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企业 / 正文

戛纳和Netflix之间的纷争日趋激烈 部分电影人可能成为牺牲品

在距离戛纳电影节主办方宣布2018年入围片单还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有消息传出,由于无法满足戛纳电影节所坚持的“主竞赛单元影片必须在法国院线上映”的新规,Netflix正考虑撤下几部本计划在戛纳首映的新片。

Netflix原本打算在戛纳展映的影片们。

在距离戛纳电影节主办方宣布2018年入围片单还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有消息传出,由于无法满足戛纳电影节所坚持的“主竞赛单元影片必须在法国院线上映”的新规,Netflix正考虑撤下几部本计划在戛纳首映的新片。“此事目前还在持续商讨中,”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埃里·弗瑞默(Thierry Fremaux)在发送给影视媒体IndieWire的邮件中这样回复道,“我们仍欢迎Netflix的作品来到戛纳。”

然而,多位接触过此事的消息人士以及多篇报道指出,由于3月下旬弗瑞默在接受法国媒体Le Film Français的采访中重申2017年因Netflix而起的竞赛片新规,Netflix拟准备退出戛纳电影节。“这是他们的经济模式,我很尊重它,”当谈到对Netflix采用流媒体服务的看法时,弗瑞默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但我们是围绕影院片展开的评选,我们希望所有参赛影片都是在院线上映的。”

去年,《玉子》、《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两部Netflix电影入选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一举动引起很多法国参展商的不满。法国国家文化部长监督制定的法律中明文规定:为保护传统院线,所有影片在国内院线发行36个月之后才能在线点播。为尽力安抚法国参展商的不满情绪,弗瑞默随后在电影节中宣布,未来所有主竞赛单元影片必须在法国院线上映。

按这个标准来看,如果Netflix未来想要在戛纳电影节中参与金棕榈奖的竞争,旗下的影片必须在三年后才能在线上播映。虽然这一规则并不能阻止Netflix在红毯上的高调表现,但Netflix仍可以有其他理由对戛纳持警惕态度。要知道,该流媒体公司在2017年戛纳电影节上的首秀并不是很受欢迎,放映场上Netflix名头一出,现场便不时嘘声一片,Netflix无意在院线中上映影片这一做法引起的关注远远超过了电影本身。

虽然Netflix也可以在其他电影节上推出新片,但官方尚未就戛纳电影节的情况发表具体声明。有消息称,Netflix原定在戛纳首映的5部备受期待的新片可能会被撤下,包括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执导的《罗马》(Roma)、杰瑞米·索尔尼尔(Jeremy Saulnier)的《手持黑暗》(Hold the Dark)、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的《挪威》(Norway)、以及与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有关的两部影片:虽然拍摄工作已在多年前结束、但直到今年才得以完成后期及剪辑的《风的另一侧》(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以及摩根·内维尔(Morgan Neville)拍摄的威尔斯纪录片《死时受爱戴》(They'll Love Me When I'm Dead)。

其中的一些影片还尚未参与过优秀电影评选,包括威尔斯留下的最后一部未完成的作品,非常适合戛纳经典影片展映环节。“即使我们没参加主竞赛单元,但如果他们最终决定不去竞逐戛纳的话,我们也会受到间接伤害,”监制《风的另一侧》的制片人弗兰克·马歇尔(Frank Marshall)说,“不去是双方的决定,我们支持Netflix,没有他们就不会有这部电影。”

对此,Netflix其他受影响影片的制片人和发行商则拒绝发表评论。但索尔尼尔明确表示,《手持黑暗》将不会参加今年戛纳电影节展映环节。“这是一种耻辱,我认为它可能会引起骚乱。”。《手持黑暗》改编自威廉·吉尔迪(William Giraldi)小说,由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Alexander Skarsgard)、莱莉·科奥(Riley Keough)以及杰弗里·怀特(Jeffrey Wright)主演。“但晚些在其他电影节上亮相更好,这样离正式发行上线时间更近(确切日期待定)。另外,谁想让自己的电影首映招来一阵嘘声呢?更何况这嘘声的对象(指Netflix),是让这部电影得以问世的根本?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肯定站在Netflix这边。”

杰瑞米·索尔尼尔

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弗瑞默承受着来自法国参展商的巨大压力,他们坚决反对Netflix的两部电影加入角逐金棕榈奖的行列。“参展商有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他在去年秋天的一次采访中告诉IndieWire,“每个人都不得不从自己的工作立场上出发并采取某些行动。”

索尔尼尔执导的上两部影片《蓝色废墟》(Blue Ruin)和《绿色房间》(Green Room)在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首映后,他的职业生涯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不过,他称法国关于所有影片在院线发行36个月之后才能在线点播的规定是过时的,根本无法长久实行。但是,他还是将自己定位为中立派。“我尊重戛纳电影节这一‘控制举措’,保护他们认为的传统电影及其商业模式,”他说道,“但我也尊重Netflix的创新模式,它们绕过传统的发行方式,直接与广大热情的观众对接,我认为他们最终会解决它们之间的分歧。”

弗瑞默得让法国电影业满意,这对Netflix来说可能并不意味着什么,但它却揭露了一个更广泛的问题:一个珍视影院文化的国家,面对影院发行退居次席的新模式,该如何去适应?

“这是一个新的世界,”去年秋天,弗瑞默在接受IndieWire采访时回答说。他还补充道,设立戛纳电影节是为了影院而战,并借此机会让更多观众回归影院。去年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科幻电影《玉子》(Okja),虽然因为Netflix的名头遭遇抵制,但在戛纳电影节里仍受到热烈欢迎。“我们这儿很多人是奉俊昊的粉丝,但他们还没看,因为它属于Netflix,”他去年说,“没完呢,这事儿。”

《玉子》

就目前而言,得到Netflix雄厚财力支持的电影制片人必须意识到,他们的确有不能参与到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可能性。索尔尼尔表示,影片的院线前景影响着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花钱做电影,要是投入院线,我就得痛下决心,承担更多的风险,做好赔本的准备,世事难料啊。”

A24负责发行的《绿色房间》在戛纳展映时口碑爆棚,但国内票房却不如预期,只达到了320万美元。他说:“当时戛纳有些评论过于慷慨,观众的眼光就挑剔起来了,最后远不及同类影片1000万到4000万美元的国内票房。也许我们该早些扩大排片?也许我们该多投点资金?那年春天全打了水漂,谁成想呢?想也没用。”但他仍对未来持乐观态度。“要我经历一回票房遇冷,无妨,但在那之前,我真正渴望的‘发行’是电影节上的首映。这样我就可以与粉丝分享我的作品,让大家帮助我更进一步。”

索尔尼尔预计未来可能某方会做出妥协。“为了不断吸引顶级电影制作人,Netflix可能需要考虑融合传统的院线模式。但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但我真的相信,双方都希望让电影节的观众看到更多优秀的电影,这也是他们应该做的。”

关键词: 戛纳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