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视野 / 正文

欧洲影院联盟成立第25周年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今年是欧洲影院联盟成立第25周年,这个泛欧洲地区的组织在帮助影院放映欧洲本土影片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迄今为止取得了不少成就,也将面对未来一系列的挑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是欧洲影院联盟成立第25周年,这个泛欧洲地区的组织在帮助影院放映欧洲本土影片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迄今为止取得了不少成就,也将面对未来一系列的挑战。

欧洲独立艺术影院目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视频点播(VoD)蔓延带来的威胁;如何争取年轻观众;来自主流多厅影院对手和博彩业的凶猛竞争;盗版带来的持续性伤害;观众对欧洲导演电影的热情下降;新片的供过于求以及观众的无法选择;还有票价上升的问题。

在这个动荡的时期,一个为放映商提供指定营销方案、品牌建设、观众建设和排片计划的新方法的组织就是欧洲影院联盟。

欧洲影院联盟2015年会议(来源:欧洲影院联盟)

可以理解的是,根据该组织最近的调查报告《观众培养新方法》,欧洲影院联盟目前的工作重点是开拓创新——如何“根据不断变化的观众模式调整电影放映活动”。欧洲电影院的观众发展和创新实验室正在讨论虚拟现实研讨会、影院事件转播论坛、教育和社区推广活动以及社交媒体时代的营销新方法。

欧洲独立放映商选择继续信任欧洲影院联盟,并期待能够在该组织的带领下走出困境,是有历史原因的。

在1992年欧洲影院联盟成立之前,没有一个能与主流放映商抗争的泛欧洲组织。早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领先的法国独立发行人Claude-éric Poiroux在昂热开创了自己的电影院Les 400 Coups影院。Poiroux也是一个有名的发行人和制片人,他是欧洲电影联盟创立的关键人物。这个组织是在欧盟开始为电影业创造新机会的时候成立的。并在1991年在布鲁塞尔的会议上决定创建欧盟媒体计划(EU MEDIA Programme)。

Les 400 Coups影院

欧洲电影发行办公室(The European Film Distribution Office,简称EFDO)成立于1988年,是一个旨在鼓励欧洲各国独立发行公司之间进行跨境合作的新机构。Poiroux是董事会成员之一。“在这个时期,布鲁塞尔还处于与电影业专业人士沟通的阶段,因为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进入这个行业。”Poiroux回忆说。

放映商缺席

欧盟媒体计划后来开始慢慢涉足欧洲电影业的各个方面,包括培训、发行和行业发展。制片行业能通过1989年成立的欧洲委员会基金Eurimages来支持,但是在一开始没有一家组织是公开支持放映领域的。“放映业是关键。” Poiroux宣称。

Cameo影院

“这个组织让一切不同了,”贝克汉在谈到他所获得的支持时说,“最棒的是,欧洲影院联盟以前是并且现在也是一个很好的大家可以互通有无、讨论的地方。作为欧洲放映商网络的一部分,我们感到很高兴,这些放映商正在为放映规划、品牌定位等等问题进行探讨。”该组织得益于Eurimages、Eureka和法国外交部的支持,并迅速开始扩大。

与广泛地寻求融资和新项目的制片公司和发行公司不同,大多数电影院经营者过着相对封闭的生活。他们的工作把他们绑在他们的电影院里。“如果你是加的夫(英国海边城市)的放映商,那么你得在加的夫。如果你是奥斯陆的放映商,那么你得留在奥斯陆。”Poiroux这样总结。因此,欧洲影院联盟给了他们与欧洲其他地区的放映商见面的机会,并在与彼此交流的时候得到启示。

知识赢得收获

“我们都知道知识就是力量,”欧洲影院联盟国际关系部的负责人法蒂玛·朱梅尔(Fatima Djoumer)说,成员在年度会议(每两年一次)上分享的信息是非常宝贵的。“如果你知道的越多,你就可以做得更多,进步更快。你可以尝试各种最佳的发展模式,你会得到更好的结果,你在市场上的表现也会更好。”

“我本能地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名成员,”在布里斯托尔经营Watershed影院的马克·科斯格罗夫(Mark Cosgrove)回忆,这家影院从很早起就是欧洲影院联盟的一份子。“对于我来说,作为伦敦以外的独立放映商,能够参与国际性讨论是非常棒的事情。”比利时放映商Le Parc的Benoit Thimister提出了类似的观点:“我们会遇到有其他问题的同行,但是在一起讨论的时候就不仅仅是问题了,还有解决方案!”

