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张昭:乐视影业资金受到影响 很多项目都放到明年了

乐视系管理层深度洗牌,乐视网CEO梁军等多位高管纷纷离职。12月15日,融创系高管刘淑青出任乐视网总经理,宣告融创系全面掌控乐视。

乐视系管理层深度洗牌,乐视网CEO梁军等多位高管纷纷离职。12月15日,融创系高管刘淑青出任乐视网总经理,宣告融创系全面掌控乐视。贾跃亭时期的张昭是个例外,他不仅留了下来,地位还得到了空前的提升。

这位知名的电影出品人现在的身份是新乐视管委会主席、乐视影业(近日确认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董事长兼CEO。今年10月25日成立的新乐视管委会将对新乐视未来的战略规划负责,有包括孙宏斌在内的六位委员会成员,张昭将全面负责最为核心的内容业务。

去年底至今,乐视始终处于舆论火山口,贾跃亭卸任出走美国,乐视债台高筑,供应商挤兑上门,内部大裁员……乐视危机不断发酵,波及绝大多数乐视系公司,乐视生态中少有的持续盈利的乐视影业也无法幸免。目前,乐视网仍停牌,重大资产重组乐视影业依然在推进中。

离开光线传媒创立乐视影业的时候,张昭已经是电影圈大名鼎鼎的出品人。他抛下自己创造的连续四年增长100%的“光线速度”,只为拥抱互联网实现自己的电影产业梦想。如今,张昭的乐视影业仍手握大量IP和影视人脉资源,将要发力内容自制,这将是盘活新乐视的关键。张昭,从乐视风暴中一路走来,又该如何在风暴中破局?在近半年的等待后,于2017年岁末,记者与张昭展开了一场长达一小时的独家对话。

与张昭这场独家对话约访近半年。

今年6月上海电影节,记者第一次见到张昭,彼时乐视危机蔓延半年有余,乐视影业也不能独善其身。张昭带来了乐视影业的“IP垂直生态战略”,这是身处中国电影拐点乐视影业第二次转身,也是张昭早已做好的准备。

三个多小时的战略发布,张昭激情四溢,只在间隙的几分钟喝了半杯咖啡。然而接近发布会尾声,场下已多人离席,余下的人更多是为了等待孙宏斌登台。彼时,孙宏斌旗下的融创已借助“驰援”贾跃亭成为乐视影业的第二大股东,孙宏斌是乐视影业的董事。

“你不用担心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孙宏斌上台后拍着张昭的肩膀说。张昭一度哽咽。

此后,张昭的日程像上紧了的发条,他不再仅是掌管乐视影业,还将全面负责孙宏斌“新乐视”规划下的内容战略。

 今年资金受到了影响很多项目都放到明年了

上周四(12月14日),乐视影业出品的东方奇幻大片《奇门遁甲》开启了年度电影行业火热的贺岁档。《奇门遁甲》全国路演,每一站张昭都亲自站台,足迹遍布武汉、上海、成都、重庆、两广。这相比过往乐视影业影片的宣发,显得尤为特别。

张昭表示,这的确是第一次,在乐视的背景下以这样的方式说这部电影,是希望向外界传递恢复的信心。在以《奇门遁甲》站台开始专访的第一个问题中,张昭就四次提到了“恢复”。

记者:《奇门遁甲》全国路演每一站您都亲自站台,这是为什么呢?

张昭:因为“乐视风波”,今年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坦率地说,我的企图心还是在恢复。为什么我会到各地来,一方面,和电影市场也是息息相关的。重要的是要和合作伙伴加强沟通。第二是给整个公司的同事们一个重新战斗的节奏,我希望我能够起一个带头作用。

记者:今年至今乐视影业的影片票房表现不太好,影片收益有没有达到您的预期?

张昭:具体的财务数据不便透露,但乐视碰到困难,在我意料之中,确实对乐视影业是有影响的。今年整个公司的业绩表现不如去年,原因不能全部归结为“大乐视”的风波,还有中国电影市场的问题,后者才是我更关心的,因为大乐视的问题都会逐渐解决。公司很多项目都放到明年了,因为资金受到了影响。但这个其实不可怕,早一年晚一年,都不是致命的。我倒是觉得整个电影行业碰到的问题,不解决是致命的,这可能是财经界更要关注的问题。

记者:近期诸位乐视高管纷纷离职,影业是否也受到影响?

张昭:影业不管是高管还是其他人,都比较稳定。我们是个警钟长鸣的公司,调整也很早,在意识、资源、细节上都有所准备。两年前我就买了一大堆IP,我当时说要用VC(风投)的观点去看待这个事情。因为这个行业一定会走到这一步,这是整个产业模式变化的基础。我们是个有准备的公司,有方向人心就不会散。我们是从战略投资的角度思考,至少是十年以上。我觉得影业不会有大的团队危机。他们习惯了,也都知道我是什么人。

记者:现在大IP投入比较大,需要很多资金。乐视影业也搬到了乐视体育办公的地方,影业现在的资金是否紧张?

