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那些事 / 正文

小马奔腾闷头三年蓄力 是时候破茧而出了

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了,关于小马奔腾的官司,再次刷爆了朋友圈。这一次,原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的遗孀:金燕,被建银文化告上法庭,一审判决裁定,负债6.35个亿。

已经记不清是第多少次了,关于小马奔腾的官司,再次刷爆了朋友圈。

这一次,原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的遗孀:金燕,被建银文化告上法庭,一审判决裁定,负债6.35个亿。

曾经的小马奔腾,曾是业内汇聚最多人脉、估值最高、最易出精品的“巨头公司”,也最先在影视圈内迎来资本的热爱,但李明的突然去世和一纸高风险的对赌协议,使这家风头一时无两的影视公司瞬间迎来命运的转折点,骤然失控。

而这一切,突然地降落到了李明的遗孀——金燕头上。彼时,她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已退居家庭相夫教子,几乎不曾涉足影视圈。

事隔三年,在新一场法庭的对抗大戏中被宣布身负6.35亿巨债的同时,金燕和骨朵聊起了她这三年来的坎坷命运,但最重要的还是她一手创建、蓄力已久的影视公司“正在发生”。

让我们抛开沉重破碎的小马奔腾身上那一场的对垒和撕扯,今天,我们只谈“正在发生”。

闷头三年蓄力,是时候破茧而出了

“没有剧本就不开机。”

“要给项目时间去成长。”

“我们要做的,不是纯娱乐(项目),都是以人性、人情、爱为出发点的。”

“我们就是个慢公司,老实公司,三年时间,一直没发声,现在才终于打磨了这些项目。”

金燕提起时,语气认真却轻快,虽然6.35亿巨债还悬在头顶,但她已彻底摆脱了三年前的张惶和沉重。她因李明之妻而为人所知,但如今,她更愿意提起的,是蛰伏三年的影视公司“正在发生”,这个继承了原小马奔腾原骨干的公司,金燕是创建者和CEO。

三年来,公司并没停下脚步,而是在未发声的前提下,悄然蓄力筹备了十部剧集,共涵盖古装巨制、当代青春、现实题材、年代大戏、刑侦动作五大类别。

有张黎导演操刀、有妖气漫画七年连载、以兄弟情为核的漫改巨制《虎鹤》;

有与上市公司华策影视旗下克顿传媒合作、豆瓣9.2的大女主新武侠《有匪》;

有国内首部以神经科为主线、中青年双男主探讨现代中西医融合疗法、邀请国内中西医结合Top1宣武医院专家担任顾问的医疗剧《亲爱的神经》;

更有青春偶像音乐剧《我的云端少年》。

另外,由国内军事题材第一人、《战狼2》编剧李洋担任故事舵手,联合海陆两大特种兵联合作战的热血军旅题材剧《王牌班》。本剧讲述了六个不同背景男人的一台戏,堪称新版《士兵突击》。

《王牌班》项目负责人张威提到,“我们是‘老司机开新车',懂行业规律,更懂创新。”

正在发生,怎样的一帮人?

“我们就是个奇葩公司,属于那种老灵魂的小孩儿。”金燕笑嘻嘻地说道。

2014年底离开小马奔腾后,金燕带着骨干元老创立了正在发生。因为之前多年诸如《历史的天空》《甜蜜蜜》等丰富制作经验和行业资源积淀,团队对各类型题材均有涉猎。

“公司是由人组成的,人又是元老级别,大家资源很多,谁有什么擅长,在这个领域内他就会去努力地寻找,把自己的能量发挥出来。就像丫鬟小姐理论,大家以项目为中心自由组合,虽然人少,但人力利用比较有效,就别闲着。”她说得朴实,小而美的公司运作观念。

人员精简,意味着强大的纠错和创新能力。“中间也有错乱的时候,谁跟不上谁了,因为公司小,调动起来就快,纠错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你想努力改就能改。”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前期开发是创作特别重要的一环,我们有一点心得:把开发这个步骤量化,形成一个新流程规则,控制一些关键点。我们基本是策划中心制可以去外面招募更好的制片人。这个就是舒服的,大家一起再组建新创作班底。保证前期做事,是可持续往下传接的。”

