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评论 / 正文

《引爆者》段奕宏精湛的演技派插在了失去灵魂的故事上

爆炸、打斗、手持摄像,这些在商业动作大作里最为吸引观众眼球的元素,《引爆者》发挥地淋漓尽致。

爆炸、打斗、手持摄像,这些在商业动作大作里最为吸引观众眼球的元素,《引爆者》发挥地淋漓尽致。

这是段奕宏在短短的一周内再一次出现在大银幕上。11月17日上映的《暴雪将至》为他赢得了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而在11月24日上映的《引爆者》里,他依然表现出小人物与命运之间的死磕,沉浸在20年资深炮工赵旭东这一角色当中。

赵旭东是一名自称“20年从没出过事故”的炮工,故事也是从他引发的唯一一次事故开始的。粗粝的质感,是《引爆者》从开篇就通过影像传达出的最为强烈的特质。黝黑的煤矿工人、简单包裹地像火腿肠一般的炸药,还有在矿道里忽明忽暗的灯光,从一开始就能紧紧地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随着剧情的展开,炮工赵旭东为了保命,几乎成为一名会放炮的特工

“放炮”是开矿极为依赖的一个方式,但也是其中最容易引起事故的环节。赵旭东在自白中就表示,他身为炮工的父亲正是在事故中丧命。最终他一炮下去,炸死4个人,自己侥幸存活。

显然,这场本来不会发生的事故,背后是争名逐利的阴谋,而赵旭东这名小人物,只是大老板们利益竞争中最底层的一环而已。

《引爆者》的故事并不复杂。成泰燊饰演的程飞是一名煤老板,他因儿子抢矿时“意外”成为植物人,就想设计用爆破时的事故,逼另一位煤老板低价将矿转让给他,事成之后雇职业杀手把有牵扯的人灭口。本片的最大看点,就是赵旭东作为一名被诬陷成了凶手的“弃子”,如何在杀手和警方的双重夹击下获得“生”的机会。

程飞是片中的幕后黑手,在最后决战中他不再冷静,显得丧心病狂

很可惜,这个故事并没有成为导演通过影片展现的核心。整部影片的故事线索过于简单,导演常征将更多的吸引眼球的设置,放在了制造影片的紧张气氛上面。

“重氛围、轻叙事”并不一定是错的,简单的故事加上浓烈氛围的包装依然有可能打动观众。但在《引爆者》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这些具有强烈感官性的镜头铺开来,实在过于直接。对黑色电影来说,让情节紧凑并不难,说一些深沉的话语,展示一些平时难以见到的受伤、暴力镜头,再来个用手持摄像拍的追逐片段,便能提升整体的质感。但这些“重料”,都需要加在关键的位置,才能起到最优的效果。

更何况,想要在100多分钟的时间里完全吸引住观众的目光,影片必须得找到一种张弛有度的节奏,如果只是一味地打造透不过气来的紧张气氛,只会让注意力过早地涣散掉。《引爆者》大范围地用手持摄像将紧张的气氛愈演愈烈,用鼓点模仿的爆破声被当做背景音乐贯穿全片,一次次地让“空心”的故事进行加速狂奔。

近些年来作为“警察专业户”,王景春对徐警官的刻画入木三分

这样毫不克制的故事,只能靠几位实力派演员进行“护驾”,才勉强保持着较高的品质撑完全片,尤其是两位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段奕宏与王景春。他们分别饰演赵旭东和徐警官,在片中的对手戏不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只有一幕对话和一幕追逐戏。在当中,两人都在细节暗藏杀机,用冷静的表演传达出丰富的情感。而对他们的过去进行留白处理,也让观众对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在故事过程中的变化抱有期待。余男与成泰燊也很好地将角色进行了诠释,他们分别饰演的饭店老板娘萧红和煤老板程飞虽然发挥空间都较小,但萧红的果敢和煤老板从冷静到狂躁的变化,都被演绎得十分传神。

这是萧红与赵旭东少有的温馨时刻

配乐、手持摄像和演员高超的演技,让《引爆者》如同一锅持续沸腾的重辣火锅,让观众在观影过程中愈发陷入了全程紧绷的状态。而结尾的草率,让该片前面的种种铺垫,最终显得尴尬而多余。

在最后的“决战”当中,赵旭东由一名炮工直接进阶成为爆破武器专家,利用事先在废楼里安排的炸药干掉了程飞的手下,也“误杀”了他的儿子。程飞也突然化身特工,将藏在多重掩护下的萧红拉出来当做人质。二人的对峙并无太多看点,完全是靠赵旭东的自残以及程飞的话多将紧张感衬托出来,最终靠王景春饰演的徐警官的介入才打破。一番折腾,赵旭东喊出“你**就知道干我”后,影片才在警察大队的姗姗来迟中落下帷幕。

当韩国的黑色犯罪电影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值得深入探讨的佳作后,如今国产电影也开始学着将这样的故事放在国内的背景中去讲述。如何不仅学到表面呈现形式,还能深入角色的内心,找寻到始终压抑着其灵魂的源头,或许才有机会拍出击中更多观众内心的优秀作品。

关键词: 段奕宏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