是有一些实验性的东西和成长。在他与哈里斯·萨维德斯合作《十二宫》转型到数字拍摄时,他找到了一个新的方法来凝视黑暗,他在与克劳迪奥·米兰达合作《本杰明·巴顿奇事》时,前所未有地轻柔踏入一片威严的辉光中,并在与达吕斯·康第合作《七宗罪》中,找到了一种共生的互动方式。所有这三部由传奇性摄影指导拍摄的电影,都比芬奇的常规摄影指导杰夫·克隆威斯拍那些电影(《搏击俱乐部》、《社交网络》)在审美上更令人愉悦,但是电影摄影并非一定是美的,尤其是对芬奇的电影来说。在他与克隆威斯的合作中,芬奇找到了一种作为导演的方法和操作模式,即使是要对付来自好莱坞的资源——纸质翻页和艾伦·索金的剧本——这看起来并不是十分适合这位导演,但是他能够做他自己。

电影:《搏击俱乐部》,《社交网络》,《龙纹身的女孩》,《消失的爱人》

10、导: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摄:艾曼努尔·卢贝兹基

《荒野猎人》

在《荒野猎人》浸入式移动摄影机将我们吸引到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生死存亡的冒险之后,有些人好奇卢贝兹基的操作从哪里结束而伊纳里图的导演从哪里开始。尽管导演对于他摄影指导的掌镜技术过于盛赞显得有点不公平,值得指出的是卢贝兹基在伊纳里图作为一名电影艺术家的发展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跟他的朋友卢贝兹基和卡隆不同,伊纳里图的教育背景不是电影,而是音乐。作为一个幻想家,他的《鸟人》和《荒野猎人》摄影师为他想要放入大银幕的原始感情,找到了将音乐和移动画面的结合。今年夏天这对组合步入VR世界,值得一提的是没有哪两位艺术家像他们那样走在科技的前沿去创造浸入式摄影(《荒野猎人》使用了Arri Alexa 65摄影机)。

电影:《荒野猎人》、《鸟人》

11、导:托德·海因斯,摄:爱德华·拉奇曼

《远离天堂》

为制作他那个时代的电影,托德·海因斯不仅仅是抓住那个时代电影和照片的外观,他还适应了它们的视觉语言。伟大的导演总是倚赖技术高超的摄影师,海因斯与他的长期合作的摄影指导爱德华·拉奇曼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制作电影的。拉奇曼使用一种辩证的方法不仅适应外观,而且还适应了那个时代的工具和制作模式。比如在电影《卡罗尔》中,他研究出了怎样去模仿调色去拍出20世纪中期的摄影师Saul Leiter那样的感觉。在最近的电影《寂静中的惊奇》的合作中,拉奇曼重现了晚期默片名作的形式主义,那种有颗粒质感的、填满镜头的七十年代电影,就像《法国贩毒网》那样。拉奇曼和海因斯没有一种特定风格,但是他们都是使用工具和不同时代影像来创造最原创最优秀当代电影的伟大艺术家。

电影:《远离天堂》,《幻世浮生》,《我不在这儿》,《卡罗尔》,《寂静中的惊奇》

12、导:侯孝贤,摄:李屏宾

《刺客聂隐娘》

侯孝贤和李屏宾改变了台湾电影,引领了一个新潮流,把电影从枯燥的工作室限制带入了一种新的自然主义。这位摄影师是一位在实景中捕捉阳光的大师,他与侯孝贤一起制作的10部电影,李屏宾使侯孝贤能够纯粹地专注于他的剧本和演员中——不用去考虑制作中的大量仪器方面的问题——也帮助这位导演的电影语言有了进化,在《海上花》里加入了移动镜头,找到了从视觉上使主要外景不再局促的方法。在1985年,电影产业还在公开嘲笑这对导摄组合;30年后,他们成为了当代电影的传奇。

