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乌鸦嘴 / 正文

电影《坏爸爸》可能是中国影史上最大的诈骗案!

《坏爸爸》只不过是中国电影不良资本的冰山一角,低门槛导致进入电影行业的人员参差不齐,过于轻松的立项,也使得管理的成本巨大,电影已经极难作为一种纯粹的文化产品在内地生存。

《坏爸爸》只不过是中国电影不良资本的冰山一角,电影行业的低门槛早就进入行业的人员参差不齐,过于轻松的立项,也使得管理的成本巨大,电影已经极难作为一种纯粹的文化产品在内地生存。

1

曾经发行过《叶问3》的一个小伙伴私底下告诉记者,TA表示“和现在《坏爸爸》相比,当年我发《叶问3》,简直就是纯洁的小白兔。”

对于时时刻刻刷猫眼、淘票票专业版的电影行业内外人士,这几天一定都关注到《坏爸爸》的诡异表现,该片从2月2日起,连续12天预售排名第一,目前累计预售已达1541万,这个成绩甚至要比《红海行动》还要高。

从《英雄之战》到《捉妖记》,从《叶问3》再到《游戏规则》,内地电影市场总再变换花样和大家玩着数字游戏,但这些和《坏爸爸》相比,都只能算小儿科了。

集传销、金融、欺诈于一身的《坏爸爸》是内地电影最大奇葩

2014年传销电影《英雄之战》上映之前,并不是没有传销公司涉足到影视行业,但大多数畏手畏脚,影响甚微。

《英雄之战》最初发布会使用名字是《英雄·本色》,并宣称已经达成预售1000万元, 千万预售在国内看起来显得异常突兀,这明显就是传销公司给下线员工提前挖好的火坑。

那么《坏爸爸》的来龙去脉,和所能听到所有传销公司“神奇的故事“一样,本质没有并太多区别。

这部宣称要超越《摔跤吧!爸爸》的《坏爸爸》是由深圳东方明星谷影视公司出品,主演邵兵、孔琳、孙绍龙,讲述的是父子情。

从目前曝光的资料来看,影片的出品公司只有东方明星谷一家,但这家东方明星谷影视公司的公开资料极为有限。

3

其新浪微博粉丝仅有171人,最后一条微博发布是在2016年9月13日,所有发布的微博几乎没有评论和转发。

4

除了已经上映的《坏爸爸》之外,这家公司目前也在运作若干个项目,比如《地上地下》《真实身份》《睢阳之战》《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钟情印象》。

看起来不少吧?但如果去查询他们,会发现所有的这些项目甚至连一张像样的剧照和宣传图片都没有。

5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有一天我老无所依》甚至把周星驰和侯孝贤搬出来作为影片监制的噱头宣传。

联合出品《坏爸爸》的公司有很多,但大都是挂名且查询不到具体信息的一些小公司,唯一有一点点知名度的是麦点影业。

但从麦点影业公布的影票预售方案来看,和传统的传销模式并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更明目张胆。

6

其他连同东方明星谷的一些合作公司,都有成立时间短、经营项目针对中老年消费者为主等同性,其针对的企业家也都以五六零后、缺乏对互联网深度认识的中老年为主。

最大传销骗局“所罗门矩阵“已是遮盖不住,压抑不了的一个巨大谎言

就好像香港的黑社会都去网上搞赌博诈骗,内地的传销公司也没有传统关小黑屋的洗脑教程了,互联网已经成为“新传销“公司的最佳媒介。

作为《坏爸爸》背后最大的营销方—“所罗门矩阵“创始人刘少丹,他所作、所说、所忽悠的故事和大师王林如出一辙,攀附名人也是这类骗子最为擅长的。

7

对于很多关注互联网金融信息的朋友而言,“所罗门矩阵”和其创始人刘少丹的名字并陌生,从所谓公开的资料来看,其几乎是和马云、刘强东同一时代涉足互联网经济的达人。

8

“所罗门矩阵”的最大手笔便是2016年的上海八万人体育场的“巨星演唱会”,恰好这也是在《坏爸爸》宣布开机不久后进行的,现场也宣布对该片影票进行预售。

9

从“所罗门矩阵“宣传方式来看,尽管推出了一个所谓的加入所罗门9号,但归纳起来只有三种人,有钱的、没钱的、做白日梦的,宣称开发创投的项目如人人单车、充电宝鞋、天下E心等均如海市蜃楼一般,所罗列和吹嘘的数字均无处可考。

