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虎啸龙吟》“女装大佬”刘欢:认真演戏总是有回报的

对于观众来说,演员刘欢上一个印象深刻的角色可能还是《小爸爸》里面的齐大胜,因为暖得够彻底。那也是他自己眼中的“好人”,很全,但也仅仅止步好人。

对于观众来说,演员刘欢上一个印象深刻的角色可能还是《小爸爸》里面的齐大胜,因为暖得够彻底。那也是他自己眼中的“好人”,很全,但也仅仅止步好人。

四年之后,他在三国大戏《虎啸龙吟》里出演魏明帝曹叡,出场没多久,刘欢就把这个皇帝神经质的特点尽显无疑:即位之后,曹叡找来大批画师为被赐死的生母甄宓画像,未曾见过甄宓的画师们难以下笔,曹叡大怒,将这些画师纷纷处死。在剧情的设定下,刘欢穿上了女装,命令画师以他为参照画出甄宓的画像。不仅如此,刘欢饰演的曹叡在剧中还疑似有龙阳之好,与身边的小太监辟邪感情如君臣亦如亲人。这是一个乖张的皇帝,一个年少登基的天子,心理逻辑复杂。

单凭长相来说,刘欢算不得出众的那一类,但曹叡出场之后,观众直接给出了“整容式演技”的评价,上一个获此夸奖的还是赵又廷。导演张永新在被问及《虎啸龙吟》最满意的演员时,除了主演吴秀波,说到的第二人就是刘欢。

采访当天,刘欢跟界面聊得最多就是他关于角色的理解,大到人物生平,小到一个眼神,他都能絮絮叨叨地讲上十分钟。他清楚地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演员,心态平和,把曾经游离于行业之外的三年经历也当成一种人生体验——尽管他被朋友坑了,不仅没赚到钱还莫名背了一笔债。他不羡慕鲜肉或者流量,唯一遗憾只是没到一定年纪,还不能演出那个年龄的真情实感。

跟外界的风云变幻相比,刘欢是静静的。他把自己形容成一个三无青年:无聊无趣无语,除了从生活里汲取角色的养分,一般不和现实世界发生太多联系。不拍戏的时候,他喜欢在北京环铁艺术城自己的一个工作室里待着,140平米的空间不算大,一层摆满了他收集的钢铁侠手办,二层摆着他曾经出演过的剧集的剧本。

“我有一个习惯,从小拍戏就会把剧本保留下来,然后包括那个时候串戏,一页纸两页纸也会留下来,我把这一块叫’我的前半生’。”

“那后半生呢?”

“准备码呢。”

演员该做的事儿

界面娱乐:大家会说,刘欢演的这个皇帝挺变态,这个是当时跟导演商量的一种戏路吗?

刘欢:其实不是。每场戏看似很变态,当我去演的时候都会给他一些心理依据,绝不是说凭空想象。当我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一下子蒙圈了。我看到的是曹叡杀画师,马上又扮母,印象当中一代帝王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

我去查了很多曹叡的东西,但网上或是其他介绍他的东西少之又少,作为一个演员无从下手。所以我只能用一个最笨的办法,把自己打碎了揉烂了,完全感受曹叡当下的那些东西和剧本里所赋予的前情提要。

我认为他对郭照的情感,其实是恨之入骨的。人家都说收养了你、救了你,但是在一个孩子的心里,在他的人生观、价值观没有形成的时候,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好与坏。他的父亲为什么会对他这样?他的母亲为什么死?他会把一切的一切都会归于到郭照这个女人身上。

界面娱乐:这个感情挺难想象的,我就不为难自己了。

刘欢:对,这个孩子他内心的纠结很重,所以他不是一个所谓要有一个面部表情(的人),或者是被立为太子就应该高兴。包括他见到司马懿的时候,也有人说,我说要干掉郭照那个(表演)太平了,其实这些我都是有处理的。它并不是一个所谓戏剧化的处理,而是一个人性和人心上的处理。

司马懿要走的时候,(我问)“爱卿,郭照该怎么办呀?”这个时候我是应该管她叫郭照吗?如果按常理上应该管她叫郭皇后,母后是不是?但是当父皇不在了,我对她可以直呼其名。这个难道不能让人后背有一股凉意吗?这个角色我是完全把我自己融入了,而且并不只是在现场感受的,《军师联盟》拍的时间很长,拍了333天。

图片来源唐艺昕微博

界面娱乐:那你在组里待了多久?

