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人影事 / 正文

《侏罗纪世界2》导演J.A·巴亚纳:这不只是关于恐龙的电影

“侏罗纪电影不像是超级英雄电影或者科幻电影那种虚构的东西,它是有真实科学理论作为依据的。”

1993年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用《侏罗纪公园》这部以恐龙为主角的史诗性巨作,让一直为那些远古巨兽着迷的人第一次有了梦想成真的感觉,同时也让《侏罗纪公园》成为了影响一代人的经典系列作品,并且重新定义了特效的世界。

“侏罗纪”系列在2015年再次启动,首部作品《侏罗纪世界》便在全球收获了超过十六亿美元的票房,从这一结果看来,观众对恐龙的痴迷似乎永远不会过时。对于部分观众来说,老版的《侏罗纪公园》三部曲无疑是陪伴其成长的重要电影系列,《侏罗纪世界2》导演J.A·巴亚纳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J.A·巴亚纳在上海电影发布会现场

“像大部分人一样,我是看着侏罗纪和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长大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导演巴亚纳回忆道,“现在能有机会跟他一起合作,同他坐在一起向他展示我拍摄和想要展示的场景,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

前作《侏罗纪世界》导演科林·特莱沃若为重启系列开了一个好头,让当下更多年轻人了解到一个新的“恐龙宇宙”,而选择巴亚纳,这位43岁的西班牙导演来执掌这一知名IP,作为制片人与编剧之一的科林·特莱沃若显然希望为这一系列带来更多不同往常的元素。

J.A·巴亚纳的代表作《孤堡惊情》

巴亚纳早年便是以他在悬疑恐怖电影中的鬼才风格而闻名,而在《侏罗纪世界2》中他也加入自己代表作《孤堡惊情》中的古堡元素。不同于他的一些西班牙同胞不愿前往好莱坞发展,巴亚纳最近执导的《海啸奇迹 》、《低俗怪谈》第一季以及《当怪物来敲门》都是去往好莱坞之后的作品,在加入好莱坞的工业体系之后,不仅能看出他依然保持着个人风格,同时他对于特效的熟练掌控无疑也让他能更有信心驾驭像《侏罗纪世界2》这类好莱坞特效大制作。

25年前,当斯皮尔伯格在大银幕上为观众带来了那些远古巨兽的惊艳形象之时,《侏罗纪公园》也将好莱坞的特效工业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可以说如今我们看到的众多特效大片的基础都来源当年的《侏罗纪公园》。原本当年斯皮尔伯格是打算用特效造型大师斯坦·温斯顿和菲尔蒂·皮特制作的恐龙模型来进行拍摄,但因为工业光魔团队向他展示了他们的特效技术,从而使斯皮尔伯格下决心以CGI特效为主来拍摄《侏罗纪公园》中的恐龙场面。

1993年《侏罗纪公园》采用了CGI特效为主的拍摄方式

如今好莱坞大制作使用纯CGI制作特效场景早已是家常便饭,但也有越来越多的导演并不想完全依赖CGI特效。回到这一次的《侏罗纪世界2》,导演巴亚纳便在CGI恐龙之外,打造了不少恐龙模型来进行辅助拍摄。谈到为什么还要在这样的大制作中使用实景特效,巴亚纳表示CGI特效会让恐龙显得更加真实,但实景特效会对演员的表演有更大帮助:“实景特效让演员可以真实的面对对象进行表演,它让电影变得更加真实,更有‘灵魂’。”

同时相对于上一部更加纯粹的展示恐龙奇观和动作冒险,《侏罗纪世界2》在探讨的议题上显然有了更多的深度和广度,动物保护主义、基因工程的影响以及克隆的伦理问题,都随着剧情的发展被带入到电影主题的讨论中,这也与原著故事作者迈克尔·克莱顿当年的想法以及老版三部曲的部分探讨不谋而合。

三位主创齐聚上海电影发布会

而在故事最后导演的巧妙设计更是让《侏罗纪世界2》从一个讲述恐龙的故事,自然而然的过度到了讲述人类本身发展的危机。在一部特效大片中加入更多社会议题的讨论,导演巴亚纳本人显然有着对这些现实问题更切身的思考,他也提到侏罗纪的故事一直在讨论我们生活的世界:“科学造福人类,而人类的贪欲和对于科学的错误应用却带来灾难。从《侏罗纪世界2》中你可以看出这一点,有趣的同时也讨论了现实世界中一些很有意思的话题。”

虽然环球官方早已宣布科林·特雷沃罗将会回归执导《侏罗纪世界3》,但显然巴亚纳已经在这一影响巨大的系列中表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假以时日观众肯定也会有机会看到更多他将自己个人风格融入其中的好莱坞作品。

记者对话导演J.A·巴亚纳

记者: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接手这部作品?