10

刘少丹的吹嘘和诈骗本身并不比其他传销公司高明,但借由《坏爸爸》的项目的曝光也是因目前电影的宣传影响力巨大所导致,三年积攒78人到三个月100万人只能说抱有一夜暴富的梦想的人大有人在。

和传销公司相比,自购票房的《捉妖记》、玩金融商品的《叶问3》、坑自己员工的《邮政规则》,他们的恶劣程度其实略逊一筹。

明目张胆传销切入的《英雄之战》和《坏爸爸》则完全扰乱的正常的市场秩序,也是内地电影最大的毒瘤。

《叶问3》、《游戏规则》到《坏爸爸》,惩治力度不足导致恶劣情况不决

《英雄之战》之后,几乎没人为这场闹剧负责,相关网站的报道也不过是浮皮潦草,敷衍了事。

11

《游戏规则》完全把票款的压力甩给邮政员工,但事实曝光后,主流影视网站也鲜有报道,主流媒体也鲜有提及。

12

像《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这种烂泥大家要躲着不去踩,但对于《坏爸爸》传销公司对公众的欺骗要格外的警惕。

《捉妖记》在相关部门的眼皮底子下票房超过《速7》,主要原因在于“碍于面子”,国产片一定要超过进口片,这种放纵也给后面影片可乘之机。

《叶问3》嚣张买买买和卖卖卖,也是基当年3月份是相对的淡季,业绩压力使得院线和影城降低了警惕性,同时丰厚的回报也刺激到很多负责《叶问3》的发行人员的神经。

《坏爸爸》所切入档期要比之前所有“灰色影片“更为巧妙,春节档前是很多影片不愿落位的时段,同时也是很多职能部门疏于管理的时期。

“归乡综合征“也使得这一阶段大家都抱着”赚一笔,是一笔“的心态,再一次降低了自己的下限,这也是之前多部影片的惩戒力度太轻所导致的,甚至”窃取票房“这样的恶劣行为也仅仅罚款五万草草结案。

《捉妖记》和《叶问3》内在品质还算说得过去,《坏爸爸》则连基本的院线电影都不易达标,影片在多个渠道的介绍寥寥,仅依靠“所罗门矩阵”会员的自购自销来填补票房。

从目前该片在某网站曝光的有效信息来看,仅有两条新闻,对于普通观众而言相当于零曝光度,这部影片并没有实质上的发行团队做推广工作,在影城所投递的物料也几乎为零,基本相当于“裸发”。

13

豆瓣网两条”有用”最高的信息也说明了这部影片的本质,但可笑的是”所罗门矩阵”也派遣部分水军刷屏力求存在感。

14

也许在之前多次触碰红线的行为遭到更严厉的惩戒的话,《坏爸爸》这样恶劣的行为早就胎死腹中了。

尽管本次《坏爸爸》在年前恶心了大家一把,但很多院线已经明确责令下面影城禁止排映这部影片,目前仅有部分自营和监管力度略差的影城有售卖,但基本都是满场状态。

从《英雄之战》到《坏爸爸》,传销作为中央一直严厉打击的对象,借由电影延伸说明相关部门一直以来应对的缓慢和懈怠,和其他资本对电影市场影响不同,传销类电影是可以在最初被扼杀的。

但比起传销电影,中国电影近些年也严重被资本所绑架,“传销公司”在《叶问3》曝光之后,已不敢去触碰大题材的影片,只能去摸摸边缘化影片,打一个“差异化”的策略。

更值得警惕的是,很多“票房奇高“影片其背后的资本运作,保底票房其背后的交易既不公开也不透明。

很多导演和演员自己成立“独立“影视公司和工作室后,都要背负更大的业绩对赌局,但有效的市场空间和不确定的市场因素也会迫使大家都用非常规手段去拉动市场。

当《捉妖记》极大刺激和提高票房天花板后,大家都想去切这块肥肉,其磨刀霍霍的态势和西楚霸王在乌江自刎后,被汉兵乱刃分尸切肉领赏没有什么区别。

《坏爸爸》只不过是中国电影不良资本的冰山一角,电影行业的低门槛早就进入行业的人员参差不齐,过于轻松的立项,也使得管理的成本巨大,电影已经极难作为一种纯粹的文化产品在内地生存。

再去探求《坏爸爸》后面的“所罗门矩阵”其意义并不大,这种违法行为更应该有相关职能部门去严格处理,“所罗门矩阵”也只不过是中国目前数百个具有规模的传销公司的一个分支。

院线、影城能否从自身去抵制违背电影市场规律的影片才是重要的,和健康规范的市场相比,这些蝇头小利这不足挂齿,饮鸩止渴对于电影行业的长远发展而言是大忌。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