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演员吴昊宸专访:年轻演员的另一种模样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发布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很大的一个场地举行,座无虚席。演员们在台上跟主持人互动,时而讲讲笑话,时而玩玩游戏。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主演出席发布会,右一是吴昊宸。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发布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很大的一个场地举行,座无虚席。演员们在台上跟主持人互动,时而讲讲笑话,时而玩玩游戏。吴昊宸作为主演之一,也在台上,但你稍微用心观察一下,就能发现他明显的放空。别人都挺习惯于配合主持人的节奏,抛出一个个媒体观众感兴趣的料,顺便开开玩笑活跃气氛。然而吴昊宸并不擅长于此。

下来之后,吴昊宸承认:“(这种场合)参加的还是太少。”

吴昊宸

媒体和观众热衷问的问题,难逃拍摄趣事,剧组八卦,但这却是吴昊宸最怕回答的问题。

记者跟他说:“那就还是先从角色开始聊吧。”

吴昊宸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终于从这个开始问了。”

然而工作人员则正好相反,劝他:“别只聊角色呀。”

聊了几句后,记者就明白了工作人员的”担心“从何而来。作为一个1994年生人,吴昊宸的性格和兴趣,确实不符合大家对这个年龄男孩的想象。听到他聊表演,一本正经地将前辈和经典比做“璀璨的灯塔”,聊微博上满满的读后感、演后谈、看戏感想和喝茶养心等日常,说起戏剧和表演,他语速极快滔滔不绝,跟发布会上默不作声的吴昊宸简直判若两人。

“是不是不太像94年的?我们私下最常问他的一句话就是,你真的是94年的吗?”结束后工作人员送记者出门,顺便跟记者讲起了小吴日常。

“做个快问快答,记者问他推荐什么书,他说《唐诗三百首》。这不挺好嘛,走下个问题。结果他说:我开玩笑的,其实最近有一本xxx的xxx吧啦吧啦吧啦……而且天啦一整段下来,我连书名都没记住。”

吴昊宸今年刚从中戏毕业,其实他的面孔随着几部正午阳光的电视剧热播,许多观众并不陌生:《欢乐颂》里的应勤,《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里的喜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里的反一号萧元启。

《欢乐颂2》应勤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萧元启

出道第一个影视剧角色,吴昊宸演的就是正午阳光的戏:在《伪装者》里扮演一个日本军官,和胡歌有对手戏。

《伪装者》日本军官

那是大二寒假时,乖乖听从老师“假期做点和表演有关的事儿”的建议,吴昊宸想去跟组做群演,正好碰上《伪装者》拍摄。跟组时,他也不主动争取,就搬个小凳子在这片场旁边坐着,一坐一天,也没废话。导演李雪看这小孩也不说话,老在旁边跟着,然后就甩一场戏让他演,演完了还不错,就把吴昊宸推荐给了侯鸿亮和孔笙。一见面,双方还都觉得气场很合,就这样,还是学生的吴昊宸居然顺利与正午阳光签约了。

《伪装者》中最有存在感的酱油之一。

问他是怎样的气场,吴昊宸也感觉很难说明白:“就坐在那儿我就觉得舒服。然后他们看着我可能也比较舒服。这个比较难得,因为我生活中状态可能挺多人觉得并不是很舒服。”

“为什么不舒服?”

“就是没有那么欢脱,就是讨厌。”

吴昊宸说起当年自己考中戏时,站在考场上就一副很“讨人厌”的样子。

他现场给记者演示了一下:梗着脖子,眼睛抬得老高,脸上没个笑模样,“其他老师会觉得这小子什么情况?是不是不想学?”

