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创投仅仅是中国青年导演职业生涯的第一步

刚刚拿到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的新片《暴雪将至》在上周末首映,首映的当天,该片也作为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的闭幕片进行了放映,青年导演董越和该片出品人之一曹保平现身杭州参与映前对谈。

青年导演在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上展示自己的项目

刚刚拿到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的新片《暴雪将至》在上周末首映,首映的当天,该片也作为第四届浙江青年电影节的闭幕片进行了放映,青年导演董越和该片出品人之一曹保平现身杭州参与映前对谈。

《暴雪将至》的雏形最早是导演董越将其带到了2015年的第九届FIRST影展创投会上,之后他结识了制片人肖乾操,在后者的操盘下才有了段奕宏、江一燕等知名演员的出演。而“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不仅选送肖乾操前往戛纳国际电影节学习、交流,还将此片推荐给了东京国际电影节的选片人。可以说,这部电影的成型和拿奖,在主创自身努力之外,离不开FIRST影展和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两大平台的扶持。

参加创投、通过创投平台寻找合作伙伴和投资方,几乎成了近两三年青年导演将纸上项目最终转化为成银幕上光影的最快途径。《暴雪将至》被不少看过的影迷拿来类比帮助廖凡拿下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的电影《白日焰火》,而实际上,后者也是参加了釜山电影节的亚洲电影创投平台和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的CineMart创投市场没有找到投资后,最终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平台上被推荐给后来的投资方幸福蓝海影业的。

当前,电影投资公司所面临的国内电影市场环境,一方面是硬件迅猛发展——全国影院银幕数已超4.5万块,跃居世界第一;另一方面则是软件的缺失——青年导演、原创项目匮乏。为此,各大影视公司在自己开设青年导演培育计划(例如阿里影业“A计划”、合一影业“早鸟计划”等)之外,也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西宁FIRST影展等为数不多旨在让青年电影人展示创作才华,助其完成人生第一部、第二部作品的平台上寻找和挖掘电影新生力量。

相比于国内知名、且创办时间都在十年以上的上影节创投单元、FIRST影展,2013年始办的浙江青年电影节,到今年(2017年)才举办了四届(2015停办一年),而其创投平台——由“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承办的“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才举办了两届,显然在知名度和影响力上不如前两者,不过该电影节于11月14日在杭州西溪开幕时,还是吸引到了博纳影业、万达影业、合一影业、阿里影业等上百家电影投资公司相关负责人前来。

对于很多年轻观众来说,已故老导演吴天明的名字,多是通过去年制片人方励为其遗作《百鸟朝凤》跪求排片一事而认知的。这部文艺片最终也以逆袭之态,拿下了8678万票房。而对于业内青年电影人来说,吴天明的名字,还与扶持、培育有关,与他那句“青年强,则中国电影强”有关。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仅导演出了《没有航标的河流》《人生》《老井》《变脸》等多部斩获多项国内外大奖的作品,还曾大量提拔年轻的导演、编剧和摄影,亲手栽培了黄建新、张艺谋和陈凯歌这样第五代导演里中流砥柱式的人物。

拍《老井》时的张艺谋和吴天明

张艺谋、吴天明、巩俐

2014年底中国电影基金会正是以他的名字成立了“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该基金也是前者下设的唯一一个支持青年电影事业的公益基金。从2015年开始运营的第一年,“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就发起“优秀青年电影项目征集活动”,最终从近300个电影项目中选出5部优秀项目给予每部十万元的资金支持。

2016年初,“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又将吴天明导演曾在2008年举办过的“高级编剧研习班”继承下来,恢复举办。同年,还与戛纳国际电影节合作开设“制片人培育计划”,从国内推送五位带有正在操作项目的青年制片人在戛纳电影节期间前往法国学习交流。第一届的培育人选里,就有《暴雪将至》的制片人肖乾操。

吴天明的女儿、独立制片人、也是“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的吴妍妍告诉界面娱乐,基金设立之初就定位要培养三种人才,“导演、编剧和制片人,这三种人在一部电影中占有最重要地位,也是目前我们最缺乏的人才。”

“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吴妍妍

在2015年举办过一次“优秀青年电影项目征集活动”后,吴妍妍希望能将这一活动扩展为包括项目筛选、大师班、路演、项目洽谈在内为期三天的创投活动,不仅仅只是选出作品,给予资金支持。而此时,浙江青年电影节的承办方东海电影集团,也希望加强电影节的创投单元,将青年导演的项目,更多的展示给电影投资制片机构,能够将青年电影人的才华和想象力更迅速的输入产业系统。

东海电影集团成立于2013年11月,是在浙江省电影有限公司的基础上组建的国企电影集团。东海电影集团影业公司总经理罗拉告诉界面娱乐,在筹备2016年第三届浙江青年电影节时,她便向吴妍妍发出了邀请,建议将“优秀青年电影项目征集活动”放到杭州来做。就这样,双方自热而然走到了一起。