“好一点”公司:慢工出细活

曾经,眼看着李明1989年入行,最初拍摄的电视剧长度仅三集,如今头部大剧动辄八十集甚至上百集的体量,金燕见证了影视行业三十年来一点一滴地累进式发展,但依旧对作品打磨,心存敬畏,慢工才能出细活,不含糊。

“我们特别在乎剧本,不停地在磨,不停地推翻,打磨效率貌似比较低,但后期实操起来,可能效率就会高,节省很多时间。”

“基本在项目剧本创作阶段,导演就已经介入,这样到后期拍摄时,导演就能够理解我这个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就不会说现场再去改剧本,剧组也不会瞎忙。等到剧本基本完成,我们搭盘的时候可能慢,耽误时间,但绝不把这两个流程混在一起”

尊重创作规律,给项目时间去成长,哪怕在两年前公司艰难时刻,金燕两次固执地推掉优酷的签约,因为那会儿《虎鹤》项目不成熟,她不想匆忙上马。

在二次元同类型IP中,有妖气多年连载的漫画《镇魂街》和《虎鹤》不分伯仲,但前者早已于去年8月在优酷上线播出,而《虎鹤》经过三年,剧本才打磨完备,更邀来顶级大导演张黎加盟,这将会造就怎样一部网剧巨制,业内人普遍对此抱有期待。

“《虎鹤》的格局我们做大了,而且大得多,为什么?是因为我们花了时间沉淀,做出了一个非常完整纯粹的世界观。一个IP自然就是一棵大树吗?不是,要给项目时间去成长。”

“大剧要糅合的因素特别多,你要让他好,就得花时间揉。仓促凑合,或许运气好走了,但是我们不敢冒这个险。为什么慢?不能揠苗助长,要扎扎实实地。”

蛰伏三年,金燕一直强调“慢”。“你说大家着急吗?都很着急,因为整个剧做完了就挣钱了,这么长时间没有挣钱,你猫了三年苦哈哈地过日子,工资也从来没涨,还欠了编剧稿费。”

正在发生的团队对项目的培养,高度自觉。“大家都忍着,忍着让它大一点更壮一点。”

“公司另外一个名字叫‘好一点',态度好一点、工夫多一点,可能最后效果就好一点。也许最后慢慢地费半天劲还不如人家快的也说不定,但我们保证态度先正确。每个环节打九折,五个环节下来就不及格了,但每个环节都好一点,我们团队就会更‘保值'。看得远一点,做时间的朋友。

正在发生的团队充满温情。这给了对小马奔腾公司曾经业绩对赌协议不知情、却被迫承担对赌失败夫妻6.35亿巨额共债的金燕,不少安慰。金燕是在公司楼下,自己投资的素食餐厅里接受了骨朵专访。期间或有客人和友人来此用餐,她和同事们,热络而温暖地招呼着。

一名同事评价道。

“四年前的她,刚成为小马奔腾的零股东董事长。这个全公司都不熟悉的领军者,以尊重、专业和辛苦凝聚团队,撑起当年三部电影累计票房20亿的大年。四年后的她,虽被小马投资人拖入累诉,但仍以对法治和公理的信心坚守抗争,不放弃!笃定地相信她,支持她!”

这也是金燕的风格。2014年底,小马奔腾新剧《幸福起航》敲定杨立新、李光洁等业内资深演员档期,开机在即却面临被抽回资金而搁浅的危机,金燕和同事们在餐厅开会,两周内以个人名义融资3000万,保证《幸福起航》按时开机。

“剧组情深意重,大家团结着就把这个提前拍完了。”

虽然最后被小马奔腾以版权名义发起争执,但在烂剧当道、积压如常的当下,杀青两年多后,《幸福起航》将在央视播出,回过头看,紧急情况下,金燕和团队的作品仍不失水准。

对作品内容的执念:以爱为名

“美剧类型有很多,侦探、凶杀、恐怖等,这些所谓的类型在中国是没有的。”

