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产业 / 正文

市场火热背后,谁是票房新的增长点?

在经历了2016年的曲折之后,电影市场在2017年重回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全年总票房559亿同比2016年的457亿增幅超过2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经历了2016年的曲折之后,电影市场在2017年重回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全年总票房559亿同比2016年的457亿增幅超过20%。

市场火热背后,谁是票房新的增长点?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统计发现,拓普电影智库的数据显示,去年有超过30个省市的分账票房增速超过10%,其中15个省市增速超过20%;排在前四名的西藏、海南、青海、贵州四省份分账票房同比增幅都超过了28%,不过排在前五位的省份票房体量都较小,全年总票房都未超过7亿。

北京在经历了2016年票房同比下降3.87%(排名倒数第四)之后,又成为了2017年里票房增速唯一在两位数以下的省市:其32.2亿的分账票房同比2016年增加了7.75%,远远低于全国票房的平均涨幅。增速在个位数的仅有北京市一地,看起来北京30多亿的票房市场似乎已经接近饱和。

不过,回到2016年的电影市场,大部分省份的成绩就不容乐观了。2016年全年票房457亿,同比2015年仅仅增长3.7%。当年,中国大多数省份的票房也结束了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超过18省市的票房增长回落到了个位数,其中北京、辽宁、浙江、天津、内蒙古等省市出现了票房的同比下滑。

2016年,只有6个省份保持了超过10%的票房增速。2016年票房同比增幅最大的是湖南省,其当年总票房为14.2亿,票房增幅达到了16.85%,是2016年票房增幅超过10%省份中总票房最多的;青海和广西的票房增速当年都在15.4%左右,但青海省2016年全省票房只有1.3亿,票房体量非常小,而广西省9.6亿的票房比2015年的7.7亿多出了将近2亿;陕西省是湖南外另一个票房增速过10同时总票房超过10亿的省份,剩下的贵州和甘肃全年票房都在5亿元左右。

湖南省在2016年也直接超过了重庆,跃升至省份票房排行第十三名。而与其市场体量相当,综合票房在10亿至20亿的省份中,票房同比增长基本都为个位数。其省会长沙的票房表现在全国主要城市中也非常抢眼。2015年长沙的综合票房为5.6亿,成绩排在全国第十七位,票房占比1.29%,2016年长沙的票房突破6亿,一举跃升至第十四位,票房占比达到1.32%,2017年又提升到1.38%。

与中西部多省份高速增长形成对比的是华北各省的表现,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和内蒙五省在2016年的综合票房占比均有所下降,北京、天津和内蒙的票房同比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北京在2016年的综合票房直接被上海反超,降至国内省市第五名。2017年,北京的票房收入与上海的票房差距被进一步拉大。

2016年分账票房增幅超过10%的城市在2017年同样有不错的成绩,不过在两年里都进入票房增幅前6的只有贵州省和青海省两个省份,但是青海在2017年结束时也只有38家影院,全年总票房则只有1.6亿;贵州有180家影院,票房也有6.6亿,但是只占全国票房的1.2%。

虽然这两年电影票房市场经历了放缓到重新上涨的过程,但是影院与银幕数的增速却没有放慢下来。2016年,全国银幕增速超过30%,影院增速超过20%;到2017年结束,影院总数达到9338家,比2016年增加1400多家,同比增长18%,银幕数量超过5万块,增速也超过20%。

票房增速跟不上影院增速,下游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去年上海电影节时,有一位院线的高层就表示,“我们盐城的影院,这两年业绩下滑的非常厉害。我们去做了调研才发现,刚开业的时候,周边只有两家影院,大家都赚钱;后来在周边7公里开了15家大型影院,都是8个厅以上,结果这15家影院经理现在都很苦恼。”

影院的平均上座率是最能体现这两年影院生意情况的。2015~2017的三年间,院线平均的上座率从17%一路下滑到13%,2016年和2017年,只有西藏和北京两个省市的影院平均上座率能超过20%。

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统计发现,2017年,有19个省份的影院增速超过了票房增速;而影院及票房基数较小的西部省份如甘肃、新疆、宁夏以及山东、湖南等人口大省出现了影院增速低于票房增速的情况。2017年,山东影院总数为481家,同比增长13.44%,增速明显放缓,与此同时,2017年山东省的票房同比增加了23.67%,高于影院增速10个百分点,与大多数省份呈现截然相反的变化。

对于电影产业下游的生意来说,省份的票房增速是否会影响到院线、影投的选择?

“影院的投资方选择影院地址时会看的特别细。省份的票房情况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太多实际上的参考价值,而且考虑到去年开始严查偷漏票房,一些省份的成绩也容易让人出现误判。我们选择影院位置时主要考量的因素包括城市潜力,例如人口规模、消费者的观影习惯和消费能力,以及城市中商业圈具体情况、区位竞争对手等等。”一位国内影管的业务负责人接受壹娱观察采访时表示。

“比如说广东一直是国内票房最多的省份,但是我在广州一个人口密度很低的郊区开一家影院,也不会有成绩;北京是全国上座率最高的城市,但是没人会在八达岭长城下开一家影院。”这位影管负责人进一步举例说明。

在太合娱乐副总裁邱洪涛看来,省份的数据有一定价值,但是参考意义并不大,项目落地仍然要看城市和物业的具体条件,“大家对规模有诉求,地域布局就排在第二位,而且本身项目是服从商业地产开发商的布局的,一个项目出来,依然是众多影院运营商去抢的局面”。

虽然票房经历了回落后增长重回两位数,但是对于当前的影院下游来说,大盘增长红利已经过去了。“影院和银幕数量增幅不会马上降速,因为目前开业的项目,基本都是两年以前签约的项目。新进场的小型影投还在消化此前的项目,抵消掉了并购带来的集中度上升,过往几年行业集中度并没有明显的变化。无论是新进场影院还是成熟影院,重新回归自己线下的经营能力,是决胜关键。”邱洪涛说道。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