幸好刘天池老师看出来了,这小子是紧张了,试图用高冷掩饰内心的慌张,于是力排众议:“你们甭管,收进来我教,用你们了吗?”遂,将吴昊宸招进了中戏。

吴昊宸性格较同龄人沉稳内向,也不热衷交际。在拍《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时,分组拍摄,c组有一阵子,主要演员就吴昊宸一人,负责这一组的导演还是李雪。在孔笙和李雪两位导演中,李雪是脾气更直更爆的那个。其他主演们说:昊辰太难熬了,他一个人一个组,雪哥要求还那么严。

“但其实我一点没觉得难熬。”

吴昊宸觉得跟李雪相处很舒服,虽然李雪对他的要求严格,却让他心里踏实。“我跟你讲真话,其实我拍完《欢乐颂》出去之后,再接什么戏,别人对你的那种客气,我就能感觉到了。但回到这里,你什么样就什么样,甚至还给你打一对折,然后督促你再有空间往前走。”

《欢乐颂2》截图

李雪对吴昊宸的督促是全方位的,作为主演,剧组按常规会安排一些更好的待遇,比如更好的酒店、餐食。吴昊宸也没推脱,正常接受这些待遇。李雪其实看着很不顺眼,吴昊宸看出来了,一问,李雪说:“你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呗!”

“我就听明白雪哥什么意思了,因为他们其实住在驻地,我们住在酒店。”第二天吴昊宸就搬去了驻地。“我能理解他的用心。他是在表达:你没吃过苦,你从大学被我们薅出来之后,你就还挺顺的。”

李雪平时爱跟吴昊宸讲以前他们在老山影,跟孔笙在一起学艺的事儿,意在提醒吴昊宸。

“他觉得你一个年轻人,不要觉得你得到的一些东西,是你理所当然的,即便看好像大家都有,你自己也要给自己减一些,这是聪明人的做法。”

跟吴昊宸对话,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儿,他会让人看到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年轻演员”的另一种模样。观众们依然可以不降低标准地探讨年轻演员的演技,年轻演员也能呈现真实的个体特性和独立思考,而不会被简单的标签与人设定义。

年轻演员依然能给我们惊喜。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花絮照,吴昊宸和孔笙

【对话】

澎湃新闻:今年有一些演反派演得特别好的演员,他们的反派角色得到大家认同,但同时他们的微博就被很多观众给攻陷了。谩骂特别多,有没有这样的担心?

吴昊宸:不担心,你允许观众走心地看你的戏。没办法,现在这个网络时代,大家都能发言,你也控制不了。确实,我觉得应该引导大家客观的一个立场,只是看这样一个作品,那就看剧本身好了。但我觉得演员自身,大众的评价你要学会甄别,好的评价是不是言过其实了,是不是过誉了;那不好的评价,是不是人家真的指出了你业务上的问题。而如果只是情感上不认同你的角色,我觉得只要言之有理,那也是从侧面证明演员表演上的成功。如果只是一种情绪上宣泄,我觉得那也没办法,只能不去理会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截图

澎湃新闻:你说要学着辨别来自他人的一些“过誉”,但这其实很难辨别,尤其我们是一个人情社会,你可能走到哪里,没有人会当着你面说你不好的。

吴昊宸:那就遵循你的感受,往下减了三分嘛,就是你听到好的评价你就永远减三分。人家说你七分好了,你就觉得你自己四分好,人家都已经夸到十分好了,那可能我只有七分。往下减了三分,就是要给自己留余地,这东西满了不行的。

澎湃新闻:但年轻人要保持这样一个客观态度挺难的。

吴昊宸:挺难的,所以要随时提醒自己要警醒,要克制。因为确实是前辈们也好,观众们也好,对我们的保护和包容太多了。所以就自己心里要有一杆秤,知道自己还年轻,路还长,慢慢学习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截图

澎湃新闻:在演技上面,可能大家对于年轻演员的期待值比较低一些,会不会觉得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面,压力没那么大。

吴昊宸:不会,压力依旧很大。我只能谈我现在的年龄阶段,未来随着年龄增长会到一个什么样的心境,我不知道。那我现在这个阶段并没觉得压力小,这种压力不是一个坏事情,这种压力是一个鞭策:前面还有那么多璀璨的灯塔在引领着你,你要朝那个方向去走。你要知道,还有很多是你现在没做到的,你不能先弄一个自满的状态。自己对自己所扮演角色能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是很重要的,评价越趋近于准确,其实是你功力越高,这也属于演员业务范畴。

澎湃新闻:你微博基本都是在分享你看的书,你看的戏这些东西,其中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两个,一个是你看太宰治《人间失格》的时候,你分享了:“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为什么对这句话这么有感触呢?

