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苗苗:苗苗与何小萍的感受是重叠的

冯小刚《芳华》的选角标准中明确提出“整过容的不要”,在某档综艺节目中他曾说,“当时有将近一千个新人女演员,我都要求她们穿着朴素、素颜来面试。”

《芳华》开机前,冯小刚对苗苗说:“你知道为什么要选你吗?等杀青的时候告诉你。”

冯小刚《芳华》的选角标准中明确提出“整过容的不要”,在某档综艺节目中他曾说,“当时有将近一千个新人女演员,我都要求她们穿着朴素、素颜来面试。” 接到通知的苗苗面试当天穿了一条宽松的军裤和一件已经洗不白的海魂衫,她还突发奇想扎了两个羊角辫,就像电影里何小萍的样子。后来她在《致何小萍的一封信》中写到:“你能想象我走进导演工作室的样子吗,像你刚来到文工团,每个女孩都是舞蹈出身,紧身练功服尽显身材和气质,而我就躲在了一旁。”

苗苗与何小萍的经历是重叠的。苗苗6岁学习舞蹈,9岁独自离家到北京继续学习,大学毕业后考入总政歌舞团。就和电影中的小萍一样,刚刚进入部队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家人看到她穿上军装的样子。

对苗苗来说,表演和舞蹈在她身上融为一体,互相成就。她真正成为一个演员是在2014年,但她第一次试戏是在十五六岁的时候。苗苗告诉界面娱乐:“第一次试戏让我演一个小三,那时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完全靠自己的想象和平时看到的一些电视剧带入角色。但那次我发现,表演时我好像一下就忘我了,突然意识到,原来这样完全投入到另一个人里面,好像还挺有意思的。这也给我后来跳舞剧打开了一扇窗,饰演舞蹈中的角色比过去投入了。”

而苗苗最终能得到目前为止职业生涯最重要的角色,其中一个因素相比就是之前的舞蹈生涯以及总政歌舞团的部队经历与角色相契合。

她自己则把这归结为运气。学习舞蹈多年,她一直以来就希望有一个和舞蹈相关的角色,让观众不仅以演员的身份认识她,也能把舞蹈展现给大家。她告诉界面娱乐:“这只是我的一个梦,没想到就能真的有像冯导这样的导演,正好要拍这样一部戏,最后还让我来演了。” 直到开机那一天她都恍惚得难以置信,她说,肯定是父母一直做好事,才让机会和运气都降临到了她身上。

苗苗与何小萍的感受是重叠的。她说自己16岁之前一直很自卑。“上学的时候,老师每天都会说,你跳的不对、不好。” 学习舞蹈的时候,一个练功房中站在把杆最中间位置的就是跳的最好的,但她不清楚。老师的严厉让她很自卑,只有更加努力地练习,慢慢的她来到了最中间,仍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最好的那一个了。

苗苗从小就朋友不多,长期在一个封闭的集体中生活让她不太适应日常社会的社交,据她介绍,自己的朋友都是认识十年以上的,“现在让我主动交朋友是件很难的事儿。” 冯小刚为了让她更好的体会角色在片场要求所有人孤立她。对此苗苗也能够理解,她自己也刻意和其他人保持距离。她说:“何小萍是一个需要完全沉进去的角色”, 因为尽管她是女主角也是最让观众心疼的角色,但在2个多小时的片长里何小萍的台词不多,被文工团里的其他人排挤欺负,大部分时候都是隐忍不作声,苗苗说,这种情况下,“如果角色没有走进身体,肯定就会变成一个面瘫,那么就无法把人物情感传达给观众。”

这样被孤立,努力把何小萍塞进自己的日子苗苗过了半年。逐渐地,何小萍在苗苗的身体里扩散,从重叠到几乎完全占据。这对于电影和角色诠释是好事,但对于演员来说是危险的。苗苗看过严歌苓的小说,觉得何小萍和自己只是部分经历相似,何小萍长期被排挤遗导致她极度厌弃自己,苗苗说,“我没那么极端。”但后来,她开始分不清究竟是自己越来越像何小萍还是何小萍本来就是自己,也不知道是自己走向了这一面还是自己内心本来就有这一面。

电影中有一场戏令观众印象深刻,文工团解散了,所有人开怀畅饮,有笑有泪,片中角色的芳华也在这里落幕,大家走向了各自的命运。冯小刚把这场戏安排在了杀青当天,虽然戏里没有何小萍,但苗苗去了现场。她说,“当时我恍惚了,觉得眼前的场面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要去告别呀,可我的不舍呢。” 当时,她害怕了,怕自己精神分裂,只想迅速的把何小萍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

拍完戏的两个多月里,苗苗一度不知道怎么走出来,最终还是靠慢慢捡回以前的爱好,画画、看电影,接新戏进入新的角色才觉得没有那么郁郁寡欢、行尸走肉。还是在给何小萍的信中她写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可能因为你走了,但苗苗还没有回来。”苗苗告诉界面娱乐,“可能我没有学过表演技巧,我不会,所以我只能是让我自己变成她。”

杀青了,冯小刚最终还是没有告诉苗苗为什么选她,她也没问。           

关键词: 所有人 苗苗 冯导让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