东海电影集团影业公司总经理、制片人罗拉

2015年浙江青年电影节创投单元开设第一年,就收到了三百多报名项目,进入复选的15个项目导演被邀请在初冬前往杭州参加大师班培训和路演(每个项目十分钟展示、十分钟回答评委问题)。

今年是浙江青年电影节创投单元的第二年,共有16个项目进入复选。复审评委包括了香港导演罗启锐、张婉婷、关锦鹏,台湾电影监制焦雄屏,内地制片人方励、编剧梅峰,美国《综艺》杂志影评人、东京电影节亚洲电影选片顾问Maggie Lee,完美威秀娱乐集团亚洲公司总裁艾秋兴等。在路演阶段,每个评委都完整读过入选项目剧本,并给出极为详细的意见。

最终7部作品获奖,其中5部是优秀项目优秀青年导演电影项目奖。计划外的两部,一部是制片人方励、完美威秀娱乐集团亚洲公司总裁艾秋兴两位复选评委因割舍不下自讨腰包而设立的评委奖,另一部则是资深电影人士吴万里通过吴天明基金平台设立的心视传媒奖,同样都是给予每个项目10万元的奖金支持。

谈及评审过程,评委之一的焦雄屏笑言,因为大家都有一颗当监制的心,所以看项目时,都带着要去呵护和培养的热情去评选。“有人特别注重角色的情感性,有人注重社会批判性、有人注重产业的执行性,大家互相对照跟互补,要符合这么多条件的项目才会跃然而出,其实前面几个作品很快就决定,后面几个就产生较大分歧,但票都非常接近,争执不下时我就说,多一个名额行不行?方励说好,我说你出钱啊?他说好啊!他那人就那个性,然后艾秋兴说那我也支持一份,他俩就一人出一半钱。真成了又出钱又出力了。”

从今年16部入围项目来看,既有包含犯罪、科幻、悬疑元素的类型片,也有讲述家庭、情欲、乡愁的文艺片,比重相当。而最终获奖的7部作品中,3部是类型片,4部是文艺片。

对于类型片与文艺片获奖份额几乎旗鼓相当的情况,焦雄屏坦言,“虽然大家可能倾向上都会很喜欢艺术电影,喜欢看个人非常精致的表达,但这次大家有被一再提醒要注意到,那些可能潜在的商业人才跟将来接触主流电影的机会,不希望整个培育机制只偏重一种形态的电影。”

类型多元化,是“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吴妍妍希望这一平台所能够树立的定位。“我自己是在美国这个系统学的电影,可能对具有商业元素的项目,敏感度更高一些。当然我完全不干预评委们的最终决定,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培育平台能够做到多元化,不局限于艺术片或商业片,类型上越多元越好。”

而作为浙江青年电影节的承办方东海电影集团影业公司总经理罗拉表示,非常希望借助电影节这个平台,帮助青年导演在电影类型化道路上越走越好,“我们更希望为中国电影产业的延续而储备原创力量和人才,因此也更看重青年导演项目的转化能力,实际上我们整个电影节的设计也是为此服务的。”

据罗拉介绍,在创投之外,浙江青年电影节还举办东海大师训练营、围绕青年导演如何拍摄类型片的多个主题论坛、以及邀请国际各大电影节选片人前来看项目。

“我们要建立青年导演产业转换机制,东海电影集团从前端和后端都会有所涉猎,在借助浙江青年电影节这一平台吸引人才,依托电影节创投单元作为前端发掘新项目之外,通过东海电影集团旗下的制片公司、院线、电子商务公司,为优秀项目的宣传营销进行整体规划,运营包装。我们还建立了三支基金:东海电影股权基金、东海电影项目基金和东海电影产业基金,对青年人才和项目进行多层级投资规划,尝试为青年电影人打通电影全产业链条,同时建立的服务系统,对优秀项目设计了评估和投资决策标准,持续发现和培养具有才华的青年电影人才。”

今年8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加快促进全省影视产业繁荣发展的若干意见》,文中就曾提出,“到2020年,力争把浙江省打造成全国影视产业副中心;影视产业规模和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成为浙江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增长点。”作为浙江省内的国有电影公司,罗拉所在的东海电影集团,显然也承担着“把浙江省打造全国影视产业副中心”的任务,而在本地举办电影节、加强与全国影视公司的交流、甚至在自家搭建的平台上寻找合适的项目,对东海来说都是有益尝试。