吴昊宸:水瓶座呗(笑)。其实有时候文学能给你提供一个视角,目前我这个阶段比较喜欢,在跟着情节和作者的笔触度过一段经历时,突然间他会给你一句话,这句话能突破你自己看故事的角度,他给了你另一个视角,而打开新的格局,这就会让你印象很深刻。他也许是开辟了你从未有过的思维领域,也许是你本来就有,但从未没意识到它存在的思维角落,被这句话所唤醒。

澎湃新闻:你觉得这个东西对你在表演上是不是会有帮助?

吴昊宸:我觉得对于表演来讲帮助非常大。因为表演,说得玄妙一点,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灵魂的对话,要有足够的养分,足够的空间来容纳它接触它,那接触的面越大越好。但这同时也会让我在生活当中,可能会稍显沉稳一些,内向一些。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照

澎湃新闻:我可以把它理解为,你乐于拓宽自己感受生活的一些渠道和方式,然后把它呈现在表演里面。但是你在拓宽这些渠道的时候,你更多的是选择了一种偏私人的方式,比如阅读。

吴昊宸:这种东西一定是私人的,除了特别私人的方式外,可能我觉得有一到两种其他的方式。

澎湃新闻:一到两种,这个是什么?

吴昊宸:最明显的一定是在学生阶段,与老师的交流,是一种传承的。还有一种就是与同好之间互相的切磋,这种成长。除此之外,我更多觉得是一个私人的过程。

澎湃新闻:那另外也是你微博,你说“娱乐时代,其实严肃往往被孤立”,触发这个想法的点是什么?

吴昊宸:这是我一个很真实的感受。我参加了一个朋友的聚会,大家都好久不见了,其中有个朋友就聊了些他最近工作生活上的感悟,他刚起个头瞬间被淹没,其他的人在聊趣事,讲笑话,这一茬被迅速折过去了。第二次他想起头,又被折过去了。能感觉到他当时其实是很孤独的一个状态,找不到人倾听他,我其实一直想听他讲话,他也一直想表达,但却一直被那些笑声淹没。

然后其他人说的什么,我都没记住。他说的几个小事我都记住了。我想他还有很多话想要诉说给他的朋友,但是朋友们并没有意识到。

所以我当时就有一个很深的感触,晚上我写下了“娱乐的时代,严肃往往会被孤立”。说起来我在那时候也没有站出来讲话,我都没有说“你们都安静,听他说”。其实在那个氛围里你没有办法讲。

澎湃新闻:有时候人会被那个氛围给挟裹。

吴昊宸:当然。所以说为什么我说,学习是一个私人的事情。因为你不会被裹挟,你的思考是独立的,就不会受到干扰和影响。

吴昊宸

澎湃新闻:今年你刚毕业,关于毕业有没有一些感触?

吴昊宸:毕业就是晃神。我现在都没缓过神来。

澎湃新闻:那你最想念的是什么东西?是做学生的状态吗?

吴昊宸:就是给你一个环境,让你肆无忌惮的去玩你想玩的。你知道就是工作拍戏来讲的话,你想遇到一个合适的本子还是蛮难的,是个双向选择。大学时你每天都可以做你想做的戏,没人管你,你都可以干。你不想干了就不排了。你想排了,保证老师同学陪着你。

澎湃新闻:所以你对学生时代最怀念的东西还是这个。关于同学啊,校园时代的感情什么的,你都没有像对于一个戏剧环境这么怀念吗?

吴昊宸:中戏给了我理想,我在考中戏之前只是一股子念头,就是想考上中戏。我觉得是一种缘分,否则你解释不了哪来的那么大的执念,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进去之前,你根本不懂戏剧,根本不懂表演,你根本不了解他的时候,你哪来那么爱?是进去之后,戏剧学院给了我理想,给了我目标,我知道怎么走,我知道怎么活下去了。

澎湃新闻:知道怎么活下去了,这句话很重。

吴昊宸:很重吗?就是戏剧,给了我戏剧这一个事情。其实人不用多,给一个事就能活下去,这人最怕没事。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的作者)不写了吗,无用阶级马上要诞生了。也许将来没什么事再需要你了,给你一个事儿你能活下去。戏剧就是这样,我看着前辈们这么走过来的,可以的。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