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对话黄金组合袁和平和魏君子:《奇门遁甲》将创造潮流

奇门遁甲,乃奇门、六壬、太乙三大秘宝中的第一大秘术,包含天文学、历法学、谋略学等,传说中,是由九天玄女传授给黄帝的,助其战胜蚩尤。

 

奇门遁甲,乃奇门、六壬、太乙三大秘宝中的第一大秘术,包含天文学、历法学、谋略学等,传说中,是由九天玄女传授给黄帝的,助其战胜蚩尤。

魏君子或许正是看中了这一古代术数著作中难以解读的科学成分,比如地球磁场、时辰与神秘能量,才最终决定以《奇门遁甲》作为自己第一部制片电影的名字。在成为这部12月14日上映的电影的制片人之前,他更多的时候是以影评人的身份为人所知,研究的正是香港电影。

徐克、袁和平这样的黄金组合,正是在他的努力下促成的。想要将这两张香港武侠片的金字招牌组合在一起并不容易,他俩的上一次合作早在2002年,缘分或许还是来自“奇门遁甲”这个值得再续前缘的IP。

袁和平与徐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一部《奇门遁甲》诞生于1982年,是袁和平导演执导的一部妙趣横生、怪力乱神的动作喜剧。动作指导是袁和平更加知名的身份,为他获得“天下第一武术指导”这一盛名的,不仅仅是《精武英雄》、《功夫》这样的港产精品,还有《黑客帝国》、《杀死比尔》这样的在好莱坞获得成功的美国大片。正是凭借好莱坞的拍摄经历,袁和平第一次接触到武侠动作与CG视效相结合的拍摄方式。而这一方式,也成为《奇门遁甲》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但动作指导这一身份并不是袁和平的全部,1978年他导演的两部影片《蛇形刁手》和《醉拳》,不仅独创了醉拳这一武术类别,还成就了成龙的动作喜剧。在跟他近距离接触之前,也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大众印象中的“一代宗师”,最擅长的就是从生活中找幽默的点子,搞笑的功力一流。

《奇门遁甲》带来的最大惊喜正是在其喜感。在符合片中语境的情景下,每个人物展现了符合身份特征的喜剧表演,加上一点上世纪九十年代港片所特有的癫狂,整部影片几乎不会在笑点处出现尴尬的情况。

故事并不复杂,当天外来客前来地球解封另一只外星妖怪的封印时,修炼奇门遁甲保护人间的雾隐门如临大敌,需要去找到新掌门才能进行对抗。这个故事突破了传统武侠的江湖格局,将其引申到天下存亡之中,但在编剧徐克的笔下,寻找的过程套用了喜剧的壳,击败敌人的结果也并不复杂,他将叙述的重点,放在了雾隐门内如何与新掌门建立信任、团结一致上。

徐克与袁和平的武侠口味并不相同,袁和平爱的是古龙的写意,而徐克偏爱的是金庸的“侠之大者”,但他们与魏君子三名各有想法的主创,还是能够在“以徐克为核心的民主集中制”下团结起来。在《奇门遁甲》中,徐克不仅是一名编剧、监制,最终的角色造型也是由他来确定的。在他的打造下大鹏所饰演的诸葛青云,被赋予了与许冠文相似的神态,而倪妮所饰演的铁蜻蜓,举手投足间的英气同张曼玉过去饰演的金镶玉颇有几分相似。

倪妮饰演的铁蜻蜓

徐克对该片最大的贡献,更是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由于片中既有外星妖怪,也有各式不同的需要CG完成的神功,为视效打下基调的故事版的任务,就落到了徐克的肩上。

用袁和平的话说,徐克的故事版“画的又快又好”,而整体的视效设计,比如天外妖物的共振攻击方式、各大掌门的神功、雾隐门掌门小圆的九天玄女形态,都是在他的概念设计下由CG视效团队进行完成,保证了该片能够带给观众足够的“奇观”。

界面娱乐对话袁和平、魏君子:

界面娱乐:一开始没有想到,《奇门遁甲》的笑点其实挺年轻化的。几位主创是如何贴近当下年轻的风格的?