电影:《童年往事》、《海上花》、《戏梦人生》、《南国再见,南国》、《最好的时光》、《刺客聂隐娘》

13、导:王家卫,摄:杜可风

《重庆森林》

有比杜可风捕捉色彩更大胆的摄影师吗?有比王家卫在色彩使用上更善于表达的导演吗?对许多导演/摄影搭档来说,有一种冰火交融的特性让他们互相达到一种平衡,但是对墨镜王和野人杜的组合来说,不停的寻找与探索让他们值得钦佩,在过去的30年拍出了不少大胆的电影。杜可风对霓虹灯以及对拥挤的香港夜间外景的痴迷——可以通过一种扭曲的广角镜头与略微怪异的视角的混合看出来——结合王家卫独特的质感、细节和紧密的运动,导演在剪辑室里将二者结合,创造出一种隐晦的马赛克,展现出王家卫欲望人物的压抑内心。

电影:《阿飞正传》、《重庆森林》、《东邪西毒》、《堕落天使》、《春光乍泄》、《花样年华》、《2046》

14、导:泰伦斯·马力克,摄:艾曼努尔·卢贝兹基

《新世界》

过去20年来马力克和卢贝兹基之间的互相给取是很有意思的。在他们的第一次合作《新世界》中,卢贝兹基灵巧的镜头给了马力克一种独特的转瞬即逝感,将人物与强烈的情感节奏同步起来。卢贝兹基,作为一名自然光运用大师,将人与自然的外部关系转化为一种感情表达。这种电影化的类似精神让马力克得以释放,让他进行了一种近乎纪录片式的探索。但是在《生命之树》中,马力克说服卢贝兹基去放松并对移动镜头和太阳做出回应,用光来收集那些美丽的诗意时刻。

在《生命之树》之后,这位40年只拍了5部电影的导演准备好在接下来的6年中去拍摄50部电影。人们讨论最近在马力克最近的作品质量,很显然卢贝兹基让这位导演接受了一种新的电影制作方式。这两位艺术家对于彼此作品的影响都十分深远。

电影:《新世界》、《生命之树》、《通往仙境》、《圣杯骑士》、《歌声不绝》

15、导:迈克尔·曼,摄:但丁·斯宾诺蒂

《盗火线》

这对组合在《盗火线》之后没有合作更多电影,这似乎很荒唐,但是我们就看看能看到的吧。虽然迈克尔·曼已经积极高效地探索过那些可以与其他摄影指导(也包括卢贝兹基)合作完成的夜间数字拍摄,而曼制造精确情绪、氛围和心理空间的能力总是在他与斯宾诺蒂严谨且高度模式化的合作中最为高效。这两人的合作可以完全控制媒介,每种颜色、阴影和门道的创作都是合情合理。结果就是一些史上最紧张的电影。

电影:《欲孽杀人夜》、《最后的莫西干人》、《盗火线》、《惊曝内幕》、《公众之敌》

16、导:克里斯托弗·诺兰;摄:霍伊特·范·霍特玛

《敦刻尔克》

沃利·菲斯特在诺兰的电影里做出了了不起的工作——从《记忆碎片》到《黑暗骑士》三部曲——一些永远让人感受不到光亮的风格。不可思议的是,当菲斯特转行到导演后,诺兰找到了一位比菲斯特更适合他的摄影师。如今没有哪位摄影师能够与霍伊特·范·霍特玛的技术相媲美,他创造的柔和自然的灯光,让你根本感觉不到光源在哪儿,他可以让画面极其地引人注目和美不胜收。这对诺兰来说是完美适配,这位导演喜欢使用大格式(IMAX)胶片来最全面地展现他的作品,将壮美的世界呈现在镜头前面。霍特玛对色盘的独特感知——从《生人勿进》开始,他持续创造着我们从没在银幕上见过的色彩,但是仍旧感到很自然——他在IMAX的景深中创造浅景深的能力在诺兰最近的两部电影《星际穿越》和《敦刻尔克》中有所展现,是这位导演最有视觉冲击力的作品。

