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那些事 / 正文

乐视影业谋求新出路 确认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

新乐视管委会主席、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昨日晚间向记者确认,乐视影业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目前,围绕更名的一系列工作已在进行中,一旦工商信息修改成功,乐视影业将正式更名。

新乐视管委会主席、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昨日晚间向记者确认,乐视影业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目前,围绕更名的一系列工作已在进行中,一旦工商信息修改成功,乐视影业将正式更名。

伴随更名的,是乐视影业日益明晰的未来战略。今年6月,乐视影业方面曾表示,将转型为一家以影视内容为用户主要媒介的IP运营公司;张昭则进一步向记者透露,新乐视文娱将来会更加开放,内容也不仅仅局限于授权于乐视网和乐视电视的范畴,而是定位于整个家庭大屏娱乐市场。

这是乐视影业谋求的新出路。过去一年,受困于乐视危机的不断发酵,乐视影业备受重压。尤其是并入上市公司乐视网的难产,令一部分行业人士对乐视影业心存忧虑。

如何能在不利局面下稳住乐视影业及新乐视的基本面,是张昭的当务之急。

疏离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影业成立于2011年,由时任光线影业总裁的张昭创立。作为当前乐视体系优势最为稳固的业务,乐视影业拥有较为强大的地面发行系统,是国内主要的民营影业公司之一。

有趣的是,外界眼中乐视影业的核心优势,即“地面发行系统”,与乐视体系曾给人留下的互联网概念相去甚远。在这套地面发行系统中,遍布全国各大院线的影院地推团队是真正的核心;这些地推人员在影片上映之前可为乐视影业带来大量的宣传、排片资源,从而为乐视影业发行的影片票房提供充足保证。

由此可见,这一高度传统的模式深度依赖于地推人员在各个城市各个院线的扎根能力。其优势难以确立,一旦确立,也难以消弭。

而这些优势,与乐视生态体系的关联,显然远低于乐视体系的其他业务。一位曾在乐视影业就职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一直以来,乐视影业与乐视体系其他业务都存在着某种层面的疏离;作为乐视体系的“一方诸侯”,张昭是贾跃亭的朋友,是可以和贾跃亭对等交流的人。

这一微妙的境况,保证了乐视影业即便在过去一年乐视体系遭遇整体大溃败的境况下,也并未因此发生明显的衰退。

乐视影业的坚挺,使得其在而后拯救新乐视的一系列行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在今年1月,乐视网今日发布公告,宣布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与战略投资者(嘉睿汇鑫,融创中国实际控制)及其他投资人达成协议,共获得168亿元投资。完成注资后,融创中国实控的嘉睿汇鑫持有乐视影业15%股权,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

这一投资案中,乐视影业、乐视电视和乐视视频共同成为融创的投资标的;其中,最为优质的当属乐视影业和乐视电视两块业务。

而随着乐视电视的轰然倒下,乐视影业更是成为“新乐视”硕果仅存的唯一优质业务。

这也从张昭出任新乐视管委会主席可见一斑。据记者了解,张昭出任这一职位原本并不在计划之中;由于张昭并不懂硬件业务,统领新乐视全局可能会出现一些困难,且乐视影业并入案仍需积极运作,一开始孙宏斌并未将全盘委予张昭。

“但梁军走之后,乐视确实没留下什么人了”,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坦言。

困局

统领整个新乐视,对于张昭,也许不全是一件好事:只有乐视影业顺利并入乐视网,新乐视和乐视影业的发展方向才会达成一致;否则,保全乐视影业和拯救新乐视有可能会有所互斥。

但问题就在于,监管层对乐视的压力,已经让重组案变得难产。

近日有报道称,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有三到四名委员在2017年7月底8月初被调查,主要涉及乐视网IPO;其中两名来自会计事务所,至今仍处于被调查状态。

随后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表示,已注意到多位涉及乐视IPO发审委委员被查的报道,已经转给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了解核实。由于证监会并未明确态度,业内人士均认为,不应由此做出过多解读,应等待最终定论。

但在此之前,证监会原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案的曝光,早已影响了乐视网的资本进程。根据2016年11月央视新闻的报道,李量2014年被查,是因为2000年至2013年收受包括乐视网在内的九家公司共计折合人民币693万元,为上述公司的上市和并购等资本操作提供帮助。

此后,随着证监会前高官李量张育军、姚刚等人相继被查,从2016年开始,证监会对于乐视网等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的监管已经变得格外严厉。风口浪尖之上,乐视影业并入案的一再搁浅,无疑与此相关。

而一旦重组案最终搁浅,乐视影业的第二条路将会在何处?

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不仅如此,记者了解到,即便是张昭担纲的新乐视管委会,仍只是一个过渡组织。在确立最终的管理架构前,如何摆清乐视影业的位置,以及如何处理电视和视频业务,仍是一个亟待厘清的重要问题。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