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捉妖记》系列的制片方:做IP我们还是小学生

首都电影院经理于超曾告诉界面娱乐,“春节档是中国电影市场一年的风向标、探路石。春节档的档期票房、最高日票房和单片最高票房对于全年的市场经营和发展都是一个指向性的指标,告诉我们这一年中国电影能达到什么水平。”

首都电影院经理于超曾告诉界面娱乐,“春节档是中国电影市场一年的风向标、探路石。春节档的档期票房、最高日票房和单片最高票房对于全年的市场经营和发展都是一个指向性的指标,告诉我们这一年中国电影能达到什么水平。”

随着票补限制的出台,今年市场上将难以见到大量19.9元以下的超低票价。商业大片动辄千万的票补预算没有了用武之地,业内普遍认为限制票补有助于帮助电影市场回到比拼电影品质、宣传营销的正轨赛道。事实上,春节档各家电影的宣传攻势也早于如火如荼。1月29日,《捉妖记2》预售率先突破5000万,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捉妖记2》在想看总人数和日增长量领跑春节档。《捉妖记》第一部曾登顶2015年国产片最高票房,现在也位列中国电影总票房第四名,站在前作的肩膀上、在演员阵容和预算都升级的情况下,续集想要冲刺今年中国电影最高票房的野心不言自明。

近日,界面娱乐采访了《捉妖记》系列的制片方,香港安乐影业的总裁江志强。江志强曾是李安《卧虎藏龙》、《色戒》,张艺谋《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幕后推手,他投资监制的《寒战》一口气拿下九座金像奖。江志强有掌控商业大制作的能力也有投资艺术电影的情怀,除了制作过《海洋天堂》、许鞍华的《黄金时代》等影片。内地第一家艺术影院Moma百老汇就是江志强的资产。

已经年过60的江志强近年来看中的几个项目却都非常年轻,《捉妖记》作为合家欢奇幻片还不算意外的话,江志强看中二次元题材的《闪光少女》则给人一种打破次元壁的反差感。要知道安乐影业是一家人员精简的公司,江志强又是一个热衷于凡事亲力亲为的老板,不存在层级太高不了解这部电影的情况。事实上,江志强几乎出席了《闪光少女》所有的发布会,说该片是“继《不能说的秘密》之后,安乐拍过最好的青春片。” 他甚至告诉记者,《闪光少女》是他去年最喜欢的一部电影,“但这部片子实在是命不好。” 他解释道,该片在上映第七天票房有了逆势增长,这通常是口碑带动影片成为票房黑马的一个信号,但也就在这一天,《战狼2》上映了,可以想象《闪光少女》很快就看不到排片了。虽然遗憾但江志强并不后悔,“我们这种人就是愿意去赌这类影片”,说这话时他眼睛闪光,不掩得意。

为了宣传《闪光少女》校服都穿上了

如果说《闪光少女》是让老父亲心疼的小女儿,那《捉妖记》系列应该是家族宠爱的宝贝儿子了,为了这只小妖的健康成长,大家长也是操碎了心。

江志强自己曾说过他不喜欢拍续集,但《捉妖记》从一开始就是按照系列电影策划的。有媒体提出,在中国拍续集经常会因为演员片酬上涨等诸多因素难以实现,这时江志强再一次得意于他的先见之明:“所以我和井宝(井柏然)一口气就签了三部。”但近年来演员出现丑闻的速度可能比片酬上涨来的更快。就在去年,雷德利·斯科特的新片《金钱帝国》上映前一个月,凯文·史派西的性侵丑闻爆出,老爷子当机立断找来奥斯卡得主克里斯托弗·普卢默顶替他的戏份。而相同的决策江志强在2015年同样做过,甚至更加艰难。当时的男主角柯震东爆出吸毒丑闻,江志强在原先2.8亿制作成本的基础上追加7000万,找来井柏然重拍了柯震东的全部戏份。而说起换角,以及好莱坞今年的风波,作为制片人江志强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他觉得“艺人犯错观众可以不去看,由片方来选择是否承担这个风险,但不应该政府来干预。”作为老板,江志强对艺人是很照顾的,他很爱探班,他告诉记者“因为很多人拍戏是来帮我的忙,总不能别人来帮忙我在家睡觉。”

目前江志强最想要做的就是把《捉妖记》IP和胡巴的形象保护好。他告诉界面娱乐,做第二部其实压力更大,因为“一旦拍不好这个IP就毁了。”为此他们只能把《捉妖记2》全面升级,梁朝伟、李宇春、杨祐宁等实力、人气明星的加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江志强说,“还是要让妖更萌,观众更喜欢。”随着团队磨合的愈发默契,江志强说他们拍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捉妖记》第一部一共筹备了9年的时间,等到《捉妖记2》就只间隔了3年的时间,江志强觉得虽然中国观众口味变化很快,但他们还是能够跟得上。

3年里,安乐影业在《捉妖记》衍生品的开发上也更加成熟了。江志强说“去年我参加上海电影节被很多人批评衍生品没做好,我很对不起这个IP。”安乐影业总经理张晗也表示安乐对《捉妖记》的成功没有做好准备,“衍生品这块做得很不好,大家想买胡巴的玩偶都买不到,淘宝上全是盗版的”,但当时胡巴也没有如今的知名度。2015年电影上映“胡巴”一炮而红,三年来这部电影也在CCTV6频道多次播放,加上网络平台的播放量,现在胡巴的人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宣传中这只小妖也享受着真正的明星待遇。在《捉妖记2》百城路演里,“胡巴”即使有3只也有些分身乏术了,宣传公司不得不给它也拉了个通告表。

一个IP是不是有认知度和商业价值从合作品牌就能看出。今年,《捉妖记2》和麦当劳深度合作,推出了春节限定餐食。安乐影业的独家商务代理公司光影灵动的CEO赵宁告诉界面娱乐,“导演直接和我说,他喜欢麦当劳。”但当时,麦当劳的一些工作人员还没看过《捉妖记》。顶着压力,从15年岁末,光影灵动就开始和麦当劳接触,希望能够达成品牌合作。最终麦当劳为《捉妖记》设计了限定餐食,还把全国多家麦当劳门店布置成了“妖界麦当劳”。为了拍摄投放的广告视频,江志强让电影团队重新搭建了电影中的清水镇,后期也是由电影本身的特效团队制作,几只不足一分钟的短片耗费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胡巴”火了跨界营销也好谈了。五八同城因为“胡巴”在片中一直叫“wuba”,和“五八”谐音,大手笔为《捉妖记2》包下了全国高铁站的广告牌。“胡巴”现在肯定不愁合作了,但江志强表示,“现在还没到我们能挑选品牌商的时候。”

江志强已经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自己希望打造一个能够影响、启发下一代儿童的,属于中国人的IP。除了《捉妖记》他目前正在开发的还有属于80、90年代人儿童回忆的《葫芦兄弟》。他说,“我觉得人不可能一天变超人。虽然和迪士尼比起来我们还是小学生,但我相信《捉妖记》在中国将来一定比《冰雪奇缘》厉害。”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