刘欢:我在剧组待了7个月,其实大家也看到,曹叡的场次没有特别多,一是拍得很慢,每天可能就一两场戏,(二是)我会用我私下的时间每时每刻感受这个人物。就好比我们今天在聊天,如果是曹叡,他会怎么跟你聊天?我觉得是这样才能把一个人物演到心里。

好莱坞有很多特别牛的演员,他们真的是用几年的时间去塑造一个人物,并不是说他把自己减成那么瘦或者是吃成那么胖,他要去跟这个人物贴近,要把自己的东西完全抽离,把那个人物所有的东西全部灌到皮囊里。这样我所说出来的话,都是我这个皮囊下里的另外一个他,让人看着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个才是一个伟大的演员,真正的演员,你懂吗?就不是我们现在说的明星啊,艺人啊,什么什么的。这是演员应该去做的事儿。

界面娱乐:刚刚有说到曹叡的一个帝王心术,我会觉得这个跟你本人的生活经验距离比较远,这个是怎么来把握的?

刘欢:对,这个肯定跟我比较远,其实演完曹叡我也挺佩服他的。剧本会给到一些所谓的提示,然后就像我刚说的,我会认认真真把自己放在这个角色里面,考虑他跟自己人说话的时候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包括我跟波叔在拍戏的时候,并没有那么急于地把台词说出来,都在去给予对方最大的贴近人物的空间,时间。

界面娱乐:怎么给呢?

刘欢:好比说像我刚刚跟你说的,有的时候他跟我说完来报,我心里是有情绪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他跪下,趴下。是不是我该说“爱卿,平身”?但是我这个时候就是不让他起,所以在现场的时候,你知道那种气氛,很多人都会说,那是波叔啊!你赶紧把词说了呀你怎么着啊。我说错了,这是我们在戏里面,戏里面就是司马懿和曹叡,曹叡是皇上,你是臣子。

并不是我使坏,你作为一个臣子你跪完了,把话说完了,我不让你起来,你是不是在下面琢磨琢磨,皇上今天怎么了?就这样一下子,我们从拍摄的过程当中,两个人都会有那种在戏剧上…(皱眉、眯眼,捏了个手势)。

界面娱乐:火花吗?

刘欢:那种微妙的给予是非常好的,现在太多人认为我们把词说完了就完事儿了。你不是在表达人物,说难听点你就是一个说台词的机器,你那不是表演,你那叫复读机。戏剧是什么?我们要最真实地相信这个场景里面所发生的一切。

吃了速效救心丸的现场

界面娱乐:说到吴秀波,跟他的哪场戏你是印象比较深的?   

刘欢:可以这么说,场场都很精彩也印象深刻,其实曹叡戏份并不是特别多,但是每一场戏都是有特别戏剧的点在,都是他的重场戏。我举个小小的例子吧,就是曹叡要杀郭照,来了一场所谓的“戏中戏”,我给波叔演了一个我觉得我错了。

我们当时在说,这场戏我们到底要给观众看到的是什么?让观众看到我们是在演?我说不对,既然这个戏大家都这么走心,一定是玩真的,玩真的就是我要让你看不出来(在演戏)。所以我们俩那场博弈非常的精彩,两个人拍完了以后痛哭流涕。

界面娱乐:来拍这个戏也是吴秀波介绍的吗?   

刘欢:这是波叔给我打的电话,因为我们俩合作完《离婚律师》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波叔于我来说,是一个不管在表演生涯上还是人生上都(算得上)的良师益友。我很早之前就特别喜欢他的表演,到熟知之后,私底下聊天,他也会用一些态度跟我讲很多人生观所谓的对与错。回过头来想想,可能也都是他在告诉我表演道路上对于人物创作的态度不要那么地单一。

界面娱乐:女装大佬(曹叡扮母)那场戏,会是你觉得最难的吗?之前看到你说,还有一场戏演到吃了速效救心丸?