张昭:搬过去就是省钱,现金流是正常的,可能士气会有些影响。现在我们全员都在做《奇门遁甲》,因为要恢复士气,就要通过战役。再就是要理清商业模式。第三步是谋求更大的发展,需要有融资,这已经在推进中了。储备的东西都在,我希望尽快解决遗留的问题,改名也在做。思路很清楚,只要把每一个过程做好就可以了。

作为新乐视管委会主席诚惶诚恐肯定是有的

乐视影业圈下了半个娱乐圈的明星股东,在乐视危机频繁爆发时,这些明星们是否也曾有过动摇?从乐视风暴中一路走来,张昭在新乐视地位高升,是什么让这位电影圈的金牌出品人坚定地留在了乐视?

记者:乐视风波波及影业,明星股东有没有和您沟通过?他们有些最初进入乐视影业是财务投资者,他们对乐视未来的预期又是什么样的?

张昭:他们虽然财务投资,但我都叫他们战略投资者,因为他们的业务和我们联系非常紧密。而且很让我感动的是,所有人都支持我。张艺谋也没啥问题,每年都有项目在做。即使有一些问题,那也是过去乐视控股的危机造成的。

你说我有没有担心,肯定也有过。公司出了问题,我要打电话去和股东沟通。像郭敬明,他是个商人,但我打电话过去,他直接说老张你别和我说什么估值和钱的事儿,我和你合作很简单,就是一个导演和出品人之间的合作,我们的合作很正常,这很让我感动。人非草木,有一些动摇,我都可以理解。所以我也经常和团队讲,应该很感恩也很庆幸,因为我们做的是对的事情。虽然有些反对声音,但只要做的是对的事情,慢慢就会有向心力,向心力会抵消离心力。

记者:如今融创系的高管在乐视占据了主要位置,但作为乐视的‘老人’,您在乐视系的地位明显提升,在这个过程里,您感受到什么挑战或机遇呢?

张昭:诚惶诚恐肯定是有的。乐视影业是我一直做的,所以还好。在乐视影业里,主要面对的是公司转型和行业转型的问题,这个压力就比较大了,处理的问题比较多。第二重困难是想办法打通乐视的内容体系。从IP到内容,从内容到收费体系,再落到大屏,最后到小区再到文旅地产。打通内容这个事情是全新的,但也有个过程,没那么急。至于管委会,各司其职,我负责内容业务,第一内容战略最核心,第二我在乐视的时间比较长,各个公司我打交道都比较多。最后还要感谢孙总对我的信任,但主席就是个召集人,集体决策。

记者:现在影业和乐视网的关联交易解决得怎么样了?

张昭:都在梳理了,影业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

记者:您现在的身份加上您之前的经历,外面肯定有很多诱惑,您为什么要坚定地留在乐视?

张昭:我在这个行业20多年了,每一天都充满了诱惑。不存在昨天和今天的差别,我从来是按照我的产业梦想去做事的,这是我唯一的标准。对我来讲,对的事情代表着符合未来产业发展方向。所以,不存在别人诱惑不诱惑,能诱惑我的只有我自己。乐视目前的情况,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问题。而我们这些人的任务,就是去解决问题,因为我们本来时时刻刻都在解决问题。

 电影生意的本质——影响力经济还未发挥

对于电影IP价值的打造张昭有着与众不同的看法。不是越大的IP一定意味着高票房,有时候过度追求IP的高票房反而会稀释它的含金量。张昭说,IP价值的挖掘需要垂直纵深的衍生体系,就像做《熊出没》第一部一样,他宁愿拉低一些票房预期,但力求能精准定位用户,此后形成系列化品牌发展。电影行业不能唯票房论,张昭表示,电影生意的本质是影响力经济,而他心中的标杆企业是迪士尼。

记者:前面您提到乐视影业今年业绩不如去年,除了大乐视影响,还有电影行业的问题。您觉得行业有什么本质的问题?

张昭:互联网化让大家去电影院观影的时间成本飞速上升,这是电影行业碰到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电影行业一直没有意识到电影行业生意的本质,其实电影是个媒介,大家都没懂得电影是个影响力经济,所以没有把影响力的价值发挥出来。弄来弄去就只有电影院的票价,时间越来越少,电影院越来越多,所以增长就很困难。指望着内容对市场来一个新的驱动,这个不可能。目前行业没有把电影当做一个影响力经济来做,是商业模式有问题。在美国,为什么迪士尼的生意越来越好?因为迪士尼围绕着IP的影响力来做。电影只不过是IP影响力的媒介,它形成影响力后,会有游戏、周边等衍生品。然后再由这些推动下一部电影的票房。

记者:您强调IP影响力,也说乐视影业正从单纯的影视公司转变为IP运营公司,要做IP垂直化运营,在这方面你有什么规划想法?

