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新闻 / 正文

华语电影《北方一片苍茫》入围鹿特丹主竞赛单元

《北方一片苍茫》(原名:《小寡妇成仙记》)入围第47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将作为今年唯一一部华语电影角逐金虎奖。《北方一片苍茫》目前已拿到龙标,有望在院线公映。

刚刚过去的2017年内,众多中国导演的作品在世界各大电影节频繁亮相,相较于三大的耀眼、亚洲电影节的扎堆,专注于挖掘新锐电影人,趣味先锋前卫的鹿特丹电影节是节展流域的特别存在。而在2018年的发端,蔡成杰导演的处女作影片《北方一片苍茫》(原名:《小寡妇成仙记》)入围第47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将作为今年唯一一部华语电影角逐金虎奖。《北方一片苍茫》目前已拿到龙标,鹿特丹电影节之后,《北方一片苍茫》有望在院线公映。

华语电影上一次入围金虎奖还要追溯到2012年,当时黄骥导演凭借《鸡蛋和石头》一举夺得金虎奖,这个具有独特凛冽审美的电影节每年只选择8部影片进入主竞赛单元,而在电影节期间,每晚首映一部的特别呈现方式,将收获来自全球观众、媒体和片商最为关注的礼遇和目光。

而早在去年的FIRST影展,《小寡妇成仙记》就已收获了专业评价和观众层面的双重口碑,并夺得了第11届FIRST影展“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两项大奖。影片讲述一个中国农村女性因家庭变故,在愚昧冷漠的风土人情中,艰难度日,一次阴差阳错,让她成为众人眼中可以看病驱邪的“萨满”没想到她似乎真有了萨满的神力,但最终无法拯救世人的贪婪和冷漠。

导演以魔幻与现实结合的手法,将现实的苦难和欢喜揭示,又引向虚幻。正如娄烨领衔的第11届FIRST影展评委会给到的评语:影片打破了中国电影对现实主义表达的疲软无力,摄影和环境层次的有机结合,以及极具创意和表达野心的影像合理建构,也完成了导演个人电影风格的成功塑造。

这份入围消息的重量,很大程度上是鹿特丹电影节一直以来对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创作本质的固执而赋予的。这个以新生代电影人为主角的电影节,自竞赛单元设立以来,其最重要的“金虎奖”提名都是导演处女作或第二部作品。欣赏、认可、包容当代先锋、新锐、实验、创新的电影表达方法和观念,尊重电影作品质朴和独立的表达。在鹿特丹电影节的加冕从来都不意味着功成名就,却可能是荣耀之路重要的起点。

经过四十多年的积累,鹿特丹已经成为全世界新锐电影人最重要的舞台。文德斯、法斯宾德、贾木许、娄烨、阿彼察邦、洪尚秀、朴赞郁等如今受全世界瞩目的电影导演都是从这个电影节开始踏上星途。而对于华语电影来说,当娄烨、张元、何建军,或者韩杰、黄骥、李珞等更当代的电影人在国内还隐匿于视线之外的时候,就已经通过鹿特丹电影节被世界电影领域被认知。这次作为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的华语电影,不管结果如何,《北方一片苍茫》已经收获了属于电影本体价值的认可。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水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