刘欢:女装大佬并不难,我个人认为是一种很正常的情绪表达。其实最难的一场戏,是我和辟邪最后一场戏,曹叡临终前。我把那场戏变成了回光返照,在一场戏里头演出了三种人物状态,这三种状态其实都是在瞬间转换的。可能观众看完,用一个最简单的词说就是神经化了。

我从来没有当外人这样夸自己演得好。但是《军师联盟》这个戏,我拍完了跟朋友说,你知道我拍了一个戏,我这个角色演得非常好(笑)。

那场戏也真的是拍了好久,直到拍完整个人都被抽离掉一样,累到不行。并不是身体上的累,是你小宇宙已经用到了最大化,忽然就觉得心理上的那种疼,你会心疼曹叡。很多个疼相叠加在一起的时候我说不行,给我一颗速效救心丸吧。

界面娱乐:我看到豆瓣上有的观众会说,对你演的“坏人”,包括曹叡这样有点神经质的角色印象特别深刻,你自己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刘欢:我觉得没什么,当年演《小爸爸》也有很多人说中国好男友,我们好爱你,想嫁给你什么的,我觉得这都是一个所谓的符号。现在说演坏人比演好人好,起码我认为这个角色塑造成功了。说实话在拍《军师联盟》之前,我那个时候状态并不是特别的好。(人)有一个自己的私心,谁老想让别人指着自己的鼻子骂,都会去看一些评论,我好爱你怎样,对吧?但是后来我在拍《军师联盟》的过程中,又找回到了我的初心。

其实这一切,你的光环,都是外界给到你的,一个所谓像一个壳似的东西,这些壳是能够使我快乐的吗?我觉得不是。其实使我最快乐的就是我当年上学的时候,告诫自己的那个初心:我要好好演戏,我要好好塑造角色,这是一个做演员的根本。

弟弟,你32岁,你现在挺好的了

界面娱乐:好像看你说,其实有一个三年的时间离开了演员行业,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空档?

刘欢:对,怎么说呢?演员这个首先得靠机会,二是很多的因素来去促成这个事儿,那个时候其实我们出来也都很难,后来就觉得拍戏这个东西没有保障。

首先别人得找到你,然后你递资料,看你好不好、适合不适合,有的时候可能就会几个月不开工。你很急躁,因为你没有钱,没有钱就没有办法生活。那个时候就是也挺想放弃的,不舒心加上一些其他的事情吧,找了一个让自己更快乐的事情。

那个时候认为这个行业里的人并不单纯,但当你跑到社会上再去看的时候,在社会上的这些人,比这些行业里面的人要更加的难以接触。

界面娱乐:我记得你说你去做生意,然后被人骗钱还欠债了是吗?

刘欢:是是。现在我回想过来,可能那个时候拿这个事儿当个事儿,,但是现在反过头来我觉得这都是一个人生经历,尤其是做演员的,当你有了这份经历的时候,再去塑造角色的时候你的层面就会很多。   

界面娱乐:后来是怎么又回归做演员,是因为在外面碰壁吗?   

刘欢:对,没有办法。我那个时候把表演当成一个技术工种,这个工种其实对于你来说还是蛮熟悉的。但是你想想,我那个时候离开了将近3年吧。别说三年,半年不在这个行业里,就很快把你给忘掉。

后来在我一个导演朋友的孩子百天生日宴上,大家都撤了,我俩私下聊天,他说你现在还拍戏吗?我说拍啊,他说你不是做生意去了?好多人找不到你,我说没有,我拍呢,您要用我的话。他说这样,我后面马上要去青岛拍一个微电影,你愿意不愿意来?也没有什么钱。我说愿意愿意,什么样的角色不管大与小都愿意去做。

但是我觉得老天蛮眷顾我的。一个一个角色演,不管是大与小我都很认真对待它,后来一部戏叫《兵临城下》,我演于和伟的弟弟,然后他真的是觉得这个小朋友还不错,拍完那戏他把我推荐给了杨文军,让我演看《风和日丽》。