电影:《敦刻尔克》、《星际穿越》

17、导:马丁·斯科塞斯,摄:罗德里戈·普列托

  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和摄影指导罗德里戈·普列托在《沉默》片场

有很多方法来剖析斯科赛斯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但是从他作为摄影师开始看起是个好的开端。迈克尔·查普曼(《出租车司机》、《愤怒的公牛》)把经典的雄辩带入到早期的颗粒感电影中,迈克尔·包豪斯(《下班后》、《无间道风云》)与斯克赛斯的作品一起,带来了摄像机和制作速度的改变,罗伯特·理查森(《禁闭岛》、《飞行家》)为导演在好莱坞画布上挥洒 带来了一种独特的方法。现在,罗德里戈·普列托(《华尔街之狼》、《沉默》)为斯科赛斯后来职业生涯中史诗般的大师作品找到了一种风格化的自然主义。最精彩的是《沉默》中的鲜明用色和真实画面,在这部电影里普列托在不可能的条件下创造了这部电影的深刻印象。持续变化的恶劣天气状况下的简单外景,普列托通过把雾气、自然、大海和阳光加入到他的外景来控制素材。斯科赛斯在电影制作中变得更加随心所欲,但普列托一直在捕捉片场上制造出来的东西,让他们看起来独特而又充满意义。

电影:《华尔街之狼》、《沉默》

18、导:保罗·索伦蒂诺,摄:路卡·毕格兹

  《绝美之城》

路卡·毕格兹和导演保罗·索伦蒂诺已经在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了,他们在电影(《年轻气盛》)和电视剧(《年轻的教皇》)上都有合作。但是他们目前最登峰造极的视觉成就是他们2003年合作的《绝美之城》,一位老人穿梭于他年轻时的浮华和俱乐部之旅。日与夜的对比是繁盛的,充满阳光的意大利景色和夜晚烟花绽放的派对场景。镜头在盛大狂欢中扫过,记录着艺术家们的活动。这是自然和人工、简单和技巧的耀眼旋涡,是一剂电影形式的毫无歉意的挥霍。电影:《年轻气盛》、《绝美之城》、《年轻的教皇》

19、导:史蒂芬·斯皮尔伯格,摄:雅努什·卡明斯基

  《辛德勒名单》

斯皮尔伯格拍《辛德勒名单》时来了一个180度转弯——在故事和拍摄方法上都是如此。他选择了不知名的33岁波兰摄影师雅努什·卡明斯基,他很欣赏这位摄影师的电视作品(一个猜测是这位摄影指导在《他酷的像冰》中拍摄的维尼拉·艾斯打动了他),把一种纪录片一样的距离带入了画面。有一种电影自然主义表达从不越线地展现着大屠杀的不恰当之美。从那部电影之后,卡明斯基成为上世纪最后25年斯皮尔伯格从历史政治题材转型到心理科幻电影的使者。每次,卡明斯基都创造了一个与故事完美搭配的锐利风格。从《人工智能》的异世界灯光到《间谍之桥》的经典感觉,卡明斯基和斯皮尔伯格用非常复杂且优雅的灯光让导演讲述的故事进入成人世界。

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人工智能》、《少数派报告》、《慕尼黑》、《猫鼠游戏》、《间谍之桥》

20、导:丹尼斯·维伦纽瓦,摄:罗杰·狄金斯

  《银翼杀手2049》

维伦纽瓦进入了好莱坞一个稀少而又特殊的地方。从核心上来说,他是一个视觉大师,追求大而抽象的概念,但是他大预算的著名科幻电影制作上,找到了一种方法将他的感性和气氛的使用相结合。这是任何摄影师都愿意挥洒泼墨的舞台,但维伦纽瓦能够将这部电影以最宏大的场景展现出来,是因为有迪金斯的帮助。与迪金斯的合作,让这位导演的作品更加锐利和真实。例如,在《边境杀手》中,维伦纽瓦将凯特(艾米丽·布朗特饰演)对于毒品战争中的道德挣扎感灌输给观众。但这个戏是在沙漠景观中表演的,这就创造出了一种势不可挡的残酷气氛,这全倚赖迪金斯。这在《银翼杀手2049》中也得到了证明,迪金斯和维伦纽瓦都能够在当代电影中创造一些最有冲击力的画面,但是他们互相之间的视觉融合和互补似的这部电影与众不同。