获得优秀项目奖之一的项目《界河》,讲述的是相隔二十年,分处内地和香港的一对父女,各自的一场青春梦,用两代之间的情感做叙述聚焦历史焦点。

导演蔡杰告诉界面娱乐,他曾经参加过纪录片的创投会,但参加剧情长片的创投还是第一次,“我从深焦公众号上关注到这个创投单元的。他们之前做过一些青年电影人的培育计划,在业界也慢慢积累一定声誉,国内电影节的创投不多,所以基本上大家也慢慢都知道有个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了。”

《界河》导演蔡杰

而同样获得优秀项目奖,且是路演上唯一准备了试片片段的项目《春江水暖》导演顾晓刚告诉界面娱乐,这一项目在去年剧本开发大纲阶段,他就曾报名过FIRST影展的创投平台和吴天明基金,但都未入选,今年他完成了剧本,项目发展趋向成熟,加上刚好契合吴天明基金的创投申报时间就再次做了申报。“另外我今年还报了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金马创投得知时候已经错过申报时间。”

《春江水暖》导演顾晓刚

与顾晓刚的报名经历类似,获奖项目《无声事件》的导演魏书钧去年也报名过FIRST影展,《无声事件》讲述的是一起乡村女童被醉酒爷爷误杀,真相却因全村的漠视而被掩藏的故事。该项目制片人姜楠告诉界面娱乐,去年他们的项目入围了FIRST创投的前三十,“从700多报名项目中入围前30,我们还挺高兴的,之后30个项目在北京复审,选15个去西宁路演,北京的复审也类似路演,但没有路演前的培训,导演没发挥好,落选了,比较遗憾。”

讲述宿管阿姨和男大学生情欲故事的《略知她一二》展现的是将性和爱作为抵抗孤独武器的异乡人的情感故事。在路演环节,该片导演王姜永在回答评委“如何把握女人内心”时,一句“我有类似的情感经验”不仅让评委感到意外,也引发全场哄堂大笑,在场的资方和媒体都对这位“实在”的导演印象深刻。最终,他这样义无反顾投放切身经验到作品中的做法也赢得了评委的肯定,获得优秀项目奖。

王姜永告诉界面娱乐,在申报吴天明基金的导演创投平台之前,他还申报过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上海国际电影节、FIRST影展等创投平台,但都未进入复选,“可以说是吴天明基金给了我第一次被大家看到的机会。”

《略知她一二》导演王姜永

正如顾晓刚、魏书钧、王姜永一样,众多怀揣电影梦的青年导演都希望自己的项目能在国内仅有的几大创投平台上获得肯定,甚至遇到懂自己、支持自己的资方伯乐,最终完成电影。

目前这些创投平台均没有明文规定的排他条款,但在具体评选中,例如上海国际电影创投平台会有“未参与其他融资创投平台的项目将优先考虑”的规则。“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吴妍妍坦言,今年创投平台项目初评时,初评的评委也曾和她讨论过这个问题。

“初评评委们一致认为青年导演的任务是开发剧本,让剧本更完善,如果他一直在参加创投的话,会被所有的资方弄懵的,会惯坏的,会浮躁,就很难潜心挖掘自己的创作了。我们的确没有设置排他条款,但初评评委们还是决定如果他们在其它创投平台看过这个项目,且是获奖项目,就希望这个项目的导演能够继续用之前的奖金去开发他的项目,不需要再从另外的创投平台去见资方了。因为其实资方差不多都是那些公司,差不多的项目负责人。这是今年初评评委们提出来的一个规定。我觉得这个提议是很有道理的。”

申报过其他创投平台后,一些青年导演也大概摸到了每一个创投平台的风格和定位,认识到各平台间的细微差别,从而选择更适合自己项目的平台去报名。相较于FIRST影展创投,《无声事件》的制片人姜楠认为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的创投初审要求更严格,“FIRST没有要求完整剧本,没有要求导演的过往作品,也没有要预算。这些吴天明基金都要求。”

《无声事件》导演魏书钧及制片人姜楠

《界河》导演蔡杰则认为,HAF、金马等平台会要求项目进入较为成熟的阶段或已有制片公司运作。吴天明基金则对早期项目没有这些限制。“但这个创投也有培训,路演和资方约谈,来这边挑项目的影视公司并不少,而且基本是国内资方配备很强的公司,如嘉映,安乐,华策,中影等。因此这个创投会同样适合开发得更成熟点的项目。”

“路演培训”是与界面娱乐交流的几位导演都会特别提及的内容。曾在FIRST复选上因导演路演发挥欠佳而落选的《无声事件》,其制片人姜楠对这次在杭州的路演培训感触很深,“培训老师会帮助我们梳理路演的内容,呈现的方式以及讲述的节奏,让我们能尽最大可能在十分钟内把项目优点和导演优势完整呈现给大家,经过培训之后的路演,即便没获奖,我都认为是没有遗憾的。这个过程让我们对自己的项目有了更多角度的认识和思考。”