“中国只有一种类型,叫情绪。所有都是从爱情出发,年纪大的如《亲爱的他们》,中老年的爱情故事《老有所依》。”

“中国人就喜欢这种东西,从中国人的‘根’来讲。”

“所以我们的出发点不是纯娱乐,一定要在这里面或多或少比其他人再好一点,能够再多突出一点这些东西。这是我们特别讲究的一个所谓重新立项。

正在发生此次发布的片单,重新立项的就是兄弟情内核,如古装漫改《虎鹤》和都市医疗剧《亲爱的神经》,甚至是特种兵系列六个男人一台戏的《王牌班》。

“为什么要写双男主,我们是在把感情倾斜到一个极致,最极致的兄弟情。”

“《虎鹤》,我们希望它变成一个像‘龙凤’‘鸳鸯’一样能代表夫妻情义的概念,形容极致的兄弟之间的感情的代名词。这就是一个高冷的少年和一个底层少年的故事,他们俩共同打怪升级,这是最根本的。”

医疗剧,几多温情?

在影视行业资金和制作大举奔涌向前的当下,慢工出细活的用心打磨,和从业多年的成竹在胸,或许是正在发生团队的自信之源。

在业内大咖纷纷挑战医疗剧的当下,正在发生也筹备了一部医疗剧,《亲爱的神经》,它真的能让医疗剧大放异彩么?

“我们不怕撞题材,在众多题材里,我们要寻找差异。这只有‘老司机'才能做到。”正在发生的项目负责人张威谈到。

“怎么才能有一个区别?我们选择神经内科。没有血腥,没有像急诊那样不停地推病人。好多朋友看完《急诊科医生》说,‘我快累死了,血淋淋的',医生没多少故事可写。”

在专注精神疾病、探讨中西医结合疗法的《亲爱的神经》里,是第一次在现代医疗剧中探讨中医,这是充满温情和情怀的创新点。

“中国唯一的出路是中西医结合,好多人说中医不治急症,所有的证据都会反驳。中医是可以治急症,而且你只要两剂药,就可以解决高烧问题。”

“影视剧对于中医这个题材一直都仅限于古代,为什么?因为连中国自己都还没有正视,一直认为中医是草药这些。但我们一定会在影视中体现出中医的神奇,它是有理论根据的。所以这个(剧)得配合特别好的营销,将来会特别棒。”

金燕团队在写《亲爱的神经》剧本时,涉及到了大量中医问题,并找到了在世界中西医结合领域都非常有地位的宣武医院。

医患关系也有和谐的,其实在病人、家属、医生这三个人当中,家属夹在中间最惨。细究起来有好多故事,有喜有悲有感动,其实比其他人稍微走远一点点就够了。

“相对于其他都市题材,《亲爱的神经》难度在于,中西医交锋中涉及的医疗伦理敏感话题。”张威介绍。

“医疗用药要不要进行推广?按照西医法则,全世界推广要进行十年双盲实验,中国人恐怕不愿做这个牺牲。中医是我给你下这个药,你吃了是可以好的。但西医说,告诉我是什么成分起的作用?中医是一个配伍,几种药结合对病症产生作用。”

“这就是中医和西医的最大的矛盾,从学术上升到病人的阶段,那就是伦理的阶段,涉及到人性。”

“西医治病,中医救人。西医明显是我是治病的,病好出院,但你若还是按照原来生活习惯,依然会得病,中医要解你的心结。”

在中医西医两位男主交锋背后,不乏一位医生父亲自杀的悬疑背景,貌似因为抑郁症,但在自杀背后,是中国药方的窃取,一环一环塑造了丰满的故事情节。

“医疗剧太沉重了,我们还是按韩剧《太阳的后裔》的轻松风格,有一些喜剧元素。”

小马奔腾的公司,随着李明的离开,散了,但骨干还在,执著于精品的魂也在。脱胎而来的 “正在发生”有了新的故事,十部精品片单!

关键词: 小马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