界面娱乐:这个戏我印象特别深。你在里面也是演一个“坏人”。

刘欢:是吧,其实我现在仔细地回想,我觉得不管是我跟文章合作,跟吴秀波合作,跟杨文军合作,这就是一个缘分。你看我没有跟于和伟合作《兵临城下》,我就不可能跟杨文军合作《风和日丽》,就不会认识老马(马伊琍)。如果2002年我不和小文一块拍戏住同一个房间里,也不会奠定那么好的情感关系。

不认识老马,不会最终敲定让我来去演《小爸爸》,就不会和杨文军二度合作《离婚律师》,就不会认识老吴,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军师联盟》。我觉得可能大家都在这个轨迹里,如果你要是认认真真对待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工作,那这个圆就会一直扩大。

《小爸爸》截图

界面娱乐:你从来没有浮躁或者是觉得不爽的那种时刻吗?因为现在有非常多的年轻的明星会迅速成名。

刘欢:要说没有是假的,包括做生意离开这个行业,那就是一个负面情绪。那个时候小又不会把这种情绪处理得非常好。如果是现在的话,那可能是再去把自己填充得更满,再努力地在表演这条道路上找寻更好的表达方式。

我在拍完《小爸爸》,《离婚律师》之后,那个时候会有光环的东西在,就会觉得我就要演好人,演好男人,让观众认为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个也是一个负面的东西。当你有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就会把自己根儿忘了,那个根儿是什么?就是我不要当明星,不要当艺人,是要当一个好好表演的好演员。

这个时代非常快,今天会出现一个什么,明天就会出现一个什么什么,但我并没有特别地去羡慕,每个时代都会有一些这样的东西流传。我们那个年代其实也是一样的,四大天王。但是我想说,起码人家四大天王到现在还都很努力,这是这个行业里面的一个根本。

《离婚律师》

界面娱乐:像吴秀波,我个人觉得也算是大器晚成吧,相比20出头就非常红的人来说。

刘欢:吴秀波跟我聊天特别好玩,我演《小爸爸》的时候32岁,然后我俩聊天,他说你看弟弟,你32岁,你现在挺好的了,这人就是有贪念你知道吗?你有了这个手机还想要一个比这个更好的,你有了捷达你就想要奔驰,你有了奔驰你就想要宾利,你有了宾利就就想要劳斯,你有了劳斯你就想我买一个私人飞机,这就是人的欲望。

其实那个时候老吴跟我说,我也不是特别懂,但是慢慢你就体会到他说的很多东西都非常对。他说弟弟你看,你32岁取得了那么好的成绩,哥哥32岁的时候,一部戏才两万块钱,还因为人家少给了我2000,还跟制片主任掐架。这可能是一个玩笑话,但是现在回头想想,波叔他有那么大的成绩在,我觉得他把自己的心修得非常好,非常平和。   

吴秀波

界面娱乐:今年以来,一些国剧的流行,然后大家开始说可能是一个80后男演员的春天,比如说雷佳音这样子。你会觉得自己也感受到了这个形势吗?

刘欢:其实还好吧,我认为每一个时代都会有这些存在,哪怕是演员,流量小生,都有他存在的必要性,对吧?我一直在说,男演员他的表演寿命其实很长,并不是说20多岁就不好,因为20多岁的人他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对于人生态度上的感受,并不是很丰满。最终的表演是什么?我觉得是他要把人的的七情六欲,用一种很细腻的表演(呈现)。

界面娱乐:最后问一句,因为你名字跟歌唱演员刘欢同名,现在你还在意这个事情吗?

刘欢:我压根没有在意过这个事情,如果在意我早就改名了。小的时候确实改过,但是朋友之间也没有人叫,也就算了。后来也在想名字这个东西是父母给起的,古人都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有很多古人做的事情做不到了,你连名字都觉得跟谁谁谁重名,对我事业发展不好就把这个名字改了,我觉得这个就是不孝。所以名字对于来我说无所谓,没有关系。(而且)刘欢老师人家是唱歌的,我是一演员,我们也不搭边,对不对?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