袁和平:我们不需要去研究年轻人的口味,这部影片的年轻的状态,是根据片中角色的年龄、性格去创作的。片中每个人都很年轻,有一点调皮捣蛋的感觉,所以我们让雾隐门里的人都很活泼。太古板的武侠已经不好看了。

魏君子:其实徐克和袁和平导演的心态都非常年轻,生活中他们也都喜欢年轻人最喜欢的话题,看最新的美剧、最新的电影。只有跟年轻人同步,才能将年轻化完成的那么好。

这是大鹏首次担任视效大片的男主角,其喜剧功力为影片增色不少

界面娱乐:《奇门遁甲》还引入了外星人这样有别于传统中国奇幻的概念,为什么选择将“魔王”设定为天外来客?

袁和平:因为我们的传统观念里,妖是通过修炼而来的,我们希望能够打破这个观点。

魏君子:最开始我去为片子立项时,并没有这样设定。后来我找到徐克、袁和平跟他们一起创造故事时,才觉得这部影片不应该仅仅是简单的武侠和奇幻的结合。如果世界上有妖,那它们是哪里来的?我们决定往深一层讲,就从上古文明里去找,我们比较倾向于文明来自天外。

总的来看有点像食物链,第一层是武侠世界,里面那么多像白骨追魂掌这样普通人根本练不出来的武功,我们就设定他们是吃了妖提供的奇花异草才有这样的能量。妖的能量又是哪里来的呢,就是天外。我们想要影片年轻化,脑洞就得比年轻人更大。

作为配角,“雾隐七子”也各具特色

界面娱乐:《奇门遁甲》最早是魏君子您发起的项目吧?是如何找到袁和平和徐克这两位武侠的代表人物来导演、监制?

魏君子:我觉得首先功课要做在前头,去找他们之前,《奇门遁甲》电影的立项工作我已经基本完成了。这个题材是袁和平导演在1982年拍过的,他也一直希望能够从当下的角度再去拍一次。而我之前也一直算是徐克导演工作室的编外人员,参与过一些工作,跟他聊了以后他也有很多兴趣。最后干脆大家一起从开发剧本开始做这个片子。

袁和平:第一部《奇门遁甲》当年还是很卖钱的,那个概念那时还比较新。现在这部我觉得是创新动作片和奇幻的结合,加上现在特效技术更好,让我很有兴趣再来拍,把概念再升华一下。

魏君子:而且真的只有他们来拍,才能在质量和创作各个方面进行把关,同样的题材找别人会担心,真的会花钱吗、花的值吗、会烂尾吗。我们华语电影经常说工业化,但是能真的做到的人太少了。可以说他们就是我排在最前面的选择。

1982年版《奇门遁甲》中有许多怪力乱神的画面

界面娱乐:作为导演和监制,袁和平和徐克都有着非常丰富的武侠片经验,《奇门遁甲》中你们具体是如何分工的?

袁和平:我们没有划定具体的分工,如果仔细算,徐克在这个片子中做的事可能还比我多一些。比如我们一起做出来演员造型后,他有不满意的地方就拿去再改,找到最适合这些角色的造型,中间我也会提一些意见。

到了拍摄当中,很多时候我们为了确保进度,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紧密的沟通中分两组分别在拍,动作部分我来拍,文戏部分他来负责。素材剪辑出来后,我们就拿给对方看。主要是我们的风格很统一,所以沟通起来又快又准。

魏君子:他们作为多年老友,拍起戏来的默契真的让我非常感动,也很好地压缩了周期,不然起码得多拍一个月。

界面娱乐:这种默契、团结,似乎也是《奇门遁甲》想要传递的主题之一,反派的不团结才导致了自身的失败。

魏君子:确实是这样。徐克在写剧本时故意刻画了人性中的不团结,片中解除封印的妖怪说过几次,只要给人类一点诱惑就能让他们自相残杀,包括被它们控制的五大掌门,也是彼此干掉对方,不愿意一同干掉雾隐门。他们要是团结起来,雾隐门可能早就灭门了。妖怪掌握了人类的弱点,但它们也始终不愿意合体增强能力,最终自己也是败在这一点上。

在掌门成熟之前,伍佰所饰演的老大撑起了整个门派

界面娱乐:雾隐门组团打怪加上后期重特效的奇幻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好莱坞超级英雄片。

袁和平:我不认同这样的看法,因为中国有了武侠片以来,一直都是这样讲故事的。美国还没有这样的片子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有了。他们有很多模式是偷了我们的去改编的,因为他们的科技特效水平确实比我们好,拍出来也更好看,我们只有去做更内核的东西。《奇门遁甲》里,故事核心还是雾隐门这个组织找掌门之后团结一致解决问题,坏人只是一个外部压力,真正需要解决的,是他们之间彼此信任的问题,主要还是内因。

界面娱乐:那在创作当中,如果你们三人的理念有了一些不同,意见该如何统一?