电影:《银翼杀手》、《边境杀手》、《囚徒》

值得一提:独立的制作

  肖恩·普莱斯·威廉姆斯在拍摄《好时光》

导:乔什和本尼·萨弗迪,摄:肖恩·普莱斯·威廉姆斯

萨弗迪兄弟的电影看起来的样子和给人的感觉都很与众不同:他们的电影有一种直观性——拍摄现实中第一次表演的演员,不加控制的纽约城市外景——那不仅是用镜头拍摄的,而且还表现在以及融入到他们的拍片过程中。这个过程只在他们与像肖恩·普莱斯·威廉姆斯那样的摄影指导一起合作时才会有。他不仅完全与兄弟俩的画面相协调,还能创作出一种外观——因为这不是社会现实主义,而是高度风格化的电影。他严格的镜头不仅仅对片场中的移动做出反应,而且还是它之中的一部分。在《好时光》中,威廉姆斯大胆地拍摄一些在现实中无法拍摄的黑暗,而且还给画面增加了色彩灯光让电影看起来很不一样。

值得一提:规则的例外

  索德伯格拍摄《尼克病院》

导:史蒂文·索德伯格,摄:彼得·安德鲁斯(索德伯格的化名)

当你观看《十一罗汉》系列电影史,很容易想象一个顶尖的摄影师能够给一个展现帅气演员在异域瞒天过海的三部曲增加一些更风格化的镜头。索德伯格是第一个承认他的电影如果是由一位顶尖摄影指导而不是他自己拍摄的话会更好看的人。但是跟他的朋友大卫·芬奇一样,索德伯格找到了一种方法让他自己的画面更真实,同时他也变成了一个更有效率的电影人。作为自己的摄影指导,索德伯格变得很直观,他对电影语言的掌握和对实验电影的爱好随着每次的项目日益增加。他的速度和效率都让他更多产而且能够冒更大的风险:例如,在《尼克病院》中,他找到一个实验性方法让他作为一个电影制作者而不是编剧,向电视世界发声。很难想象他是如何在70天内拍摄并导演了10集电视剧的。以一种很真实的方法,索德伯格用所有导演衡量摄影指导的方式建立了一种规则:这个组合有没有让我成长并成为一个更好的电影人?

电影:《神偷联盟》、《十一罗汉》、《十二罗汉》、《毒品网络》、《魔力麦克》、《制胜一击》、《传染病》、《切·格瓦拉传》、《德国好人》

其他值得一提的组合:

托马斯·阿尔弗莱德森/霍伊特·范·霍特玛(《生人勿进》、《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韦斯·安德森/罗伯特·约曼(《布达佩斯大饭店》、《月升王国》、《天才一族》)

丹尼·博伊尔/安东尼·多德·曼妥(《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惊变28天》)

本尼西奥·德尔·托罗/吉列尔莫·纳瓦罗(《潘神的迷宫》、《鬼童院》、《环太平洋》)

詹姆斯·格雷/达吕斯·康第(《移民》、《迷失Z城》)

迈克尔·哈内克/克里斯蒂安·白尔杰(《白丝带》、《隐藏摄像机》)

米娅·汉森-洛夫/丹尼斯·雷诺尔(《伊甸园》、《将来的事》)

贾斯汀·库泽尔/亚当·阿卡抛(《麦克白》、《雪镇狂魔》、《刺客信条》)

大卫·林奇/彼得·迪明(《妖夜慌踪》、《穆赫兰道》、《双峰:回归》)

史蒂夫·麦奎因/肖恩·博比特(《为奴十二年》、《羞耻》)

加斯帕·诺/贝努瓦·戴比(《遁入虚无》、《不可撤销》)

克里斯托弗·诺兰/沃利·菲斯特(《黑暗骑士》、《盗梦空间》)

凯莉·雷查德/克里斯托弗·布劳威尔特(《夜色行动》、《某种女人》)

卡洛斯·雷加达斯/亚历克西斯·扎比(《柳暗花明》、《寂静之光》)

昆汀·塔伦蒂诺/罗伯特·理查德森(《八恶人》、《被解救的姜戈》)

托马斯·温特伯格/夏洛特·布鲁斯·克里斯登森(《远离尘嚣》、《狩猎》)

拉斯·冯·提尔/曼努埃尔·阿尔贝托·克拉罗(《忧郁症》、《女性瘾者》)

沃卓斯基姐妹/约翰·托尔(《云图》、《木星上行》)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萨永卜·慕迪普罗姆(《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恋爱症候群》)

乔·赖特/西穆斯·迈克加维(《赎罪》、《安娜·卡列尼娜》、《小飞侠:梦幻启航》)

关键词: 摄影师 导演 组合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