巴亚纳 :对我而言,能参与到侏罗纪电影中来是我的荣幸。像大部分人一样,我是看着侏罗纪和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长大的,现在能有机会跟他一起合作,同他坐在一起向他展示我拍摄和想要展示的场景,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

记者:作为制片人斯皮尔伯格有给过你什么建议吗?

巴亚纳 :他经常给予我支持和鼓励,使我充满动力,使我感觉到我正在执导这部影片。对我而言,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能够面对面的寻求他的意见,得到他的反馈,他带给我的所有都意义重大。

记者:在接手这部电影时你是不是就已经构思好了故事?

巴亚纳 :是的,我最初是从科林·特雷沃罗那里听到这个故事的,他当时已经计划好完整的类似三部曲那样的故事了。我认为这第二部电影是非常有意思的,通常来说第二部里故事会朝着更加不确定、更加复杂的方向发展,这一过程是很有趣的,因为你可以选择沿用第一部电影中的些许片段,然后把故事推动到下一阶段,为未来的故事做好铺垫。

记者:相比第一部来说,这一次创作的难点和新意在哪?

巴亚纳 :续集的最大挑战一向是如何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这是侏罗纪世界的第二部电影,是侏罗纪公园的第五部,非常需要做到有新意。从科林特雷沃罗那边听到这个故事起,我就想《侏罗纪世界2》的故事会向前发展一大步,观众在这部电影里以及在以后电影里可以看到的一定跟之前的有很大不同。

记者:据说这部通过更多的实景特效技术来展现恐龙的样子,而非纯CGI特效,操作起来有什么难度吗?

巴亚纳 :我认为侏罗纪电影中的恐龙必须看起来是绝对真实的,侏罗纪电影不像是超级英雄电影或者科幻电影那种虚构的东西,它是有真实科学理论作为依据的。所以它们看上去应该是会在真实世界里发生的,会让人感觉很真实,所以这些恐龙就要感觉上像真实存在一样。特效技术得以让这些恐龙能够真实的展现在大屏幕上,你可以使用CGI特效,这一技术在25年前就已经很棒了,现在还在不断发展。而实景特效对于演员来说是很有帮助的,因为实景特效让演员可以真实的面对什么进行表演,它让电影变得更加真实,更有“灵魂”。我认为将CGI特效和实景特效结合使用是很好的实践,能够收获更好的拍摄效果。

记者:这一部其实有了不少现实议题的讨论,你觉得这些议题对现实有哪些意义呢?

巴亚纳 :从最初迈克尔·克莱顿的原著故事开始,侏罗纪的故事一直在讨论我们生活的世界。我觉得它探讨人类和科学、人类和自然的关系的方式很有意思。我觉得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无论是迈克尔克莱顿的原著中还是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里,都没有把责任归咎于科学。科学造福人类,而人类的贪欲和对于科学的错误应用却带来灾难。我认为侏罗纪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真实生活的世界,从《侏罗纪世界2》中你可以看出这一点。这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有趣的同时也讨论了现实世界中一些很有意思的话题。

记者:结尾处给Marcy的眼睛的特写,她瞳孔的颜色跟Blue有些相似,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巴亚纳 :Marcy是个很特别的角色,她把侏罗纪世界的故事推动到下一阶段,一个我们之前没有见识过的阶段。我在向观众传达,电影不再关乎恐龙,而是关于人类。 Marcy这个角色像是一个开关,她其实是不该存在的生物,在电影里我一直想要激发观众的同感,关于人类对于自己能够创造的生物的感受,所以一定程度上说这部电影是很巧妙的,因为有那么一个时刻你会先对恐龙产生同情,而后的某一个时刻你又会对Marcy产生同情。所以我想向观众传达的就是这样,这不只是关于恐龙的电影,它同样与人类有关。

记者:怎样将你的个人特色融入这一系列?

巴亚纳 :我认为作为这样一部电影的导演,你更多的是想要尽可能为这个经典系列贡献你最好的东西,你不可能一接手这个系列就把所有设定都改了。我们都曾看过侏罗纪电影,清楚这个系列的精髓所在,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从这个层面讲我从没想过改变侏罗纪宇宙,我想的就是尽可能最好的服务于这部电影,使它尽可能成为最好的侏罗纪电影。

关键词: 巴亚 J.A 恐龙 导演 只是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