《春江水暖》导演顾晓刚也表示路演培训对自己帮助很大,“因为好多创作者真得不善言辞”。

第一次参加创投平台,带着项目《大普吉爱你》来杭州并最终获得特别评委奖的刘耀楠则认为路演培训、大师班等活动不单是为了连接资方和导演,自己参与其中也得到了很多营养,同时跟其他导演有很多交流,收获很多别人的真挚建议。“我觉得这个创投平台侧重扶植青年导演的最初几部电影,并没有一味的强调项目商业性,评审、导演和制片、资方之间的沟通也更多建立在情感互通上。”

《大普吉爱你》导演刘耀楠

当然,大家都表示培训、路演、和资方洽谈,三天的活动全程体验下来还是“比较费体力的”。

虽然获奖项目类型各有不同,但翻看几位青年导演简历,不难发现共性:这些导演几乎都有拍摄过短片的经验,获奖的均是其第一部长片。至于评委是否看重导演的过往作品,评委之一的关锦鹏导演表示,以往作品只是考虑因素之一,“有的导演过往作品非常好,但我们的评选宗旨是,要帮导演,就要帮对的项目,如果项目不够好,还是不行。”

而对于资方来说,对青年导演的考察,甚至比评委们来得更严格。

“我比较欣赏、关注自己写剧本的青年导演,我更想看到的是自己创作有两年以上时间作品。电影票就是观众的选票,打动人心、直抵心灵,是电影最重要的品质。青年导演重要的是自己有创造能力,这是未来的看家本领。”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在浙江青年电影节的主论坛上,谈及会选择与什么样的青年导演合作时,这样说道。

于冬

近两年,新人导演拍类型片,进入电影商业市场成为一种趋势,甚至业内也有了“中国不缺文艺片导演,缺的是类型片导演”的声音,但于冬还是希望青年导演应该远离类型片,更多的注重个人表达和创作初心的展现。他认为现在中国电影离三大国际影展渐行渐远,独立电影匮乏,就是因为新生代年轻导演缺少更有力量的作品出现,“这说明我们对当代题材的捕捉和反应已经缺失了,创作主体应该反思这件事。”

万达影视第三工作室副总经理吴涛今年是第二次来到杭州,聆听创投平台青年导演们的路演。在看过16个项目后,他约谈了其中四个项目。“我们挑项目,一是看青年导演能否独立完成剧本,二是在初步的接触下,看导演是否有清晰的思路,独立的思考,三是看导演是否具有合作精神,以及恒心、耐心,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是导演的原创故事和想法能否让人眼前一亮。”

吴涛非常赞同博纳影业总裁于冬“欣赏那些创作两年以上导演”的说法,“我们不能要求青年导演完全不计名利,毕竟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个名利场,但我们当然希望能和那些沉下心来、耐得住寂寞、有恒心去创作的导演合作。”此外,在实际操作层面,他则倾向于那些成本不太高的项目来合作,“当然我们和青年导演合作不是以赚钱为最大目的,但站在公司整体层面考虑,依然希望成本不要太高。”

万达影视去年从各创投平台中选中了三部青年导演项目,目前均在拍摄中。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德富认为,相较于文艺片,大多数青年导演在类型片方面更缺乏经验,”因为类型片对商业元素的需求更多,资方要为青年导演配备有经验的监制作为辅助,以指导其平衡个人表达与类型化元素。“

短短三天的浙江青年电影节创投单元“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结束了,不管获奖与否,这些怀揣电影梦的青年导演仅迈出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步。未来,他们将面临的是更为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和观影经验越来越成熟的广大观众。

拍摄第一部剧情长片《西小河的夏天》就入围今年釜山电影节竞赛单元的青年导演周全,在浙江青年电影节论坛上谈及自己的项目在2015年拿到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的大奖后,却并没有获得影视公司的关注和投资时,给出自己的经验,“我觉得参加创投,最重要的是这些评委和资方在给过意见之后,我自己怎么样去沉淀消化这些东西”,他认为作为青年导演一定要很好的心理建设,要去坚持自己想要做的东西。

同时,他还提醒后来者“找对人”的重要性,“在与资方沟通的过程中,对方公司的名气与体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与你对接的人。因为电影是人拍的,需要很多人介入,资本只是一部分,还要拍摄,还要做后期,整个过程非常复杂,对于每个环节和部门来说,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同样在论坛上,今年因为纪录片《二十二》而获得巨大关注的青年导演郭柯认为,即便青年导演的处女作在创投平台获得专业肯定,甚至最终拍摄完成取得一定口碑和票房,但真正的考验还远远没有到来。”作为青年导演,第二部片子才是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第一部成功后,意味着有资本进入,你会面对各种诱惑,那时候就是考验你初心的时候,你想做什么样的导演,想讲什么样的故事,想跟观众做什么样的人物关系,真正的考验在第二部。”

关键词: 职业生涯 第一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