袁和平:一定要有一个人是权威的,当我们三个人意见合拢不来,就需要一个人最终去拍板,不然很难沟通。这个拍板的就是监制(徐克)啦,我们是民主集中制。

界面娱乐:看《奇门遁甲》时会明显感觉,动作场景分为两类。为什么在一部影片中,前期是拳脚功夫、后期是更多依赖CG制作的神功两种不同风格的视听语言?

袁和平:我认为这不是两种风格,还是一种。其实整部影片里的动作风格,都是根据人物的变化顺延下去的,慢慢地从最开始的拳脚功夫变成另一个使用能量的境界,从风格上对其进行提升。而且片子定位是奇幻动作片,所以有这个变化才好看。

魏君子:就像周星驰的《功夫》,前面打的是硬桥硬马,后来也出来了音波功、如来神掌。这种动作片越累计到后面就会越爽。

界面娱乐:这种神功的表现需要跟CG特效进行无缝结合,在这一点上袁和平导演是如何处理的?

袁和平:我们在前期准备时就需要和视效那边去沟通。一开始我们要先设计好,商量具体需要怎么做、画面是什么样子、动作要怎么做才能达到效果。设计好之后,让徐克把故事版画出来,他画的又快又好,整体概念都在里面。最后给特效那边看,让他们知道大概是什么样子,让他们根据这个做一个模子(3D概念场景)出来,大家再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沟通。

丐帮帮主的这套功夫正是结合CG制作而成的

界面娱乐:《奇门遁甲》算是袁和平导演最近10来年参与的影片中视效与动作结合最多的一部影片了吧,最开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这样的融合的?您怎么看这样的结合对动作的影响?

袁和平:第一次接触是我去美国拍《黑客帝国》。其实我觉得对功夫电影来说,靠视效就没有那么真实了,会少了门派的味道。视效应该是去帮助演员完成自己做不到的东西,比如发挥人体能量到最大的那种感觉。

大片里视效的加入,让每个镜头都得做个概念出来,然后再让演员根据那个概念去比划才行。未来我还是会拍一些像《奇门遁甲》这样,既带有实打实的动作,也有和视效结合引发奇观的片子。

界面娱乐:大鹏、周冬雨等主演过去没有太多接触过动作片,袁和平导演是如何让他们很好地完成这些动作场景的?会为他们特意设计一些招式吗?

袁和平:都是在现场去教他们的,稍微花一点时间教他们动作怎么摆、力量怎么出,大鹏、倪妮他们都还挺聪明的,很快上手。周冬雨更是都不用怎么打,主要摆摆手势就行。你看以前《新龙门客栈》张曼玉也不会打,我们就教给她一些摆起来好看的动作手势。

他们的动作风格也都是我根据剧本里的时代背景、人物性格、功夫成绩怎么样来具体设计,而且场地很重要,在不同的地方打要想不同的设计,比如在灌木丛就可以用轻功。打得好看是应该的,不好看(别人觉得)就是你的错。好看中有什么意外惊喜在里面,是最重要的。

界面娱乐:全片的动作场面很精彩,但是在最后打两个外星妖怪时,感觉节奏有点快,高潮刚开始就结束了。

魏君子:《奇门遁甲》的所谓高潮是从打四大掌门开始的,打完他们四个之后再去打妖怪,是连在一起的。中间小圆的死与复活,也是为了表现她的九天玄鸟真身。在上古传说中,奇门遁甲就是九天玄鸟下凡所授,而且它是可以涅槃重生的。

周冬雨饰演的不谙世事的小圆,正是九天玄鸟的化身

界面娱乐:《奇门遁甲》整部片子的故事结构也符合商业大片的规律,在创作中有考虑过迎合当下观众对商业片喜好吗?

袁和平:我觉得商业电影,还是要以观众的欣赏为主。观众代表着市场,我们需要在市场上做出成绩,也需要跟其他的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不会优先考虑观众喜欢什么,一定是要做出不同的东西,观众才会喜欢,但这也不是故意迎合观众,有点像是观众迎合我们。我们创造一个新的概念,得判断观众会不会喜欢。这个判断很重要,当然通常我是没有判断错的。

魏君子:没错,不是观众喜欢什么我们做什么,而是我们有这个自信,做出来的观众一定会喜欢。我们想用《奇门遁甲》创造潮流。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