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节展&活动 / 正文

国产科幻《拓星者》导演张小北:主要困难是没钱

——奇观影展在北京举行

听中国科幻电影一线工作者们聊聊他们在做什么,面对什么困难,可能怎样解决。

12月2-3日,奇观影展在北京举行。今年的主题活动是“奇观2017幻想影像展”,持续两天的科幻奇幻短片展场场爆满,“中国科幻电影拓荒者”主题论坛更是汇聚了今明两年中国科幻电影的“最强阵容”——

 

张小北《拓星者》剧照

《拓星者》导演张小北和制片人关雅荻、《流浪地球》概念设计总监和故事板总监张勃、《机器之血》物理特效总监同时也是中国第一家特效公司创始人的王乃鹏、著名科幻电影专家同时也是制片人的严蓬和《逆时营救》剧本策划赵颢喆。

“奇观这个词指的是超乎寻常的、无法预见的事物,我们给影展起这个名字,是希望这里的片子能给大家带来惊喜。”奇观影展创始人马贺亮说。

据悉,奇观2017幻想影像展收到的短片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日本、韩国、伊朗、荷兰等等国家,涵盖了赛博朋克、反乌托邦、人工智能等等科幻的细分类型。  

中国科幻电影拓荒者说 做科幻电影最需要的是认知与沟通

奇观2017幻想影像展推出了关于中国科幻电影的主题论坛:中国科幻电影拓荒者,“不说元年,先谈拓荒”。

论坛由迷影文化推广者王双主持。当主持人问《拓星者》导演张小北在拍摄制作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题,小北导演很直率地说“主要是没钱”,他解释说没有钱意味着电影拍摄制作过程中明明有成熟的技术手段,没有钱你用不起,只能找替代方案,找替代方案又增加了研发的时间成本。同时在国内还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式来确定要达到某一个特定的效果需要花多少钱、花多少时间,“这个标准目前还没有建立起来”。

作为制片人的关雅荻则说《拓星者》这种科幻电影做的时候主要的困难是“未知”,科幻电影的最大难点在于各个环节和部门之间的沟通和协调,在中国做科幻电影与所有制片环节负责人充分了解和沟通就是个很大的难题。

 

《机器之血》剧照

王乃鹏刚刚完成《机器之血》物理特效的制作,作为国内第一个创立物理特效全流程公司的资深电影人,他说做物理特效很大一部分都需要研发,需要从设计结构,材质物料、工艺流程,混合材料研发、成品功能性、人体工程、表面处理、机械设计、机械控制、计算机编程,等等方面综合考虑,而做物理特效工作中最怕的就是需求不明确,物理特效一旦推倒重来,就意味着之前投入的资金、精力和时间都白费了。

张勃目前是国内顶尖的概念设计,他在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中担任是概念设计总监和故事板艺术总监,由于概念设计是相对比较前期的工作,张勃说做《流浪地球》的概念设计最大困难就是如何把视觉艺术表现和科学原理结合起来,在这一点上,他的团队也经过反复磨合,而导演郭帆更是读了大量天体物理、地质等等方面学科的书。  

张小北:中国科幻电影最快需要8-10年与观众建立类型契约 

《逆时营救》剧照

论坛嘉宾赵颢喆是2017年票房成功的国产科幻片《逆时营救》的剧本策划,他说《逆时营救》的世界观并不复杂,而且他们一开始就把这部电影定位为一部动作片。

对此,作为资深科幻电影专家的严蓬比较赞同,他甚至认为《逆时营救》为国产科幻电影开了一个好头,“从成本的把控,到演员的选择到最后的呈现是一个比较恰当的一部作品”,严蓬说,科幻文化很多源自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中国做科幻电影需要自己的社会文化的深度结合,而“不能为了科幻而科幻”。

张小北作为众所周知的科幻迷,说做科幻电影,首先要“忘掉科幻两个字”,我们要做的首先是电影,电影最重要的是人物和情感,在黑暗中通过银幕与观众沟通。中国观众将近30年没有看过中国科幻电影了,一般规律来说,一个类型与观众建立起契约机制需要30年,中国可能比较快,但怎么也需要8-10年,这个过程我们是绕不过去的。

随着北京展映和论坛活动结束,奇观2017幻想影像展即将开始全国重点城市的巡展。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水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