对于坚定的联盟成员Roman Gutek来说,欧洲影院联盟在帮助东欧的电影工业的资源共享和免费的市场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Roman Gutek是东欧有名的发行人和电影节常客,同时也是波兰的放映商(其影院Kino Muranow也是在开业之初就加入了欧洲影院联盟)。“我们渴望得到更多各方面的信息并且接收这些信息。”他说,“对于东欧和中欧的很多电影院运营商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联盟成员很快就发现了数量可以带来的优势,当他们合力的时候,他们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强大、有说服力的团体。

Kino Muranow影院

联盟能给的补贴不是特别多。刚成立时候的年度预算最初为20万ECUs(欧元之前的货币)。不过,在过去的25年中,这个数字在持续上升,目前为1240万美元。这些补贴给到符合规定的欧洲本土影片放映商手中为17,700—53,000美元之间。

欧洲影院联盟在欧洲独立影院向数字化转型方面发挥了先锋的作用。关于是否保持35mm胶片放映以及如何为银幕数字化转变提供资金的讨论始于1999年在塞维利亚举行的一次会议,并在未来的十年他们持续关注着这个问题。好莱坞大电影公司的高管和欧洲顶级放映商的代表都参加了欧洲影院联盟的研讨会。

欧洲独立放映界,很多人还在将数字化视为一种“好莱坞情结”表现的时候,关于欧洲独立放映商是否应该接受数字化的争议就很激烈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独立电影放映商是否可能获得虚拟拷贝费(Virtual Print Fee,简称VPF,由电影制片方或发行方向第三方——包括VPF的管理方或者设备提供商——支付VPF,并以此来赞助影院购买数字设备的模式,而获得赞助的影院也承担着对片方的电影实行数字放映的责任)。

“我们是放映界非常强大的一个团体,因为我们在实质上推动了关于数字化的讨论。我不夸张地说我们是唯一的一个这样的团体。”

奖项和奖励

同时,欧洲影院联盟也正在寻找将其放映商纳入行业核心的方法。2003年,他们推出了一项名为“欧洲电影院线奖”(Europa Cinemas Label)的计划,由放映商组成的评委会在戛纳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卡罗维·发利电影节和洛迦诺电影节评选出他们心目中的欧洲最佳影片。这个奖项给好影片以及独立放映商都带来了好处——影片获得了在欧洲的其他国家放映的机会,也使放映商更容易得到非本土的欧洲其他国际的影片。

随着联盟的建立和数字化放映的转换完成,欧洲电影联盟目前的重点是创新和建立观众群。“欧洲影院联盟的新挑战在未来。”Poiroux在提到他们的“创新与发展实验室”的时候说,联盟是在2005年开始组织这一活动的,并且在博洛尼亚、塞维利亚、索非亚和其他城市都召开过会议。

目前,20%的欧洲影院联盟的成员都关注如何吸引年轻观众的问题。“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你如何吸引年轻人?并且你用什么内容吸引观众?”朱梅尔说。

英国脱欧对英国成员的影响尚不明朗。据估计,这些成员每年从联盟那里获得大约99万美元(合75万英镑)的补贴。“在这个计划中,这个金额并不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但是对于小型放映商来说,他们想要挣到这份钱也是需要付出很多的。”科斯格罗夫说。联盟中之前也有非欧盟的放映商,但是他们是通过Eurimages基金会获得补贴的,而英国不再是Eurimages基金会的一部分。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媒体计划,可能很难将该国的放映商留在联盟之中。

“我们必须等待,看看英国将采取什么样的制度。”朱梅尔说,“当然,如果英国的成员必须得离开这是很可惜的,因为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是会员,我们在英国也有很好的代表。我希望媒体计划能找到一个解决的方案。”

关键词: 欧洲 影院 联盟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