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影》12项提名领跑金马奖,但我不喜欢!

一切形式上高明再怎么华丽,也不过是故事上的点缀。

《影》国庆档最重磅的电影,也是国师张艺谋所谓的回归之作。

所谓的回归是指他从上次的大烂片《长城》的好莱坞商业制作重新回归到以自己为主导的艺术性创作上来。

自《影》在今年威尼斯电影节首映以来,好评如潮,基本上所有的媒体的影评人都给出了正面评价。

然后我们就时不时的听到这样一些熟悉的话语。

“威尼斯首映之后,旁边的老外都傻眼了,一个劲的鼓掌。”

“张艺谋导演的回归之作,水墨画的背景极具诗意表达。”

“莎士比亚大悲剧的结尾”

“邓超夫妇奉献了精彩的演技”

“电影是视听艺术,不能光看故事”

“这部电影显得非常高级”

.......

关于《影》的正面评价实在太多了。

自9月30日上映三天以来,票房也是非常坚挺,稳步向前。10月1日,金马公布提名名单,《影》更是以12项的提名的成为最大赢家。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说的是看电影是非常私人的事情。

《影》,我不喜欢

01,一切形式都是为了形式

《影》是从形式出发拍出的电影,充满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

写意留白的水墨画构成的电影画面,极具美感,弥漫了整个大银幕,全片下来几乎无处不在。

可是太多了,再加上阴雨连绵的天气,整个电影的画面没有一点光亮,到处都是阴暗灰沉,雨水在泛滥,水墨也跟着泛滥,人物身上穿得衣服也是水墨印花。

太极图,阴阳平衡的道家文化,也只是表层的形式符号,根本没有做出什么深刻的理解,全是骗外国人的噱头。

还有用伞做武器,这恐怕也是只有张艺谋导演才能想出的形式。

甚至演员的表演方式都是舞台剧的形式。

《影》真的是从形式出发,并想以此获胜的电影。

02,主角的人物形象不堪深究

全片人物的内心也一个形式,每一个人都是阴暗扭曲的变态心理,看不到任何人性的闪光之处。

都督子虞内心阴暗,老谋神算,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利,可以拿任何人做自己的棋子,可惜的是身处棋局竟不知自己也为棋子,“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真是可悲可叹。

王上亦正亦邪,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自以为这样就能坐稳江山,熟不知最后也让自己的妹妹身首异处。

影子境州,一心只想回家,可是“没有真身,何来影子”。你要回家,真身会同意吗?自做了影子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明白自己的命运已经全靠天意了。

还有影片中的女性角色,夫人小艾自始至终都在内心选择的泥潭里挣扎,她最后的那个眼神似乎的已经预示了自己的命运。

关晓彤饰演的长公主是全片唯一一个内心单纯,行事动机明了的人,并没有被权利所裹挟,只为了个国仇家恨而已,只是一个女子何以承担如此重任?

03,杨氏父子才是忠臣

《影》中守境州的杨氏父子,于沛国而言是敌方,在整个故事里也是扮演反派的角色,理应是个反面形象,事实却是相反。

沛国君臣全是权利斗争中尔虞我诈的小人,相反杨氏父子却是忠臣的形象。

杨苍在孤军守城的情况下还是抽调三万精兵去支援主公,更是单刀赴君子之约,才给了沛国收复境州的可乘之机。

杨苍甚至觉得儿子杨平提出的纳沛国长公主为妾一事不合情理,更是在三合之后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有意讲和,这难道不是一个让观众有好感的反派吗?

杨苍的儿子杨平提出纳长公主为妾也是想让沛国知难而退,熟不知这样激发了沛国上下团结对外的凝聚力。

长公主受伤,杨平也是得知身份之后心生怜爱之情,才给了她反杀的机会。

《影》的故事虽然架空了历史,但观众还是能感受到三国的影子,而杨苍的形象原型难道不是当年大意失荆州的关二爷吗?

04,田战是卧底

《影》的故事里每个人都是棋子,充满了背叛与选择,更是充满了利用与被利用。

田战这个配角就是棋子中的棋子,都督子虞利用他帮自己打天下,王上利用他监视子虞。

子虞以为田战是自己忠心耿耿的部下,熟不知人家早已是王上的奴才。

王上与田战在朝堂上唱了一出双簧,就轻易的骗过了群臣和子虞。子虞身居斗室之间,想要收复境州自然要靠帮手,子虞选择了老部下田战,也就等于把自己的藏身之处暴露了。

田战这枚棋子为两人所用,但最后还能全身而退究竟是何原因呢?

最大的可能是他在最后关头应该也是选择背叛王上,想建立拥立新主的不世之功,上位沛国大都督一职。

电影是叙事的艺术,张艺谋导演选择了从形式出发,忽略故事上的薄弱,这不是正确的选择。

一切形式上高明再怎么华丽,也不过是故事上的点缀。如果注重形式,而忽略剧情就是舍本求末,诚不可取啊。

电影界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原文地址:http://www.dianyingjie.com/2018/1002/30528.shtml

关键词: 金马奖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水母