张昭:电影是整个娱乐行业的核心业务,娱乐业本身就是个影响力经济。但与此同时,电影和票房是两个概念,电影作为影响力媒介,把一个IP立起来是很重要的。但电影是不是非要靠票房挣钱?单靠票房挣钱的方向是不对的,还要通过其他的衍生收入,因为衍生收入是没有成本的。影响电影票房收入的因素很多,“制发放”的大体系还没有那么完善。一旦中间环节受到影响,票房就会受到影响。我们当然还是要努力做好电影,整个娱乐业都要做好电影。但行业也应该把影响力充分开发去挣钱,这样的产业才是健康的。电影一定要系列化,十年才能做出一个IP.现在全球无论是迪士尼、苹果还是Facebook都在走垂直的模式,BAT也从横向的流量模式转向垂直模式,转身过来需要时间。在这个时间上,我们的模式是领先的。

 电影不再是风口行业 它还有20年的变革

乐视不再参与视频网站烧钱的“游戏”,这是张昭接管乐视内容入口以后定下的基调,未来乐视70%以上的内容将是自制。要完全实现张昭规划的IP自制内容垂直化运营,还需要时间。就像张昭看电影行业一样,他希望把时间维度拉到20年,去观察这个行业的趋势和投资价值。

记者:现在视频网站无论是购买IP还是自制精品投入都很大,您说过乐视没那么多钱可烧了,那乐视平台还有什么竞争优势?

张昭:这其实和钱没关系,和运营效率是有关系的,就是如何运营一个IP.流量平台以广告为主,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是自制为主,我们千万不能烧钱。流量平台是不垂直的,以移动平台为主,而我们是家庭用户为主,未来他们也许也要走到这步。因为没有谁可以永久的烧钱,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那场战争,视频被证明是过渡性的模式,视频流量是过渡性的模式,因为挣不了钱。

记者:您设想的乐视垂直运营IP的商业模式目前走到了哪一步,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

张昭:困难就大了。我们还是要把它放到十年、二十年的维度来看,迪士尼当年也花了十多二十年。现在这个行业非常好,但电影不再是风口行业了,都安静下来了。电影诞生120年,从未消失过,只是它的商业模式一直在变。1994年第一部进口大片《亡命天涯》进入中国,院线制改革开始。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四十年都是构建,我们刚过了一半,还有二十年的时间。而互联网是百年难得的机遇,电影是媒介,媒介也在变化。对电影行业,四十年变革时间,一点都不长。你只要做扎实了,就不用担心。而现在我们正好处在这个变革的时间点,所以是热钱就别进来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果单纯是想上市又退出,也别来,因为没有用。

 电影IP精准分众700亿票房不是终点

好莱坞“暴雨”已至,尽管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已突破500亿元,但增速明显放缓。身处中国电影的拐点,张昭已做出乐视影业的第二次变革,做一家IP运营公司。在张昭眼中,有价值的IP没有精准分众,就会大量浪费。

记者:您说乐视影业有很多IP,IP要分众化运营。在影视公司中,这个理念也很特别,符合互联网的特征。

张昭:其实就是不同的材料要有不同的专注点。比如说《奇门遁甲》,定位的就是二三四线城市25岁左右的观众,所以这部电影在北上广深我没搞点映。我一直说,你不能指望喜欢《归来》的观众去喜欢《小时代》。产业化构建完成后,做任何一个IP都要有精准受众。大家都说2020年中国票房会超过北美,很多人都说700亿到头了,好莱坞不会涨,我们也不会涨。我说不一定,中国十几亿人,如果你把需求切得很碎,那么一部片子总能有几个亿的票房。其实中国每一个年龄段的观众都需要大量的文化服务,如果能够越切越细,内容就会越来越多,整个产值就能上去。谁说700亿就是终点,关键是我们有没有能力去提高价格。我们要让用户驱动产业规模的增长,而不是靠我们、靠艺术家们,这是不对的。

记者:乐视影业以后还会做《长城》这样针对全球市场的大片吗?

张昭:也会。但不要忘记,全球也在分众,那是一种为用户服务的进展。《长城》本身是对全球市场的试水。而接下来要做的《狼图腾》动画,就是为全球孩子们做的亲子动画片。如果把我们这个产业变成一个服务业,分众是一个基本的能力,也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产业越做越大。这么多年来,要说我对影视行业有什么贡献的话,就分众两个字了。

记者:现在您做电影的分众思维,和当年在光线做电影有很大的不同,感觉进入了另一个维度。

张昭:就是要做这个,才来乐视。我在光线是做电影发行这一件事情。我从光线到乐视,就是想做互联网影视,整个内容行业怎么分众化,分众化就是互联网化,这个商业模式和商业理念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到了新乐视,无非就是做IP的分众化,这样衍生产业就起来了。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